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论舒安的心态到底崩没崩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昭财愿 2226 2019.05.25 21:24

  舒安神色谨慎,虽然火势现在得到了蔓延,丧尸一时半会也不敢追过来,但是同样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也被困住了。

  如果想要出去,那么等着那尸体被烧出一个大洞,他们钻出去也是可以的。

  就是那些有毒气体会侵害他们的身体,导致他们中毒,火灾中的人大多都是这样没的,舒安不知道自己重生后的这副身体能不能挺过去。

  而那尸体从舒安的角度看,就是把大门堵得死死的,不知道有多高,也许有几层楼那么高也说不定。

  后面的丧尸虎视眈眈,而他们却身体已经没了多大力气,现在想逃是逃不了的了,只能往前冲,不再回头。

  她依稀记得沐熙晨和她说过的“强行破阵”,可是她根本找不到阵眼,谈何破阵?

  也许那些光束汇聚的地方就是阵眼,可是他们现在出不去,出不去!

  舒安手在衣服口袋处擦过,一瞬间感受到了一张有棱有角的纸片,舒安灵机一动,立刻抽出那张卡片,上面赫然写着“安全屋通行证——时限一小时”

  对啊,安全屋通行证!

  只要有了它,她身体就不在了表世界,而到了安全屋所处的里世界,不论怎样,一小时的时间,足以烧出一个大洞,而一小时过去,丧尸怎么着也不会在这守着吧?

  舒安鼻尖充斥着一股子尸体焚烧的臭味,忍住这种恶臭,舒安看了下说明,见是说“心中默念进入即可”,于是舒安看了一眼旁边十分紧张的齐哲,然后幽幽说道:“你牵起我的手。”

  齐哲当即就懵了,这是什么发展?

  “不用了吧......这种生死一线,不要......”他有些结巴,然后据理力争,可是舒安一听,身后的怒气简直都要实质化,空气瞬间升温。

  “小兔崽子,你给老娘想什么?”她扯出一个令人恐惧的微笑,活生生像一个恶魔,刚屠杀了千百万的人一般,浑身上下透露出“不好惹”。

  齐哲硬生生把后续的话咽了回去,一字不说,默默的牵起舒安的手,舒安虽然一脸嫌弃,但是没有挣脱。

  她在心中默念进入。

  心中的声音刚落下,他们的身体便逐渐虚化,几秒钟的时间,便消失在原地。

  其实如果刚刚眼镜男没有选择带她一起走,舒安假设能活下来,绝对鸟都不会鸟他,这也算是回报吧,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里世界按理来说应当是更加可怕的世界,充斥着与表世界相反的东西,假如表世界是丧尸,舒安很难打破常规思维去思考里世界里会是什么。

  人类吗?

  思索之际,舒安和齐哲便出现在了那间极其熟悉的房间内,墙上用红色油漆涂着“死亡屋”,让人不寒而栗,而面前正是那面大镜子。

  “这是哪里?”齐哲定了下自己的心神,这里的装饰太过于诡异了。

  舒安甩开他的手,然后说道:“你不用管,只要知道这间房是安全的就行。”

  说完,舒安丝毫不留恋的立刻开门,齐哲犹豫了一下,也紧随舒安,舒安走了没几步,问齐哲:“景墨呢?”

  说起景墨,齐哲便十分愤怒,愤愤不平的和舒安说:“那人真是个白眼狼,四号为我们死,他非但不感激,还说不关他事,在你昏迷的时候直接走人。”

  舒安用干净的手指戳戳自己的脸颊,然后有些疑惑的问:“他去哪了?上楼了?”

  “对啊,直接走楼梯上去了。”齐哲其实说到这,也有些沉默,谁知道那人会怎么样——不过看他一副天不怕地不怕,老子最牛的样,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吧?

  “......还真是固执啊。”舒安心中感慨,也有些担心,但是并没有说景墨的行为怎么样,本来他们的观点就不一样,他的说不定是正确的呢?

  也不好讲——既然是八字没一撇的猜想,那么他选择上楼,其实是很正常的。

  舒安感觉到了些不对劲,她记得这层应当是十五层,为什么标语写的是十四层?而且电梯写的是楼梯,楼梯写的是电梯。

  完全对应不上。

  尽管如此,舒安还是十分迅速的下楼,一秒都不多耽误,而下楼间,她脑中突然浮现出细微的电流声——通讯器有反应?

  也就是说景墨在一百米之内。

  不对啊,这里明明是里世界,景墨和她之前不都在表世界吗?

  带着这种疑问,舒安到了十四层,这栋大楼出奇的和平,除了一副没装修好的模样,其他真让人感觉太正常了。

  舒安在窗户那望了一眼,她原以为那里依旧是虚幻的,却没想到,这窗户居然能推开!

  舒安:wtf!?

  她向外望了望,下面是白天,有来来往往的行人,生活美满,还有汽车的喇叭声之类的。

  这是里世界...?怎么和她之前去的不一样?

  于是,她赶忙带着更大的疑惑直接往楼下冲,在一个还没装修好,透露出甲醛的房间,舒安瞄见一道熟悉的身影。

  “景墨!”舒安老远喊了他一声,他闻言有些惊讶的回头,然后朝舒安他们这走来,撩了一下头发,眼中充满兴致,问道:“你们怎么来的?”

  “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这个地方是不是太过于和平了?”舒安无视了他的提问,一顿反问。

  “对啊,挺和平的。”景墨笑笑。

  “......所以,这里应该不是里世界吧,我们先前呆的地方才是里世界。”舒安冷静一下,然后说出自己的观点,相比较把这里强行称作里世界,还不如承认他们之前呆的地方是里世界。

  “bingo!”他一打响指,肯定了舒安的观点。

  “所以说,这里是不是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谎言之间!”舒安一拍手,总算明白了。

  先前她震惊于景墨说他们所处的游戏其实是一个位面,是因为她看得出来那层楼外面的景色都是虚幻的,而且在那里,根本没有让她体会到什么“谎言”,一切都很正常。

  这游戏,有点意思。

  舒安招呼一下景墨,然后示意他一起下楼,景墨站在窗边,并没有给予舒安丝毫回应,他拉开窗户,直接后仰跃出了窗户,在空中以极快的速度下落,舒安赶快到窗台边查看,景墨在楼下好的不行。

  一点事都没有。

  舒安也不太想费事,她准备踩着每家外面装空调外机的地面一步一步跳下来,毕竟,她现在没有半毛钱灵力。

  ............

  舒安:???

  她现在看着自己手中泛着淡淡金光的灵气有些不知所措,她发誓她刚刚真的只是不小心尝试了一下用一丢丢。

  所以说,原来那个给的东西只是单纯的在里世界用不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