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四章 领便当了?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昭财愿 2268 2019.07.18 23:14

  “为什么要认我为师?”他手指转动着签字笔,看都没看那颗丹药,舒安也看出来他不是很有兴趣,默默把盒子盖上,回答他的问题:“方便。”

  有个这种师傅,她可以有机会接触一些校外高层,给自己找一个后台岂不快哉。

  当然,舒安真的有些想学医,她有一个朋友,那医术她是见识过的,起死回生不在话下,旁人为了她一句指点可以一掷万金。

  “方便?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纵然你是我的学生,也逃脱不了。”他看出来舒安在想什么,淡淡的看了她的眼睛,摆出一副无所谓的云淡风轻的模样,他们像是在聊天一般。

  舒安微不可查的抽了一下嘴角,刚刚都说了让他帮忙调查,自己怎么可能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那您一句话,到底同不同意?”舒安叹了一口气,直奔主题,她现在没有心情去绕圈子,就算这里特别危险或是守卫森严,她也不觉得自己不能闯出去。

  只不过,她现在依旧没弄清楚这里为什么被称为末日世界,从哪个方面看来,都不是很像嘛。

  “不同意,我很忙。”他此刻说出来的话很决绝,也意外的平静,转动的笔尖停止,似笑非笑的望着舒安,但是舒安却感觉到他不是在看自己,就像是透过她看另外的东西。

  而那目光......舒安觉得有些奇怪,像是凝视,瞳孔却是涣散的,星空被打碎,也是正常的吧。

  “很遗憾,那么今天的交流就到此为止吧。”舒安淡淡的笑了一下,抿唇温柔的看向他的眼睛,缓缓起身,抽出自己腰侧的手枪。

  碎发在他的额头洒下阴影,表情不是很真切,勾起一抹肆意的微笑,用食指抵着唇瓣,“啧”了一声,枪杆便抵在了那人的眉心。

  舒安此时此刻还飞速的回头查看了一下门口,以免突然有人袭击,而她刚刚确认过那被她指着的人没有武器,只是一瞬间便又回头了。

  那人总算有些反应,似是惊讶于舒安的举动,低声问:“你这么做,确定活的过明天?”

  “抱歉,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你绝对活不过明天。”说罢,舒安连开三枪,每一枪都朝着那人的要害,只能看见鲜血喷涌,溅到地上和后面的书架,眉心有一个窟窿,那人彻底闭上眼睛。

  洁白的衣袍被鲜血染红,枪声引来了外面人的注意,他们立刻一齐破门而入,引入眼帘的却是鲜红,他们顿时乱了阵脚,来人立刻命令开枪逮捕,但是只见那少年微微一笑。

  他甚至没有回头,枪口便对准了那些人,眼中的色彩渐深,少年清秀的面孔在此时此刻显得有些违和,还没等那些人开枪,少年便“砰砰砰——”

  没有回头,舒安微笑的注视着被她杀死的人,挑起他的下巴,一边继续开枪,本人却小心翼翼的取下了那人鼻梁上银色的眼镜,舒安看得出来,貌似是纯银打造。

  镜片是水晶。

  而当少年回头时,鼻梁上架的正是那华丽的眼镜,满室的鲜血,尸体,那些本来准备攻击他的人,此时此刻一个活口不留,舒安意味不明的笑笑,充满了无所谓。

  “好好睡一觉吧。”她扶了扶自己鼻梁上的镜框,踢开了离自己最近的尸体,右手一伸便将那医生抱起,她刚才才注意到他的名片,叫做轻辰。

  不过......刚刚舒安感觉他的脸的触感有些过于顺滑,保养太好吗?

  办公室的灯已经灭了,收缴那群人的枪械,为她所用。在舒安的字典里,只有敌与友,不能为她所用,便已经死了。

  被她抱在怀里的男人此刻她百分百肯定已经死了,体温在逐渐下降,舒安倒是没什么可惜,这种人有些危险,虽然没有危险过她。

  【恶意值+10】

  舒安料到了,这的确是理所当然,可是,为什么只加十?她之前杀了一人便是十罪恶值,如今杀了五人差不多。

  现在已经百分之七十的罪恶值了,果然自己还是适合走反派大boss线吗,还以为这次能当个救世主什么的。

  轻辰眉心有一个窟窿,心脏处也有,脖子舒安倒是没有开枪,舒安将他带出来是以防万一,这样也不能确定这人死了,给调查增加难度什么的,她倒是挺喜欢的。

  “安安,你可以拿匕首把他的头颅割下来,以防诈尸。”慵懒的语气,透露出几分轻松,燕归此时此刻心情大好,似乎一点都不在乎舒安刚刚杀了那么多人。

  舒安也不在乎,她本来就是没有办法避免杀人的,此人本以为可以互相合作,倒是她想多了。

  “不了,我找个地方埋了。”舒安一口回绝,她没有那种拿着头瞎逛的趣味,这次发发善心留个全尸,埋了得了。

  舒安几个躲闪,便到了一个小树林中,月色昏暗,乌云密布,洒下来的光束不足以照亮道路,就在这月黑风高的夜晚,嘹亮的枪声划过夜空,学校中却没人发现已经血流成河。

  也许发现了,却不敢探究吧。

  “冰珀,去把现场清理掉。”舒安停下脚步,缓缓而言,冰珀应了一声,已经消失不见,舒安将怀中的人轻轻的放在地上,纤长的手指抚摸着自己眼睛前的镜框,突然觉得少了些什么,想了一会,她露出一个微笑,将镜框加了一条眼镜链。

  现在,顾舒安真的可以配得上四个字——斯文败类,面上和善可亲,心中却是深不可测的深渊。

  “从今往后,我便是你。”

  舒安给自己换了一张脸,与地上的轻辰无差,而地上那人此刻仿佛睡着了一般,面色平稳,没有一丝狰狞。

  【玩家一号淘汰】

  舒安本来轻柔的动作一顿,皱眉回头看向地上的轻辰,应该不是吧,毕竟距离他死都过去那么久了,怎么也不应该现在才播报,莫非有别的玩家死掉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舒安变出一把军工铲,卖力的挖坑,不一会,挖出来的土都有一座小山那么高,舒安把他抱起来,就准备扔进坑里。

  “别动。”舒安太阳穴抵上一个熟悉的东西,她站在原地,那声音是舒安身后传来的,而声音舒安也很熟悉......是她怀里的那人的声音。

  舒安冷哼一声,燕归倚靠在沙发上,温润如玉,他指尖跃动,一股恐怖的力量便一拥而上,跨越了时空。

  很不出意料,舒安所处的世界又被定住了。

  “解开,别总是暂停时间,你让整个游戏索然无味。”舒安看清了是谁在威胁她,在脑海里和燕归严肃的说,她不需要别人的帮助。

  她不是小孩子,有独立处理事情的能力,无需别人多此一举,燕归一愣,最后叹了一口气,解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