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三章 “冰珀,杀了她。”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昭财愿 2125 2019.07.10 22:38

  舒安永远不会像到,这两个大男人昨天吵了一架,就为了到底应不应该救人......

  而她也不会想到,燕归昨日到底心情多么复杂,他心痛,一部分是心疼舒安——另一部分,他现在才感觉到原来当出事了,他真的是一个局外人。

  “冰珀,本座现在告诉你。”

  “本座如果是你,就直接去替她讨回面子,而不是在一旁指责她,她不需要尝试那些是非险恶,本座能将她护的好好的,她只需要当一个小公主——而你呢?”燕归昨晚上的话仿佛重现,冰珀面上不太自在。

  “你好歹是圣器,别编什么要磨炼她,倘若你想,那些人类谁都没法伤害她,明明是自己在给她捅刀,到头来指责她,后悔?”

  “本座真够恶心的,从今往后,安安交给我,你就给本座彻!底!闭!嘴!”冰珀见到此刻舒安的笑容,突然感觉有些刺眼,迎着一缕阳光,他突然觉得燕归说的好像也没错。

  他们明明就能够保护她,为什么要她去独当一面,甚至现在已经快要抑郁了。

  燕归不知道,他却是知道的,舒安好几次想趁统治者回圣迹处理事务的时候自杀,割手腕,上吊。最可怕的一次是他自己也出去捉敌,统治者那时正好有要事......

  最后,他是和沐熙晨去阴曹地府把她讨要出来的。

  冰珀不由得闭眼,舒安越看越奇怪,踮起脚敲了敲他脑袋,见他回神,这才和两位大爷说:“我们马上就去镇上看房子,你们进空间吧——哦,对了!我去给奶奶食物,你们等等......”舒安从储物袋拿出一袋方便面,就准备去那小破屋,奶奶此刻还没醒。

  所以要悄悄的。

  不过令她没料到的,燕归牵住了舒安的一只手,害的她差点没站稳,不过她也不怎么生气,万一是燕归因为昨天的话还没缓过来呢,理解理解,于是她轻咳两声,冷淡的问:“你抓我何事?”

  燕归此时此刻却有些霸道,但是当看见舒安清澈的眼神时,还是温柔的亲昵道:“我待会要走一会,你们走慢点,我怕跟不上。”

  舒安倒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轻轻点头,径直走向小木屋,笑容温和,一脸纯真,悄悄的将方便面放在老奶奶身旁,便因为害怕打扰老人家睡眠,神速的退出去,这方圆十里都是她的势力,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到门外,燕归已经不见了,舒安和冰珀很有默契的走慢了些,不过不一会,就已经走了几百米了,因为两人毕竟不是普通人,一个是修炼的,一个不是人。

  冰珀突然感觉有些担心燕归,他到底打着什么算盘?

  另一边。

  燕归此时此刻锦衣华服,满脸阴沉,语气中蕴藏着一股威压,他站在地上俯视的看着被绑起来的那位老人,老人满面惊恐,燕归一侧身,看见了舒安给的方便面,轻笑一声。

  “呵,我家安安看不出来你这种把戏,本座可是一眼便实出了。”他此时此刻语气轻缓,但是有一种将要把人凌迟的感觉,居高临下。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老人无力挣扎,换来的却是嘲笑,那种强者对弱者的怜悯,就像看着一只蝼蚁。

  “不是想用安安换你孙女吗?怎么,不敢承认?”此时此刻如果舒安在这,一定会惊讶,燕归就和换了一个人一般,要是让舒安形容,他就像是从小奶狗,变成狼了。

  燕归手一挥,那老人就感受到了一股愧疚,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就像是恶魔,要来报仇了。

  不过也没过多久,也就是当她快死了的时候暂停了,燕归本来想再折磨一会,但是考虑到舒安走路速度有些快,便仁慈了一把,要是以前,他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

  他不会让他们死,而是生不如死。

  他在老人身上打入一个咒语,一旦有恶意就即刻猝死,他也恶趣味的和那老人讲了,哦,也不该说她是老人,毕竟燕归自己都能当人家祖宗的祖宗的祖宗的......祖宗了。

  那老人颤颤巍巍的点头,她最后听见的一句话是:“你给我演好戏,让那个傻子觉得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

  老人一时间有些恍然,她刚刚一瞬间就认识到了错了,从舒安送方便面进来的时候......她就知道她绝对不能继续下去,不然自己和那些进化人有什么区别。

  出了门的燕归又一瞬间换成翩翩白衣,温润如玉,眉眼含笑,他立刻几个轻功去赶上舒安,但是令他意外的是舒安走的的确挺快,他追了足足一分钟,才知道他们已经走了几公里了。

  舒安指着地图,生怕自己这个路痴走错路,冰珀也小心翼翼的看着地图,怕自己被舒安带错路,他可是记得舒安当年把一个一百米的路程,绕了两个小时。

  “应当再走些许公里就到,不要怕我走错了,我早就不是当年的舒安了。”舒安冷淡的将地图放在冰珀手中,她的确不是以前的舒安了。

  这时,燕归突然降落在舒安身边,舒安淡定的点头,顺带问了一句:“你刚刚有什么事?”

  她走进一条小巷,一旁的冰珀皱眉,他怎么看不是这条路呢,难不成他看错了?

  “就是去帮老人检查了周围环境,看有没有危险。”他一脸温和,但是一把夺过冰珀手中的地图,冰珀没什么表示,舒安也没注意这两人,还回了一句:“那多谢了,那老人是个好人,不过今后我给她换了一套房,老人家在外还是不太安全。”

  冰珀,燕归:“............”

  冰珀总算明白为什么燕归说要宠着了,舒安如果不多宠着,估计真的就被外界的压力压垮了,他自己也没想到那老人居然也不坏好心。

  舒安好歹也当任务者那么多年,察言观色肯定会的,她从一开始就看出两人之间有些问题,莫非是昨天的事吗?燕归难道这么看重古神......不过这的确和她没关系。

  不过想来,燕归也不是那样的人,她皱眉,试探的轻声问:“那老人,有问题?”

  燕归一脸正常,摇摇头,面带微笑,而冰珀则有些惊讶。舒安多精啊,哪能看不出来这意味,心真的凉了半截,那老人......果然是有目的的。

  她垂下头,表情不明,语气如冰霜:“冰珀,杀了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