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被屏蔽的第三十五章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2393 2019.06.30 09:10

  凯旋市是沿海城市,冬暖夏凉,虽正值炎夏,白天热的要死,但夜晚的气温还是很凉爽,很舒服的。当然前提是没有身处一个密闭的房间里,很多大学生晚上睡觉的时候为了避免蚊虫的叮咬,选择关门,关窗,后果就是开空调多交一些电费。

  晚上九点多钟的L大学校园里,吹着微风,携着夏天独有的青春味道,还有轻轻的虫蚊声,虽说不上灯火通明,倒也是灯光璀璨。

  洋溢着青春气息的校园里满是牵着手漫无目的游荡的小情侣,有目的的那就不叫游荡了,夹着篮球一路上哈哈不笑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也不知道是去打篮球还是已经打完的几个青年,还有背着书包匆匆忙忙的赶路的,估计是刚从图书馆看完书回来,抓紧时间回宿舍再看上个几本。

  说实话,楚天抚着已经醉的差不多的楚星走在校园里也说不上什么违和,顶多被路过的人背后里指着说上两句不好听的话。但楚天却谨慎的很,毕竟楚星作为副校长的身份再加上这女人看了都会嫉妒的容貌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实在是太难了。所以楚天选择尽可能的避免出现在人的视线之内。

  楚天扶着醉的像一滩烂泥的楚星,后者无力的趴在楚天的怀里,露出带着绯红的侧脸,支支吾吾的说着一些听不清楚的话,偶有在微风的加持下涌进楚天鼻翼里女人特有的体香和酒香。不知道为什么楚天感觉自己现在很惬意,不用考虑会不会挂科,毕业之后能不能找到工作,等一系列人类普遍思考的问题。

  还有一种让楚天感觉到很舒服的因素就是这黑夜。楚天从小就喜欢黑暗,在他的同伴还因为走夜路哭着喊着找爸爸妈妈的时候,楚天一个人就能走完那条路,并且周围的环境也了如指掌,与其说是喜欢,倒不如是享受。

  他喜欢一个人坐在路灯下的长椅上,抽着一根烟,闭上眼睛,感受这自自己脚下铺遍而去的无尽黑暗,那能使自己的心灵得到放空,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可以感觉到一些常人感觉不到的东西。

  大约十几分钟后,两个人已经挪到了办公楼的门前。二十分钟前,楚天说要自己送楚星回办公室的时候,紫凝是不同意的,当然换成任何一个女生也不会同意自己的男朋友送一个醉酒的女生回家吧,当然这里是办公室,意义上是一样的。

  但楚天没有给任何的借口和理由,只让他们几个人在校门口等着自己出去吃饭,就抚着楚星走了出去,任由紫凝在身后大喊大叫。其实按照楚天心里的想法,只要紫凝不提出分手,那么两个人肯定会步入婚姻的殿堂,到那个时候,她也就会明白楚天对楚星现在的态度因为了什么,还有楚星的身份。

  很幸运的是,办公楼里基本上已经空无一人了,除了几个打扫卫生的保洁员还在走廊里拖地板。L大学的老师基本上都在凯旋市里有房子,所以一般都会选择回家住,即便是一些从外地新调过来的老师,学校也会为其分配一处房屋供其居住,所以现在的这个办公楼查不多就是一个空壳子。

  楚天扶着楚星做电梯升到副校长办公室所在的楼层,然后从楚星的衣服口袋里掏出来一串钥匙,差不多挨个都试了一遍,才将门打开。

  推门进去摸索着打开灯之后,楚天就是直接将楚星扔在了沙发上,自己则是关上门,撑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这女人看起来挺轻的,拖起来可真重,这样想着,楚天坐在楚星头部那一侧的沙发上,看着嘴角带着好看的弧度已经睡着的楚星,伸手帮她把几缕头发从那红唇里挑了出来。

  楚星翻了个身,哼唧了一声,楚天起身打开空调,从饮水机里倒了一杯温水,重新坐回去,温柔的把楚星小心翼翼的抬起一点,仔细的喂了一点水,然后起身从门后的衣架上拿了一件外套,盖在楚星的身上,最后看了她一眼,转身就准备走。

  “楚天,别……走。”一开始听到这句带着恳求,带着骚气,带着妩媚的话的时候,楚天还有点不相信这是自己老姐讲出来的。

  他回过头来,把脑袋里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撇开,坐在楚星的旁边,“我不走。”

  楚星爬起来趴在楚天的怀里,像一个受到惊吓的小猫,嗅着楚天怀里的味道。

  即便是自己没有女朋友,也不能在这么一个时间点这么亲密的抱着一个女人,更何况还是自己的亲姐姐啊,这么想着,楚天就想挣脱一点,没想到这个动作让半睡半醒的楚星更加是加重了抱住自己的力度。

  这还没完,更要命的是接下来楚星说的一句话,支支吾吾,断断续续,虽脑袋不太清醒,但说出这句话恐怕也是已经想了很久了吧,“楚天,如果我们两个没有血缘关系,你会答应做我的男朋友吗?”

