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二章 舒安的过去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昭财愿 2204 2019.07.10 17:20

  舒安面上又换上了温和的笑容,天色不早,她也准备回屋睡觉,到门口时还偷偷翻出一张被子,在老奶奶疑惑的眼神中铺在本就不大的地面。

  “您睡吧。”舒安淡定的说,她其实有个缺点,她不喜欢麻烦......就例如这件事,如果老奶奶会推辞,她就估计会只能强行修改她的潜意识,因为自己多年的经验,让她喜欢果断。

  同时讨厌那些优柔寡断的,即使她知道奶奶是不好意思,但是她真的,真的没办法改自己的性格了。

  悲哀吧,在乱世之中,谁又能回到刚开始的模样。

  奶奶没有推辞,她关心的询问:“丫头要一块休息吗?”舒安只是淡淡摇头,并且示意奶奶好好休息,她趁这个时候还是好好的修炼修炼,实力强了总是好的。

  帮奶奶带上房门,舒安在那棵大树下修炼,刚盘腿坐下,燕归便试探的问舒安:“舒安,你觉得门内那个老人对你是真心的吗。”

  舒安其实听见这个问题,她自己也无法回答,欺骗,隐瞒,利用,利益,伪装......她早就见怪不怪了。

  于是舒安没有给一个准确的答案,只是平稳的回答:“真心或者不是真心又有什么关系?”

  她眼神中蕴藏着孤独凄凉,就像是经历了所有世间百态,最后饱经沧桑的老人,燕归心中揪了一下,好像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刺了一下。

  舒安望向远方,自问自答:“一个人就算是对别人假装好,那他如果维持一辈子,他就是真正的对那个人好——我们又为何在意真相,大家相逢一场不过也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

  他想拥抱一下舒安,这个一直坚强的人好像也有脆弱的时候,尽管他许久未见她,但是他知道舒安的一举一动都与万年前没变过。这么多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舒安,跟我离开这里好吗?”燕归很突兀,他突然出现在半空中握住舒安的手,神色受伤,他有些很不好的事情想起来了,这人就像那天......最后,她就再也没回来。

  “离开神踪,离开这里,去一个温暖,和平,友好的新世界,别硬撑着自己。”舒安没有作声,她不觉得自己哪一点让燕归对自己产生了“弱小者”的想法,她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正常。

  夜已深,没有月亮,一片漆黑,冷风簌簌刮来。

  睡一觉吧,很快就天明了......把所有黎明前的黑暗都抛弃吧,第二天,你还是在众人面前维持着笑容的你,尽管没有人知道你每次在黑暗中都会大哭一场。

  舒安便这么办了,她倚靠在树旁,就这么睡觉,当然,她没有忘记燕归的提议,闭眼在他面前说:“现在没那个打算,我要在这里闯出一片天,或者自己创造一片天。你若原意随我,那随意,你若不愿,欢迎离开。”

  如果世界上有最寒冷的东西,不是冰块,不是雨水,而是你的一句“欢迎离开。”

  舒安今天被一句话弄得心烦意乱,没有修炼,而是乘着冷风沉沉睡去,睡着后......燕归却一直没睡意,他默默给舒安盖上一床被子,他此时此刻很想告诉她一句话“天上的月亮很美。”为何光明总是在人们坚持不住,放弃之后才出现?

  “冰珀......你能和我讲讲这些年她所经历的事吗?”燕归悄悄起身,在与冰珀的聊天之中屏蔽了舒安,冰珀是舒安刚开始新人时因缘巧合捡到的,所以两人关系很好,许多事情冰珀都知道。

  冰珀看着自家主人,从她做第一个任务开始说起......

  “主人第一次完成任务时,因为善良,去十八层地狱救人——她把所有酷刑都尝试了一遍。”燕归心跳骤停,呼吸一窒。

  “主人第二次完成任务时,遇见一个老奶奶在马路旁晕倒,救起来却被索要大量赔偿,讽刺的是所有人都冷眼旁观,她那时候以为自己错了。”燕归睫毛颤了颤,心中酸涩。

  “主人第三次完成任务,爱上一个男子,但是那男子却想要的只是她的公司。”

  “第四次.....利用......”

  “第五次......利益......”

  而几乎是每一个任务,舒安都能碰到这种人,她一次又一次被人说是没有脑子,为什么要信任这种人,所有前辈都觉得舒安是自作自受,不知何时起,善良已经是一种讽刺的东西,没必要存在于自身,也没必要赠与别人。

  “主人到达圣迹之后,遇到几个有身份的人,他们平时对主人很好,主人便打开了自己沉寂多年的心,小心翼翼的释放善意。”燕归此刻真的特别害怕冰珀下一句说的又是舒安被欺骗,他不知道这样之后,舒安会不会受不了。

  “对了,你知道主人是怎么死的吗?”话题突变,燕归也只是把自己所知道的说了一遍,无非就是什么舒安没有遵守规矩,被杀鸡儆猴了。

  “主人是被人举报的,而那人正是我之前和你说的那几人其中一人,也是舒安关系最好的一位,他想要舒安的——全部身家,不过幸好她长了一个心眼,上锁了,所以即便是统治者也拆不开。”

  所以,一个被骗到现在的人,是否还怕被说是圣母婊,是否还敢帮助别人,是否已经习惯于独善其身?

  舒安明显属于不长记性的,不然她不会卷入这场游戏——毕竟那小男孩也是陷阱啊。

  “你们到底平常怎么和她说的,她每一次救人之后?”

  “告诉她不要相信,考虑利益关系,她不应该为了那些人付出比不上回报。”冰珀沉默了一瞬,就说出来了真话,他心中又何尝不心疼呢,见到一个单纯的,会和自己说“冰珀哥哥,你今天是不是过生日啊?为什么总是板着一张脸呢,安安给你准备了蛋糕哦!”

  “剑是用来保护自己和家人的,不是用来伤人的哦~”

  终究变成了“冰珀,杀了她。”

  舒安每一个笑容,都不是发自内心的,她的一举一动都很完美,但是却透露出一股死亡的腐朽,一次又一次的背叛,她也麻木了吧?

  “......你们知道这样会给她造成多大的阴影吗!你是她的本命法器,她难道就没和你说过?她信任你,以为你会给她一点支持,而你——是想把她害死吗。”

  舒安不知道这些事,也不知道自家“后院起火”了,她看到的只是第二天温暖的阳光,自己身上的被子,和两个为她守了一晚上的朋友。

  她暖暖的一笑,“两位早上好啊,今天准备好去买房子了吗?”

  三月的春风,原来还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