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牧神记

谢谢大家的打赏!

牧神记 宅猪 399 2017.06.22 09:06

  宅猪新书上传第二天,才刚刚四章,就有这么多读者打赏,心中既是高兴又是愧疚。

  深呼吸uc,洛川幽冥,牧神记,玉小清,穿窗,叁生缘楚天帝,超级无敌帅168,古道黯然,苦战天,无极限网络,天尊白狐,zuizhe8888,缘夙之,存在感太低,濯妖,君子承诺的永恒,香水印记,推倒是幸福,野人9,shinDAO,中国创造016……

  这里面有熟悉的名字也有新面孔,五百多位读者的打赏,无法一一细表,无法一一感谢,深呼吸uc盟主的百万飘红着实把宅猪吓到了,也带来了更多的读者,相当于一个大推荐,牧神记的收藏也因此飙增,谢谢!

  牧神记的第一个起点大推荐,没想到是书友们给的,再次谢谢大家的厚爱,宅猪口笨笔拙,感激之情,无法言表!

  牧神记起点书友QQ群:600290060,进群需要起点账号;非起点书友QQ群:424940671,非起点书友可以加这个群,大家聚在一起聊天讨论情节~

  牧神记的更新时间,中午十二点,晚上八点,每天两章,雷打不动,如果有急事会另外通知。

  在春风中荡漾吧!

  一起光明正大的做个反派!

牧神记十万收藏了,谢谢大家的支持!

牧神记 宅猪 347 2017.07.10 12:09

  牧神记上传至今满三周了,昨天到了十万收藏,宅猪既是感动又是惶恐,感动这么多书友追捧,惶恐自己笔力薄弱害怕有负大家厚望。

  谢谢大家这三周的支持!

  最近这两周,许多书友热情宣传牧神记,向其他书友推荐牧神,宅猪无不感激。

  更有许多书友飘红打赏,宅猪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只能谢谢大家。

  谢谢血色咖喱、子心弄语、靜看花開花落、山人狂语、喝红茶的少年、银发紫眸的我、花钱月下、神天气4444、飘落的雪花77、秋怀涵梦、风中书影、王萌、singlefoam、在彼中阿、三月听雨、亟纆、4gd9、绫菁、子与沫、剑与荣耀共斑驳、素问玄机、linaaa1985、y小月、风中瑜帆、与世皆为敌、只争今夕、三娘丫丫、指间滑过的诺言、柳神轻语、一壶老酒丶沈溪、大宅门、叁生缘小刀、大王派我来捣乱、光暗大天尊、长生界远、阿锴老师,篇幅有限,无法一一列举,谢谢你们的打赏和厚爱!

推荐票活动获奖名单!

牧神记 宅猪 310 2017.08.03 20:08

  推荐票活动完美收官!

  《牧神记》?推荐票活动经过活动管理的辛苦付出,众多书友的大力支持,Array[]盟主的给力赞助,本次推荐票活动已经圆满结束,以下是月活动所有中奖者的名单:

