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三章 变态?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昭财愿 2184 2019.07.17 18:48

  他拿着笔在纸上写着什么,舒安没打算去看,一个医生的字她就算想看也看不懂,把目光投到了他周围的书籍上。

  一排是关于基因的,一排关于变异,其余的全部都是解剖。

  还有各种证书,奖牌,奖杯,据舒安看来,那些无一不是大奖,甚至她瞄到了一个重量级的奖杯,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这么一位人物,如今出现在这,是为什么?

  “沙沙”的声音,是笔尖在纸上跳舞,滴答滴答的声音是时钟的伴奏,而彼此的心跳像是节拍,舒安很耐心的没说话,就等着面前这人写完。

  时钟走了大约一圈,那人才堪堪停笔,这才把目光转向舒安,舒安就这么干坐着也肯定坐不住,刚刚还走神找冰珀和燕归下了几盘斗地主,全是他俩赢,舒安都怀疑自己的手气了。

  “你应该知道为什么来这。”他的声音还挺好听,舒安身体都坐僵了,点点头,不就是因为自己杀了人吗,这事她认。

  和冰珀的冰冷不一样,他还是算有感情的,冰珀是自身属性没办法,而这人给舒安的感觉有些像是不屑于说话,她感受到一股淡淡的鄙夷。

  “嗯,过来。”他轻微点头,起身走到那些书柜前,一按遥控器,那边便显现出一道暗门,舒安一看就知道这里是密室,而且多半是手术室。

  她一点都不怂,在那人身后,舒安手枪都上膛了,暗暗扣在自己的裤腰带上,便和他一同进去。

  果不其然,正中间就是硕大的手术台,旁边是各种刀具,舒安闻到一股血腥味,那人此时此刻到一旁戴上手套,把西装脱下换上白大褂,口罩倒是没戴,舒安怀疑他要把她解剖了。

  他摆弄着自己的手套,随意的扫了一眼手术台,说道:“躺上去。”就是很简单的一句话,不容置疑,舒安差点没笑出来。

  她感觉一会就好玩了,也不知道这人会什么反应。

  舒安特别干脆的躺在手术台上,那人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似是好奇为什么舒安如此的干脆,不反抗,如此顺从。

  “这位先生,你等一下。”舒安勾起一抹微笑,他了然的停下自己的动作,面对这种情况,他好像是见怪不怪,面对着舒安,他的目光很冷静。

  舒安温和的微笑,然后一脸懊恼的说:“我还不太好躺呢。”说着,就直起腰,把自己身后的枪抽出来,那人的确没料到舒安会抽出一支手枪,但是也没说什么,接过那支枪,放在一旁。

  他去拿手术刀,和针。

  舒安看得出来是麻醉枪,她此刻严重怀疑这人是个科学狂魔,过来人体实验了,拿学生当实验品,真的有些恶心。

  但是,她就是不动,特别悠哉的看那人忙过来忙过去,就差没嗑瓜子了,她还在内心和两人讨论了一下他的动机,冰珀怀疑是秘密实验,燕归则是没说话,主要是看好戏。

  “你哪来的枪。”他准备好后,还是问了一句,舒安耸肩,甩儿啷当的回答:“抢的呗。”他的目光很平淡,墨色的瞳孔注视着自己的工具。

  他抽出针管,附身掐住舒安的脖子,神情专注,舒安面色平静,他们此刻的相处状况很诡异,不论怎样,反正不像是要死的感觉。

  舒安内心数了三个数,当她数到三时,那人果然“嗯?”了一声,转而看向舒安,眼神流露出一丝好奇和探究。

  “你......皮这么厚?”他有些难以启齿,这针头怎么也戳不进他的肌肤,他从业这么多年第一次遇见,此时此刻他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好奇。

  没有人不畏惧死亡,而这个学生却一反常态。

  “我这叫金刚不坏之身,你想做手术还是换个人吧,我怕你这针头都折了。”舒安笑眯眯的,却让人不寒而栗,也没有离开的打算,她就在手术台上肆意的躺着,那人也没有驱逐的想法,反而是把密室的门关了起来。

  “你犯了什么事。”他摘下手套,语气就像是聊天一般,很轻易的就放弃了继续做手术,但是貌似也没有把舒安放了的打算,舒安直起身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捏上他的脖子。

  在虚空中扭了一下,倒是没有动真格的,舒安看见他皱眉,笑了笑:“就是犯了这事呗。”

  【善意值+10】

  舒安没想到这样都能加善意值,难不成是因为她没动真格?

  “嗯,走吧。”他不是很在意舒安的冒犯,把大门一打开,就示意舒安可以离开了,但是舒安倒是不准备如他愿,反而是出了密室就坐在椅子上不准备走了。

  “你还不走?”那人又坐在办公椅上,这次没什么事务,他眼神中流出几分无趣,还把舒安的枪还了回去,舒安微笑的笑纳。

  “做一笔交易怎么样?”舒安突然迷之微笑,一只手撑着下巴,目光如炬,他可能也的确没什么事,薄唇微张:“什么交易。”

  “你帮我查清楚我的身份,调查这座学校的背景,以及收我当徒弟。”舒安竖起三根手指,那人依然是很平淡,没有立即反驳,等待舒安和他谈判的筹码。

  舒安就喜欢和聪明人聊天,当即就抛出自己的诱饵:“我有一种让人长生的药,你同意的话,我可以给你。”

  听到这,他眼中才有些兴趣,不甚在意的回答:“我如何信你,况且你哪来的证据。”

  “您要不试试?”舒安存心的,她打了一个响指,桌上就凭空出现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他目光一凝,但是关注的却不是那个盒子,注视着舒安的眼睛。

  拿起手边的水杯,他喝了一口,对舒安道:“我现在对你比较感兴趣。”

  舒安恶趣味的一笑,调侃:“那可不行,我们俩都是男的。”他听出来舒安是故意这么说的,回了一句:“我对配偶的性别没有要求,而且,男性有一定几率怀孕,如果你实在介意,我变性手术也能做。”

  说着,他也特别淡定的从自己桌子上拿出一本书,翻到了变性手术那一页,似笑非笑。

  舒安:呦吼?有点厉害

  舒安给他树了一个大拇指,回到主题上,既然那人不打开盒子,舒安自己就直接代劳了,里面是一颗洁白如玉的丹药,一开盒就是浓郁的灵气。

  她的药可不是什么“长生”可以比拟的,这是货真价实的长生不老,比唐僧肉还管用,不过嘛......没有修为的普通人吃下去会爆体而亡,仅此而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