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耍剑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昭财愿 2128 2019.06.18 22:47

  这把剑被火烤过之后泛出淡蓝色的花纹,剑柄是纯白,貌似是和田玉所制,而剑身约一米长,十厘米粗,泛着冷色调的蓝光,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那雕镂着金色的剑柄此刻被她紧紧握住,剑柄变得有些炽热。

  舒安惊讶的不能自已,她看着这把熟悉的剑,激动的问:“冰珀?”它又轰鸣了一下,似是给舒安的回应,本来想好好煽情的一人一剑,却被舒安这么一句话毁了:“你刚毁我发型干嘛?”

  冰珀顿时没了认主成功的高兴,就像个死猪一样不动了,舒安有点恼火,弹了它两下,依旧没反应,她就放弃了,换了一个话题:“你怎么到这的?”

  说到这点,它整把剑都很激动,但是舒安又听不懂,于是她干脆就用冰珀把手划破了,重新契约。

  在这个阴森可怖的巷子里面,赫然冒出一束亮光,但也只有一瞬,便消失殆尽。

  一切都没有任何庄重的感觉,只能让人觉得舒安想赶快解决这个麻烦。

  别的人为啥都能捡到稀世之宝,她就只是把自己的破剑捡回来了。

  “主人,您回来了。”他声音就如它的剑身,很冰冷,即使是六月,也让人感觉这里是“六月飞雪”,是一种流露到骨子里的寒冷,但是舒安知道他一直在克制自己的情绪,他声音有些发抖,也很激动。

  “倒不如说你跟来了,你怎么会到灰色地带。”舒安倚在墙上,闭着眼似乎是在浅睡,旁边的那把淡蓝色的剑也安静的立在墙上。

  “统治者殿下杀死主人的时候,其实安排了您轮回,重新开始,虽然是说起来一切重来,但是他在您开始转世时就将您的一些武器给您塞过来了,只不过貌似我们都......走散了。”舒安倒是没料到有这么一回事,听见她的武器流落在外,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能联系圣迹吗?我现在没有灵力。”舒安此刻只能说去找圣迹,让他们解决她这情况,好歹她上辈子也算个大佬。“不行,您是已死亡身份。”他冷冰冰的回答,但事实上他也有些沮丧,但是随即就充满了动力——他终于可以不被主人保护了。

  “哦,那能联系沐熙晨吗,我有他私人电话。”舒安报出一段数字,冰珀尝试打了一下——不对,是用神识拨通,冰珀等待好一会都没动静,然后在舒安脑海中说:“拨不出去,有结界阻拦了。”

  “沐熙晨之前还和我说过话呢,那他是怎么做到的?”舒安有些好奇,扣了扣墙壁,冰珀一丝不苟的声音再次传来:“主人,统治者殿下应当是通过特殊介质传送的,您想想当时有什么特别的?”

  舒安想了想,好像的确有这么件事。

  “当时我中了幻境,沐熙晨还说这里不归他管......辣鸡。”舒安说着说着就开始吐槽了,冰珀机智的一个字没说,就被舒安提了起来,“把你自己搞得脏的一批,能怪我没认出你吗?明明是我融合了最昂贵的材料制成的,还像一个垃圾桶里捡来的——我得给你洗洗澡。”舒安越说,越觉得它身上一股腐臭味。

  “主人,我当时是怕别人看上我。”冰珀急忙解释,语气夹杂一丝慌乱。

  “你当时怎么和别人打起来了,如果是无缘无故,还是不要打。”舒安带着他就朝停车位走去,一路上问这问那。“当时是因为他选中我了。”冰珀的语气多少有些嫌弃。

  “哦。”舒安心中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她的法宝不存在被别的妖艳贱货勾搭走的情况,因为都挺拽的——像她。

  舒安把跑车开启,坐进驾驶位,把冰珀放到副驾驶,一降车门,就启动了引擎,“轰隆隆”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舒安不放心还给冰珀系上了安全带,然后刷——的一下离开了这跳蚤市场。

  今天什么都没买,还把自己东西捡回来了,郁闷。为什么没有传说中主角的那些看似废物的秘诀呢。

  这次回来的时候没有再闯红灯了,倒是冰珀刚上车的时候问了问舒安这辆车的来历,舒安是这么说的“我一朋友借的。”“我还以为主人这么快就赚到跑车钱了。”

  “那没有。”舒安边回边淡定的一个漂移,继续说:“有件事得和你说,你主人被当作小白鼠了。”冰珀一听就有些耐不住,声音藏了几分焦急“主人,您又参加了什么活动?”

  “什么叫‘又’,你主人我这是被拐过来的,你听说过斗兽没,他这玩的就是斗人.....”本以为冰珀会有很大反应,没想到她甚至能感受到他松了一口气,怎么着了,难不成她以前做的事太让人惊悚了?

  一小时期间,两人都在讨论着自己这么多天的生活,等到回到别墅时,天已经黑了,舒安让佣人开门,自己把车停进停车位,肚子也开始有些饿,她拎着冰珀就敲起了门。

  景墨几步走过来帮她开了门,舒安便打了一个招呼,景墨注意到舒安手上的那把剑,注视着它问:“你的?”舒安点点头,又自豪的答:“我给你开丢了一辆车。”

  但是景墨一点不开心,还有些嫌弃的意味,“你只开废一辆?那的确挺丢人的。”舒安和善的微笑,很和善。

  景墨依旧打量这把剑,在他眼中,这剑有些锋芒毕露的意味。

  “这把剑,不止一百元,你这是把车卖了买的?”他先眼神询问了一下舒安的意见,得到同意后他执起剑,剑在他手中很乖巧,没有伤人的迹象,还给景墨几分亲近感,他倒是觉得这把剑不错,不过没有打算夺人所爱。

  至于冰珀为什么如此乖巧......

  “这是我目前金主,你悠着点。”舒安生怕冰珀伤到景墨,他这细皮嫩肉的,被一划,估计是要留印子的,到时候她没法和景金交代。

  而几乎是同时,冰珀也问道:

  “主人,这位先生就是您金主?“他很有眼力见的问了一句,舒安叹气,然后他就啥都懂了,舒安感觉他比对她这个主人还要亲切,景墨随意的往空气处挥了一下——

  “咚!!!”那面贴着墙纸,透露出华丽的墙就这么被劈开一道深深的印子,灰尘四溅,在尘灰之中,那面墙被剑气伤到之处,砖块都被打了出去,留下一个空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