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你们这的人喜欢养这种鸟的?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昭财愿 2214 2019.06.15 17:58

  “你过来。”景墨朝舒安招手,舒安连忙起身往他那挪了挪,他扯下自己的衣领,露出锁骨。

  “这....这么刺激的吗?”舒安一下没忍住,又开始嘴欠,景墨一身西装,禁欲系美男,突然这么开放,着实让舒安想调侃。

  “你想什么?”景金咬牙切齿,连忙拉过景墨的手,把他衣服理好,又给他包的严严实实的,这才默默的闭上了嘴。

  舒安乍舌,她刚刚有点放纵啊,她怎么就忘了这里还有个弟控呢,活脱脱的作死行为嘛这不是。

  景墨没什么表情,也没怪舒安,倒是侧头对景金说:“景金,你回避一下。”说着便拍了一下景金的肩膀,绕过他面向舒安,将景金间接性拉到了身后,让他并不能看见景墨的表情。

  “......行吧。”景金转过身理了理他的领结,在整齐的办公桌上随手拿了一只钢笔,一步三回头的走到书房,然后“砰”的一声带上房门,看似是去处理工作上的事情。

  景墨淡淡的往声源处看了一眼,没有什么表示,示意舒安到客房去说话。

  舒安还是有点慌张的,虽然仗着景墨,景金可能不会对她有什么实质性伤害,但是暗处给她使绊子这种事,舒安还是保不准的。

  她跟着景墨,心中还是很好奇他到底要干什么。

  景墨在洁白的地面上停下,面前是一扇檀木做的门,有大约两米高,是用虹膜解锁的,他静静的站在门前,智脑智能检测,整个过程只用了一秒,门便自动打开了。

  一进门是古色古香的装饰,假山流水,奇石,花鸟,种植了名贵的兰花,还有玄关垂帘,挂满了翡翠和和田玉,那笼子里的鸟长鸣一声,眨眨眼睛好奇地看着舒安。

  舒安也看了看那只鸟,不由得心中刷屏:灰色地带的居民都喜欢养这种奇奇怪怪的宠物吗。

  为什么养了一只凤凰啊?

  景墨注意到舒安好像格外喜欢那只鸟,便解释一下:“那只鸟是景金合作伙伴送的,平常会喷火,我挺喜欢的,就养着了。”

  “我问问,这喷的火是不是浇不灭?”舒安心中麻木了,这都是什么人啊。

  “你怎么知道?”景墨很惊讶,双眼亮晶晶的看着舒安,舒安一看就知道这是被凤凰的火焰长久困扰的孩子,如此急切。

  “你不知道这是凤凰?”

  果不其然,他呼吸一窒,瞳孔缩小,缓了一会,才浑身感觉无力,只是摆了摆手,示意他知道了,不欲纠结这件事。

  舒安好奇,一般人不都是惊喜吗,这怎么感觉有故事呢?

  刚刚景墨的表情刚开始是震惊,后面是疑惑,而后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那表情是舒安很难以描述的。

  景墨走到鸟笼前,给鸟笼盖上一张白布,不顾凤凰的长鸣,这才与舒安坐到沙发上,两人并排坐,挨得有些近。

  玄关上的珠帘被风吹的“叮叮”响,清脆悦耳,给这间客房增添几分安适宁静,配上这古色古香的装饰,让人不由心旷神怡。

  “你有什么事吗?”舒安先开口,很自觉地拿起茶几上的茶,抿了一口,一股浓郁的香味充斥着她的口腔,她舒适的眯起眼。

  景墨很坚持的又扯下自己领口,指了下自己锁骨上方,上面有一个六芒星一般的痕迹,正在闪烁着光芒。舒安眨眼,这难道就是身份的象征?

  “这是等级划分,你也有。”说完后,景墨拢好了自己的衣服,直视着舒安的眼睛,舒安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十分自然的扯下自己的衣领,从茶几上拿了一面镜子,她锁骨处只有一个三角形,暗淡极了。

  “这是什么意思?”

  “像你这种,就是最低级的标志,不过你今后会自己知道升级的方式,我不便多讲。我主要是想同你说说如何隐藏你的气息。”

  他也抿了一口茶,润润嗓子,招呼与周边装饰格格不入的智脑过来换一杯热的。

  “在我们眼中,人类的气息是很明显的,就像是香水一样,只要靠近就知道。而我们是没有这种浓烈的气息的。”听他这么说,舒安不由得闻了闻自己的手臂,还好吧......

  “那有方法掩盖吗?”

  他点头,从上衣口袋摸出来一个类似香水的瓶子,里面装的是透明的液体,玻璃瓶上还写了“气味掩盖剂”,他递给舒安,然后叮嘱一句:“你最好不要穿露肩装,你的三角形也是人类的标志。”

  舒安真的很感激的说了一声谢谢,她和景墨并没有见过,也没相处过,他却帮自己那么多忙,着实让她很不好意思。

  “我可以问问为什么你要帮我吗?”舒安接下那药水,凑近景墨问道,他眼神中有一抹极淡的怀念,也有戏谑和嘲讽。

  “帮你?我从不做亏本买卖。你身上有我下的赌注。”他摇头,起身打开了电视,舒安沉默,低声说了一句:“如果你是为了你说的什么圣迹而帮我,可能要失望了,我与其没有任何关系。”

  他走到一旁,换下西装,穿了一件黑色的休闲装,听舒安这么说,他挂衣服的动作一顿,低笑一声。

  “如果我说,我就是为了圣迹而帮你呢?”他头也不回,边把价格昂贵的西装挂到衣架上,边扯下领带。

  舒安心中泛起不好的念头,语气认真:“那你估计可以尝试一下投资失败。”舒安把他递给她的药剂摆在了桌上。

  景墨回头看见舒安的举动,也不恼,无所谓的语气:“你可以收下,你不是就不是,我从来不收回自己送出去的东西。”

  “无功不受禄,感激不尽。”舒安看了一眼,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她不一定需要这东西,只要能把自己灵力恢复一部分,她都是不慌的。

  景墨“呵呵”一声,坐到沙发上,语气带了嘲讽:“你为什么没有一句真话,我并不傻——我没有必要为了一个陌生的人类做这些。”他把药剂塞到舒安怀里,安静的在旁边看电视。

  她抱着那药剂,心中一瞬间闪过百般念头,从景墨为什么要知道圣迹,到他到底想干什么,最后到了几万字的阴谋论。

  不怪她多想,而是他们两个敌对关系的位面集合体,其中一个位面的人如此迫切的了解他的仇人,她是觉得挺匪夷所思的。

  于是两人相对无言,舒安和他一起看电视了,期间也没人提出要出门,舒安干脆就不浪费时间,开始在旁边修炼,打坐。

  景墨就只是瞟了一眼,继续看他的电视,舒安美滋滋的想:谁规定术士不能修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