  一等奖

  2019232669

  二等奖得主

  y小月

  一帘幽梦醉

  三等奖得主

  3人

  lw212

  ACE手套

   m-低头学习

  四等奖得主9人

  龙套、咖啡

  等不到天亮等你一起

  飘落的雪花

  技恐惊酒

  静看花开花落

  虞爱莎

  牙签毛毛虫

  缘浅恨情深

  陌

  五等奖得主29人

  断桥烟雨^殇

  不知天命

  陌路舞清风

  我要我们在一起

  苏小执的故事

  苦集灭道

  诺言

  东来

  兰小怡

  远景人道

  鱼书

  十八重铠甲

  月初花开

  fshen1996

  Easthood

  心血无花

  默言6

  刹那0烟火

  绕指清风

  玉清

  李孔墨杨孟庄

  寂落星语

  2942286378

  闪

  在彼中阿

  怒火狂风

  杏核

  看书了123

  甜橙我锺意

书友雁知归的同人小说,炎晶晶外传

牧神记 宅猪 3208 2017.08.06 12:05

  本文出自书友雁知归,转载请注意。欢迎更多的书友书写牧神记的番外和外传,如果写得好,宅猪会放在牧神记的作品相关里,会有书友的作者署名,还可以连载哦。

  大墟的黑夜又降临了,无边的黑幕席卷整个大墟,黑浪滚滚,如漆如墨,如果是不熟悉大墟的人看来,这一切显得太过诡异而心悸。

  而在大墟的住民来说,这一切已经太正常不过了。

  天黑不出门,外面,是属于魔鬼的。

  在大墟的最东边,有一处奇特之地,从万里外看,这里群山环绕,群山之上,是无边无际的森林。这里的古木,最低也有十几丈高,最高的能达上百丈高。

  这里的群山围了一大片水域,水面混沌蒙蒙,水中星罗棋布的矗立着几座孤岛,参差错落,似乎一座天然而生的阵势,气度非凡。

  这片地域,极少有人来过,因为能来这里的,都是大有机缘之辈,否则,就算实力高绝,也不得其门而入。

  据大墟的一些古老遗迹的记载,这里被称之为太阳井,所谓太阳井,即日升之地,众人皆知太阳朝起暮落,以为是自然而然,却不知,大墟的天空,还有一轮太阳,随着一艘船从东往西,日复一日,就像个被放牧的动物,早上赶着出门,夜晚赶着回去。

  这一夜,和以往的夜里不同,太阳井的诸岛和水下,岛上各处,一株株放着火光都树明亮的照着亮了太阳井的水面,水下,一条条鱼衔着一个个灯笼,灯笼里面有一颗颗放射光明的珠子。

  太阳井中心的岛上,一片百来长方的广场上,一个个巨人站立广场旁的大殿门前,他们事牧日族管事者,诸多牧日者管事者聚在这里,神情肃穆,有期待,有担忧。

  “夜幕降临,不知能不能让我族神圣降临?”站在最前面的老牧日者说道。

  站在这里的许多人都已经很老了,不过因为牧日族的体质原因,他们的须发没有发白,只是形容很多枯败了。

  在老牧日者的后面一个牧日者回答道:“大长老就放心把,我牧日族御守太阳船,这么多年了,传承都没有断绝,想必,这一代,应该也能传承的下来。”

  “希望如此吧!”大长老望着殿门,顿了一瞬接着说:“只是我族太阳守出生都会有异乡,炎旭你还记得你侄子炎承出生的时候吧,云霞殿发出圣光,持续三日,他能成为这一任太阳守,从他出生的那个时候就注定了的,这是我们牧日族的天职。”

  “也是注定了的。”大长老仿佛在诉说着一件古老而神圣的宣言。

  炎旭也是云霞殿十大长老之一,这十大长老由牧日族十姓组成,分别是炎、扶、乌,桑,炽、耀、显、旸、以及两个复姓羲和、东君,这十姓自牧日族被封为牧日者,执掌太阳船以来,便世代定居太阳井。

  无数年来,太阳守已经换了不知道几代,这些太阳守,出自各族,炎承之前,便是东君族的东君木。

  关于太阳守的历史,太过宏伟,渊长,这里不细说……

  太阳守有不同,而唯一相同的便是每个具有太阳守血脉的牧日者出生之时,都会带有各种不同的异象,而今炎承太阳守已经非常虚弱,所以牧日族对每一个新生的牧日者都很重视,之前的经验来看,太阳守的后代有太阳守的血脉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所以这次炎承夫人生孩子才会这么重大都场面。

  除太阳广场上的十姓长老在静静等待之外,其余的地方都在安静而忙碌着。

  云霞殿内室,是炎承及其夫人所居之地,今天,成了炎承夫人的生产之地。

  炎承夫人,是一名羲和姓的女子,嫁到炎姓之后就是羲和氏,名叫羲和云。

  为了怀现在这个孩子,夫妇俩以及牧日族都没少费心,自从炎承成为太阳守之后,便朝出太阳井,暮归星海,很少有时间和精力住云霞殿,年轻的时候,精力比较旺盛,而法力修为不够,成为太阳守,也是在诸多长老的帮助下才驾驭了太阳船,也因为这个原因,炎承和羲和云长久没有孩子。

  后来十年前终于怀上了,孩子却又久久不能降生,羲和云就这样大腹便便了十年。开始时大家又期待,又担心,期待的是,肚子里面的孩子在怀孕期间就有如此异象,不枉众人为了让羲和云怀上,四处搜寻太阳精魄帮助受孕和筑基,而担心的是,孩子久久不能降生,时间越来越长,大家总不免想到孩子会不会出了什么问题,而且,太阳守炎承,也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了~

  所幸,今天羲和云有感,即将分娩。炎承驾驶太阳船还在外面,羲和云便先通知十姓长老,十姓长老又吩咐各氏族,准备了一场重大的祭祀。

  太阳井内处处忙碌,云霞殿内室也在忙忙碌碌,不过众人却都没有言语,安安静静。只有一个侍女在羲和云身边替她擦着额头上的汗水,并不停的询问道:“夫人觉得怎么样?……夫人要坚持住啊!……夫人,我们已经给长老们说了,他们去星海通知老爷了,老爷很快就来了……”

  羲和云没有回答侍女的话,只是想强忍着腹中越来越强烈的疼痛,此种细节,不堪描述!

