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重生之谛总花式宠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警告全班的谛汐

重生之谛总花式宠夫 颜其鹏 3806 2020.02.21 23:18

  终于,上课铃声响了起来,打破了这一教室人的吵闹。

  几秒之后,走进来了一个女老师。教室里的学生也不在意,吃东西的继续吃东西,玩手机的继续玩手机,只是说话的声音已经小了下来。

  嘘见教室里依旧有些吵闹的声音。卓然艳带着笑意的拍拍手,示意大家停止下来。

  说道“大家好,我是你的新班主任,卓然艳。”说着就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我教授的科目是英语。新学期第一课,大家都应该还不认识,那我们就利用这节课相互介绍一下吧。”

  听到卓然艳的声音,谛汐翻着书页的手指顿了顿。

  继小小,一个人的身影在谛汐的脑中闪过。那个轻度自闭症女孩,谛汐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书。

  同学们陆陆续续的起来介绍。谛汐放下了手中的书,也抬起了头。

  “大、大家好,我、、我我叫、继小小。”继小小颤颤巍巍的说到。仔细看肩膀还在细微的颤抖着。

  “切,那里来的小结巴,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呗。咱们班今年进来的人怎么那么奇葩,一个结巴,一个肥猪。”坐在第一排的一个男生转过身丝毫不顾及大声的嘲讽起来。

  说完,顿时整个教室就响起了巨大的笑声。但卓然艳没有一点想管的意思。

  谛汐记得这个男生,冷韵瑶的哥哥,冷禹凡,这冷家兄妹俩人可真都是极品啊,谛汐在心里冷冷的笑着。

  抬起头来看到看到继小小眼睛不断旋转着泪珠,双手也紧紧的揪住衣服。一张水灵的小脸涨得通红。整个身子也变得有些摇摇欲坠。谛汐的心里莫名其妙的闪过一丝疼痛。

  她一下子站起来,从最后一排拿起书本走到了那个男生前面。教室里的人还奇怪谛汐站起来干什么。很快,谛汐就给了他们答案。她一把往冷禹凡的脑袋上敲了下去。

  整个教室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继小小看着那个胖胖的女生拿起书本打向那个男生,眼泪终于是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冷禹凡被打得还有点懵逼,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打了。被一个女生打了,还是被谛肥猪给打了。她怎么敢,怎么敢呢,冷禹凡立马站了起来,拿起桌子上的一个杯子砸了下去。

  谛汐快速的侧了一下身子,可是还是被杯子擦中了手臂,整个手臂火辣辣的疼。四周也传来了女生惊叫和男生起哄的声音。

  冷禹凡看见杯子没有打中谛汐,还准备亲自动手。卓然艳看见事态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立马招呼了两个男生拉住了冷禹凡。

  而她自己则立马出了教室,去了学管科,一个冷家,一个谛家,两个人打起来,谁受伤了,她都会有责任。这事她不能当。

  谛汐看见卓然艳离去的背影,嘴角勾起了一个讽刺的笑。学生打架,班主任先跑了,还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不过谛汐也没有在意。

  卓然艳她是不会放过的。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而已。这样的人,不用她动手,她自己就会把自己给作死了。

  冷禹凡被两个男生拉住开始剧烈的挣扎着“妈的,放开老子,我今天要打死这个废物。”

  谛汐站在冷禹凡面前冷冷的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挣扎。笑了一声说“打我,你有那个资格吗?白痴都可以当你的老师,智障都可以教你说话了。”

  听见谛汐说的话,冷禹凡整张脸一瞬间全部黑沉了起来。他大力的挣脱出那两个男生的手,一把朝着谛汐窜过去。几乎在一瞬之间,谛汐就死死的扣住了冷禹凡的胳膊。

  一脚踹上了冷禹凡的软骨,借用身体的惯性将冷禹凡死死的踩倒在脚下。整个过程只有几秒的时间,其他同学还没有怎么看清楚,冷禹凡就被谛汐踩在了脚下。

  巨大的羞辱感刺激着冷禹凡的神经。可是谛汐死死的用脚踩着他的胸口。

  冷禹凡隐隐有喘不上气的感觉。害怕谛汐将身体全部的力气加注在他的胸口处,冷禹凡不敢太过剧烈的针扎。只能气急败坏的吼道

  “放开老子。肥猪,伸开你的臭脚。滚开。”

  谛汐居高临下看着冷禹凡。整张脸上布满了森寒。周身的气质也带了一丝冷硬。

  看着这样的谛汐,周围惊叫起哄的声音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谛汐也不说话,就这样沉默的压住冷禹凡。

  冷禹凡看着谛汐暗沉的脸色,威胁中带着一丝气急败坏的声音渐渐的弱了下去。良久,整个教室再也没有一点儿声音。谛汐才开口。

  “张口闭口都带着你爹你妈,你那么孝顺出来嘚瑟什么。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我记仇得很,别人怎么骂我的,说我的,我都会还回去。还是你觉得……你们冷家、呵,已经可以和我们谛家抗衡了吗?”