  其实这个问题不是很好回答,就像是如果我没病,你会爱我吗?如果我有钱你会爱我吗?这种在已有现实的基础上增加否定来变成问题,总归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只不过是自己安慰自己罢了,不管对方的答案肯定还是否定,那都不是对提问者内心深处询问这个问题的最初想要的那个答案。

  其实楚天和楚星相差五岁,等同于一个家庭里的青梅竹马,不同于别人家的兄弟姐妹都想从对方的身上找到自己的不同点,相反的,楚星总是喜欢找两个人之间的共同点,即便是显而易见的不同处,楚星也会不计代价的向楚天靠拢。

  比如楚天不恐高,为了证明自己也不恐高,恐高的楚星拿着梯子一个人爬上了自家门口的那根电线杆子上,然后不小心的摔了下来,在小腿肚子上留下了一个永远也抹不掉的伤疤,即使是这样,因为痛,哭喊的楚星也挤出一个勉强的笑,说,你看吧,我不恐高,我们两个好像啊。

  楚天出了名的不怕黑,楚星就晚上偷偷的溜出去一个人深夜走一条人际荒凉的破路来控制自己的恐惧,即便是回到家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几天晚上都睡不着觉也不后悔。还有就是喝酒,楚天的酒量和他爹一样,喝上那么一捆也不会醉,而楚星沾一点就醉熏熏的,所以在楚星知道这一点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楚星的脸上总是带着醉人的红晕,没人知道那是怎么来的。

  楚天不明白为什么楚星会这么的想证明与自己很像,也不知道因此楚星付出了多少代价。

  “姐……”当楚天打算不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低头才发现楚星已经躺在自己的怀里睡着了,打着轻微的鼾声。

  楚天笑了笑,将楚星放平在沙发上,重新捡起那件外套,盖在她身上,走到空调边,伸手试了试温度,再推门走了出去,锁上门,将那一串钥匙从门缝里推了进去,站起来看着那扇门,停留了很久,才自言自语道,“姐,我不会走的。”

  

被屏蔽的第五十九章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2496 2019.09.17 11:20

  酒店的一间客房里,罗超正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层薄薄的被褥,而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正坐在床边拨动着头发。

  “罗总,那我就先走了?”那女人站起身来,对着罗超抛了一个媚眼。

  “嘿嘿。”罗超满足的笑笑,起身抱住女人刚想做点什么却被突如其来的破门声吓了一跳。

  “谁?!”罗超扯着被子盖住两人。

  进来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穿着西服的短发男人。

  “谁让你进来的?”看到男人,罗超先是一愣,随即发起了脾气,“你他妈找死啊?滚出去看门。”

  男人面无表情的关上门,锐利如鹰眼的双目仅仅是瞪了那不知所措的女人一眼,后者竟然直接的没了意识倒在了罗超的怀里。

  罗超一愣,推开女人,伸手握住突然冲到自己面前的男人挥过来的拳头。

  看着男人有些不可思议的表情,罗超得意的笑笑,“想绑架我赚取赎金吗?”

  话毕,罗超咬牙低吼一声,右胳膊上青筋暴起,整条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了一倍,“那你可选错对象了,我有钱不假,但我也不是软无缚鸡之力的阔太少爷!”

  粗壮的手臂带着看似如铁块般的重拳直接捶在了男人的胸口上。

  “嗯……啊……”男人闷哼一声,整个人被捶的急急倒退的撞在了墙壁上,然后滑坐在地上。

  “不错啊。”罗超穿好裤衩从床上下来走到男人面前,虽身高很高,但身上并没有什么肌肉,整体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并不像有如此力量的一个人,“普通人吃了我这一记拳头,就算不晕过去,至少也会吐血啊,看来你身体素质还蛮过硬的。”

  “说,你是什么人,出于什么目的接近我?应该不止绑架我那么简单吧?”罗超用那条不知道通过什么原因似乎变的很强的手臂将男人从地上单手提了起来,“我早就跟我老爹讲过,我根本就不需要保镖手下,为的就是像你们这种没见过世面的井底之蛙来打扰我的时间。”

  “你的这种力量是哪里来的?这不像普通人该有的……”男人虽被压制,但脸上并没有太多的害怕。

  “知道我秘密的人可都是会死的喔,你还想知道吗?”

  “想。”

  “你他妈以为我在跟小学生问问题呢?一问一答的?”罗超感觉自己好像被羞辱,“你想知道我就要跟你讲啊?你他妈白痴啊?”

