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超级大酋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老天爷打开了另外一扇窗

超级大酋长 赫墨 2428 2019.06.07 08:10

  傻脑袋所在的这个小部落的名字叫“长毛牛”部落,因为在部落的周围生活着很多毛发很长的野水牛,这种大型食草动物是长毛牛部落最主要的食物来源,所以部落就以长毛牛为名字。

  在印第安人之中,很多部落都会有一些很奇怪但却很有意思的名字,通常来讲,根据某个部落的名字就能知道这个部落生活的环境如何。

  事实上,从严格意义上来讲,长毛牛部落算不得是一个部落,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小村落罢了。

  整个村落只有区区一百来人,妇孺占了六十多人,能够拿的起武器进行狩猎或者是上战场的战士仅仅只有三十八个人,这其中还包括了像傻脑袋、快马这样岁数只有十六岁的少年。

  要是在二十一世纪的华夏,绝大部分十六岁的少年还是家里乖宝宝,用孩子来称呼这个岁数的少年是绝对不为过的。

  可是在二百多年前的北美,十六岁的印第安少年已经是部落中真正的战士了。

  长毛牛部落原本生活的区域位于一片丘陵之中,按照石熊的分析,这个部落应该是属于切洛基族,因为长毛牛部落在三天前,刚刚和切卡莎人打了一场硬仗。

  石熊记得,在美国独力之前,田纳西州这片区域中生活着分属三个不同种族的印第安人,

  当欧洲人于十六世纪开始到北美新大陆移民的时候,这些欧洲人发现在现在田纳西州所在地居住和活动的原始居民主要是切卡莎,虞赤和东切洛基部落的印地安人。

  切卡莎人占据着西田纳西部的区域,他们在密西西比河边搭建草屋,形成聚居的村落;妇女照看地里一些农作物和采集野果,青壮年男子外出捕鱼或打猎,印地安人耕种的农作物主要是玉米、豆类和蔬果。

  而东切洛基人主要居住在阿巴拉契亚山脉的山谷和山脚下,分布于田纳西的东北部和中部一些地方,他们用山上的木头搭建房子,善于打猎和耕种。

  至于虞赤人则是北美南部的克里克族印地安人的一部分,只是在大约1700年左右这些人数少的印地安人部落被强大的切洛基和切卡莎族印地安人赶出了田纳西地区,到了更南方和更偏僻的地区。

  而剩下的东切洛基和切卡莎族印地安人都没有居住和占领现在田纳西州的中部地区,但把这块地方当成是自己的狩猎场,并为此而争斗不止,一直延续了数百年之久。

  石熊知道这段历史,所以三天前发生的那场突如其来的战斗之后,他就知道了对手是切卡莎人。既然切卡莎人对另外一个部落举起了屠刀,那么毋庸置疑,自己现在所在的这个长毛牛部落就是属于东切洛基族的印第安人。

  那场战斗以长毛牛部落的大败亏输而彻底结束,事实上,如果不是援军来的及时,就连剩下的这二十多个人恐怕都活不了。

  那些切卡莎人在赶来的东切洛基族援军的打击之下已经溃散而逃,但援军并没有停下来照顾这个差点被灭族的小部落,他们要继续追赶那些切卡莎人。

  切卡莎人的战士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突破中部区域的封锁线,这就说明在中部区域的封锁线出了问题,或者说切卡莎人找到了一条可以轻易渗透到东切洛基部落的路。所以,这条路一定要找出来,毕竟在封锁线之后还有众多像长毛牛这样的小村落。如果让切卡莎人再次神不知鬼不觉的深入到东切洛基人的大后方,谁都知道那结果是多么的恐怖。

  所以,那些勇敢的切洛基战士骑着马去追赶那些该死的切卡莎人了,把长毛牛部落剩下的这点人留了下来。

  但高牛首领并没有留在原地,他带着剩余的人继续向东南方向走,他要给剩下的这点族人找一个足够安全的落脚点,然后才能安定的舔舐自己的伤口。

  三天来,队伍一直在起伏不断的山地中艰难的前进,队伍中几乎每个人身上都有伤,再加上这种纯粹原生态的山林中根本就没有什么路,所以队伍前进的速度很慢。

  不过石熊却是有点小惊喜,根据傻脑袋的记忆,这副身体已经遭受到了几乎不可逆的重创,左小臂粉碎性骨折、重度脑震荡或许还有严重的颅骨骨折、小腹右侧有一个几乎能从前边看到后边的血窟窿,那是被切卡莎人骨矛的功劳、左侧的肋骨应该是断了四五根,而且最起码有两根断骨已经插进了肺里......

  至于其他那些皮肉伤,在这些创伤面前就不算什么了。

  怪不得傻脑袋那么健壮的体格都撑不住,这些创伤其中的任何一个,放在如今这个年代而且还是几乎处在原始社会形态的印第安人之中,那都是无可治愈的致命伤。

  石熊在接受了傻脑袋的全部记忆之后,一开始也以为自己最起码得需要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才能够把身上的伤养的差不多,结果老天爷再次给了石熊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

  或许老天爷也觉得自己一脚把这个前途高光的博物馆副研究员踢到了二百多年前的北美,还附身在一个半傻子身上,这事儿做的好像有点不太地道,所以在给石熊关上了一扇门的同时,又悄悄地给他打开了一扇窗。

  村落中的集神官、医生、巫师等所有职务为一身的萨满祭司早就死在了切卡莎人的弓箭下,所以队伍中根本就没有人看的出来傻脑袋受到的创伤有多么的严重。在他们眼中看来,傻脑袋身上最严重的伤就是左小臂和小腹上的那个血窟窿了,但事实却是,那断裂的肋骨和严重的脑震荡才是导致傻脑袋彻底死亡的主要原因。

  石熊的灵魂在穿越了二百多年的时空接手了这副身体之后,他原本也以为同时也得接手这副身体上的所有创伤呢,结果短短的三天之后石熊却惊喜的发现,除了身体表面那些吓人不浅的表皮伤之外,其他那些能够要人命的创伤竟然神奇的愈合了......

  左小臂外面夹着树枝,别人看不出来,但石熊却能清楚的感觉到左小臂的疼痛几乎已经消失不见。而前两天一直让自己咳嗽不已甚至时不时能够咳出一口血的断裂肋骨,现在也没事了,鬼知道那断裂的肋骨怎么就这么悄悄地愈合了。

  小腹右侧的那个血窟窿现在也不再向外滴答黄色的脓水了,在一大坨绿色的药物之下,那个血窟窿已经渐渐地结疤了。

  最关键的是,刚刚接受这副身体时那让人痛不欲生的头疼以及那强烈的呕吐感,现在也渐渐地消失了!

  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虽然石熊接受这副身体也不过才三天的时间,可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这副新身体正在快速的康复......

  虽然石熊不知道自己的这副新身体为什么会有如此神奇的表现,但相比于自己的灵魂穿越这种事,这种神奇的伤势愈合又不算什么了。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些致命的创伤都已经悄然的愈合了,可为啥这表皮的伤痕却依然没有见好的苗头——肿的像桃子一样的双眼,哪怕过了三天,也仅仅只能睁开一条缝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