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命运的钟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神子

命运的钟摆 诸事百通 2264 2019.07.12 05:43

  下面的走廊传出一声爆铭鸣,不知道是不是这里的材料都是特殊制造的原因,莱因斯没有看到自己想象中的那副画面,仿佛里面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虽然爆炸时发出的震动把他几乎震倒在地。

  “快点。拿到了我们就快点回去,我可不想在这种地底待太久。”老爹急冲冲的跑下去,莱因斯连忙跟上。之前放置炸药的地方已经出现了一个洞口。洞口表面是不规则的圆形,几乎将整个门都炸开了,甚至还波及了上面,以至于顶部的通道都被炸出一个洞口,从这里都可以看到上一层的天花板了。

  余热未散,尚还冒着烟,黑色的碎片散落了一地。莱因斯踏过这些碎片,进入了这个房间。

  出乎意料的,这个房间很大,如果让莱因斯来说的话,堪比他们学院一所教学楼那么大。

  当然,这仅指长和宽,高度虽然比正常的楼层高度高一点,但还不至于那么夸张。

  一排排的桌子在他们面前摆放着,在这些桌子上有着很多玻璃制的试管,还有一些块头较大的机器。更后面一点,是一个平台,平台通体冰蓝,似乎在散发这冷气。

  老爹看了一眼这些桌子,稍稍犹豫了一下,走到平台前,低头。

  莱因斯刚想过去,老爹已经喝止他:“你别过来!”

  莱因斯皱起眉头,不过很听话的停住脚步,往其他地方去了。

  试管上面贴着文字,但是他看不懂。他只能从这些试管颜色推断出这些试管里装的绝不是水,仅此而已。

  老爹蹲下身按了一下平台旁边的按钮,然后就有一条通道打开了,老爹走下去,通道关闭。

  “嗯······虽然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但是总不会是普通的东西。带着吧。它们应该是封闭的,出去也没问题。”莱因斯打起这样的主意,他用自己身上衣服的口袋装了几个小瓶子,然后开始观察这个实验室。

  看上去很普通,就像是他们学院里的桌子一样。虽然学院里不会有这些机器,但是并没有其他特别的,在看不懂文字的情况下他能解读出的信息也是少得可怜。

  “哟,你是谁?新来的?”熟悉的声音出现在身后,莱因斯回头,看到陈铭在他背后。

  “衣服和刚才的那家伙一样,你和他一伙的?”陈铭满脸微笑,慢慢的靠近过来。

  “你最好别过来。”莱因斯冷声说。

  否则我打不过你怎么办?

  “好的好的。”陈铭侥有兴趣的看着这间实验室,“你的同伙呢?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可是很危险的,万一被什么坏人偷袭了怎么办?”

  “不牢费心。”

  “好吧。看来这间实验室就是你们的目标了,不过这里会有什么?”陈铭靠在一张桌子上,双手扶在上面,“那么,我们就互不打扰了。”他看了一眼后面的平台,然后拿起了一个试管,里面装着紫色的液体。

  “从这所遗迹的破坏程度来看,生活在它里面的人并没有被袭击,也就是说,他们是处于一种安全的情况撤离的。在这种情况下,你觉得你们能在这里的实验室找到什么?就连放在这里的试剂都是半成品,嘿。”陈铭摇了摇手中的试管,嘴角微微挑起。

  一层又一层黑影从他身下延伸出去,只是由于视角的限制,莱因斯并没有看到。黑影覆盖了整个实验室,自然也包括了那个平台。陈铭站起来,向外面走过去:“我就先走了,这里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你们如果想要点值钱的,去外面捉几只机器人都比在这里好。”

  莱因斯看着他离开实验室,直到背影消失在他眼前,这才松了口气。不过当他低头时才发现实验室的地面已经被黑色的阴影所覆盖。他抬头看了看天花板上的仍然还在发光的灯,脸色一下子阴沉下去。

  ······

  通道里,老爹端着灯行走着。

  灯光在这里似乎受到了限制,笼罩的范围很小,仅仅只能照到老爹身前不足三米的距离,其他地方全部都是黑暗。老爹小心翼翼的走着,一只手紧紧的握着弓弩,将它藏在大衣下面,每一步都感觉自己脚下会出现陷阱,所以没过多久,老爹的脸上就布满了冷汗。

  “哟,你好像很紧张的样子。”声音从他背后的黑暗处响起。

  “确实。人类害怕黑暗不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吗?”老爹回复,但是手中的弓弩却悄无声息的对准了声音来时的方向。

  “那可未必。如果有人见到过比黑暗更可怕的事情,我想他就不会害怕。”陈铭略带笑意的说:“另外,你手里的那玩意对我应该是没用的。”

  收起弓弩,老爹叹了口气:“我是真的没想到你们会来这里,否则就会躲的远远的了。”

  “被你抢走的神子现在在哪?”陈铭声音微微发冷,黑暗中似乎有无数利刃对准了老爹。

  “你们不会找到他的。”

  “不好意思,前几天我在云都大街上发现了他。”

  “你觉得那是真的吗?”

  “如果只是替身就没有必要了吧,让真身去内域吧,在你这里他永远不会承担起属于他的责任,你也无法给他什么。”

  “可笑,历史上被你们培养的神子有活过三十岁的吗?我还是劝你离开内域,如果想活下去的话。”

  陈铭无所谓的道:“你似乎搞错了什么,我也是神子,但我觉得我不会死的那么早。”

  “十几年年前你父亲应该也是这么想的。”老爹冷冷的说:“我和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躲在这里与世无争,我不能给他荣耀,但却能让他明白什么是生命。这些是你们不能给他的,你们只会让他成为恶魔。”

  “随你,但有些事情是你躲不掉的。”陈铭说:“你要找什么东西?还有,你带来的那个感染者怎么回事?你找到了控制感染者的方法?”

  “那些是我研究的方向,遗憾的是我还没有成功。”老爹摆了摆手,“你能把这些黑暗驱散吗?它们挡着我走路了。”

  “驱暗的话,你恐怕找错人了。”陈铭无不遗憾的说:“虽然我也想这样做,但一次都没有成功过。”

  “你打算和我一起走?”

  “那还是算了,跟快死的人在一起会沾到晦气。”陈铭在黑暗中隐没,“另外,提醒你一下,最好提前安排后事。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你快死了这是肯定的。”

  “快滚吧。临走了还咒我干什么?”老爹像是赶苍蝇一样甩了甩手。

  ······

  “是大限,还是灾难?真是麻烦。”陈铭在门前低声笑了一下,然后收回自己的散布的影子,从这间实验室门前离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