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安全屋?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昭财愿 2514 2019.04.30 21:30

  她手中一直在弄小动作,盘算着假如她没有灵力,用那张所谓的符纸能不能定住他,然后再掏出手电筒照射他的双目,使他短暂的失明。

  他好像看出来舒安的打算,冷哼一声说道:“别挣扎了人类,或者你可以转过来,我给你一个痛快的死。”

  四周越来越感觉有一层雾气缭绕,舒安看不真切周边的摆设,只感觉头晕目眩的,四肢发冷,头脑也越来越不清晰,无数的念头叫嚣着“去死吧。”“死亡是不痛的!”“活着多没有意思啊。”

  越来越多的杂音回荡在她的耳膜,她感觉自己得了妄想症一般,明明面朝着门,但是她能清楚的看见那不明灵体的动作,他张开了手,咧开了嘴去微笑,好像在等舒安死绝倒在他的怀里。

  她连忙把那些杂七杂八的念头抛弃,精神高度集中,她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只能咬咬牙握紧了那张藏在袖子里的符咒,不动声色的往门旁靠了靠,好让她另一只手接触到手电筒。

  成败在此一举!

  顿时,舒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转身,乘他还没反应过来,抽出袖子中那张符咒一眯眼甩到他脑门上,他清秀的五官此刻充满仇恨的扭曲,四肢逐渐化为白森森的骨骼,那双目变得赤红,死死的盯住舒安,舒安甚至毫不怀疑他封印解除之后他会直接把她撕成两半。

  她额角流下几滴汗,顺着脸颊已经流到了睫毛上,她不敢腾出手去擦,在贴上符咒的一刹那,她另一只手抽出腰间的手电筒直接打开最高档开关,在距离他眼睛三厘米的距离照射,那灯光强度之大可以照亮一个房间,此刻正照射着他的眼睛,让他发出几声低吼。

  那是不甘和愤怒,就像是被一只蚂蚁伤了的那种恼怒。

  “你....死定了!”他的眼睛脱离了强光后,已经变得聚不了焦,一片灰白,舒安却丝毫不敢懈怠,谁知道着是不是人?万一过会就好了呢?

  已经过去了三十秒。

  她目前是把这货定住了,可是后面她该怎么办,跑是绝对跑不过的,打又没有武器,有武器又不一定伤的了他,开挂一般的敌人不想解释。

  舒安深吸一口气,尝试性的又扭了一下房门把手,没有任何松动,她现在准备赌上自己的姓名来作死一把,她双手直接覆上了那男孩的腰,翻来覆去一点都不温柔,动作急躁万分,她在找钥匙,打开这444房门的钥匙。

  还有二十秒。

  她翻遍了他的衣服,根本没有找到钥匙,她心中一紧,难不成是她的思路错了?舒安时间不多了,她粗略的扫了一下钥匙孔,圆形的?

  她心中突然变得紧张又兴奋,谁说钥匙是铁的?

  她一把握住了那人的手,掰出一根食指,猛地往前一插,然后往右使劲一拧......没开!、

  还有十秒!

  她豆大的汗珠从额间冒出,然后往左一拧,“哒”一声,房门终于开了,她连忙抽出他可能有些抽筋的手,把他往外使劲一推,然后冲进了房间中,“砰”的一声舒安砸上了房门,上了几层锁,而就在她上完锁的一刹那,门外就响起了“轰轰轰”的捶门声,那声音越来越大,仿佛要把门震碎似的。

  舒安看着周围的摆设,这间房间其实一点都不恐怖,周围的装饰都很正常,就是额外的令人眼熟,毕竟这间房里有个地方十分显眼,让她无法忽视——那面对着硕大落地窗的全身镜。

  这里的一切装饰,都与她刚开始那个房间如出一辙!

  这里的灯光与外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每一处角落恨不得都照全了,一切的布局又熟悉又奇怪,舒安知道自己可能是暂时安全了,饶是外面“哐哐”的砸门声不断,但是潜意识从来没骗过她。

  舒安依旧走到了床头柜处,拉开抽屉,里面有一张纸条,上面字迹潦草,看样子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会如此急切。

  【不论你是谁,这个房间都不要来,不要来!!太可怕了,他们一直在盯着你,我快要疯了,他们一直诱惑我待在房间里,不,不,这都是幻觉,外面才是我的归宿。】

  舒安看完后,又将这张卡片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确认了的确是写了蛮久的,如果按照它上面说的,这房间待不了,那她现在未免有些被动。

  可是她也不能相信这张卡片的一面之词,这个世界里到处都是陷阱,谁知道她说的又是不是真的呢?

  于是舒安把卡片放回了抽屉,看着大床房然后陷入了自我沉思,然后猛地掀开了那床被子,原本洁白的床单此刻晕染了一小滩鲜血,赫然印在床的正中间。

  舒安搓着下巴,然后另一只手抹去了额头上的汗水,俯下身子,侧头仔细的观察了一番,这貌似是大姨妈吧?

  可是即使这样,舒安刚松了一口气的身体,顿时又有点不自在,这种血阴气真的很重,本来女性来月经的那几天就是鬼都怕的,现在在这样的房间里,有这么一滩阴气如此之重的血,舒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纸条说的还真是不免有几分道理啊。

  可是即使说的是真的掏心窝子的话又能怎么样,她现在已经身不由己了,于是舒安索性不去想它,而把目光转移到了那面镜子上,一模一样的镜子,角度是否一样?

  舒安不由自主的走向那面镜子,走到它的前面,很遗憾,角度并不一样,而当舒安充满疑问的准备离开时,她惊奇的发现镜子上有一个红点,舒安不由的往旁边挪了挪,顺着它的红点对应的方向看去,她没有看见任何东西。

  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

  舒安看着自己手中握着的手电筒,突发奇想的决定把手电筒打开,然后照射在红点处,由于照射点的不同,舒安通过光的折射好几次也没看清。

  她只好绕到镜子后面,握住手电筒的手环住镜子,让手尽量平稳,然后直射红点——突然,那光照射到地面上并不显眼的镜子,然后那镜子又再次折射到她头顶上的不知哪一间房间,也许那房间也有一面镜子,那光再次反射,经历了无数次这样的过程,最终,光以一个及其不科学的模样汇聚到了一点。

  那点就在这栋楼的下方,也就是开了门后直接往前冲就可以到了。

  也许那就是生门?

  舒安关了手电筒,一回头,就发现墙上不知何时写了三个大字“安全屋”,意思难道是这间房子就是所谓的中立房呗?

  而随着安全屋三个字的出现,舒安同时观察到了旁边的墙上显示出倒计时,倒计时为一小时,她暂时不知道这倒计时是什么意思,就还是兢兢业业的搜完了这卫生间和衣柜,卫生间有一把枪,而衣柜里则是子弹。

  世界只过去了五分钟,她根本不知道那纸条是什么意思,意思是有人看着她?然后逼着她待在安全屋里?

  舒安不可能坐着等死,她观察了下这间房子,没有搏斗的痕迹,虽然装修的风水差到了极点,但是不像之前那间房令人恐怖,反而有些温馨,这间房也没什么通风口之类的东西,怎么会有东西能进得来?

  除非是原本就在房间里的才行,可是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要是房间里有东西,她一开始就感觉出来了,还需要等到现在吗?

  舒安刚这么想完,就发现那窗户周围蔓延出不明物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