  虽然很艰难,羲和云还是把孩子生下来了。终于大松了一口气。

  “恭喜夫人,是个女孩。”笑着给软绵绵躺在云纹床上的羲和云说道。然后就去擦拭刚刚诞生的婴儿,婴儿发出嘤嘤嘤的声音。

  羲和云用力转过身来,吩咐侍女说:“小雨,让我抱抱她。”

  侍女将女婴抱到羲和云面前,羲和云轻轻接了过去,眼神中无限的温柔,轻轻说着:“孩子啊,幸亏你是一个女孩,幸亏你出生也没有异象,不像你父亲……”

  羲和云声音像是被什么卡住了,没有继续说这个,转而说道:“母亲没能帮你做什么,这些年,长老们到处寻找的太阳精魄,还有一道精气在我这里,没有化入体内,现在你是一个女子,而且没有异象,娘也没有什么顾及了,现在我把这一道精气给你吧。”说着,她身体里的生死神藏突然亮起来,一道灵光从身体里飞出来,落到她都手心。

  羲和云似在自言自语:“孩子啊,你知道我多么不想你成为太阳守,太阳已经熄灭了,我知道当太阳守意味着什么,和你父亲成亲这五十年来,我亲眼看着你父亲,从一个阳光,健硕的牧日者,慢慢变成一个孱弱的男子,他一百岁不到啊,在牧日者都生命长度中,太短了,他承受了他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责任,我不想你也成为他,我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有一个付出就行了。”

  羲和云旁若无人,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她和新生的婴儿,用好像这是一场诀别的语气和懵懂的婴儿诉说:“我亲爱的孩子,我知道你父亲不能支撑多久了。而今,你不是太阳守血脉,我也不用担心了。”说着,羲和云运转元气,准备将太阳灵光送入婴孩体内。

  突然,变故骤生,太阳灵光没等羲和云的控制,直接飞入婴儿的眉心,一瞬间,婴儿身上生出火焰,只在刹那间,婴儿就成了一个熊熊燃烧的火团。

  羲和云大吃一惊,连忙施法,牧日族掌控太阳,对太阳和火的修为至高,羲和云不及细想,施法想要吸掉婴儿身上的火焰,这一吸,把火焰吸到了自己身上,这才感觉到着火焰不同寻常,凭自己近神的实力,居然无法扑灭这火焰。

  火焰迅速蔓延至羲和云周身,旁边的侍女之前在听到羲和云的自言自语时,已经目瞪口呆了,这下,更出乎意料,想到凭自己的实力无力解决什么问题,于是想要夺门而出,去殿外叫守在门外的长老门进来救人。

  正当她起来准备出去叫人的时候,羲和云,突然说道:“小雨,不要去叫他们,我能感觉到孩子没事,这火焰,会烧尽一切污浊之物,当初,我存了一丝私心,如今,火焰顺着我的私心而燃,你就算叫他们来也没有用。我死没有关系,本来我就打算在炎承死后随他而去的,如今只是提前了而已。只是可怜了我的孩子,她一出生,就注定了命运,我不忍啊,不忍啊!天职?天职是天的职,与我儿何干啊?孩子,娘亲不能陪你长大了,能否以我之死,换你之生,换你顶天立地的生?既然躲不开做一个太阳守,那就要做一个至强至大的太阳守吧!”

  火焰顺着羲和云的身体燃烧,从衣服,到肌肤,到血肉,羲和云的身体,一块块正化作飞烟。

  “啊!”羲和云口中发出一声大喝,法相天地,羲和云施展自己的法相天地,一瞬间身高十数丈,一轮轮“太阳”从身体里飞出,没入新生婴孩的身体里,不多久,就化成了一堆灰烬了。

  内室里的侍女早就被震惊的无以言表,眼睛里面是滚滚的泪水,口中却喊不出声音,他们忘了喊,也不忍心喊。

  随着羲和云成了飞灰,婴孩身上的火焰竟慢慢转变成为神光,小生命就像一个出身的太阳那样,温暖,明媚,柔和。而其身体里面似乎还有几轮太阳在若隐若现。

  侍女小雨第一个冷静下来,抱起小太阳般婴儿,擦干净眼泪,走出殿门,就在这瞬间,小婴儿光芒万丈,照亮了整个岛屿。

书友雁知归的同人小说,炎晶晶外传二

牧神记 宅猪 2975 2017.08.07 12:05

  幼小的婴孩被包在侍女小雨抱在怀里,神光冲入云霄,照亮了整个岛屿。

  太阳广场上的长老们面面相觑,以往的太阳守出生之前便有了异象,为什么这一次会是在出生之后才有异象?还有,侍女为什么把太阳守抱出来?

