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隐藏富豪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昭财愿 2205 2019.05.10 23:00

  大家的心变得兴奋,变得好奇与期待,人们想知道那些小白鼠能活多久,就像是人类对蚂蚁的那种感情,嚣张也不屑。

  景金倚靠在柔软的靠垫上,看见那串字,左手拿了一杯咖啡,将其凑近嘴角,吹了吹气。他待水面平静下来,静静关注着咖啡中他自己并不清晰的倒影,眼神逐渐加深。

  他从来都没有过天真,只是在景墨面前装的不靠谱。他想保护他的弟弟,不让他收到一点伤害,可是......

  景墨永远都没听过他这个哥哥的话。

  “nove”景金放回陶瓷杯,然后不带一丝感情的唤道,智脑闻声而来,机器音故意营造出一种积极的音调:“客人,您有什么需要?”

  “娱猎集团中,卫温伦,也就是卫总,控股百分之五十,安如玉控股百分之十,另外百分之十散股为各大股东所有,那我考考你......剩下百分之三十在哪?”景金带着一丝笑意,颇有些狐狸样,精明到了极致。

   nove好像在缓冲,一分钟都没有说话,而一分钟过后,里面传来细微的电流声,它这才继续说:“尊敬的客人,恕我不能告诉您......”

  景墨却丝毫不在意,看着不远处的人山人海,食指抵在嘴唇处,悄悄地说:“那我告诉你,剩下的百分之三十,于6920年一月二日,被我收了。”

  他说完这句话后,笑容一瞬间绽放,那笑容怎么形容呢?就好像是拿着一把血红的刀,站在尸体前的笑,有些病态。

  “nove始终为您服务,请问您有什么需要?”智脑卡壳一瞬,然后语气变得像是真人,只不过那女声清冷冷静,不谄媚娇作,让人感觉像是一位冰山美人。

  “景墨,我希望他是唯一一个活着出去的。”景金挑眉一笑,金发在阳光下耀眼至极,淡褐色的虎瞳微微颤抖,他的眼神中带着一丝警告的意味。

  “我们始终为您服务,已经收到您的意见,尊敬的景金先生。”说完这句话,景墨一脸温暖的微笑,人畜无害,软绵绵的。

  “砰——”他眯着眼睛,带着温暖的微笑,掏出枪直接崩了智脑,智脑上冒出几缕青烟,这边的动静引得不少权贵侧目,但是随即就露出见怪不怪的表情,重新回过头去。

  景金掏出手帕擦了擦自己的枪,然后继续面带微笑的看大银幕,不过很可惜的是,在他看见景墨和舒安互怼的时候,他默默的又在智脑上补了几枪。

  哪来的女人,怼他弟?

  舒安不自觉打了一个喷嚏,谁在骂她!?

  景墨侧目,扫了舒安一眼,便又回过头去继续下楼梯,舒安跟在景墨后面帮他照明,边走边思索了一下十四层地狱的事宜,除了不能想关于死之外,好像也没什么不同了,这样看来,难度系数并不是很大。

  至于前十三层为什么舒安没管......说起来有点羞涩,她忘了。

  舒安是着实不知道这楼是十八层地狱,要是知道的话,她早就注意了。不过之前十三层都没出状况,十四层会不会也是这样,只不过是她多想了?

  舒安跟随着景墨,成功的到了第十四层,而于此同时,她脑海中也响起一声久违的系统声。

  【尊敬的玩家您好,相信你已经适应了这里,我们现在为了您的游玩感着想,特此升级,请关注先前所收集到的线索,我们将会时刻陪伴着您。】

  舒安:???

  为了他们的游玩体验?确定不是为了那群观众的猎奇心理。

  舒安四周一片漆黑,她和景墨两人是并排走,两人靠的还是比较近的,她便侧过头问了下景墨:“你有什么收到什么提示吗?”

  舒安感觉到他身体停顿了一下,然后摇摇头说道:“没有。你应该也猜到了我的情况。”

  舒安点点头,她的确猜到了他不是玩家,而且是一个出来找乐子的娃子。舒安掰了下手指,细细道来:“我们现在是同盟,所以我也懒得和你勾心斗角,刚刚系统提示说难度升级。”

  “它没说哪方面升级?”景墨在舒安看不见的角度皱眉,然后舒安边走边否认:“准确来说,它从给说明开始,都是从来没说清楚过。”

  景墨接过舒安的手电筒,持着它照亮前方的路,舒安手也很轻松的放了下来,还活动了下手腕。

  景墨眉眼有些疑惑,斟酌片刻他向舒安说道:“第一次参加游戏,提示肯定会给全的,如果你没有给全提示,那估计是位面出错了。”

  毫无疑问,舒安听见他说的这句话,首先纠结的不是提示,而是将重点华丽的跑偏到了“位面”上,舒安语气骤然提高,带了点不太相信的意味。

  “你说这里是位面!?”舒安简直斯巴达了,她一直以为这里就这栋房子,只要逃出去外面就没有场景了,也就是空白。而假如这里是位面,那就简直是无法想象的,这里的副本将会是不可置信的“大”!

  也就是说,可能逃出这栋楼,你还有一堆楼要逃脱......

  “是啊,所以说,怎么可能那么简单?”景墨也讶异舒安的反应,他也没料到舒安竟然全然不知,难不成他看人的眼光不准了?

  “......对了,你参加过这种游戏?”舒安缓了几秒钟,然后抬头问他,她现在对于这个游戏来说,才是彻彻底底的新人,还是多听听前辈的教导。

  “几次吧,没遇到你这种状况过。”景墨耸耸肩,然后拐进了右边,舒安也在他身后几乎同时拐进右边的走廊。

  “景墨,你说系统说的难度提高会不会是沿袭十八层地狱的设定?”舒安手搓着下巴,抵在了消防栓那,左手扶墙,右手指着前方。

  景墨先是看了眼舒安,再顺着她指的地方望去,那里什么都没有,他不明所以,还是回答:“如果按你说的,那么这层叫枉死地狱......”景墨话没说完,舒安就接上说:“不能心中有那些特别消极的念头对吧?”

  “你可以这么理解。”景墨没有否认,难得的认同舒安,他刚想问为何舒安这么熟悉,就发现此刻舒安的表情很奇怪,又恶心又拼命抑制自己恶心的情绪。

  景墨再次顺着舒安的目光看过去,什么都没有——他重新回头,就发现舒安一脸惊恐的看着景墨,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拽景墨的肩膀,让他远离原来的位置。

  舒安气喘吁吁,一脸的万幸,而景墨拍拍衣服的褶皱,眉头紧锁,语气不善:“你拉我干什么,吓我一跳!”

  “刚刚你身后有个人啊我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