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舒安上天了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昭财愿 2176 2019.07.04 23:23

  但是人家一开始好像就不鸟冰珀,将冰珀往舒安怀里一丢,自己俯身埋在舒安的脖颈旁,舒安看这架势就知道他要吸血,不由在内心吐槽,这古神是创造了个吸血鬼还是古琴啊?

  然后,舒安就感觉到阵阵疼痛袭来,她不怕疼,在燕归吸血期间自己还抽空掐指卜了几卦,卦象显示自己这行凶多吉少,但是舒安反倒安心了,她这么多年卜卦,就没有一次准过。

  过了一分钟,燕归舔了舔自己弄出来的伤口,开始调和自己身体之中的灵力,半刻钟之后,他便已经凝聚出了实体,舒安自己几斤几两是知道的,若是以前,血液哪需要这么多,一滴就有够受了,但是这一世总归不行,也不知道燕归总体实力怎么样。

  反正燕归还一脸心疼的盯着自己脖子上的伤口,舒安倒是不觉得有什么,有舍才有得,她可不是什么矫情的一点伤都受不了的人,倘若这样,她还不如死一死。

  今后这恩,她会算清楚,不会占他一丝一毫的便宜,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他们在舒安看来非亲非故,何必让别人一昧为自己付出?

  “好了,现在想走,我便立刻破开这世界的防护。”他充满自信的朝舒安笑笑,而舒安全程冷漠脸,甚至还朝自己旁边的冰珀说:“多和人家学学,看看他怎么撩妹的,你也老大不小了,也没带个女朋友。”

  冰珀算是知道什么叫躺着也中枪,“主人,您和我彼此彼此啊,几千年了,您凭实力单身。”

  别的他不敢反驳,但是在感情这方面,他比自家主人好多了,还被一顿批评,自己都有些忍不住,而舒安可能的确知道自己理亏,没多说,而是转问燕归:“没问题?那走吧。”

  而燕归注意了一下他们刚刚说的话题,戏谑的调侃:“安安几千年没谈恋爱是在等我?”

  舒安懒得和他废话,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给他,就冷淡的说:“要是真等你,那你之前和古神相处那么久,看样子古神也没对你下手啊。”

  果然,这句话一出,他脸色就不怎么好了,被戳到痛处一般都是笑不出来的,但是他也没有恼羞成怒,而是向舒安伸出手,舒安知道这是要拉着她......恩,起飞,扶摇而上九万里。

  为了避免被陨石砸到,他又暂停了时间,现在的燕归,在舒安眼中好像威压又重了不少,她凭外表看不穿内在,但是有一点的确可以肯定,那就是他强了不少。

  舒安思考了一刻自己的血能卖多少钱,看起来效果挺好的。

  昏天黑地的位面有一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冰珀又变为簪子插在舒安头上,而舒安则十分淡定的握住燕归的手,但是下一刻她没想到自己就落到他怀抱里了,观察一下自己的姿势,貌似公主抱,舒安点点头,表示能接受,毕竟是要抱稳一点,万一摔了就不好了。

  燕归嘴角有一丝喜悦的笑,果然自家的安安是软软的,面上维持着平静,心中怕是要放几打烟花,当然舒安不知道他想什么,不耐烦的说:“你能不能办正事,别一直站在原地不动,理解你想念你的古神,但是你再原地不动的话,你家古神可能就要离你而去了。”

  他这时才从舒安没反抗的喜悦中脱离,连忙三两下就跃到空中,身旁泛着点点星光,无视了空气的阻力,眉眼之间满是温柔如玉,舒安看还有一段时间,默默补了一会觉。

  但是没想到,她刚闭眼,就到了临界点,也就是位面和宇宙的交界处,她立刻精神抖擞,召唤出冰珀,虽然在燕归的时间冻结里冰珀也能飞,但是总归是没有在这里没有限制的效果好的。

  就像是如果在无限制的情况下,冰珀也能冲出世界的包围,但是在有些干扰的情况下,冰珀只能在位面里飞飞,而这就是她一定需要燕归帮忙的原因。

  “冰珀,变成一下飞剑,载我出去。”舒安在心中默念完后,冰珀就已经化成原型,变大了有十几倍,舒安示意燕归放自己下来,但是却发现了一个问题——她恐高。

  但是又让冰珀变回去,会不会有些不好,有点耍自己的小伙伴了......

  于是舒安还是挣脱燕归,自己硬撑着站在冰珀身上,她下定决心,就意思意思,一旦出了那里,她还是选择放弃御剑飞行,有人抱着就抱着吧,总归比自己恐高恐着恐着掉下去强。

  她克制着自己的头晕,在燕归关心的眼神之中随着他一同出位面,他们俩先是揍了一顿世界意识,逼迫他放行,再就是攻破了位面结界,而这一切花费他们半天的世界,两人都有些头痛,飞上来不是难事,难的是揍世界意识和破结界这一方面。

  然后舒安就十分没骨气的对燕归说:“哥们,恐高,委屈你一下继续抱我一程,我怕我跌了,还有注意躲避一下那些战斗的人啊谢谢。”燕归一喜,他不是很委屈,如墨的长发倾斜而下,温情的看着舒安,将她重新抱入怀中,而冰珀也化作发簪。

  她有想过让冰珀委屈抱她一下,但是……真的会要人命的,别问为什么。

  这里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宇宙,倒是可以算是大型的空中战场,还是会跌下去粉身碎骨的,那些士兵能施法术毫不吃力的腾空,可是舒安现在就一还没筑基的凡人,虽然会些把戏,招式,但是还是弱。

  哎,实力不济,总是有求于人。

  而燕归将舒安抱出位面后,第一看见的就是圣迹的部队,他们此刻还未收到命令开战,便纪律森严的在这里待命,舒安一看就知道这是后备部队,主战场不在这里,但是也是在附近。

  明明这里应该会是主战场的......因为一开始就是这个位面出问题,最适合开战,那这是已经打了一段时间吗?

  燕归一出来就隐蔽了身形,虽然圣迹部队是精英,但是燕归也不是好惹的,一个上古圣器头衔估计就能将别人压的死死的,于是舒安悄悄对他说:“燕归,我们去主战场。”

  “为何?那边有些危险。”燕归其实不太愿意,万一出了什么意外,他估计会愧疚一辈子

  “我这次就是冲着两边高层来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也别太担心,我毕竟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古神,这事之后我若是死了,那你也可以找沐熙晨去帮你位面世界回溯一下,到原本位面去找,那不是更好?”舒安明白他的顾虑,但是依旧坚持自己的观点,他无非就是担心。

  “不,这和古神没关系。”他先否定了舒安的话后半段,但是还是最后答应了,凭着感应飞快的朝主战场飞去,他会护着,统治者应该也会护着,只要不往灰色地带那边冲就不会太大问题......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