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答疑解惑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昭财愿 2028 2019.06.14 23:28

  不过怎么回去是个很大的问题,这个所谓的灰色地带实在是太难找了,四处躲藏,导致圣迹都以为这灰色地带已经消失了。

  所以,又到了发挥奥斯卡演技的时候了。

  舒安眼神对上景金,颇为小心翼翼的问:“先生,您是景先生的哥哥?你们长得很像。”舒安很擅长观察别人,也自然通过短暂的相处摸透了这人的弱点。

  景墨。

  而且他们长相六分相像,年龄相差不大,况且相比较来说,这人还是相对而言比较成熟的,所以舒安试探的拍了一个马匹。看景墨可能是和他哥哥关系不好,所以这人估计是最希望被景墨叫“哥哥”的,别人这么说,也是间接性承认他们的关系。

  果不其然,景金表情有一丝愉悦,但是还是不太友好,心中满是想着舒安拐走他宝贝弟弟的事情。

  而且这个女人还骂过墨儿,这是绝对不可饶恕的事,墨儿是他最爱的人,是他捧在心尖上的,平时高声说话都没有过(除了景墨说要交个朋友那次),这人,这卑贱的人类居然敢这么对待他的宝贝——于是,舒安很荣幸的看见这人不知想到了什么,脸又黑了。

  浑身散发出低气压,散发出生人勿进的气息,语气不善:“我希望你到地点后自己自觉找个地方住下,不要打扰我们。”

  舒安双手抱拳,郑重点头,然后又死皮赖脸的仗着自己有景墨这靠山肆无忌怛的问:“敢问您的大名?我不能一直这么先生地叫吧?”

  他敛了敛自己不虞的表情,右手两指伸进上衣胸口处的口袋,夹出一张名片递给舒安。

  舒安看了一眼,这人叫景金,和景墨一个姓,想来应当是一家人。

  景金没在与舒安说话,而是连忙去书房找景墨,步伐愈来愈快,颇为急切,舒安站在不远处都能感觉到他心情的焦急,心疼。

  她叹了一口气,弟控到了极点,没救了。

  索性她便躺在沙发上,思索着之前那谎言之间的细节,她总觉得自己漏了些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首先,谎言之间并不全是谎言,真实与虚假夹杂在一起才最让人纠结,其次,他们六人,她全程没遇到肌肉男,就代表肌肉男要么那时就遇害了,要么是的确没遇到,然后在某一时他遇害了。

  从她发现肌肉男的名片被染上血迹的时候吧?

  再然后是凝紫的死,毫无疑问,五号杀的,毕竟食肉动物,要进食嘛,可以理解。

  十八层地狱,从来都不是向下走,而是向上,但是他们在大门处却逃生了;突然出现的恐怖病院,景墨说他以前参加过;齐哲被杀死后人却没死,理应是逃脱规则的,但是却死在了自己的善心下。

  景墨不算参加的玩家,他充其量是个旁观者,而这个她第一次参加的游戏,远远不止那么简单。

  永无止境的丧尸,她可以理解为那些以前参加过游戏的玩家,或者是这个位面原本生活的就是丧尸,并非人类中病毒化作的......但是这二种可能貌似都比较小,因为参加游戏的玩家绝对没那么多,倘若真的那么多人参加,观众早看腻了。而舒安刚开始在房间发现了修眉刀等一系列人类用品。

  所以一个大楼里塞了成千上万的丧尸,还源源不断,她完全可以大胆猜测,这些丧尸是被大面积供给的,既然那里是里世界,必然有一个通往表世界的通道,而那里多半就是输送丧尸的地方。

  为什么?

  那表世界死了的人不利用一下干什么,仔细揣摩一下那些商人的心理就知道,舒安是知道许多咒术的,也自然知道这种尸术。

  而且虽然丧尸惧光,但是那么惧光的舒安没见过,而那些鬼魂极度怕光,舒安还是知道的。

  而景墨当时说自己幸运值用完了......嗯,耐人寻味。

  好吧,兜了那么多圈子,她想说的也就是谎言之间是为景墨服务的,不然他们到底层估计就game over了,纯属是景墨的功劳。

  舒安伸了个懒腰,有机会是得好好谢谢,但是暴露身份这种事情,还是算了,每个人命只有一条,我凭什么给你。

  舒安欣赏了一下外面的风景,从窗户往下看,是厚厚的云层,旁边还有一架飞船,总之,往下去望是望不到城市的了。

  果然还是去看一下自己的灵力情况吧,舒安从最基础的吸收灵力开始尝试,静静的打坐,双手调和自己的气息,吐气吸气,聚集会神,总算能感受到十分细微的一点灵力。

  但是这已经是好太多了,她都做好了这里一点灵力都没有的准备,搞清楚,这里是哪!这里是灰色地带哎,还要什么自行车。

  舒安吸收了一会,感觉身体轻松了一些,便悠悠睁开眼,正好看见景墨景金向她走来,舒安动作干脆就继续保持着,反正现在换也来不及了,欲盖弥彰还不如大大方方。

  “景金,你最近还参加游戏吗?”景墨边走边问,神色很冷淡,也有些低沉,眼神中不知是什么色彩。

  “你参加我就参加嘛,作为哥哥,那不得保护你?”景金理所当然温柔的说,看起来耀眼而绅士。

  舒安觉得如果自己是个女的,估计会爱上他,哎......可惜啊。

  好像有什么不对。

   But who care?

  讲话声随着脚步渐近而愈来愈明晰,舒安竖着耳朵。

  “你只比我大一分钟,我们同岁,你却感觉像是比我大几百岁。”景墨冷漠的回答,并未看见景金失落的样子,舒安觉得像一只金毛,明明温润如玉,但是却是的的确确的猎犬。

  而景墨跟只猫儿一样,心情好就理你一下,心情差你做什么都是错的,也让人摸不太着头脑。

  景墨把话题对准舒安,无视了旁边的景大总裁,没有再提圣迹,而是问了一句:“你知道为什么虽然你与我们长相一样,却能被一眼认出是人类吗?”

  “不知道,不过愿闻其详。”舒安的确好奇这件事,有解答疑惑再好不过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