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超级大酋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卡布鲁祭祀最大的秘密

超级大酋长 赫墨 2878 2019.06.14 06:44

  俗话说得好,要想骗过别人,首先要骗过自己。

  石熊只想在这个年代好好的生存下来,然后找机会把部落发展起来,然后看情况能不能阻止未来的那场针对北美印第安人的大屠杀。

  作为一个接受了现代教育的人来讲,石熊是真心不想看到上百万的印第安人被那些白人像杀猪一样杀掉,毕竟印第安人再蒙昧落后,可那也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啊。

  伟大的奥伦达(太阳神)既然把自己从二百五十多年后给弄到了这个年代,恐怕也是不忍心看到这些几千年来一直供奉他老人家的那些子民们被屠杀吧,或许,太阳神他老人家把自己弄过来就是想要借助自己的手来挽救这些印第安人。

  因此石熊给自己找到了一个目标。

  但想要完成这个目标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虽然自己有一副强壮的体格,还拥有比这个年代任何一个人都多出二百多年的见识和知识,但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就能一步登天。

  石熊很清楚,如果自己现在站出来对着这些印第安人大声说——我就是至高无上的太阳神派过来拯救你们的,你们都信仰我吧!那么下一刻,估计自己的身上就会插满了无数的骨矛和箭矢......

  这帮家伙们绝对会把自己看成一个渎神者!

  处在蒙昧年代的北美印第安人虽然很好糊弄,但同样,他们的执拗也是很恐怖的,一旦他们先入为主的认为自己渎神,那么自己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活不下去。

  石熊可不想自己刚刚从一场车祸中魂穿到这个年代,就被人给扎成刺猬或者豪猪......

  所以,饭得一口一口的吃,事情得一步一步的去做。

  第一步,就是给自己安一个足够高大上的身份,然后让一小部分拥有地位的族人认可自己这个身份,这样才能悄悄地猥.琐发育。等所有的族人都认可了自己的本事之后,自己给自己安排的那个身份在公之于众就会让所有人都相信。

  因此,石熊现在要做的就是先把自己骗过去——心理催眠呗,自己就是神使!

  可是石熊真的是没想到自己竟然遇到了一位神奇的卡布鲁祭祀,自己准备的那些证明自己是“神使”的手段还没用出来呢,人家一下子就把另外一个更牛叉的名头安在了自己的脑袋顶上——神之子!

  这个名头比神使牛比多了。神使只不过是神在人间行走的使者,那是外人。而神的孩子呢?这就不用说了,和神是亲爷儿俩,这可是铁的不能再铁的自己人了。

  “红云,我真的是很好奇你母亲是怎么看出我的身份的。嗯,如果你不愿意说的话,就当这句话我没有问过。”石熊吃了一口玉米饼,这种烙出来的玉米饼有点硬,吃起来也有点揦嗓子,不过能顶饱,算是部落中除了肉食之外最好的伙食了。

  “你真的想知道?”红云歪着头问道,“这可是关乎着我们卡布鲁祭祀一脉最大的秘密。”

  石熊耸了耸肩膀,“你要是不愿意说就算了,我无所谓。”

  “好吧,作为侍奉至高太阳神最忠实的奴仆,我不能向你隐瞒什么。”红云放下了手里的玉米饼,“其实我也没有用过卡布鲁祭祀的秘传技能,不过那天我母亲单独和我说话的时候,她交给了我一张非常古老的羊皮卷和十几根银针,那张羊皮卷面画着一个红色人体,上面有很多黑点和连接在黑线之间的虚线,然后我的母亲告诉我,这张羊皮卷和这些银针就是卡布鲁祭祀最大的秘密。”

  “我的母亲告诉我,那张羊皮卷是卡布鲁一脉的一个祖先在很早很早之前从一个遇到海难的维京海盗身上得到的,当时卡布鲁一脉的那位祖先救了那个维京海盗,作为报答,那个维京海盗就送给了我那位祖先这两样东西。”

  “那位祖先琢磨了很久,这才按照那张羊皮卷上所标示的那些黑点,尝试着用那些银针给自己扎,结果不知道怎么扎着扎着就觉得自己的感知好像无限扩大了起来,然后那位祖先竟然隐约感受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那位祖先记下了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情,然后在随后的岁月中,那些他曾经感应到的事情,竟然发生了。那位祖先这才意识到那张羊皮卷和那些银针竟然有能够让自己感知到未来的作用!”

  “再然后,卡布鲁一脉的那位祖先,就顺利的当上了切洛基族的大祭司,并一直讲这个办法和这些东西传承了下来。”

  说着,红云站起身来走到了屋子的一角,搬开了一个陶罐,从陶罐下掀起了一块石板,从下面摸出了一个木盒,打开之后取出了里面的东西走了回来,把那一包东西摆在了石熊的面前。

  石熊打开了那个小包,成现在面前的就是一张画着人体的羊皮卷和十几根很细的银针。

  “太阳神在上,这不是人体经脉图和针灸用的针灸针吗?”石熊忍不住惊讶的说道。

  “你认识这些东西?”

  “嗯!”石熊抬头看了看红云,“在至高无上的太阳神赐予我的指点中,我曾经见过这种东西。确切的说,这两样东西都是来自于遥远的东方,那里有一个神奇的国度叫做华夏。嗯,这么说吧,按照太阳神的指点,我们和那个国度的人其实是属于一个种族的,哪怕我们现在彼此之间相隔着几万里之遥,但我们确实是和那个国度生活的人是属于同种同族的,我们和他们有着共同的祖先。”

  红云呆住了,她还无法理解石熊所说的这一切。

  “至于你拿出来的这两样东西,在那个遥远的国度中是属于巫医使用的,在那个国度中,几乎任何一个巫医都会使用这种东西。”

  红云呆滞的喃喃道:“那得是一个多么强大的国度啊......”

