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滚!”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昭财愿 2080 2019.07.02 22:03

  “冰珀,如果这车没油,你能飞吗?”冰珀的手就像冰块一样,直接把舒安的汗给逼了回去,她现在整个人就处于一种极其尴尬的境地,自己前方感觉热,出不了汗,后方凉飕飕的跟有一座冰山没区别。

  冰珀认真思考了舒安的提议,他准备抽回手做一个思考的手势,就发现自己的手给舒安死死拽住,而自家主人盯着他的眼神就像是动物护食,极其凶恶,他被一吓,手真的不敢抽回去了。

  他望向窗外,思考了一下,将自己头扭向舒安,给她分析:“主人,我觉得算了,首先是您站在我身上您自己恐高,其次是我这项能力也用不了。”舒安顿时尴尬,他直接说自己能力被封了不就没那么多事吗,还一定要揭自己短板。

  而此刻,舒安急急刹车,两人齐齐俯身向前倾,而舒安前面的,赫然是一枚巨大的陨石,如果她再往前开一步,估计他们就得成肉酱,而她一望,天空中正像下雨一般的不断投放各种陨石,将地面砸出无数大坑,而更多的是砸到了屋顶上,将房子砸瘪,也将人砸碎了。

  “救命——”

  “哪,哪来的陨石!”

  “我不想死啊......”

  人们的哀嚎遍野,舒安却没时间替他们感到惋惜,就像某位名人说的:“人类的悲欢并不相同,我只觉得他们吵闹”,而舒安西施此刻就是这种感觉,她冷漠的离开车子,冰珀将燕归抱在自己怀里,弃车而下,舒安抬头观察了一下这天,估计开战了,连他们这种小位面都无法幸免。

  而此刻,又是一枚陨石朝着舒安头上砸来,她飞快的闪避,刚移到旁边,那枚陨石就砸在舒安脚边,旁边尘土飞扬,黄沙漫天。奇怪,这陨石怎么还自带鼓风机功能?

  天完全的阴沉下来,太阳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无数的陨石雨,和沙尘暴......不,不止,冰珀一指他们的前方,正对着他们的,是一只怪物,说是怪物都是给它面子了,它身高有几十层楼,类似于哥斯拉,有着坚硬的盔甲般的鳞片,此时此刻它的口水滴的满地都是,舒安他们几乎能闻到那股臭味。

  “后退!找机会撤离,实在不行就打,谁怕谁!?”舒安一挥手,拉着冰珀就往后退,可是他们退,哪怪物就追,他们倒是不用害怕自己被陨石砸到,因为它此时此刻已经笼罩了他们,舒安有一种走到哪都是阴天的错觉。

  而几人的身高根本不能比,也就是说,舒安他们迈的步子根本跟那怪物比不了,它此时此刻都要低头准备开吃了,舒安知道情况不怎么妙,转头问自己身旁的冰珀:“把握多少?”

  “不到五成,我如果在这个位面可以用能力,是十成。”虽然此刻他实力大减,但是冰珀一放出自己的威压,那怪物顿时吃力,连迈个步子都成问题,像是有什么东西遏制住了自己,在半空中的头也迟迟动不了。

  冰珀有多少实力,舒安知道,凭借他们,估计还是比较难获胜,就在她愁眉莫展的时候,余光突然瞄到了冰珀怀里抱着的古琴,突然想到一个好点子,连忙让冰珀把琴放在地上,冰珀大概猜出舒安的想法,将琴放在地上后还叮嘱了几句:“您要是希望让它消逝,最后一个调须是羽调。”舒安点头,自己趁着怪物还被压制住赶快坐在地上,准备弹奏一首曲子。

  她真的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能在敌人面前弹琴。

  抚琴,她感受到一种熟悉的气息,就像是一位故人。此时的琴法力大减,舒安有些摸不准套路,以防万一自己滴了一滴血上去,怎么着能补充点能力,可是谁都没料到的是,燕归直接冒出一阵金光,不仅让舒安眼睛感觉快瞎了,冰珀隔着一段距离都感觉眼睛难受。

  持续了几秒,冰珀告诉舒安自己可能有些吃力,舒安也不摩蹭,直接开始瞎弹,她不知道时不时错觉,总感觉她每一个弹出去的音符都像是利刃,那怪物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而不巧的是,冰珀那边正好耗尽力气,而舒安这里居然还差一小段没弹完。

  那怪物不知道自己衰老,发现自己能动了,就立刻迫不及待地低下头张着嘴冲舒安这里来,她立刻打开结界,抵挡住怪物的一次攻击,而燕归好像也感觉到攻击,发出阵阵低沉的轰鸣,大地都在颤动,怪物此刻也不例外。

  “沉寂万年,我终于寻到你了。”舒安刚抓紧时间将最后一个音弹完,发现怪物居然已经变成了尘土,不复存在,而此时此刻正巧刮来一阵狂风,竟是将其的骨灰吹的不剩什么。

  冰珀正准备过来看看舒安有没有事,就发现燕归居然在乐曲完成之后,在空中化作一道虚影,她眯了眯眼,确认它化作的是人,才放下心来,至少不是什么别的奇奇怪怪的东西。

  冰珀将自己的长发绑好,将舒安扶起来,舒安还特别自然的拍了拍土,咽咽口水,小心翼翼的问那位化了人形的古琴:“您是男是女?”这句话,可谓是末日里的一道笑点,冰珀都不由的将手放在舒安额头探探,没发烧啊,主人这是属于重生后遗症?

  而冰珀一想,把责任全部怪在了沐熙晨头上。

  还不等回答,舒安很没骨气的开始逃跑,她把冰珀变回簪子,还十分好心的对燕归说“朋友,你最好溜一下,你头上可能又有陨石。”燕归刚理了理自己华丽的长袍,眉眼温顺,刚准备告诉舒安自己究竟是谁,又与她有什么渊源,但是舒安全然不想领情,还特别不符合时机的让他抬头望天。

  燕归没照做,他一道虚影,为何要怕陨石?

  倒是几万年了,他们一面未见,他还是想叙叙旧,自己追上了舒安,温柔的问她“你去哪?”燕归一向对自己容貌特别有自信,但是舒安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他,比如现在:“不是,你到底是男是女?”

  她疯狂闪避之间还锲而不舍的追问,燕归抚上自己的喉结,笑得温暖:“当然是男子。”

  “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