  “你要不想说也没关系,我强迫你说出来也很简单。”

  “嗯?”罗超忽然感觉自己提着男人的手渐渐的开始变的重了起来,竟然有些支撑不住。

  “你的拳头软绵绵的,试试我的?”

  男人的声音忽的响起,整个人从罗超的手里挣脱,接着一阵疾风从罗超裸漏的腹部袭来。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罗超察觉到了生命的威胁,让他本能的对面前的这个男人重视了起来,当下平平的腹部突然蠕动,巨增成了六块粗实的腹肌。

  男人挥过来的拳头狠狠的击撞在罗超的肚子上,后者在那一瞬间,大脑空白,一大口酸水吐出来,整个人光速搅碎身后的大床,撞穿了房间的墙壁,飞到了酒店外面的半空上。

  男人一瞬到掉落着碎石的大洞处将罗超拉了回来,换了个方向,在罗超的肚子上一秒钟捶了几百下,最后掌控好力度,将他钉在了房间的一侧完好的墙壁里。

  “怎么了,现在可以跟我说说关于你的力量了吗?”男人双手交叉侧靠在墙壁上,有些饶有兴趣的看着罗超。

  被钉进墙壁里面的罗超翻着白眼,满嘴鲜血,肚子已经像一个被小孩子用铅笔乱戳一通的橡皮泥一样坑坑洼洼,“我说……我……全……都说……”

  ……………………

  下午一点多钟,楚天再一次走进了那家蛋糕小店。

  店里依旧生意冷清,正在玩手机的老板看到楚天赶忙站起身来,从身旁的一个桌子上提起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给,蛋糕做好了。”

  “谢谢了。”楚天接过盒子。

  “不用。”老板笑笑,“应该说谢谢的是我呀,你一直在照顾我生意。”

  楚天点点头,“你店里生意很忙吗,要不要跟我去对面的清吧坐一坐?”

  “啊?”老板先是一愣,脸上泛起一片红晕,“这不太好吧……万一被你女朋友……”

  “我们已经分手了。”楚天想了想,补充道,“和平分手。”

  “啊,为什么啊?是不是吵架了,你们不能意气用事啊,两个人在一起不容易……更何况你们这四年的感情,怎么……”

  “别说了,你有时间吗?”楚天打断道。

  “我……我还要看店……”老板有些犹豫的说着,看她的表情估计刚才还没有说够。

  “行,在这里也可以。”楚天点点头,自顾自的走到柜台收银处,将桌子上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卷到一边,把蛋糕放在上面,开始拆包装。

  “你这是在干嘛呀?”老板有些摸不着头脑。

  “嗯……蛋糕不错。”楚天没有回应,将包装拆完,搬了一张凳子放在柜台前,自己则坐在柜台后面的凳子上,招呼道,“过来坐。”

  “唔……”老板不明就里的坐在凳子上,不知道楚天要干嘛。

  楚天在蛋糕上插了几根蜡烛,点上,“今天也是你的生日吧?”

  “啊?”老板一愣,有些不敢相信,“你……怎么知道的?”

  “以往我陪我女朋友过生日,从你这里买了蛋糕,就会去你店对面街道的一个清吧里坐一坐。”楚天透过烛光看着老板,“过往的三年吧,我记得每天晚上很晚的时候,你都会在你这个蛋糕店里,独自给自己做个蛋糕,点个蜡烛,自己过生日吧?我都看到了。”

  老板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摇曳的烛光。

  “听你说话的口音也不是本地人吧,异地他乡,没有朋友,独身一人,经营着一家收入惨淡的蛋糕店,没有人陪你讲话,每天在这里醒来,在这里睡去,微薄的收入还要用来还租金,每年的生日还要等夜深人静了确定不会有人来的时候,才会给自己一点时间,挑一个没人要或者剩下来的小蛋糕,许一个愿望,过一个生日,你应该很孤独吧,这些年?”

  老板头埋的很低,看不见脸。

  楚天叹了一口气,从纸抽里抽出一张纸,递给她。

  “谢谢。”老板接过纸,擦了擦眼睛,捂嘴哽咽了起来。

  “谢……谢谢你……虽然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但你已经是除了我爸妈,在这个城市里和我说过的话最多的人了……谢谢……”

  “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都会过去的。”楚天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夹杂着太多看不清的情感。

  他站起身来,走到老板的身边,用手轻轻的拍了拍老板的头,“生日快乐。”

  楚天走到门口,推开旋转的玻璃门,回头说道,“许个愿吧,把店关掉,今晚上好好的给自己过一个生日,我以后可能再也不会来这里了,跟你打一声招呼。”

  说完,楚天就推门走了出去。

  老板眼眶通红的抬起头来,忽的起身冲到门外,冲着楚天的背影喊到,“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歪……歪……”

  楚天听到了,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脚步,用仅仅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我的名字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啊,姑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