  相比起这些问题来,小婴孩的惊人异象反而不惊人了。

  刹那的思索之后,一位长老问道:“小雨,你这是怎么回事?”

  “夫人……夫人……夫人死了!”侍女小雨再次止不住自己的泪水,哭出声来。

  “先别哭,你先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为首的大长老问道。

  “回乌古大长老……”侍女小雨将羲和云生产的过程说了一遍,只是隐去了一些从羲和云口中说出的话。也亏得小雨机灵,只说了羲和云被火焰烧死的事。在段时间内,长老们也无暇思索。

  “居然发生这种事,不等炎承了,我们进去看看。”乌古大长老说道,同时接过小雨手中的孩子,准备像殿内走去。

  这个时候,星空极速降下一个身影,白衣猎猎如旗,口中大呼着:“云儿,你怎么样了?我来晚了。”

  来人正是牧日族当代族长,也是当代唯一一个太阳守,炎承。

  炎承从星海而来,从星空坠下,一路急奔,抛掉了送信者和随从。而其身后,星海有如大海,依旧波浪不平。

  十大长老对炎承施以族长礼,然后将方才羲和云的生产精力三言两语给他说了,炎承听罢,立即向内室冲去,其他人随行而入。

  内室中,云纹床前,只余下一抔散落的灰烬,以及空气中弥漫的丝丝火气。

  一众人到床前,仔细观察现场,侍女们立在最后不敢异动,怕被察觉什么。

  大长老乌古察看完毕,向炎承拱手施礼:“族长怎么看?”

  炎承依旧看着眼前残存的灰烬,一拂袖,将地上的灰烬聚起,打开自己的神桥神藏,将之送入其中,然后凄然说道:“云儿,对不起,我来晚了,没能见你最后一面,还让让你躺在这地上这么长时间,是为夫的过错。”

  大丈夫有泪不轻弹,而此刻的炎承,已经不是当太阳守时的神光灿灿,而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一个刚刚经历了丧妻之痛的男人,眼中满含泪光。

  诸长老神色默然,而大长老毕竟年岁较长,面对此情此景,以及当下族中情形,也只能说道:“炎承,小云之死举足同悲,眼下,还有更紧要的事啊。”

  炎承族长转过身来,目视乌古长老,身躯仿佛硬朗了许多,道:“大长老,我父亲是太阳守吧?”

  “是。”大长老欠身。

  “我是太阳守?”炎承族长继续问道。

  “是。”大长老回答。

  “我的孩子还是太阳守吧。”炎承又问了一句。

  众长老不知炎承族长这是何意。而乌古长老沉默一瞬。答道:“自然也是。”

  “所以我有一个要求,希望各位能够应允。”说着,炎承转向一众长老。

  众长老欠身施礼:“族长请说。”

  炎承眼中略有欣慰的神色,说道:“不瞒诸位,我,只有十余年的光阴了,太阳船这些年自熄灭以来,每日驾驭需要的能量越来越多,刚熄灭的时候还影响不到,而今太阳船每日所需能量越来越庞大了,我,已经只有十来年的时间了。”

  众人心中剧震,本来以为炎承至少还有三十多年的时间的,没想到如今会这么快。

  炎承幻视诸位:“所以,我希望,十年之后的族长,我想让我的二叔炎旭来做,诸位能同意吗?”说着,看向了二长老炎旭。

  众长老面面相觑,不知所以,就连当事的炎旭长老也疑惑不解,只有大长老略加思索,似乎明白什么,郑重的道:“遵族长指令。”

  炎承看向炎旭,炎旭长老也说道:“遵族长令。”其他长老也附和:“遵族长令。”

  炎承族长见事已妥,对大长老说:“大长老,你带着诸位长老和孩子去就行祭祀大礼吧,我想和云儿聊一会天。”

  众人知道无法劝解,于是乌古长老带着众长老和孩子出门而去,房中只留下几个侍女和炎承族长。

  众长老走远之后,炎承唤来侍女小雨,说道:“我知道夫人真正的死亡原因,她是被无垢之炎烧死的,这种火出自太阳之精里面,经过长时间的孕育,才会产生,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是太阳守,对太阳的能量比任何人都熟,大长老他们不知道,但是不代表他们不怀疑,他们可能会回来探查你们,所以,我下把你们以护主不力之名,贬到星海,那里,他们管辖不到,你们可以怨气?”