  石熊这才明白为什么卡布鲁祭祀会拥有这么神奇的技能,而且每使用一次技能就会大幅的消耗自己的寿命。很简单,卡布鲁祭祀的那个祖先在很久之前接触到了来到北美的维京海盗,然后碰巧救了一个遇到海难的海盗,然后得到了这幅羊皮卷和针灸针。

  估计那个海盗也不知道这些东西的来历。

  结果卡布鲁祭祀的那个祖先不知道怎么又碰巧尝试出了如何使用这些东西。

  针灸可是一种非常神奇的神术,不仅能治病,还能杀人,同样,如果找好了穴位以及施针的手法,还能大幅的刺激人体,使人在短时间内激发出庞大的潜力。

  不用怀疑,在华夏古老的记载中,确实是有这种行针方法的,只不过到了现代都已经失传了。

  用针灸刺激人体潜力,固然可以让人在短时间内爆发出极大的能力,但同样对于身体的伤害也是非常大的,用饮鸩止渴来形容这种霸道的针法一点都不为过。

  而卡布鲁一脉的那位祖先极有可能就是在碰巧之下自己研究出了一种可以大幅刺激人体潜力的行针方法,这才可以在短时间内刺激到大脑,让大脑的感知力大幅增加,最终形成一种可以模糊感知到未来的神奇技能。

  科学家研究过,如果人的大脑开发到一定程度,是可以无视时间和空间阻隔的,只可惜,人类到现在都无法搞到如何提升大脑开发程度的办法。但卡布鲁一脉的那位祖先就用这种凑巧碰出来的行针方法,做到了后世众多科学家都无法做到的事情。

  只是这种行针方法或许很神奇,但同样对于身体的伤害也是极大的,用一次固然能够大幅度的提升大脑开发程度,从而模糊的感知到未来,但同样,当行针效果结束之后,对自身的伤害就相当于损失了二十年的寿命。

  说实在的,石熊对于这个所谓的“秘密”多少还是有些不相信的。作为一个无神论者,石熊更相信卡布鲁祭祀一脉是一个比较保守的家族,对于外来的人或者事情都报以足够的警惕心,同时也有一种很强的忧患感。

  像预言切洛基人被易洛魁人和德拉瓦人联手赶出大湖区的事,石熊认为是那位卡布鲁祭祀的先祖看出了易洛魁人和德拉瓦人的野心,再加上他自有的忧患意识,所以才做出了那样的预言。结果被蒙中了......

  而那个带领着族人离开切洛基王庭的卡布鲁祭祀先祖,估计是看出了那些瓦西楚们的不怀好意,保守的意识让她很不愿意和那些瓦西楚们接触,可偏偏酋长不同意,于是她只能带着族人来到了大雾山附近隐居。

  这种预言其实称不上什么真正的预言,本来在北美印第安人部落中,大祭司就是负责和神灵沟通的,装神弄鬼是他们的本职工作,如果他们再判断对了某些形式并说出了一些对形式的预判,哪怕他们说了一百条预判都是错的,可只要有一条对了,那么这个大祭司就牛逼上天了。

  在石熊的眼中看来,卡布鲁祭祀一脉应该就是这样的。

  至于红云的母亲为什么对自己有那么强烈的预感,这还不好说吗?像傻脑袋这么强壮的体格本身就很吸引人的。再傻脑袋忽然之间就变聪明了的事情,估计很快就会传开的,红云的母亲要是不对自己感兴趣才怪。

  而且作为部落的祭祀,他们说话总是模模糊糊的,很显然,他们无法对未来做出一个准确的判断,否则为啥不直接说明未来会怎样呢?他们只能用这种模糊的口吻来诉说某件事。即便是错了,别人也会说是你对祭祀的预言理解错了,而不会是祭祀的预言有错误。

  对于蒙昧的印第安人来讲,祭祀就是这么的重要。而卡布鲁祭祀一脉通过这种手法说自己能够模糊的感知到未来,那自然会被族人认为是神才有的手段。

  卡布鲁祭祀得到针灸术是真的,这种针灸术或许也真的能够段时间的开发脑域,甚至是能模糊的感知到未来,但不管真假,石熊都不打算说破这件事。

  卡布鲁祭祀需要维护住他们的神秘和威严,所以哪怕是假的,石熊也不打算说破。

  这种也不知道源于何时的“大预言术”造就了卡布鲁祭祀一脉,所以每次施展这种神奇的“大预言术”哪怕对身体伤害极大,可这种杀敌一千自损一万的神奇方法就成为了卡布鲁祭祀一脉不外传的绝顶秘密,并一直传承了几百年之久。

  这就是卡布鲁祭祀一脉最大的秘密。

  石熊想明白了归想明白了,可他真的是不打算说破这件事。一个拥有极高威严和声望的卡布鲁祭祀对于自己来讲是有着巨大好处的,所以石熊决定就把这件事当成真的。

  “你的母亲交给你行针的方法和顺序了?”许久,石熊轻声的问道。

  “嗯,我的母亲在临死前才交给我的。”红云点头。

  “那就把这个方法永远记住吧,但以后最好不要用这种方法了,因为这种方法对于身体的损害实在是太大了。”

  顿了顿,石熊微笑着说道:“有我在,以后用不着你来感知未来,因为我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的,至高无上的太阳神已经指点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