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鸡肋的道具

百分之五十死亡概率 昭财愿 2607 2019.04.29 10:00

  走廊中传来隐约的求救声,那声音回荡在空旷的酒店就犹如一道催命魔音,环绕在舒安的心头,她不祥的预感越来越近了,总感觉暗处有什么东西会出现在她面前一般。

  她屏住呼吸,步伐小心翼翼,缓慢的接近声源处,她现在甚至能看见楼顶丧尸垂下来的头颅,丧尸的嘴都张开了一个惊人的大小,让人感觉都要脱臼了,舌头上面布满了蛆,眼珠浑白。

  这层开始,灯已经时好时坏,不知道下面会怎么样。

  一步一步,舒安的步伐犹如踏在了她自己的心尖上,封闭的空间中,独自一人在充满危险的地方探索,没有任何声音,没有他人,这简直就是一种精神污染。

  终于,灯没有灭,她也十分幸运的抵达了声源附近,无论这里发生了什么,是人是鬼,都必须一探究竟的。不然她单打独斗太久,未免太不现实。

  “救命啊,有没有人!”突然,她右耳边传来一阵尖叫,舒安迅速在墙角转头,背部抵在墙上,侧出头向右看,那里不远处的灯灭了,而声音正是从那传来的。

  舒安默默算了一下救人的把握,不到百分之五十,那也就是说,她如果决定救人就要做好自己也狗带的准备。

  舒安先观望了一会,没有贸然出手,首先不是她冷血,而是规则太残酷,他们本来就要争夺并不多的资源,而且不能确定那就是个人,万一是世界里的陷阱,那她就是真的game over了。

  右边的黑暗中有一道人影在挥舞着长刀,好像在与什么搏斗,舒安眯起眼睛,初步判断那是一名男性,而刚刚呼救的明明是一名女生,怎么一会工夫就去了泰国?

  本来她观望的好好的,可是突然,十米开外的灯一瞬间全部灭了......丧尸一拥而下,看起来兴奋又疯狂,他们的移动速度十分缓慢,动作迟缓,舒安目测一分钟只能走五十米,而一个成年人全力奔跑是绝对能跑过的。

  那里的男子也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咒骂一声,然后背着一个人冲出了黑暗,奔向左边,也就是舒安这个方向,他步伐飞快,神色紧张,满头大喊,满脸通红,时不时还往后看几眼,深怕丧尸追上来。

  他跑到一半,看见了在墙角处躲着的舒安,一闪而过的首先是惊喜,然后则是怀疑,他没有继续跑,也许是他的确也跑不动了,便在舒安面前停了下来。

  他放下晕倒了的女生,边喘气边擦了一把汗,气喘吁吁的问舒安:“你是人吧?”

  舒安眯起眼打量了他一番,是那个戴眼镜的男子,应该也是玩家。

  “我是六号,也就是最后来的那位,可以叫我舒安。”舒安叹了一口气,示意他背上那个女生,现在先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边走边谈。

  不是舒安不近人情,实在现在条件不允许她这么做,这灯本来感觉就没什么耐久度,而如今还要在这里瞎扯淡,是嫌命多是吗?

  “好,我们现在先离开这里。”他说完,背着那女子一路小跑,这里安静的让舒安能清楚的听见他“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四处的环境也变得不像刚开始一般豪华,开始有些凄清的感觉,设施和她刚来的那个房间完全是不能比。

  舒安也连忙跟进,她边跑,边尝试着运用自身的灵力,放在袖子中的手握成空拳状,想酝酿一番灵力,可是她却始终没有办法动用。

  明明能感受到灵力,却动用不了?

  舒安心中有些被人耍了的愤怒,穿过一条又一条的走廊,依旧没看见多余的人,当然,可能的确要庆幸没遇到多余的人,人一旦没有实力的时候,总会变得特别懦弱。

  他们并没有下楼,还是算在这层游荡,舒安叫停了他,然后指向了一个房间,他看见这房间,顿时吓得一激灵,结结巴巴的问舒安:“你......想干嘛?!”

