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离开这里,捡了只猫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昭财愿 2301 2019.06.20 22:43

  于是那舒母又回屋接了一盆水,又一次的对准舒安开始泼,陈家安在一旁鼓着掌,眼中满是期待,希望舒安变成一只落汤鸡,看着她出糗,并没有把她当作姐姐。

  舒安没什么表情,也没有反抗,她只是静静的等着,等着那盆水淋下来,而在她意料之中的是,这水洒的时候恰好有一阵狂风吹过,直接将盆吹翻了,倒是洒了陈家安一身,他一愣,突然反应过来,开始大哭。

  “家安!你没事吧......都是你这个倒霉货,害的我儿全身湿透了,你个赔钱的玩意!”她立刻蹲到地上开始安慰陈家安,过了一会又开始指责舒安,觉得一切都怪自己这个女儿,若不是她今天这个点来,就不会遇到她浇水,如果不遇到她浇水,就不会引起平安的兴趣,也就不会洒到他。

  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来,而且刚刚还不阻止她!分明就是故意预料到了天气来算计他们。

  她站起身面目可恨,又冷笑一声,指着周围这一切乱糟糟的景色,朝旁边吐了一口口水,语气不善的对舒安指指点点,撒掉的花盆,死去的猫儿......刚刚被那个所谓的弟弟掐死了,现在眼睛都没闭。

  而此刻,正被舒母拿起来,丢到舒安的身上,她这次主动接过了那只白猫,明明是很美的一只猫,既然他们不要,那她便好好处理一下吧。她怀抱着那只柔软,还残存着温度的猫——一探鼻尖,还有微弱的气息,但是看样子也只有一口气了。

  舒安悄悄运送灵气到它身体里,让它渡过最难的一段时间,便看它的造化了。

  舒母还在喋喋不休,竟是全然把这院子里的东西当作舒安的杰作,哭喊着自己为何生了这么一个不孝女,不仅吃他们的用他们的,还一点都不孝顺,舒安耳边感觉全都是噪音,是这家人的怨言。

  终于,这里的动静惊醒了她爹,他拍拍房门,发出沉闷的“咚咚”声,随后就露出了一张胡子拉碴,秃顶,啤酒肚,满目戾气的中年男子,他看见这边的景象,烦躁的吼道:“臭婆娘,你瞎嚷嚷什么,一大早让不让人睡觉了!”睡眼朦松,抹掉眼角的杂质,他看着站着的舒安,更加烦躁,自己这个女儿越来越不像话了,见到他也不喊。

  “你又干了些什么事?这个家不想待就走啊,没人让你赖着——钱交了就赶紧走,别碍老子的眼。”舒母看到自家男人来了,第一反应是害怕,她恐惧被打的经历,又不敢作声了。陈家兴看见自己妈这副模样,也很理所当然,女人不就是用来发泄的吗,心情不好打一顿也是理所当然,家中自然是男人当家作主。

  舒安从头到尾都一句话没说,她听这人这么说,才问:“什么钱?”谁知这将他激怒了,吐了一口痰:“你每天的工钱可别想赖,老子辛辛苦苦把你养到大,你居然敢装死?要不是当初老子让你初中辍学给你介绍了这么一份工作,你有这么快活吗?!你这个年纪早就是孩子的妈了,不知好歹”......原来原主每天早上是干这事来了,真是挺老实天真的。

  如果按照原本的性格......算了,胆小不起来,温柔吧。

  舒安环顾一片狼藉的家中,着实没有与他们吵下去的打算,就轻描淡写的回答:“工作我辞了,以后就得去城里工作,大概是见不着几次了,你们安好。”舒安语气温和,平淡,根本让人看不出来她真实的情绪。

  她这次并不是来帮忙逆袭的,不用考虑原主的感受,她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杀死其余五个队友。

  管别人怎么想她,她反正是不愿去管的。

  果然,一听她这么说,他们就炸了,她妈尖细的叫:“你敢!!”“你是不是翅膀硬了,你有没有一点礼义廉耻,一个女孩子家家,跑那么远,谁知道你是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这句话是她可爱的弟弟说的,不得不说,家庭对一个孩子的认知真的是影响太大了。

  舒安就只回了一句:“我自认为我尽到了作为一个女儿应尽的义务,正如你们说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自然多挣钱去侍奉我的夫家了,你们也不愿意我到夫家受轻视吧?”舒安走到了大门口,面对着院子里的大门,神色晦暗不明,打开。

  她走了,无视后面的杂声和乌烟瘴气的味道,抱着一只白猫儿,什么都没有带,和村落里的人挨个告别,也和那叫小云的男孩的奶奶说了一声,那位奶奶似是知道舒安的家中情况,叹声气,说道:“姑娘啊,一个人在外要注意安全,外面坏人很多。”

  不过她没有劝阻舒安,还感慨的说:“还记得你小时候和云云无话不谈,他和老太婆我还说如果你父母非要把你嫁走,他就娶了你。......老太婆我觉得你是个很善良的姑娘,我也算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没想到转眼十年也就过去了——”她慈祥的看着舒安,然后眉目中隐藏着温柔,拿出她旁边匣子中的一只镯子,递给舒安,笑着对她说:“这是我给你的一点礼物,在外一人要注意安全啊。”

  舒安感动一瞬,点点头,郑重其事的收下这只镯子,对她说道:“奶奶,您放心,我不久就会回来再看望您。”两人又寒暄几句,舒安带着一大堆吃的吃力的出了院子,她多看了几眼这户人家,应该是很好的人吧。

  回到那间破旧的小茅屋,她将猫放在桌上,过了好一会,它微微动了,眼珠开始转动,耳朵动了动,张开口就是“喵呜——”湛蓝色的瞳孔一动不动盯着她,充满了疑惑,但是它现在还运动不了,于是只能僵硬的倒在被舒安清理过的桌子上。

  饶是如此,舒安也从它的表情中看见了非常浓烈的厌恶,它支起身子,然后立刻跳到旁边的水台,如大海一般美丽的眼瞳注视着舒安,舒安大概了解它的意图,很自然的拧开水龙头,特别贴心的帮它洗了一个澡。

  也许是刚刚觉得这里太脏了?

  她把这只白猫抱在怀里,却能感觉到它强烈的抗拒,虽然没挣脱,但是舒安明确感受到它的嫌弃,于是她单手将那些给的吃的拎起,也不算多,一袋子吧。

  “行了,捡回一条命就不错了,咱们别嫌弃这嫌弃那——话说有名字吗?”舒安一脚揣上房门,扬长而去,凭借着自己的两条腿,到不远处还搭了一路公交车,她用自己的工钱交的车费。

  这公交车有点小,晃晃悠悠的,不过里面没什么人,三三两两罢了,她怀中的猫儿没有给她反应,注视着四周,舒安是个猫控,所以忍不住摸了一把它的头,毛毛软软的。

  “叫你小白吧,名字贱,好养活。”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