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超能狂人

楔子

超能狂人 Creaty 1890 2018.11.30 23:14

  2118年,全球化石能源消费达到峰值,世界和平,生活祥和。

  2120年3月,可开采化石能源在不明原因下锐减,引发全球股市震荡。

  2120年4月,石油价格飙升,消费级石油产品几近停产,爆发世界金融危机。

  2121年5月,“大恐慌”爆发。

  2122年10月,联合国启动“国际核聚变能源计划”——ITEP(International Thermonuclear Energy Plan),总部位于华国东部沿海城市华亭市。

  2135年6月21日,ITEP第一次聚变点火。

  ······

  “大恐慌”,是指2121年5月到8月期间,在全世界范围内,由于失业、断供、饥饿、疾病等因素导致民众恐慌,继而发生大规模暴乱、战争与疫情的事件,遍及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先后有151枚核弹、24枚氢弹被引爆,世界77亿人口骤降为37亿,80%的城市在这之后沦为鬼城、废墟。后世有许多关于“大恐慌”的研究著作,史学家们称其为人类文明史上的至暗时刻。

  王阳出身于北方的农民家庭,今年(2132年)三十岁,也读书读到了三十岁。在他十八岁上高三时,“大恐慌”爆发了,父母在混乱中身亡,王阳所在的学校也遭受冲击,大量师生伤亡。王阳二十岁时,学校复课,考入了华夏大学物理系。之后王阳在学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读完了硕士,又考取了博士。功夫不负有心人,因为王阳写的论文在可控核聚变领域受到了极大的关注,博士一毕业,导师就为他争取到了参加ITEP的名额。

  王阳一到华亭市,就很快投入到可控核聚变的研发工作中。这里有上千名来自多个国家的科学家和工程师,每天都在埋头苦干,他们肩负着无比重要使命——创造一个“人工太阳”。现在全球能源极度短缺,经济萎靡不振,为了这个核聚变项目,各大国已经最大限度的调动了资源。如果项目失败,人类不但无法爬出马尔萨斯陷阱——人类文明被彻底困死在目前的阶段,而且可能因核冬天、瘟疫等灾害而彻底毁灭。如果项目成功,一旦摆脱能源束缚,迎接人类的将是广阔的天地,人类文明也能向前迈进一个新台阶。可以说,可控核聚变是照亮人类文明未来之路的灯塔。

  王阳进入了安全系统组,由于工作认真、技术能力强,不久后就担任了组长。在其他人下班之后,王阳还常常工作到深夜,困了就一杯一杯的喝咖啡,不厌其烦的进行计算、调整、测试。安全系统用于监控聚变反应堆的整体状态与各项参数,并处理发生的任何异常。反应堆有20多万核心零部件,数十个子系统,一旦有任环节发生问题,其后果都可能是灾难性的,这就需要安全系统及时发现及时处理,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一晃三年时间过去,迎来了反应堆的第一次聚变点火试验。试验的前一晚,王阳想起了父母,如果他们健在,也应该有白头发了吧,鼻子有些发酸,他又想起当年的好友,那些年轻可爱的生命,不禁喟然长叹,而明天要做的试验更让他睡意全无,心中有无数种思绪涌动,盯着天花板直到天亮仍未入眠。试验这天,现场来了二百多名媒体人员,数十个电视台全球同步直播,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这里,一同见证这标榜人类文明史册的伟大工程。上午十点,系统准备完毕,倒计时完毕,反应堆启动了,注入系统向反应堆的托卡马克真空容器注入氘氚气体,稳态加热系统从500千瓦提升到20000千瓦,15000安培的电流流经超导线圈,产生了超过15特斯拉的强磁场,把氘氚气体加热为高温等离子体,在闭合环形磁场中形成15兆安培的稳态等离子电流,温度攀升到6.5亿摄氏度!终于,氘核与氚核发生聚变反应,生成了氦核与中子,并释放大量的热与光,“人工太阳”终于燃烧起来了!

  控制室距离反应堆有二十米远,王阳一直工作在现场第一线,紧张地观察着各项参数。反应堆在强磁力与内部的超高压、超高温的作用下,其中的结构发生微小的形变与位移,这都是在计算中的,但其发出的沉闷轰鸣声,通过监听耳机传到王阳耳中,仍像一把重锤一下下捶在他心头,说没有心理负担是骗人的。这次试验是为了测试聚变反应发生的临界状态,验证科学可行性。既然已经成功发生聚变反应,理论得到了验证,原计划第六秒就应该降温停机了。但是,由于聚变热功率达到了60万千瓦,远超预计的40万千瓦,不仅聚变反应能够自持进行,同时高温还损坏了全部的中子通量监测器与X射线相机等探测器,诊断系统瘫痪,警报响起,安全系统却不知何故没有下达停止反应堆的命令!王阳已经发现异常,本可以立刻手动触发终止程序,然而,他的心脏却突然剧烈绞痛起来,只觉眼前一阵阵发黑,他努力地想要伸手按下终止按钮,但是身体已经不听使唤,身子摇晃了两下,便一头栽倒在控制台上,这不巧又触发了手动注入氘氚气体的按钮。灾难发生了——氘氚气体一经注入反应腔,更增剧了核聚变反应,聚变热功率达到了恐怖的100万千瓦!反应堆再也承受不住,一道灼眼的白色光束,犹如一柄神之剑,从包层射出,如利剑穿纸般洞穿层层隔离墙,朝王阳的方向射来,王阳瞬间被轰成等离子体而灰飞烟灭!这道光束延伸了87米才消散,所过之处充斥着高温与灰烬,随后发生了剧烈爆炸与火灾。

