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我特别喜欢你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昭财愿 2105 2019.07.01 16:38

  于是舒安现在只是期盼那些行尸走肉眼瞎,根本看不见他们的房子,让她自己也好好睡上一觉。

  也许是舒安的幸运max起效了,他们其实有一位已经摸到了他们的房门,但是就是没发现里面有人类,在这附近打旋了一会便离开去寻找别的猎物,舒安也是默默的给这位星际玩家点了一个赞,毕竟眼瞎到这种地步,应该也不是特别容易。

  她用重一些的物件将房门堵上,尽量不吵醒别人,自己回了卧室,沐熙晨此刻是在床上特别乖巧的待着,舒安也没打算理他,但是她觉得这架古琴有必要好好探讨一下,她不是很想收这么贵重的礼物,他俩非亲非故,根本就受不起这礼,而且即使收下了。舒安绝对会找几百种方法去补偿他,不会亏欠一丝一毫,所以她不觉得这种事情有什么意义,左右不过是物件交换。

  “这琴你要么砸了算了,我不收。”舒安冷眼看着那架古琴,混沌式的金丝楠木琴,虽然是不逞多让的好琴,但是她不需要,而且谁出门扛个琴,难不成以后打架还得让别人先等自己琴放下。

  沐熙晨现在虽然附身在猫上,但是舒安还是能感觉到他的情绪,不明显,但是对于舒安这种没事就琢磨别人脸色的人,还是能够看出来。“为何?”他声音像是抹了一层冰霜,带着丝丝凉意,让舒安都有些冷。

  “给我一个你送我的理由,我不认为你会突然无缘无故送我这么个宝贝,你要是没点利用的心,那我觉得还是算了,天上不会掉馅饼。”舒安一本正经的分析完后,沐熙晨没有恼怒,他也没有对舒安说接下来的话,只是声音有一种淡淡的嘲讽,似笑非笑,尾音上挑。

  “燕归,看到了?”舒安被沐熙晨这一声蕴含着嘲讽的声音一时弄懵了,谁是燕归?那架古琴?于是,舒安随着沐熙晨的目光看去,那古琴此刻没有人弹奏,弦却好像被什么人拨动,发出清澈的声音,犹如高山流水,泠泠作响。

  舒安承认,她有点想以后买个乐器去弹,陶冶情操什么的。

  天此刻还是一片漆黑,不远处蓦然传来一声惨叫。

  “你在和谁讲话。”舒安皱眉,顺着他的目光来到古琴前,随着那莫名拨动的琴弦心中好像也微微泛起,按了几个音,“这琴,通过我来寻故人,却没想到它到的那天,你正好死亡。”

  “随后,它便离开了圣迹,耗尽法力也没寻找到你,一直在这里沉寂了。若不是今天我看见,估计得烟消云散。”舒安眉间一跳,它法力哪里消散了,这不好好的,而且,她哪来那么多渊源!

  舒安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去洗漱一下,上床睡觉,这件事,估计得捋很长时间,直接让那琴托梦好了,没空费口舌。

  ............

  另一边的神踪。

  “墨少爷,这里有您的快递。”快递员敲响景墨的别墅门,打断了正在看直播的景墨的思考,他支起身子出门签收,他面上露出一丝疑惑,他不记得自己有买过什么,难不成又是景金送的?

  也不是第一次,景墨淡定的签收,关上房门便在一楼拆了这个快递,本以为又是什么稀奇古怪的值钱玩意,当他将这快递盒拆开时,看着这些绝对不算是贵重的东西陷入沉默,如果不贵,那估计不是景金送的——那是谁?

  他好奇地看了看箱子中的信,而十分凑巧的是,他今天刚把景金装的监控拆了,早就看那监控不爽很久了,一举一动全在掌控范围之内,一点人权都没有,倒是像宠物一样。

  而当景墨看完那封信的内容之后,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他脑中简直就像是爆炸了一般,“轰”的声音仿佛在自己耳边,那信上面写的东西他完全闻所未闻,上面写了【尊敬的景墨先生您好,你一定会很好奇是谁寄了这么一个快递吧,很遗憾,不是你亲爱的亲哥哥。那么这封信究竟是想告诉你什么呢?您有没有觉得景金对您的感情有些让您不舒服,心中不知道亲情是否都是这样,产生了一种抗拒。】

  【不过您大可放心,景金并不是您亲哥哥,其实你们根本没有血缘关系,而且其实你一开始就是为了景金所出生的,您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您和景金的样貌有五成相似,而且您和景金从未一起出门?】

  【因为,在关键时候,您需要为他替命。】

  景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自己一直在着手调查他自己与景金的关系,可是没有任何头绪,景金将这消息几乎是封锁,而这个人又是怎么知道的。况且,如果景金与他不是亲情,那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这人是属于钱没处花了吗。

  箱子中还有什么,他打开一看,脸颊变得苍白,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脸更加状态不好,上面的东西是他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那是多年前......很不好的一件事,就是这件事之后,景墨再也没办法直视景金,接触都会有一种生理上的厌恶。

  而且,他自己的出生证明也有,甚至还有dna鉴定,而鉴定结果,他与景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他自嘲的一笑,既然他和景金什么关系都没有,那自己这么多年是在白嫖?

  景墨关闭智脑,拿自己的终端给景金打了一个电话,不到一秒,景金就已经接通了电话,满是温柔的问:“墨墨,找哥哥什么事?”

  “我问你,你如实回答,我不喜欢别人说谎。”景金刚开完会,现在被这么一说,心中有些慌张,景墨不常来电话,但是来电话必然就是大事,难不成灰色地带被圣迹盯上,他准备带景墨去避风头这件事被他知道了?这件事他可是完全保密的啊。

  景金紧张的心跳加快,而电话那头的人好像也下了很大的勇气,深吸一口气,认真严肃的问:“景金,你喜欢我?”

  景金听他这么问,一颗心终于落下了,这是这么多年终于知道他的感情了,于是景金欢快的说:“对啊,我特别喜欢你......那种亲人之间的喜欢!”结果狗血的是,景金的电话在他说完特别喜欢你之后,被景墨一下掐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