  众侍女齐齐答道:“谢谢族长。”

  “现在,我唯一想知道的就是夫人,最后说了什么?”

  侍女小雨没有隐瞒,将羲和云死前说的话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炎承。

  炎承点头,仿佛自言自语:“云儿,既然你想让我们的孩子当太阳守,那我就让她当太阳守,而且她的一生,不会有任何污点。她伴随着无垢之炎出生,自然会无垢无暇。”

  ————

  太阳广场上,十长老传达了训令,各个岛屿上的阵法亮起,与云霞殿的亮光呼应,不多时,族中成员悉数传送到了太阳广场上,无一遗漏。

  此时,岛屿各处的火树,长在水中的银花,也纷纷散发更亮的光明,水下的灯笼鱼沿着固定的轨迹在游动。

  这些光亮成了太阳井岛屿之间构成阵法的阵纹,岛屿是阵眼,火树银花,游鱼潜虾等等一切的一切都是阵纹,构成了一座大阵,而且隐隐间,暗合天上星斗,这座大阵,可以沟通天上星海。

  太阳广场上中心的祭坛上,九大长老围坐,中心是一座洪炉,乌古长老抱着小女孩站在旁边,怀中的小女孩如同一颗等待升起的小太阳,台下人头林立,熙熙攘攘。

  九人中,赤姓长老提醒道:“可以开始了,大长老。”

  乌古长老点头,高声一喝:“请阳神,祭!”

  “祭!祭!祭!”其余众人附和。

  女婴从大长老怀中飘出,飘到洪炉上空,又慢慢升高,在离地十数丈的地方停下,轰隆,太阳井神光飞舞,纷纷向女婴汇聚而去。

  “为神圣赐福!请!”流程继续往下走,乌古长老高声道。

  “炎氏炎旭祝:神降兮炎芒,既寿兮永昌!”

  说完胸口一轮红日飞出,融入女婴的身体。

  “扶氏扶越祝:神降兮扶山,既长兮永盛!”

  一段扶木从扶越长老腹部飞出,融入女婴。

  “桑氏桑言祝:神降兮扶桑,不枯兮长菁!”

  一截桑枝从桑言长老手臂长出,断落,融入女婴。

  “赤氏赤辛祝:神降兮红场,生光兮无尽。”

  一块血红晶石从胸口飞出……

  “耀氏耀蒙祝:神降兮浑洞,破虚兮无穷。”

  一团混沌气从口中呼出……

  “显氏显石祝:神降兮人间,光辉兮长见。”

  两颗明珠从双目飞出……

  “旸氏旸明祝:神降兮汤谷,合天兮无苦。”

  一条碧水长河从其耳中飞出……

  “羲和氏羲和玄祝:神降兮云庭,驱祸兮无病。”

  一轮白日从其后脑飞出……

  “东君氏东君墨祝:神降兮星海,常归兮无灾。”

  一轮红日从其天庭飞出……

  最后乌古长老祷祝:“神降兮玄鸟,自由兮光耀。”

  一只金乌从其头颅飞出……

  十姓长老分别赐福新生女婴,诸多宝物灵气环绕在女婴身边,渐渐没入女婴身体。

  此时,炎承已从大殿出来,快速走向广场中央的祭坛,此刻的太阳井中,诸岛众生护佑,大阵牵引星空加持,就算是炎承,也不能飞行,只能快速走过去。

  炎承来到祭坛,乌古长老道:“已为未来太阳守赐福,请族长赐名!”

  其余九人也跟随道:“请族长赐名!”台下众人继续跟随说道:“请族长赐名!”

