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杀死其余五人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昭财愿 2095 2019.06.19 23:20

  她渐渐消失了呼吸,周围只剩下一片白光。

  想象中的其余五人并不在,也没有一个奇怪的空间,更没有令人厌烦的接待人,有的只是空洞与寂寥。她伸出手,想抓住什么,可是事与愿违,她没有力气做这种“高难度的事”。

  【欢迎进入游戏】系统提示音再次在她耳边响起,一股微弱的电流刺入她脑中,随着电流的蔓延,她的视野也逐渐清明,入目的,是一间破旧的茅草屋,挂着一串风铃,用劣质的土粘合而成,中间是一个玻璃珠,随风发出沉闷的声音。

  这里是乡下,又是夜晚,冷风灌入房内,让舒安本能的发了一个抖,她此时此刻正处在一张木板床上,棉布已经硬的像一块石头,只带给人一股入骨的寒意,并没感觉到任何温暖与人气。

  房间不大,只有六七个平方,用泥土堆砌而成,仿佛风一吹就要倒下,房门正对天上并不怎么皎洁的月亮,门外有几十双发亮的兽瞳,那是狼群,不过没有注意到她。

  【任务已经发送,请注意查收。】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串文字,舒安闭上双眼,重新躺在床上,翻找着这次的任务是什么。

  点开信封,上面写着“玩家你好,经历了先前的游戏,你一定知道这里是什么了吧,我们首先恭喜您活着。”

  “那么这次的任务是:杀死其余的五位玩家,注意,玩家头上都会有姓名,你只需要观察来来往往的行人是否头上带有文字。”

  “如果,最后没有人死亡活着有大于一人存活,所有人均死亡。”舒安看完这段话,心中有个估量了,这才叫真正的互相残杀,估计是那群观众嫌弃不够刺激吧。

  她准备下床去看看,这里一切都感觉有些渺茫,她很久没见过这么美的风景了,虽然令人心生寒意,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里极美。

  这间房子内只有一张简陋,摇摇欲坠的木板床,而且看样子还是很老旧的,门上贴着春联,不过现在已经看样子不是过年期间了,那对联现在已经落灰,可就当她想起床时,系统又发来一个文件。

  【您扮演的是一位名为舒安的女童,出生在偏僻的村庄,生活在重男轻女的家庭。

  时代:二十世纪末

  年龄:17

  性格:温柔,柔弱

  遭遇:被强行嫁给一位家暴男,最后被活活砍死,连带腹中婴儿

  死因:乱刀剁碎

  角色技能:幸运max(该技能对玩家无效)

  请帮她活下去!】

  这倒是挺有意思的,难道又是什么逆袭的任务吗?

  她一拍自己粗糙的,打着补丁的衣服,又在脑中呼唤冰珀:“在吗,没死吧?”好在冰珀在舒安脑海中淡淡的回了一句在,又解释一番自己为何捕鱼舒安在一起。

  “主人,刚开始位面排斥我,我便进入您脑海了,现在您可以唤我出来。”

  “不必,不要暴露自己的底牌。”她没过多耗费时间在与冰珀的斗嘴上,推开漏风的门,环顾四周,出乎她意料,这里居然有人居住,亏她刚刚还以为这里是什么荒郊野岭,原来根本不是这里风景的问题,而是这村里其余的人住的离她远罢了,具体多远,大概就是个几千米吧。

  一路上没有几盏路灯,一条狭长的小道横穿麦田,田间有蛙鸣虫唱,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在小池塘旁嬉戏游戏,在身旁的麦田被夏日晚间微凉的清风拂过,更添一抹醉意,蜻蜓被月光照射,拍打了两下翅膀,扬长而去。

  方圆几里,就她这么一间小破屋,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而这美丽的景色,和舒安这间及其朴素的房子倒是挺符合,亲近大自然,感受大自然。她所住的房子是一间平房,是传统的茅草房,没有门槛,也挺能看出这间屋子是一个什么样家庭所居住的,文化水平不高,也比较传统。

  这间房子起码看中风水,比谎言之间那一进门就是镜子的好多了,至少这个世界看样子比较正常。

  远处的村落,舒安决定还是明天再去探究,今夜去安安心心睡个觉,毕竟她刚来,还不清楚原本的剧情,而且估计这里也不会给她剧情让她顺风顺水罢,船到桥头自然直。

  可是,此刻那几十只眼睛都在一动不动的盯着舒安,狼群伺机而动,摆出作战姿态,身体伏地,面目狰狞。房门前是一片平地,此刻那狼一个接着一个的出现在舒安的视野之中,双目血红。

  每一只狼体长都将近两米,身形庞大,沾满血迹,看样子刚经历过一次大战,看起来让人恶寒。

  不过舒安心中并没有太慌张,只是决定试一试她那所谓的幸运max,这到底能幸运到什么程度呢,所以舒安无视原本身体的恐惧,朝狼群竖了一根中指,露出挑衅的微笑。

  狼群仿佛看懂了,全然被激怒,它们一拥而上,如潮水一般包围了舒安,就当他们要扑到舒安身上咬断她脖子的时候——舒安眼前一白,头脑一晕,又重新回到了那张木板床上。

  她重启了......

  【玩家违反人物设定,第一次回溯】冰冷的提示音再次在舒安脑中响起,她连忙掀起被子,果然,房门还是好好的,四周静悄悄,房内连一盏亮灯都没有。

  床边是一双拖鞋,被磨得没有了原来的粉色绒毛,月光透过窗户,照到舒安的脸上,她现在略带几分迷茫,茫茫人海,找另外五个人又谈何容易。

  这次舒安不准备出门了,一旦出门就意味着又会遇上狼群,而肯定避免不了一场恶战,到时候又得重启,她的确是不太划算,所以,她只能忍住被褥的一股馊味,艰难的躺在了硬邦邦,却感觉一用力就会断的床上,忍受着床随着她微小的动作而响起的“吱呀吱呀”声,合上眼帘,心中默念:“这一点都不脏。”。

  夜晚的这里,总感觉有什么要出来,有一种心慌的感觉,而舒安则实在忍受不了这被子的意味,将被子放到旁边,自己盘腿而坐,开始吸收天地之灵气。

  这里的灵气额外充裕,她一晚上下来,竟然已经有些许可以使用的了。话虽如此,但是她并不准备用,还是以备不时之需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