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聊天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昭财愿 2324 2019.06.17 22:35

  景墨让佣人将这些东西收拾到了地下室,看着舒安身上这件十分脏的卫衣,感觉真的有些不忍直视,于是说道:“你可以去主城买几件衣服,后面的游戏也是不会给你提供新衣服的。”

  舒安叹了一口气,开始思考起她跌宕起伏的人生,毅然决然的对景墨说:“你们家有没有多余的男装,我觉得我的体格穿男装毫无压力。”

  “......你为什么要穿男装?”景墨一愣,发现他果真不能理解舒安,一般女生都会兴高采烈的去逛商场的吧,怎么她倒是一点不沾边?而且他们家的衣服都是穿一次就扔的,不知道有没有多余的衣服。

  舒安扯了一下自己的袖子,说道“这不是穷吗,而且我一般都穿男装的,休闲舒适,还帅气。”对自己的衣服嫌弃到爆炸,景墨不知该说些什么。

  “我这里好像还有一批没有穿过的衣服,不过都是西装,你要不试试。”景墨无奈的做出让步,招呼佣人去拿过来一套,自己下楼去刷互联网,舒安进房间褪下自己的衣服,换上这套价值不菲的男装,系好领带,弄了弄自己的发型,挽了一下稍长的裤脚,对着镜子理好。

  房间内的布局还是蛮不错的,至少比她刚进入谎言之间待的那间房好多了,那风水简直是不忍直视。

  舒安感觉很满意,帅气帅气帅气,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换好之后,舒安便扶着紫檀木的扶手下楼去了,她在景墨略带几分惊讶的目光中坐在了距他不远处,景墨看着她这身装束,点点头,其实穿在她身上,貌似别人也看不出来这是男装。

  “景墨,我想了解一下这游戏是怎么一回事可以吗?”舒安撑着头问他,她现在弄清楚这是什么游戏,就不会过于被动,虽然景墨是没啥危险,但是她可是一点后台都没有的啊,不了解清楚,她会死的很惨。

  “可以,反正我还有事需要你办,死了也没什么好处。”

  “嗯嗯,你说,我听。”舒安心中疯狂吐槽,但是面上一副特别好奇,特别赞同。

  “首先这游戏叫斗兽,每次游戏六人参加,游戏难度会随着你参加的次数变多而增大。你每次遇到的人都是和你水平差不多的,也就是说你如果参加的次数变多,你遇到的对手也会越来越强悍。”景墨敏抿了一口茶水,眼睛注视着智脑,刷动网页。

  “这不就是升级流吗?”舒安思索一下景墨所说的话,结合她之前做过的任务,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可以这么理解,我继续说了。”景墨思索了一下舒安这句话的合理性,然后点点头,肯定了她的观点,又继续说道。

  “而每次都会有观众给你下注越多,你的死亡率就越低,因为这游戏说白了还是为了资本家所服务的。”景墨说的话让人十分的心情复杂,自己的命运原来到头还是为了资本所服务。

  但是舒安不这么觉得,她觉得这一切很正常,如果没有那些资本作祟,估计难度还要更高。

  “你继续.....不过我想问问为什么你会参加那场游戏,你应该不是玩家吧?”舒安问出了这一句她一只想问的问题,景墨一愣,然后回答:“嗯,我当初是想交朋友来着,但是发现和你交朋友挺费智商的,而且一句真话都没有,索性就放弃了。”

  当然了,这句话的真假还有待商议。

  景墨说出来的话把舒安贬得一无是处,还暗暗讽刺她,让她有些无语,但是还是不能反驳,寄人篱下没有实力还是挺悲催的。

  “那好,您继续,我绝对不再问了。”舒安扶额,不准备辩解。

  “你有三十天的休息时间,虽然三十天看起来很长,但是它是以平行世界为标准的,而平行世界与这里的时间比是10比1,也就是说,你只有三天的休息时间,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长。”景墨最后说出了这句让舒安感到震惊的话,因为她本来准备苟一阵子,突然告诉她只有三天,那还苟个鬼啊。

  她连忙在脑中查看她剩余的时间,果然已经过去了六天。

  “不是,那你说的那些人类大部分都死了,三天时间也不至于吧?”舒安抓了一个重点,无视了自己先前说过的话,感觉十分真香。

  “......你说过不再问了。”景墨沉默许久,没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抬头看向她提醒了一下,就不再理会舒安。

  而舒安得到这一消息,决定不再去韬光养晦,而是了解斗兽是什么。

  “那我先去了解一下这是什么游戏。”舒安说完就使唤智脑,这栋别墅里的智脑只要是在房子里的人都是能控制的,舒安便也去搜了一下。

  入目的全部都是:斗兽重新开业,首天创造100亿营业额!

  还有就是售票的,但是没有售票金额。

  她觉得这世界的人还真是喜欢这种刺激的事,关闭了智脑,舒安问景墨:“景墨,我可以出门吗?”

  他觉得舒安这个问题让人笑:“我又没囚禁你,为什么不能出去。”

  “我准备去亲自观赏一下这场游戏,应该挺有意思的,偶尔以那些观众的视角看,应该会有不同的体会,我觉得还是得格物致知!”舒安开始长篇大论,感觉自己说的特别正确。

  “所以?”景墨不以为然,反问舒安。

  他把目光从智脑上移开,静静等待舒安下一步会说什么,拿起桌上的水一饮而尽,智能机器人便立马过来重新倒了一杯温水,到完后就又默默退下了。

  “门票多少钱?”舒安深吸一口气问出了致命的问题,她囊中羞涩哇,看看这到底贵不贵。

  景墨呵呵一笑,充满轻蔑,报出一个数字:“100000”舒安听到这个数字整个人都不好了,要不然怎么说这个世界对穷人都是恶意的呢。

  “那......”舒安难以开口再借了,准备和景墨说自己到智脑上看看别人录制的视频,但是偏偏这时景墨侧头看向她问道:“你准备向我借钱吗?”

  “没有,我觉得已经够麻烦你了,算了。”舒安说的就是她真实想的,这本来就是麻烦人家了,还借钱,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上。

  不过舒安和景墨的思想一点都不同,景墨勾唇笑笑,有一种计谋得逞的奸诈:“这样吧,你告诉我一件关于圣迹的事,我就给你钱去看。”

  果然还是绕到这件事上来了,他为什么就这么笃定她是圣迹的......难道真的就是仅凭她认出来那支烟上的字吗?

  而且,为什么景墨一直纠结于圣迹,难道有什么渊源吗?

  “我真的不知道圣迹是什么......”舒安委婉的拒绝,她绝对不是这种人,将自己的底牌全都暴露出来,不是她的风格。

  “好吧,那就不要去好了。”景墨倒是无所谓,不过对于没有挖出圣迹的这个事而言,还是颇为不爽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