  声音一浪叠一浪,炎承族长没有说话,转向炎旭长老,说:“二叔,还是你来吧。”

  诸多声音响起:“请炎旭长老赐名!……”

  炎旭长老没有推脱,道:“我族新生太阳守,秉承炎氏,羲和氏,东君氏,扶氏,乌氏,旸氏六族血脉而生,身具诸多太阳,所以取名为——炎晶晶。希望,她能给我族带来希望,希望她能够带来点燃太阳的希望,现在,请寄托你们的信念和信仰……”

  一首古老的祝歌响起,曰:

  太古无光,大道不扬~

  生而蒙昧,寿数不长~

  以日为名,破除毫光~

  牧狩太墟,开拓洪荒~

  与我后人,扫清迷障~

  以日为名,尘垢跌宕~

  束清寰宇,归我故乡~

  以日为名,归我故乡~

  ……

  祝歌依旧在响,神光逐渐散去,刚刚得名炎晶晶的婴孩慢慢降落,落入炎承族长怀里,周身光芒不散,抱着自己的孩子,炎承族长的眼神里,充满了慈祥~

书友余墉的《牧神记》外传·聋子篇

牧神记 宅猪 4204 2017.08.13 12:05

  天图国开国皇帝梅问心因获天降宝图开启修炼之路,是以当其建立王国时,为纪念宝图命之名为天图,天图国之名,亦由此而来。因梅问心以画道入圣,引无数画道人才入国,天图国尚画之风也由此成型,学画之人多了,对身边美景也越加珍惜,而工匠所建筑房屋亦成了一道道风景,其中以天图国都城如烟城为最。若大陆诸国来次排名,如烟城在风景这方面绝对位居榜首。

  这一日,天图国国主梅耀先在宫中一间房外来回踱步,一段时间过后,一声婴儿啼哭结束了这位帝王的踱步,他赶忙跑到门前,询问那刚开门的女太医情况如何,但女太医却神色异常。

  看着满脸期待的皇帝,一时无语,然后便向皇帝说道:“皇子无忧安然,但皇后却因难产出血,加之身体虚弱,怕是命不久矣,陛下还是赶紧去见皇后最后一面吧。”

  皇帝听闻,赶忙跑进去,看着床上虚弱的皇后,握住皇后的手问道:“雪儿你感觉怎么样?”

  皇后挣扎着起身,皇帝赶忙把她扶起来坐好,待皇后坐好正好宫女把清洗完身子的皇子抱了过来,便向皇帝说:“把孩子抱过来我看看吧。”

  皇帝小心翼翼的将孩子给皇后,皇后抱着孩子,笑道:“你看我们的孩子,多可爱啊,可惜不能看到他健康长大了。”

  梅耀先听闻,赶忙说道:“不会的,别这么想,你一定可以看着我们的孩子健康成长,娶妻生子,享天伦之乐的。”这位遇事从不慌张,无论时刻冷静的帝王,这一刻,却慌乱失措。

  皇后看着眼前的丈夫慌乱失措,一时失笑:“你看看你现在,都慌成什么样了,其实啊,早在我知道孩子那一天起,我便有了心理准备了,我也预料到了这一天,不必为我伤心。”

  梅耀先皱着眉头:“你早就知道?为何不告诉朕?若早知道这样朕说什么也不会让你如此。”

  皇后看着眼前的皇帝:“我如果告诉你,你一定不会让这个孩子生下来,可这是我们的孩子,我宁可自己去死,也不希望他受到一点点伤害,而且皇室的香火要延续下去,这也是必然的结果,我现在只希望孩子可以健康成长,那样,我也就放心了。”

  皇帝看着床榻上虽然虚弱,却依旧紧紧抱着孩子的皇后,一时无语。

  这一日,皇宫传出了两个消息,天图国这一任太子出生,以及皇后殡天了。太子取名为梅念雪,以此寄托梅耀先对于亡妻的思念。

  数年之后,那襁褓中的婴儿长大了,面若冠玉,天资聪颖,尤其在书画方面,更被称为万年难遇的奇才,任何画技画法,只要在他面前演示一遍,便能模仿,不出三日,便可熟练使用,少年的梅念雪,天资虽高,却不自德。且尝有“双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之语常走出宫门,与城中不同画派中人切磋画技,输了,便虚心请教,赢了,亦不骄傲。而是继续寻找其他画师切磋学习。“画痴”之名,也在如烟城流传开来。画师们也乐于与太子切磋比试。

  待到梅念雪十五岁时,如烟城内,除了封笔多年的老一辈画师,年轻一代鲜有能与之在画道抗衡之人。时人感慨,太子当是画公子,如烟画师少能敌。此话渐渐流传,“画公子”之名也渐渐代替了过去“画痴”的名号。