  这房间外表看上去没什么不同,只是门牌号格外显眼,至于它的门牌号究竟是什么呢,西方的666的中文翻译。

  也就是444。

  “我决定搜一下。”舒安面色凝重,直视这门牌号,他看着舒安这副表情,咽了咽口水,一抹额头前的碎发,扶了扶自己的黑框眼镜,嘴唇颤抖了几下,颇有些不可置信。

  “你疯了,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地方,我可不想死。”他赶忙摇头,和拨浪鼓没什么区别,而此时此刻,那名女生也悠悠转醒。在心底,舒安和那名男子的想法是截然不同的,他想的是‘太好了,这女孩终于醒了!’

  而舒安想的是‘这女孩没问题吗?’

  她露出几分迷茫,看见自己倚靠在墙边,没有被丧尸吃掉,还愣了愣,然后又扭头看见了舒安和旁边的男子,顿时热泪盈眶,开始‘呜呜呜’的哭起来。

  舒安可没兴趣安慰萌妹子,她一心只想以最快速度通关,按理来说这个如此不吉利的门牌号应当是在某种意义上算得上是‘死门’,而那个伤疤脸所给的提示是:绝处逢生,百分之五十概率。

  绝处逢生,绝处说不定指的就是这常人绝对不会来的房间,充满着令人窒息的房间.....

  舒安手已经握住了门把手,刚准备拧开,就听见背后有道声音喊她:“舒安!”

  她刚准备回头,却硬生生的克制住了自己,万一不是人喊的她,现在回头不等于送死吗,背后有人喊她名字不奇怪,奇怪的是在如此一个令人不愿说话的地方高声急切的喊她的名字,而且语气古怪。

  舒安深吸一口气,然后同样高声的问候了他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他家各种女性角色,然后骂了她毕生所学的脏话,万一真的是不好的,这样骂,他也会忌惮几分。

  “你骂老子干嘛!?”他的声音看样子是真的生气了,舒安也莫名的生气了,这把她的确确定他不是刚刚遇到的那个玩家了,因为他气出了自己原本的声音,是一种童音。

  “老子就骂你,咋的不服?”舒安特别大声特别气愤的怼了回去,本来莫名其妙的到了这个鬼地方不明不白的,一个人没有,还要面对一大堆恶心巴拉的丧尸,已经够生气的了,现在甚至她开个房门都不行了?

  “我惹你了吗,你就骂我?”他被噎了一下,也充满怒气,然后突然靠近舒安,舒安甚至能感受到他都快贴着她的背了。

  “你信不信我吃了你。”他语气飘渺,阴森,舒安通过门的倒影,隐约看见他真的是个小孩子的模样,舒安一时间觉得有些熟悉,却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

  “我信,你说啥我都信,不过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把我引到这个幻像中?”舒安手一个劲的施力,想打开门,可这门把手就像卡住了一般根本拧不动。

  “你能识别这是幻象?呵,还有点能力。”他自顾自的嘀咕一句,然后‘咯吱咯吱’的笑起来,舒安想到了小丑。

  “告诉你又怎么样,反正你今天肯定要死在我手上!”他突然开始尖锐的咆哮,舒安一激灵,然后面无表情的捂住耳朵持续一分钟,等他冷静下来,舒安皱眉不耐烦的问:“那你说啊,反正我都要死了。”

  “呵,我不会告诉你的。”他说完,舒安就感觉自己身体周围一圈寒气,她这回瞳孔一缩,这阴气未免太重了,用不了多久就得交代在这了。

  周围的景色顿时变得阴森恐怖起来,舒安不敢想象她贸然转头的情景,估计那人就在她后面等着她忍不住回头呢。

  舒安感觉到自己的灵力变得很充裕,一个劲想去使用,可就是用不了,这让她有点绝望。

  没有灵力的她,就是砧板上任人宰割的肥肉,比如现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