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愿平安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昭财愿 2059 2019.05.24 22:51

  舒安赶紧回神,定睛一看,是四号的尸体——此刻已经成了丧尸口中的食物,被分食着,露出血肉以及五脏六腑。

  心脏,血管,脾,洒落在一地,将地面沾染上了血迹,而丧尸们或多或少面上都带有残肢或血液,有的还“咯吱咯吱”的笑了起来,残破的衣服不能掩盖住丧尸嗜血的本性。

  她来不及感怀,只是粗略的扫了一眼自己所处的位置和形势,眼镜男正背着她,带着她逃向大门,而身后的丧尸也反应过来了,有些丧尸放下肉,转而向他们跑过来。

  留下一路的血迹。

  舒安心中一惊,然后连忙想从他背上下来,但是事与愿违,也许是她刚刚中了沐熙晨给她的幻境,一时半会丧失了语言功能,而且她现在有些浑身无力,一点动不了。

  她急得半死,就眼镜男这宅男一般的身板,而且现在背着她已经开始吃不消大喘气的样子,舒安觉得他们被追上是迟早的事。

  偏偏越来越多的丧尸注意到了他们,以极快的速度追来,他们目前距离亮灯的大堂——也就是大门,还差十几米,按道理说这个速度几秒钟就到了,可是后面的丧尸穷追不舍,个个的速度快到飞起。

  打个比方,舒安目测一下,那丧尸平均速度大约一秒钟十米,而且现在跟得特别之紧。万一追上来了,第一个死的就是她。

  舒安脑中涌现出许多想法,而一会后,她注意到一个十分重要的事——景墨人呢!?

  不会是被丧尸吃了吧!??

  眼镜男汗流满面,咬紧牙关,最后一个冲刺——一只脚踏入了灯光中,而紧随其后,几乎靠着舒安的脸的丧尸们也准备一个冲刺,局势千钧一发,一旦齐哲慢一步,舒安绝对会被咬到,不知道是脖子还是脑袋。

  齐哲瞄了一眼后面,然后心脏不住的狂跳,一张纸惨白的脸让他冷汗直冒,而生的希望又让他拼死一搏。

  “走!”他沉吟一瞬,然后往前一个起跳,跃在空中约有两米高,最后他已经完全没了力气,几乎是砸在了大厅的中心。

  舒安也几乎是同时,恢复了身体的各项机能,她连忙脱离齐哲的后背,扶起了他虚弱的身体,拍了拍他的脊背,一言不发。

  很奇怪,这个大厅充满阳光。

  暖暖的一束朝阳从大门的玻璃窗洒下来,与旁屋的黑暗形成鲜明的对比,窗台上有一株绿萝,长势甚好。绿萝这种植物,喜阴,在这么明媚的阳光下不枯黄,也是不太容易的。

  窗外有只小鸟在鸣叫,阳光在其白色的羽毛上镀上一层金边,还有人在窗外聊天,嬉戏,儿童追逐打闹,老人谈笑风生,夫妇们在一旁开怀大笑,满是温馨。

  齐哲喘着气,看到这么灿烂的阳光时,还不由得眯起眼来享受,他感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享受到阳光了,这也是他第一次知道阳光到底有多么可贵。

  “我们走的是死路。”舒安过了一会,不知看到什么,嘴角的笑容逐渐淡下去,取而代之的是凝重。

  齐哲听见舒安说话,第一反应就是惊喜,他看向舒安说道:“你终于说话了!”而说完这句话,他才开始回忆舒安说的话——死路?

  “什么死路!?我们明明走出这扇大门一切就胜利了!”齐哲第一次体会到崩溃,他明明看见了这么温暖的阳光,这么可爱的人们,而且就差一步,只差一步,他就能回去与家人团聚。

  舒安挥手示意他过来,往前看,其实是能看出来的,如果仔细看的话。

  这根本不是什么美好世界,就是一个投影,幕布是白色的,毋庸置疑,舒安奇怪的是幕布许多突起的地方,寻常幕布一定是平整的,可是这个幕布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盖了什么东西。

  但是这种投影技术真的十分先进,至少不会是平行时空的科技水平——平行时空指的就是二十一世纪。

  起码得再往后一个世纪。

  这种观感给人一种身临其境,而且舒安真切的能感受到阳光的温暖,不像是投影,更像是6D虚拟空间。

  她凑近了些,才发现一些怪异的地方,她在角落处发现了一只脚,看样子不全了——那么她是不是可以推测,这幕布后面全部都是......对,理解就好。

  所以舒安十分无奈的继续说道:“你仔细看。”

  齐哲顺着舒安手指的方向一望,这才发现自己的天真,身体一软,整个人都失去了灵魂一般,而过了一瞬,他露出一个苦笑,随后就是极大的崩溃。

  如果他一开始就没有见到过希望,他心中还会好受些,可是一旦将光明摆在了你的面前,却又让他回到黑暗,那才是真正让人崩溃的,

  对,这根本不是什么风景,阳光,只不过是一个投影。

  嗯,只是一个投影......

  只是一个投影......

  ......

  “被投影幕布掩盖住起伏不平的尸体堆,妄图打开大门逃离的人们。懂了么?”舒安的声音响的很不合时宜,毫无波澜,平静如水的声音让人更加难受,死气沉沉。

  “那我们等死吗?”他终于痛哭起来,像是一个所有希望破灭的孩子,那咀嚼声也停了,脚步拖拽的声音越来越响......

  “哗”他们这间房的灯灭了。

  舒安顿时直起身子,然后拉着他的袖子往后退,他们别无选择了,纵使知道前方是死路,也得去闯。

  再说了,不是说什么“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吗?万一,万一那里有一线生机呢?

  丧尸探出了脑袋,而舒安也打开了房门,脑中回忆着那光束聚焦的地方,是在中心花坛处没错,于是她深呼吸一口气,拧开了大门。

  她看到了投影仪,看到了幕布,也看见了起伏不平的......尸体们,舒安这才发现,原来那一堵“墙”是完全将大楼大门堵死了,而想出去,就得冲破这一层用尸体做成的墙。

  舒安掏出打火机,然后在旁边捡了一根木棍,点燃火后立刻丢进了十几米高的尸体堆,霎时间尸体被点燃一片,空气中弥漫着尸臭味,丧尸碍于火的猛烈而不敢过来,舒安等待着他们全部点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