  可如烟城内画师,却少有人明白,为何梅念雪执迷于画道,虽然天图国以画道闻名,虽然抓周之时梅念雪一把就抓到了那较偏的画轴。

  一切都源于梅念雪最初接触到画道时,当画师画完,那画中的鸟雀从中飞出。他就在想,若是他把娘亲的画像画出来,那么,他的娘亲,会不会也从画中走出来?不只是梅耀先,少年的梅念雪,也深深思念着他那未曾谋面的母亲,但他却只是在梅耀先的书房看到母亲的画像,远远的看到一眼,而后便被梅耀先赶出了书房。并禁止他再进入那间书房。因为梅耀先,也不知道,该怎么和梅念雪解释,别人的孩子有娘亲,而他的娘亲又在哪里?所以,当梅念雪刚开始接触画道之时,他便有了这个想法,并且有了人生的一个目标。一定要学习画道,让娘亲从画中走出来,这样,他就可以像其他的孩子一样,受了委屈可以扑到娘亲的怀抱中。而不是只能一个人找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默默哭泣,而那一年的梅念雪,刚满七岁。

  梅念雪痴迷画道,经常跑出宫,而梅耀先也乐得如此,因为当梅念雪渐渐长大,也长得和他的母亲,越来越像。每当看到梅念雪,他都难以抑制的想起雪若霜,那个伟大的母亲,他的挚爱。

  时间流转,当梅念雪成年之时,梅耀先便带着梅念雪去了祖祠,祭祀先祖,也是开始让梅念雪开始接触天图国皇室的一些隐秘。

  祖祠的壁画,记载着开国皇帝梅问心的一些光荣事迹,其中也有那广为流传的那张“天图”梅耀先打开祖祠中的密道,带着梅念雪走了进去,密道的两旁,刻画着很多的凶禽猛兽,看着仿佛要从石壁中扑出来,而走在密道中的父子俩,都知道,密道两旁的凶禽猛兽都是画兽,也是祖祠的保护神。不多时父子俩便走到了密道的尽头,那里有一张天然的石桌,上面摆放的便是那所谓的“天图”。

  梅耀先走到哪天图旁,指着那天图,对着梅念雪说道:“念雪,你可知,这是何物?”

  梅念雪立刻便回答:“天图,我天图国的立国之本。”

  梅耀先听完,哈哈一笑,道:“世人皆以为着天图乃是我天图国开国皇帝梅问心的奇遇,是我天图国的立国之本。可鲜有人知道,这天图不过是当年先祖为了掩盖真正奇遇的一个障眼法,这才是我天图国真正的立国之本。”说罢,从袖子中拿出来一支毛笔,毛笔通体黝黑,并不出彩。

  而当梅念雪的注意力都在那毛笔上时,梅耀先才继续说道:“当年先祖得此笔认主,不过三日,便打开灵胎神藏,开始修炼之路。而这天图,不过乃是当年先祖开启灵胎神藏所获得的法宝,虽有些奇特之处,却远不如这神笔,而后先祖觉得这笔不凡,且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为了隐藏这神笔方才有了那天图的传说,而今念雪你也有十八了,来试试看是否可以让这神笔认主。”说罢,便将手中毛笔递给了梅念雪。

  梅念雪握住手中的毛笔,意念沉入其中,感觉自己似乎进入了一个奇特的空间,那里除了一扇血红的大门之外,就是无尽的黑暗,而当梅念雪看着这扇大门时,脑海中萦绕着一个声音,推开它,推开眼前的门。

  当梅念雪推开那扇血色大门时,进入了一个昏暗的地方,那里的人穿着囚服,舌头被拽出口,还有阴差打扮的人,用铁钳子,将那犯人的舌头一点点拽出口,越拉越长。梅念雪干嘛向前跑,而周围的阴差和犯人却仿佛看不到梅念雪一般。犯人继续哭嚎,阴差继续拔着犯人的舌头。前方有一扇血色大门梅念雪赶忙跑出去,关上那门却发现,前方还有一扇血色大门,颜色较之前的更深,而这时,梅念雪也冷静了下来。

  “刚才那场景,与十八层地狱中的拔舌地狱一般,而且好像都看不到我,那我便去前面看看,过了拔舌地狱,那么接下来应该是剪刀地狱,既然来了,他们也看不到我,那我便看看,这十八层地狱是什么模样?”

