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两人之间的矛盾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昭财愿 2186 2019.05.17 22:50

  断断续续并且像素不高的显示屏,监控上面的人正拖拽着长勾,身体摇晃,几乎挨到了门框上,他的上腭与下颚断裂,白森森的尖牙沾满不明液体,那钩子后面也是一条拖拽的痕迹,舒安估摸着是血。

  黑白的监控,真让人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二零一几年还是零几年。

  而现在,他貌似注意到有人正在盯着他,抬头看了一眼监控的位置,然后眼睛里钻出几条蜈蚣,七窍流血,让人不寒而栗。

  他苍白泛起青筋的脸,在舒安看不见的地方,正缓慢脱落,露出里面的血肉,就好像被煮熟的肉,皮被煮熟在水中。

  而如果你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钩子上可不是没有东西的,舒安就观察到他像拿了一个拖把一样,在地面上拖来拖去,然后将地面拖湿了。

  那个拖把不知是什么材质的,蓄水能力还不错。

  “卧槽,那是个什么东西?”眼镜男低吼的出来,他现在的世界观全然瓦解,说好的建国后不能成精呢?这看起来并不像人。

  四号为了自己的小命,还是强装镇定,他肥胖的身躯此刻横在电脑桌前,克制着自己听从舒安的话,尽量不往后看。

  一切,变得奇怪起来。

  就好像他们此刻待的传达室,不知何时变得阴森,即使灯光还是亮着的,抚慰了她幼小的心灵,但是她心中对危险的预知,以及身体的潜意识,都让她觉得这里变了。

  “不要直视他的眼睛......不要与他说话?”舒安喃喃自语,然后过了几秒,她走到一个护士面前,然后捏住她的下巴,把她的头抬了起来,掰开了她弥漫着腐臭的嘴,无视嘴中的白色蛆——果然如她所想!

  这个护士,没有了舌头!不是先天性没有舌头,而是被人扯下来的。

  舒安继续开展她在常人面前莫名的动作,由于眼镜男和四号都十分的听话,没有回头,就剩下景墨十分仗义的在那给她打气。

  看着那女尸紧闭的双眼,舒安也内心无奈,她并不害怕,只是觉得恶心。

  她杀过的人......哎,不提了,各种原因和死法都有。

  她在办公桌上的笔筒里随意抽了一支针管圆珠笔,然后挑开了她的眼皮,而就当舒安这么做的时候,那女尸突然用已经泛起尸斑的手抓住了舒安的胳膊,而就在这时,舒安也恰巧看见了她的眼睛,瞎的。

  舒安使劲的挣脱,甚至都用上了键盘,死命往那尸体上甩,她这手好死不死挡住了她的匕首,而且力气大到不像个女人。

  “景墨,你刀呢?借我一下!!”舒安一个回旋踢,将她的上身都踢歪了,可是就这样她还是不松手,舒安着实搞不太懂这是为什么了,不攻击她,好像就是想控制住她的步伐。

  景墨翻了自己的风衣口袋,然后抛过来一把微型匕首,正好落在舒安脚边,他懒洋洋的说道:“这是备用的,那把不能给你。”

  舒安脚尖一勾,像踢毽子一样把那匕首踢了上来,拿在手上,很有分量的小玩意。

  就当她想割断那护士的手时,看见她正准备割的手的手腕上有不明显的字迹,看样子是好像想提醒她。

  舒安咳了一声,然后对空气说:“我不知道你想干嘛,但是,你若是存着好心,就放手,如果再不放手,别怪我不客气。”

  出乎舒安的意料,那只手松开了,这激起了她极大的兴趣——这具身体里还残存着善意的灵魂?要知道,有执念的灵魂才会残存于世,而几乎都是心怀恶意的怨灵。

  舒安抱着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把她手腕扭过来,那上面用美工刀刻的字是这样说的:“你好,当你看见时,我已死,你误入迷途,不要再走,只有这安全。”

  看得出来这些字还没说完,但是已经刻满了整个手腕,多一个字都刻不下。

  “这具尸体上写了一段话,还蛮煽情的呢。”舒安扑哧一声笑了,丝毫没有感动,不得不承认,舒安的表情的确是看上去很混蛋。

  “说什么,‘不要往外走’。”她轻笑一声然后放下女尸的手,又随意看了几个工作人员,都是这番模样。

  “景墨,你觉得这里有没有秘密通道?”舒安在脑海中问景墨,他愣了一瞬间,问道:“她不是叫你不要走?”

  景墨说的话舒安是这么理解的:这个护士所说的话是真的,而且这里就是安全屋,首先他这么久在这呆着没受伤,其次就是初级游戏什么都不会太难,一个npc而已,这种位面可不至于在这些事情上下重点。

  “要不是看见她牙齿上的血迹和残肢,我就信了。”舒安嗤笑一声,然后调侃景墨:“一向挺牛的天才先生,你不会不道为什么这个游戏叫‘谎言之间’了吧?”

  “不,你光凭这些远远不够,你无法证明她嘴中的血是不是她自己的。而门外,对于你来说也许有一线生机,但是吗,你这种圣母的性格,肯定要带上那两个拖油瓶。”

  他带了一丝嘲讽,舒安不生气,耐心给他讲解:“她的手腕看上去是挺吓人,实则的确是吓人,因为我刚刚在她手腕处闻到了不下于八人的血腥味,你不是有这项技能吗?”

  而突然,十分不巧,门外响起了熟悉的砸门声。

  铁门!大约在这种攻势下,只能挺十分钟左右,而她显然像景墨说的一样,会十分讨嫌的带上那两个拖油瓶,而舒安也心中思索......

  她不会再去管他们了,无论他们存活与否,全部与她无关,她没有帮助他人的本事,只能乱世中独善其身。

  不去落井下石,也不会锦上添花,她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自保而已。

  “你们找找这里有没有秘密通道。”舒安说完这句话,就在这个传达室到处搜寻,而听她这么说,四号和眼镜男终于敢回头了,而十分荣幸,他们一回头,四号华丽丽的就被吓得半死,眼镜男还相对好些。

  而景墨还在与舒安辩论:“我不认为你能分辨出八人的血腥味,况且,你既然说这里的尸体有问题,为什么不出去?”

  “好问题,我打不过。”舒安头也不抬的在各个桌上找类似钥匙的可开锁的物体,其余人一个负责盯着监控,一个负责与舒安一起搜。

  “哦?那你觉得如果这么多人复活,你打得过?”景墨语气中一股浓浓的不信,而且自己观点被别人反驳,真是让人很不爽。

  “当然打不过,所以我在找钥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