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一章 喝酒之后易懵逼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昭财愿 2150 2019.07.15 21:28

  “你喝酒了,神志不清还转让股权,你疯了我可没疯。”他冷脸,挣脱控制,把桌上的合同塞回去。

  景金的确有些神志不清,但是他依旧选择了景墨,闻言他讽刺的一笑:“卫总不一直想要这个,恭喜目的达到了。”

  卫温伦没有作声。

  “去拿一杯醒酒汤给他。”他干脆的关闭了虚拟屏,红酒摆在桌上,注视着景金有些尖锐的瞳孔,调笑了一声。

  卫温伦自认为一切都在预料之中,景氏集团股份大跌,然后他趁机收购散股,动摇景金作文董事长的位子,再收购在娱猎旗下。

  结果,景金非但没有失控,手段居然比平时还要雷厉风行,把娱猎的合作伙伴全抢过去,景氏差点就又创新高。

  然后,他此时此刻是懵的,景金现在和在董事会上的表现简直是两个人,一个一丝不苟,不苟言笑,一个却肆意挥霍。

  挥霍自己身体。

  他觉得自己这个竞争对手真称职,还照顾对方的身体状况。

  景金揪住他的衣领,语气不善:“景墨究竟在哪!”

  过来一会,他沉声问。

  “股权,公司,还是资源,你到底想要什么。”他少见的服软,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比不上一个人,他不是以询问,而是肯定。

  “你要的,我全部都可以给你。”

  “主人……醒酒汤!”卫温伦几乎是瞬间接过,控制住景墨,让佣人制约着那人,自己赶快把醒酒汤往他嘴里灌,结果喂是喂进去了,他自己的西装洒了满身。

  他感叹自己没有洁癖,调侃道:“以后您可千万别喝酒了,真是要人命呢。”

  吩咐佣人给他安排一下房间,自己马上去洗了个澡,他洗净身上的酒味,围了一条浴巾,打开卫生间的门……

  “主人让我们把景总安置在哪?”一位女佣犹豫不决,正好被管家看见,他严厉的呵斥。

  “客房啊,这么简单都不知道吗!”

  “好的!”

  结果就卫温伦一开门正好遇上景金清醒的眼神,一瞬间的震惊和不可置信。

  什么时候过来的?

  卫温伦此时此刻苦笑一声,自己居然也有失算的时候,现在真尴尬。他刚准备解释,就听见景金沙哑的声音:

  “你把衣服穿上。”他喝完酒嗓子不太舒服,听见自己的声音皱了皱眉,望向卫温伦。

  卫温伦也知道此刻自己不太雅观,挑起一抹微笑,反击“景总没事跑到我房间干什么?”

  景金听他这么说,一愣便准备离开,结果身后又传来一道声音“您要不也洗一下,一股酒味,也不太雅观。”

  他自然不可能答应,转过身没有看卫温伦,说道。

  “股权转让书我是认真的,您自己好好考虑,我希望您能最快给我答复,虽然我的确喝醉了但是神智是清醒的,刚刚说的话依旧奏效,温总想好了。”

  “您应该懂利益永远是商人最忠诚的朋友,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错过我也不会再给了。”

  卫温伦穿了一件睡衣,露出精致的锁骨,没有回答,倒是给景金看了一下此刻斗兽游戏的内部,指向了大屏幕中的舒安。

  景金皱眉,景墨带回来的女子,居然没有被杀死,好像是因为恰好躲过了那天的游戏。

  又不太对劲,好像关于她的记忆很模糊。

  “她身上有景墨的血液,景墨那天参加了游戏,估计被统治者亲手杀死了,而有血液你才能复活或是找到景墨的踪迹。”他讲解的很细致,也没说什么利益报酬,就是看着景金的脸色一点一点变差。

  景金不明的微笑,对上他的眼睛:“哦?你说景墨参加了你们公司的游戏……”

  他眼中满是狠厉,“温总居然这么大的事还瞒着本人吗。”

  卫温伦没回答,主要是心虚,景金此刻双眼好像透露出一丝偏执与热烈,盯着舒安。

  舒安出了食堂门,本来准备回宿舍,就看见那妹子此刻好像犹豫着不敢走,舒安有些好奇这人在这里干什么,就刻意放缓了脚步。

  她此刻正在悄悄的吃饭,狼吞虎咽,很是狼狈,舒安皱眉不悦,这是什么情况?

  她走过去拍了拍女生的肩膀,她反射性的缩了一下,立刻咽下食物望向舒安。

  “有……什么事吗?”女生是恐惧的,因为少年此刻看样子有些戾气,而且那种看淡生死的眼神,不由打个哆嗦。

  舒安双手抱胸,一副冷淡的样子:“你这是干什么,有这么饿。”

  女孩不敢说话。

  “我有那么可怕?别支支吾吾的,说。”

  女孩依旧很犹豫,舒安干脆不理她了,她的时间又不是充话费送的,没必要为了一个陌生人浪费。

  于是她头也不回的回了宿舍,一路上畅通无阻,那些保安一点都没有为难他,立刻笑眯眯放行,而他把食物给室友,他们还震惊了一下。

  “今天食堂阿姨换人了吧?”

  “你是不是被看上了!”

  但是肚子还是真的饿,于是他们也就是吐槽了几句,还是乖乖的吃饭,舒安趁这个时候套了他们几句话。

  他们说被学校惩罚的人就再也没回来,每一年毕业人都很少,父母不愿相信他们而相信学校,有些家人压根不管学生。

  种种结合起来,舒安不相信这学校是没有猫腻的,但是也肯定规模不小,而且估计是……合法的。

  所以为什么她攻击老师的时候这里会提示恶意值提示。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她不是怎么怕,拉满那些观众的目光就行。

  舒安思考完之后,看了一眼时间,快十点了,记忆里好像是十点钟熄灯,她要是不洗个澡,估计就得馊。

  于是,舒安很果断的拿起换洗衣物,把洗手间门一关,开始脱衣服。

  结果,冰珀楞是没拉住燕归,舒安就这么眼睁睁的看见时间暂停,花洒的水就定在了空中,她衣服脱到一半,就看见这幅景象。

  “燕归,我洗澡你在这干嘛。”舒安冷淡的问,提衣服的手就这么暂停了。

  燕归这次把她也给定住了。

  “闭眼。”舒安表情还可以管理,她现在有些无奈,干脆屏蔽了五感,自己就当睡了一觉。

  她觉得没必要反抗,反正不是她的身体而且本身她也不怎么愿意看。

  所以她没看见燕归的表情,丰富有趣。

  而舒安满脑子想的都是古神和他到底怎么相处的,不会连自己的武器都不放过吧?

  真tm凶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