  梅念雪推开这大门,果然如预测中一般,剪刀地狱,剪刀剪犯人十个手指,十指连心,惨叫声连连不绝,而这时的梅念雪已经从刚开始的害怕中缓了过来,多年学画养成的习惯,让他虽然还有些害怕,却没有失去冷静,反而开始观察起来这剪刀地狱起来了,而后走了出去。

  “既然是剪刀地狱,那么说明我的推断没有出错,十八层地狱已经走过了两层,那么剩下的十六层过了之后,就应该可以回去了。”说罢,便推门而入。

  梅念雪走过了铁树地狱,孽镜地狱……,走过每一层地狱时,梅念雪都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刀山地狱对梅念雪来说如履平地,梅念雪也渐渐放下心来,当走到最后一层时,前方大门已经变得乌黑了。当梅念雪推开大门时,发现自己躺在了自己的床上,旁边侍女见梅念雪醒来,便立刻跑出,一边拍照,一边喊:“醒了醒了,太子醒过来了。”

  不多时,梅耀先带着太医来到了梅念雪的床前,待到太医检查完,确定梅念雪身体无碍,只是久未进食有些虚弱之后,梅耀先便让屋内其他人退了出去。

  “念雪,神笔认主你看到了什么?”

  梅念雪摇了摇头说:“我感觉自己仿佛是去了一趟十八层地狱,出来之后,便躺在了这里了。”

  “那你现在可以把那地狱的场景画出来吗?”

  “我试试看吧”

  之后,梅念雪便开始,在纸上想要画出来之前的所见所闻,但奇怪的是,除了那支神笔,其他的笔,一握就断,而使用神笔想要画出来那十八层地狱时,下笔那一瞬,梅念雪便感觉自身元气被手中神笔抽干,而后便感觉力竭.

  梅耀先看出不对,询问道:“怎么了,念雪,画不出来吗?”

  “嗯,刚一下笔,便感觉全身元气被抽空,手上也没了力气。”

  “原来如此,元气不足,哈哈哈,元气不足,说明这十八层地狱是一门了不起的法术啊,念雪你现在无法施展,是因为你的修为不足,画道不足以承载着法术使用,当你修为足够时,相信你可以施展出来的,没想到这神笔中竟藏有如此高明的术法,念雪,好好修炼,待到你可以完整施展这法术时,我天图国也不用担心那戎狼国了。”

  梅念雪本就醉心书画,听闻此话,更是开心。而后日子里,越发沉醉于书画之道,整天待在书房中作画,便是有人劝说他当游历四方,增长见识,也被他一句“双耳不闻天下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堵了回去。而梅耀先因神笔之事,也默许了。

  画圣曾至如烟城时言,若是何人可将如烟城这百步一景融于一画之中,那便是这达到了天底下一等一的画道了。于是梅念雪开始画这如烟城,欲将这百步一景融于一画之中,之后便开始了。

  可他画道一半时,戎狼国便已经开始攻打天图国了,天图国不敌,待到他画完这如烟城,并将那百步一景肉欲一话时,如烟城,已经被攻破了,那百步一景,也只是存在于画卷之中了。

  看着那个满目疮痍的如烟城,看到那士兵提着梅耀先的脑袋要去邀功领赏,梅念雪疯了:“双耳不闻天下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可城破了,国亡了,家也没了。我要这耳朵何用。”说罢,便掏出刀割了双耳,看着戎狼国的士兵烧杀抢掠,梅念雪拿出那笔,蘸着地上百姓的血道:“既然那么要将我如烟城弄成地域,那我便画出那真正的地狱,你们一个也别想逃出这十八层地狱。”

  梅念雪用那笔,蘸着地上百姓的血,连画了十八副地狱图,画完之后,便疯疯癫癫的跑出了如烟城,这十八副地狱图仿佛开启了地狱之门,如烟城,变成了一口大渊吞没了戎狼国的百万大军,那百万大军成了地狱的一部分,被地狱鬼神吃掉,有些强者想要逃出去也被地狱中的魔神拉入地狱之中。如烟城,也变成了地狱深渊,不复当年百步一景的美丽了.

  而梅念雪跑出去之后,当他清醒时,已经到了大墟,在大墟中,他认识了一个哑巴,哑巴不会说话,只能啊,啊的喊,而他没了耳朵,哑巴给他打造了一双铁耳朵,靠着这一双铁耳朵,这一个聋子,一个哑巴却聊得很投缘,哑巴要去一个叫残老村的地方。梅念雪想了想,自己也没有家了,不如索性,跟着一块去了。等到了那,梅念雪便舍弃了过去的名字,只是残老村的聋子。

  之后的某一天,村子里的老太婆捡回来一个孩子,村里人开始培养他,教授他毕生所学,没有人知道,他们养大的孩子,未来会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