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道歉一次!(昨天没更新,对不起各位小可爱)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昭财愿 2096 2019.05.13 18:07

  舒安强忍着疼痛,一瘸一拐的来到前面,印入她眼帘的是一片血迹,而血泊中有一张她熟悉的脸——是三号。

  三号死相凄惨,肚子上有一个血洞,还在止不住的往外冒血,而腹中的脏器也肉眼可见,舒安此刻看见她死了,居然还松了一口气。

  她心中没多大怜悯,她自己也好不到哪去,他们都是在刀尖上行走的,哪有不失误。既然被迫加入了这个游戏,那么生命早就是千金难求的东西了。

  她现在死了,说不定还比较好,倘若她这样还挣扎的活着,那种痛苦是无法估量的——舒安遇到过这种人。

  活生生痛死。

  舒安到现在都记得他的惨象,求死不得,求活无路。

  在场的有眼镜男,中年男子,和一个面容普通的男人。

  哎?这个长得挺普通的男子好像是五号吧,那这么说现在除了原来的一号不见了,三号死了,他们基本上凑齐。

  五号一脸惊惧,大喘气,敌视着舒安和景墨,一副备战的姿势,他脸上沾上了血迹,尤其是嘴部——就好像是把三号吃了一样。

  李治在一旁直哆嗦,根本不敢出声,圆圆胖胖的脸此刻满是大汗,他就像是吓傻了。

  景墨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拿着刀对着五号喉咙,咄咄逼人的问:“你做了什么?”

  五号“呵呵”一声,然后右手胡乱抹了一下嘴唇,往地上呸了一口血,又抬头对景墨说:“小兔崽子,你有什么资格问老子!?”

  而后,他猛地靠近景墨,身上的血腥味让景墨不住的皱眉,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他十分的嫌弃,而五号却全当没看见,猥琐的笑笑说道:“看你这张脸,背地里也不知道干了些什么恶心的勾当吧?”

  语气下流的让舒安都不爽了。

  他现在已经疯了,逮到谁咬谁!

  “陪男人之类的?”他语气带了一丝疑问,然后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景墨脸色顿时十分阴骛,隐约透露出杀气来,他皮笑肉不笑的把匕首插进他的肩膀,眼瞳缩小,颇有些恐怖。

  舒安感觉自己见到变态了。

  “估计也没有哪个男人有这个胆子让我陪吧。”说完这句话,他笑笑......然后,卸下了他一只胳膊。

  血滋滋的往外喷涌,那断肢还被景墨拿了起来,然后直接硬塞进了五号的嘴里。

  五号此刻眼睛血红,怒发冲冠,眼珠由于痛苦都瞪圆了,面部表情及其扭曲,用另一只手把他的残肢抽出来,看着那只手,他仿佛都疯癫了,大声咆哮:“你tm不得好死,我咒你祖宗十八代,靠你大爷的!杂种,贱货,有娘生没娘养的玩意......”

  可是他那段话还没说完,他所处地面的下方立刻开了一个大洞,里面满是滚烫的岩浆,洞里伸出几百只手,想要抓住他,而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一只大手将他拉到了地中,而他们只看见和听见了他的惨叫......以及“滋滋”的烤肉声。

  “地狱十四层的后果?”舒安心中没有一丝怜悯,她还往前看了看,观察了一副,见没什么东西,她还往那个洞中瞄了一眼,这一瞄还好,幸好舒安见多识广,也没怎么觉得恶心。

  就是一步步被岩浆腐蚀吗,她也有类似的经历,例如当明星被泼硫酸之类的。

  舒安观察完后,那个洞就消失了,仿佛从未存在过,这里只剩下三号的尸体以及一滩血液和残肢。

  舒安看了眼景墨,意思意思关心一下自己的队友,问道:“你还好吧?”

  景墨“嗤”了一声,然后下巴指了指那个洞的地方,带了些调侃的感觉说道:“比起我,他更不好吧。”

  “那倒是的确,不过你卸下他那只胳膊的事......”舒安斟酌一下,然后说道,可是还没说到一半,景墨就紧接着舒安的话说:“太残忍了?”

  舒安摇了摇头,“还好,你不还刺了我一刀吗。要是我是你,我反应也差不多。”说完,舒安没在理会景墨,转身看向几步开外快吓尿的李治以及眼镜男,说来奇怪,三号死之后眼镜男看起来精神多了。

  “好了,你们把情况说下吧,刚刚发生了什么?”舒安示意他们俩,那两人一个属于吓尿了,一个属于迷迷糊糊的,好像都没听见她的话。舒安声音拔高,再问:“哑巴了?”

  还是李治向前一步,畏畏缩缩的朝舒安说:“事情是这样的......”

  “其实刚开始在十五层遇见你们的时候,我想和你们说三号是食肉动物的,可是她那时在,我就......没敢说。”他咽了口口水,见舒安没什么不满便继续说道:“我之前目睹了凝紫吃掉齐哲的过程,然后吓得想跑,可是被她发现了,她想追过来的时候,我就到走廊喊救命了......恰巧遇到了你们。”

  “齐哲是眼镜男对吗?”舒安看着眼镜男然后对李治问道。

  “额...是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活着。”李治也满脸疑惑不解,舒安也一样,这属于啥情况?

  而久久不说话的景墨此刻出声,说道:“你们技能卡有免死金牌吗?”

  听了他这番话,舒安灵光一闪!对啊,她都有一张安全屋通行证,万一齐哲有类似这种道具呢,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啊。

  于是舒安示意李治继续说。

  “后面的事你们都知道了,我就跳过去,我们下楼之后,凝紫把我当作了储备粮,还没打算动我,然后我们就遇到了饿的不行的五号,他看见我们首先假装的很客气,然后在我们微微放心了一点的时候,他把三号给吃了。”李治说到这,脸色十分不好,透出铁青,一脸不堪回首。

  “但是也不知道怎么的,他就感觉很痛苦,直到你们来......”李治说完了,然后抬头看舒安,舒安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停下了。

  舒安点点头,五号这种情况就是属于十四层的禁忌了,这一层不能杀人……也不能害人。

  即使景墨没有刺他一刀,他离死也不远了,时间问题罢了。

  但是景墨怎么没事?他也杀人了啊。

  舒安在脑中一瞬间想到了几百种可能,可能人家有后台,不一样吧。

  舒安继续集中精神听,然后出乎她意料的是,李治掏出了一张名片,上面的名字就是齐哲,而与舒安先前拿到的那张名片一样,都沾上了血迹,舒安不由的也拿出凝紫的名片,上面不知什么时候也沾上了血迹。

  但是她可以百分之一百肯定她方才找到的时候卡片没血!

  这不是一场巧合,而是提示或者线索,舒安对上了景墨的眼神,也参考了下他的意见:“你怎么想?”

  “名片沾上血迹的代表他已经死了,表示你被这场游戏除名,明白吗?”景墨倒是显得驾轻就熟,舒安皱眉——那齐哲属于什么情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