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极品家人关我啥事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昭财愿 2068 2019.06.20 22:41

  “喔哦哦——”公鸡报晓,远处朝阳升起,给大地带上一分色彩,万物皆生机勃勃,未干的露水随着绿叶滴落在地面,一层厚厚的白霜凝聚在清晨。蜻蜓早早的栖息在野花上,蜜蜂花丛中飞舞,空气中还透露出泥土的芬芳,舒安伸了一个懒腰,也不知道那群观众是不是真的看了她睡觉睡了一夜呢。

  不对,是打坐。

  穿上破破烂烂的拖鞋,她拧开门,走到房子旁边的小溪去用瓢舀了一壶溪水,挤了一点已经干瘪的中华牙膏,在溪旁就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刷牙洗脸,又重新将自己的头发用手扎好——着实不是她打坐的姿势有问题,而是原主昨天头发就是这个样子。

  抖了抖自己身上的灰,舒安起步向几千米以外的村庄走去,沿途上她看到许多小商铺,还有金灿灿的油菜花田,老人孩童怡然自乐,一天之计在于晨,已经有些许勤奋的老人开始了耕作,在田中弯腰插秧除草。

  “舒安姐姐,是去找阿姨叔叔吗?”突然,有人从后面冲过来拍拍她的肩膀,声音还有些稚气,舒安转头一看,是一位刚到她脖子的少年,大约十二三岁的样子,健康的小麦色,此刻他正热情的打招呼,还带了一个包子。

  舒安没有找到原主的记忆,所以只能开始自己表演。

  “啊,谢谢......你这是准备去哪?”舒安温柔小声的说,边接过他的包子,和他边走边聊,小孩子蹦蹦跳跳的,穿着一件白衬衣,配着黑色的休闲裤,一双运动鞋。

  他露出洁白的牙齿,明媚的笑着:“我每天不都准备着去上学吗,现在离校门开还有半小时呢,知道姐姐每次都这个点来找叔叔阿姨,所以特意来一起聊天啊。”舒安认真的倾听着,时不时点头,这专注的神态激起了少年极大的自信,开始继续大胆的问。

  “姐姐为什么每次都不和陈叔叔舒阿姨走在一起啊,小云从没见过叔叔阿姨提过你哎,每次姐姐都好像是一个人,也从来没和我提过——每次我问都不告诉我!”他这次一本正经的问舒安,好像对她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极度不悦。

  舒安捕捉到他的姓名,“小云”,看样子原主与他的相处还算不错,而且那陈叔叔和舒阿姨可能就是原主的母亲,但是她不知道原主每天早上去那间房干什么。

  所以她可能还是不能回答他的问题。

  舒安迈着步子,没有着急吃那个肉包,温和的对那叫做小云的少年说:“小云,等你长大就知道了。”谁知,好像触碰到了什么奇怪的按钮,孩子的反应极其强烈,而且特别厌烦这“等你长大就知道了”这句话,给她比了一个鬼脸,又跑开了。

  跑了几步还不忘在舒安前面回过头对她讲:“你就只会这句话——”小云说到一半,就被自家奶奶拎着耳朵,嘴里不住地说他:“和人家舒姐姐吼什么,没教养——马上上学了你在这瞎晃什么,你个小兔崽子呦。”

  那位奶奶穿着一件古时老夫人一般的衣服,倒是凸显几分贵气,带着翡翠耳环,白玉镯,脸色有些皱纹,但是面相乃是有福气的,而且慈眉善目,是一位可爱的老人家呢。

  舒安笑笑,感受着自己手中包子的温度,现在没有胃口,便塞进了口袋中,走进村落。

  这是一个中等规模的存在,有商店,卫生所,公共厕所,还有一群吵闹的动物——“大黄!别一早上瞎叫,又吼大姐姐干什么,小心我罚你一天的饭侬。”一只被拴在大门口的中华田园犬朝舒安吠叫,神态凶狠,眼看就想挣破枷锁,结果在千钧一发之际,被自己家的小女主人揍了一顿,病怏怏的趴在地上委屈幽怨的看着舒安。

  舒安:怪我咯?

  还有村庄中的大白鹅,正追着一位小男孩咬,跟在他身后一扭一扭的“嘎嘎”叫唤,追着他不放——舒安嘴角抽搐,还是走过去揪住了大鹅的脖子,对那个快被吓哭的孩子笑着说:“小子,回家让你爹娘炖了它吧。”小孩被舒安的笑容一晃眼,愣愣的接过舒安手中那只嘎嘎叫唤的大鹅,飞奔回家。

  “妈!这只鹅欺负我!”舒安即使远去,也依然能听见那男孩悲愤的声音,紧接着他母亲说了什么,又激动的吼着:“妈!咱家差点刚刚绝后了!”舒安“扑哧”一下笑出声,继续向村庄中央走去,她不知道哪家是她的家,但是她可以凭借这具身体的习惯性来找,根本不用舒安思考,便已经走到了一家人门前。

  她敲门,过了一会,来的是一个大约十几岁的少年,如果不出所料,这应当就是她的弟弟,按照这户人家的秉性,他估计是个宝贝孩子。

  他神色不屑,正眼都没看舒安一眼,就冷冰冰的自顾自走入了家中,舒安跟在他后面,那熊孩子一会摘一朵野花,一会捉弄家中的猫咪,把它的毛齁秃一节。

  “你个赔钱货,又来做什么?”舒安欣赏着他把家中弄得一团乱,就听见一声刻薄尖酸的女声,从房门中出到院子里来,泼了一盆水在地上,是刚刚的洗脸水,差点溅到舒安,刚刚眼看舒安要变成一个落汤鸡,她弟弟还开心的笑着,谁知下一刻那水偏偏就没洒到她。

  顿时,这位小祖宗就失了兴致,不高兴的瘪瘪嘴,用手指指着舒安的脸,向妈抱怨:“妈,为什么没有洒到这个赔钱货!”那母亲顿时像是换了一副脸色,和蔼可亲的对他说:“家兴,没事啊,妈马上就给你洒一次啊。”舒安一言不发,就在这里静静的看着他们下一步的动作,但是两人却像是习以为常一般,根本没觉得舒安的反应有任何的不对,他们觉得实在是太正常不过。

  女人生来就是要嫁人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迟早与他们陈家没关系,养与不养有什么必要——本来想生下来就溺死的,没想到却被村长看见了,也就没敢扔,主要是那村长说这是犯法的。

  她自己生的,难道还没有决定的能力了?这是个什么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