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八章 秒杀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昭财愿 2014 2019.07.20 23:57

  耳畔呜咽的风,如同怨灵般,撕咬着着腐朽的窗棂,“只只“作响,空气中弥漫了尸体的恶臭,无数的眼珠从天花板砸下来,砸在舒安布置的结界上,弹了出去。

  满地的血丝和器官,还在起伏不平。

  就像是活人身上硬挖下来的,还冒着热气,镜子已经被血染红,一片迷蒙,浴室不知什么时候变得异常宽敞,没有了窗户。

  浴室门此时此刻布满了血手印,一个又一个,不断的增加,似乎还传来婴孩的呜咽哭泣,清晰环绕在她的耳边。

  舒安的结界被攻击着,但是那鬼魂迟迟不现身,敌在暗我在明,一旁的轻辰不知什么时候指尖夹着一张扑克牌大小的牌,眉眼中蕴藏着淡淡的厌恶。

  鬼魂见她们依旧没有慌了阵脚,也开始急躁起来,疯狂攻击舒安的结界,舒安继续施法加持,那灵体见一时半会攻不破,便继续恶心他们,舒安看见那四周朝他们爬过来的残缺的婴儿尸块,好像是人流掉的宝贝们,。

  五官已经模糊,血肉一团,在肮脏,布满人体器官的地面爬行着,想靠近舒安的结界,舒安皱眉,放弃加持自己的结界,而是立刻坐下抚琴。

  “妈妈......我好疼......”婴孩发出了哭声,想过来寻找光明,可是舒安不是他们的妈妈,而且这些东西已经没有了转世的机会,却依旧保留着最痛苦的回忆,并且将伴随它们终身。

  它们爬上了舒安的结界,啃咬着,轻辰也发现舒安没有继续加持结界,便不再客气,立刻挥出那张星印牌,掐诀飞速结咒,再手指一点牌面,顿时那张牌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位i拿着镰刀,披着黑披风,骑着一匹地狱马的骷髅。

  手握权杖,面前隐约有跪在他身前的人,而他的神情却是那么冷漠。

  舒安一顿,这是塔罗牌的死神牌,死神牌意味某种状况的结束。某个阶段的结束,并不只是代表死亡。

  如果是事业上,还有可能意味着换工作或是一个新环境,改变或是新生。

  ......新生!

  舒安拨了一徽七弦,挑抹二徽六弦,一股强大的音波便将地上的所有物体冲击掉,就在即将粉碎的时候,舒安敲了敲琴面,示意燕归暂停攻击。

  虽然很恶心,但是舒安明白轻辰想要做什么,是想超度,带给新生,他既然有这个打算,舒安就没必要总是赶尽杀绝,以怨报怨,那些孩子该有个解脱。

  舒安手指从十三徽上至一徽,那些婴孩也啼哭着被送到了死神镰刀下,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但是唯一不太美妙的就是,她的结界被攻破了,一股腐烂的味道直冲鼻腔。

  那些眼珠朝她滚来,心脏,静脉动脉,有了生命一般,都想要扑到舒安身上,舒安闻到了一股子腥味。

  这还不算,四周突然出现了无数的蚂蚁,南方的蟑螂,蛆,满地都是,还有在天花板的,陆续掉下来,舒安立刻开启结界,护了自己和轻辰。

  “重获新生。”随着轻辰毫无感情的四字落下,死神的镰刀也落下来,地狱黑马冒出火来,照的整个房间都亮起来,那些挡路的,散落各处的残肢已经被死神带走。

  婴孩一声尖叫,挣扎咆哮,被一镰刀给解决,重生。

  世间万物都逃离不了新生,也无法直视死亡。

  死神没有离开,趁这时,舒安看着这些虫子心情异常烦躁,在琴面胡乱的从上往下一拨,力度有些大,而此时此刻轻辰也又重新抽出一张牌。

  一位蒙住双眼的女子端坐在石椅中,双手握着两把沉重的剑,向两个方向延伸——宝剑二,风元素。

  燕归那股强大的力量足以将房子掀掉,但是他却没有攻击那些虫子,一股金光直接打破了墙壁,一小堆虫子掉下虚空,那能量有方向的冲出重围。

  朝向远处不明的位置。

  而舒安也知道轻辰的想法,如果说死神是新生,那么死神牌配上宝剑二,就是指肉体上的死亡!

  那些婴孩本就没有肉体,是灵体,而这些虫子是活生生的,肉体一死,又被死神把魂勾走,燕归也是知道轻辰的用意,干脆不费力气在这些杂碎身上,直奔目标。

  宝剑二配上死神牌,几乎是一帆风顺,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那些蚂蚁虫子粉碎,只留下血迹,由于舒安之前与这种灵体对战过,所以事先开了结界,这样才没被弄脏。

  心态没崩,还好还好。

  突然,地动山摇,死神牌和宝剑二已经被收了回去,狂风大作,女鬼此时此刻在尖叫呐喊,痛苦万分,似是被什么在攻击着。

  她从镜子里面钻出来,一身红衣,面容被头发遮住,一束金光正把她裹住,吞噬着她,四周也在恢复原样,舒安暗暗对燕归说:“燕归,先别弄死,我要问问话。”

  那金光不知怎么立刻就消失了,那边的轻辰默默看了舒安一眼,舒安点头,他便没有继续攻击,而是拿出捆神索。

  神可以用,人可以用,不是人也能用。

  它自动绑上那灵体,顿时她一动不动,在地上任人宰割,舒安撤下结界,走上前去,冷声问道:“你为什么害我们,找打吗?”

  灵体虚弱的哼了一声,对舒安充满了意见,用尽一身力气咆哮:“你们这些臭男人都该死!!!”

  舒安反呛回去:“是,有可能有男人辜负了你,但是你tm有必要把整个宿舍的男生都害了,你就不能把自己的仇恨集中报复吗,怎么,还火力覆盖来了?”

  一想到自己洗澡遇到这么些东西,就恶心,此时此刻别指望她会有什么好脸色。

  灵体失神,舒安看得出她好像从没有眼珠的眼眶中流出眼泪,她抬头两个黑漆漆的眼眶注视着舒安:“你把我的孩子们杀了......为什么要这么做......”

  舒安瞟了一眼轻辰,那人擦了擦修长的手指,给舒安示意一下,就拉开房门出去,舒安收回目光,现在就剩她和灵体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