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谎言之间结束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昭财愿 2071 2019.06.09 21:02

  门内的景色让她一时没反应过来,这像是一个狭长的时间隧道一般,包罗了从他们进入游戏开始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均为第三人称视角,。

  “还挺高级嘛。”她吐槽一句,然后在原地等待着其他人,如果没弄错,后面还会有人来的。

  从她刚开始看到那张纸条开始,她就明白事情还有转机,就像刚开始她坚决拒绝了景墨的建议一样,她心中始终有一柄秤,衡量得了孰是孰非。虽然景墨对她说的不是假的,但是她不能同意。

  因为,那通道本来就是专属景墨的,她假设过去,那便是死路一条。所以即使知道这大门不是出口,也只能遵循着那刀疤男所说的“绝处逢生”。

  至于舒安为什么知道?

  如果她当初没有拿到那灵力药水,真的估计就会被骗了。许多人不知道,但是她几千年以来,见识了不知多少,也感受了太多——天道所偏袒一个人是怎么样的表现。她原本以为这个世界是崩坏的,也理所当然按照她以前的经验来看是没有天道的,但是当她突破第一个幻境的时候,她知道自己错了。

  这天道从未离开,而这个世界远远不是崩坏。这是为了崩坏而崩坏的世界,目的显而易见,供人娱乐。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一种世界,因为她从未见过相类似的,所以她先前才会走了那么多弯路。

  可是她心中有个疑问,这个世界到底......允许多人存活吗?而那三位已经淘汰的玩家真的有可能复活吗?

  突然,一阵皮鞋的声音,舒安看向门处,果不其然看见的是景墨冷漠而云淡风轻的面孔,他一言不发,舒安也没说话,两人都安静的等了一会——没有人再过来了。

  舒安张了张嘴,犹豫片刻问道:“他们......”“该死的人都死了,本该活着的,也死了。”景墨很平静的陈述这个事实。

  舒安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只得硬着头皮再问几句:“发生什么事了?”

  景墨抬起眼帘,轻蔑的笑笑,眼睛一扫身后,然后半眯起自己深灰的眼瞳,对舒安说道:“我告诉你与不告诉你,又有什么不同?你并没有改变这件事的能力。”

  舒安被一噎,但她也没多计较,如果真如景墨所说,那些人已经死了,那的确是无济于事,而她的确没有能力救,而如果不是他所说,那么景墨不想告诉她,她也不需强求。

  “好吧,我们继续向前......”舒安笑笑。

  “如果我说......你今天也要死在这呢?”景墨半晌出声,声音满含危险以及嘲笑怜悯,舒安前行的脚步一顿,回头灿烂一笑:“这玩笑蛮好笑的。”

  其实舒安暗地里握紧了拳头,也盘算着自己正面对上的胜率。

  “装傻?”景墨嗤笑一声,然后不知何时用枪抵住了她的后脑勺。

  那枪很凉,很冷。

  他露出一抹微笑,但是舒安没看见。

  “这个地方只允许一人出去?”她的声音自始至终都很平稳,压根就没有被威胁的恐惧,老练而又让人捉摸不透。

  “嗯。”

  “哦,那你开枪吧。”舒安闭起眼,身姿挺拔,不骄不躁,不喜不悲——她听见了扳机扣动的声音。

  意料之中,疼痛没有袭来,于是舒安的左手抓住了景墨扣动扳机的右手,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柄枪夺入自己手中,用枪直接把景墨抵在了墙上。

  两人的神色都很淡定,浑身散发着骇人的气势,他们也都知道对方不是善茬。

  舒安挑起他的下巴,凑近低声询问:“你刚刚想干什么?”她的神色晦暗不明,也许景墨对她没下的了手,但是如果这个地方真的只能一人出去......

  她会亲手杀死他。

  景墨睫毛颤了两下,然后眼中闪过一丝精明,也有一种“果真如此”的意味,他手抓住舒安抵着墙的手腕,意图掰开,但是舒安的力气比他想象中的大。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你是圣迹的吧。”他话一说,舒安便掐住了他白净的脖颈,他挑衅的笑了笑,“哦?这是准备血口喷人?”舒安也回敬一个笑容,然后死不认账。

  “这里没有摄像头,你可以说真话。”

  舒安听他这么说,非但没有放手,还掐的更紧了,但是景墨面色如常——他并不需要呼吸。

  “呵,你误会了,我并不是圣迹的。况且,我觉得我们之间并不熟悉。”舒安再凑近了些,气息弄得景墨脖子有些热。

  他挑眉,然后低下眼帘,“我知道了,你可以松手了。”

  舒安松手,但是拿走了他的枪,他也只是看了一眼那柄枪,并没有说什么,俩人一前一后,观看了他们在这里所经历的一切,不知过了多久,眼前才泛出点点亮光。

  “到了。”舒安喃喃自语,恰好景墨也说了一句:“我想问你,为什么不接受我的建议去顶层。”

  舒安闻言很认真的盯着他的眼睛,然后一字一顿的说:“你听说过位面之子吗?”

  这个游戏的位面之子是景墨,他可以光明正大的从顶楼逃走,而一般和主角走的比较近的,都是炮灰的命,估计他们胆敢上楼,等待的就是死亡。

  他沉默了,然后轮到舒安提问:“那些人到底怎么样了?”

  “我和你说过,淘汰的人本身就没有再生的机会,这只是一个幌子,而被骗的齐哲,也同样失去了机会,他们被永远的留在了那。”景墨不参杂任何的情感,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这样啊......设计这个游戏的人,真是个天才。我还真是好奇这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舒安搓着下巴,然后准备拉开那扇门。

  而就在她拉开门的一瞬间,景墨也在她耳畔说道:“欢迎你来到‘神踪’。”

  “什...么!?”舒安一惊,但是她已然推开了那扇门。

  印入她眼帘的是成千上万的观众,刺眼的灯光,和众人虎视眈眈的眼神,她此刻正站在所有人目光集中区,她一回头,就看见的是他们几位玩家的“被投资金额”以及状态。

  除了她和景墨,其余人都是已淘汰。

  她旁边的主持人看向她,而其余观众的眼神也各不相同,有得意,有恼怒,有失望,有疑惑,但是就是没有关心。

  景墨不知何时消失,硕大的舞台只剩她一人。

  “获胜者,舒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