  说话的时候谛汐带着冷然的目光往周围悠悠的扫视了一遍,刚刚骂过谛汐的一些同学接触到了谛汐的目光,不自觉的将头低了下去。肩膀也瑟缩了一下。

  谛汐现在周身都带着一丝阴暗的气息。明明很肥胖的身体,却给其他人一种被好像已经死神盯上了的感觉。一时之间,整个教室的氛围都带着了一丝压抑。沉重得谁也说不出话来。

  谛汐刚说完话,就立刻用力的加重脚上的力气。冷禹凡感觉自己胸腔里的空气越来越少,只能凭本能开始挣扎着,可是当他无意瞥见谛汐冷沉的目光。

  冷禹凡的身体莫名的开始细碎的抖动着,尾骨也在一瞬间升起了一股寒意,直逼他的大脑。

  就连牙齿也带上了点点颤微。

  这还是那个胆小甚微的谛肥猪吗?不可能,谛肥猪怎么敢,怎么敢。“你不是谛汐,你是谁”冷禹凡抖动着的说到。在这安静的教室里格外的醒目。

  闻言,谛汐笑了起来。四周的寒气莫名的消散了一点。但是还是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我当然不是谛汐了,以前懦弱胆小的谛汐可是被你们那张嘴给害死了啊。”

  说完谛汐的眼中带了一丝刺痛与伤悲。只一瞬,就消失了,谁也没有注意到。只是刚刚明显有些轻缓的寒气再次被压低了几个度。

  谛汐微微的扬起了头,再次加重了脚上的力气,看向窗外,但说的话却是对在场的每一个人。

  “这次我警告所有人,不要再让我听到什么我不喜欢听到的,否则我一定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世上没有后悔药。”

  听完这句话,四周的同学都呆愣愣的,没有人会怀疑谛汐话里的真实性。她要是真的想动手,在做的没有一家的权势可以比得过谛家。

  他们之前之所以敢如此猖狂,无非就是仗着谛汐胆小,懦弱,自卑,不会利用家里的人脉。

  此刻谛汐一强势起来。所有人都不敢说话了。若是让家里面的父母知道自己得罪了谛家大小姐。被打的脱了一层皮那都还是轻的了。

  要知道,他们上学的第一天,就被告诫过,无论他们在学校里怎么作,但是必须记住一点,千万不能得罪谛家大小姐。谛家人一向护短。

  作为帝都首富,谛家完全有能力搞垮他们的家族。刚来到学校的时候,他们的确很忌惮这谛汐。可是后来不知道是谁,先嘲讽了谛汐,事后也曾忐忑不安,但是后来发现谛汐根本就没有采取什么行动,也是从那个时候,他们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

  以至于到现在他们已经快忘记了,这个丑陋肥胖的女生。还有一个令所有人畏惧的身份,帝都首富之女,是他们所有人都惹不起的存在。

  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都有些五味杂陈。冷禹凡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他微微的动了动手,粗喘了一口气。却没有再做挣扎。

  的确,谛汐是他冷禹凡根本惹不起的存在。

  嘘见周围同学神色各异的脸,谛汐在心里满意的笑了笑。她提起了踩着冷禹凡的脚。镇定自若的走回自己的座位,拿起一张书桌里面的湿纸巾,细细的擦着刚刚那本打中冷禹凡脑袋的书。

  周围的人一直紧紧的盯着谛汐的动作。在看到谛汐回到座位只是用纸巾擦着书,面上不动声色,但是心里却是懵的一批。这是,嫌书脏?WTF?

  冷禹凡刚刚从地上站起来,冷不丁的看到谛汐擦着书本的动作。气的一口老血梗在喉咙了,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整张脸憋的青紫。喝了一杯水,情况才好了一点。

  等到卓然艳带着学管科的老师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十三班整个教室安安静静的,谛汐也继续坐着认真的看着书。

  就连冷禹凡也端正的坐着。只是脸色有些差而已。整间教室,没有一丝打架的痕迹。

  十三班甚至比初三一班(帝都一中最好的一个班,云集了整个帝都初三最优秀的学子)的教室还安静。

  看到教室里面的氛围,卓然艳一时尴尬的站在教室门口。旁边学管科的老师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刚刚卓然艳火急火燎的跑去学管科,说十三班有人打架。整个办公室的老师都不敢去解决这件事情。

  毕竟十三班的情况,帝都一中的老师都知道。几乎都是一些纨绔的富家子弟。谁去谁惹一身骚,吃力不讨好,还极其容易把工作丢了。

  周希原本就是被其他老师硬推来跟着卓然艳去处理十三班的事情。心情本就极度的不好。现在看到十三班根本没有人打架,整间教室纪律还十分的好,这个卓然艳明显就是来水他们学管科的嘛。

  虽然周希也很奇怪十三班为什么会那么安静,但是这已经显然不是他该管的了。

  即使十三班有人打架,卓然艳这个班主任不在学生旁边帮忙看着,反而跑去学管科。这就已经够治她的责任。

  卓然艳撇见周希越来越阴沉的脸色,干巴巴的说到“周老师,这不是,呃,刚刚真的有学生在打架。”

  说完卓然艳就心虚的低下了头。这个时候她也想到了自己先跑去学管科的行为已经是错的了。

  听到卓然艳的话,周希漫不经心的笑了一声“这话,卓老师还是等到了学管科再去说吧。”说完就率先的走了去学管科。卓然艳颤抖的站了一下,也跟着去了学管科。

  这时候,她无比的怨恨着谛汐,该死的,早不打人,晚不打人,偏偏在她的课上打人。果然是一只肥猪,别人说几句就说几句了,动什么手啊。天天只会给她惹事情。

  若是谛汐知道卓然艳心里是怎么想的,可能会赞叹一句她的脑回路真是奇葩。奇葩到掉渣。

  人言暴力,语言攻击,可是世界上最恐怖的武器之一。说几句他人的闲话,确实对这个人的身体没有什么影响,可是却会让这个人越来越失去活下去的勇气。

  那种感觉,没有人会比谛汐明白。上一世,她曾经无数次萌生出想要自杀的想法。那种感觉太痛苦,也太沉重了。

  

举报

作者感言

颜其鹏

颜其鹏

小剧场:   宫寒砚:together   作者:???   宫寒砚:to get her(等到她)(等到她,乃我一生只所幸)   

2020-02-21 23:1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