第1章 初醒

超能狂人 Creaty 2079 2018.12.01 12:33

  恍惚中,王阳感觉自己好像漂浮在半空,他看到核聚变反应堆控制大厅成为废墟,消防员正在抬走一具具焦黑扭曲的尸体,自己刚才工作的控制台也已经荡然无存。

  眼前的景象逐渐远离自己,最终缩成了一个气泡,就像小时候吹过的泡泡,越飘越远,愈来愈小,最后消失在黑暗中。

  他发现,四周是无穷无尽的黑暗,到处都是闪着微光的泡泡,就像无数个星星。

  他心中充满了平静,永远能这样下去也好。

  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是几小时,也可能是几世纪,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少女的声音,有些沙哑,有些熟悉:“好好活下去!”。

  王阳好似猛然从梦中惊醒!眼睛刚睁开,就被明亮的光线刺痛的眯起来——那是熟悉的天花板。

  掀开被子,艰难地从床上撑起来,身上的衣服不知何时被汗水浸透,身体也极度的乏力与不适,外面烈日炎炎,身上却感到阵阵发冷。王阳环顾四周,一切都既陌生又熟悉。这是一间六人宿舍,墙上的电子钟显示的时间是2118年9月3日,11时01分,星期一,这天是王阳升入沈北市第一中学的第三天。宿舍内整洁如新,内务收拾的齐齐整整,其他人应该在上课。他看到床头挂着崭新的蓝色校服,便费力地换上,然后从梯子爬下,穿上鞋子,一切都很自然。

  他打开柜子,柜门上挂有一面巴掌大小的镜子,在镜子中,他看到了一副有些消瘦且苍白的脸,无精打采的眼睛,发黄的头发,干裂的嘴唇,下巴上还有几根稀疏的胡须,一切都那么稚嫩,这的确是十七年前的自己——十六岁的自己。

  出了门,抓着楼梯扶手,一步步向下走,一圈又一圈,第五圈时,他看到明亮的宿舍楼大门,便向那光明走去。

  有些气喘吁吁地坐在宿舍楼门前的台阶上,炎热的日光蒸发着头发中的汗液,干燥的风吹遍全身,身上的不适却减轻了许多,也似乎有些了力气。九月的骄阳似火,他记得这一年的九月,爸妈在田里忙着农活,实际上除了冬天,他们似乎每天都很忙,直到那一年。

  阳光下,远处的球场传来阵阵欢呼,还不时地传来欢笑声,那是学生们在上体育课。蓝天中,白云朵朵,一架飞机划过天空,留下长长的一道轨迹。铃声响了,学生们三三两两地或走或跑地赶向食堂。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和谐。

  王阳接受了眼前的现实,没有ITEP,没有“大恐慌”,父母亲朋健在,同学老师安好,就像从梦魇惊醒一般,那些恐怖的记忆变成了可笑的梦,他不禁开心得哭了起来。

  “同学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声音很好听,很温柔。

  王阳擦了擦眼睛,抬头看到一个戴着眼镜的长相甜美的女生,正俯着身子,很关切地看着他。王阳并不认识眼前这名高二学姐。

  魏欣欣刚才在上体育课时,偶然看到远处高一新生宿舍楼下,一个男生从宿舍楼晃晃悠悠走出来,坐在台阶上,一动不动地望着天空发呆。下课了,她与好友要去食堂时,发现那个男生仍坐在那里,好像还在低头抹着眼泪。她是班里的生活委员,平时同学们有什么难处,她都乐心帮忙。直觉告诉她,那个刚入学的高一新生好像遇到了什么困难,便打发了好友,来到这儿来询问。

  “没什么,眼睛可能进了沙子。”

  王阳感到身上的不适已经完全消失了,力气也完全恢复。他站起来,对着她咧嘴一笑,他很开心,话说这个女生可真好看。

  “没事就好,我叫魏欣欣,是高二五班的。刚才看到你好像不舒服,所以过来问问。”

  女生粲然一笑。

  “谢谢魏学姐关心,我叫王阳,高一三班的。”

  “对了,王学弟吃饭了吗?没吃的话一起去食堂吃吧。”

  “好啊——魏学姐能不能等我两分钟,我上楼取一下饭卡。”

  王阳觉得肚子也的确饿了,习惯性地摸了摸兜,他记得饭卡在书架上,出来时并没有带着,说完就要上楼。

  “别上去了,这顿我请你。”

  魏欣欣赶紧拉住了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串钥匙晃了晃,蓝色的饭卡拍打着光洁的指甲。

  “那好吧,下次我来请魏学姐。”

  王阳有些不好意思,这还是他三十几年来第一次接受女生的请客。其实,这也是魏欣欣第一次邀请男生一同就餐。

  在去食堂的路上,王阳不是没有过幻想——人们见到年轻的男女并肩徐行,通常会认为他们是一对情侣——但是他知道,自己现在这副营养不良病怏怏的样子,实在与魏欣欣靓丽的身姿和甜美的容貌不搭调。

  来到食堂打好了饭,魏欣欣领着王阳到西侧靠窗的位置坐下,两人边吃边聊起来。

  “王学弟刚才没去上课吗?”

  魏欣欣觉得这位学弟还是有什么没说出来,如果有什么难处,大家一起想办法会更好。

  “是的,今天上午发烧,所以在寝室休息。”

  王阳回想起了一些事情,他隐约记得今天早晨刚醒来时浑身发冷,随后便发了烧,同学们帮他请了假。

  “有吃过退烧药吗?没有的话我宿舍里倒是有的。”

  “还没吃药,不过出了些汗,现在基本已经好了。”

  魏欣欣伸手用手背贴在王阳的额头,然后又贴了贴自己的。王阳感到额头一阵温软细腻的感觉,还闻到一股清香。

  “嗯,温度的确正常了。”

  王阳心中感到很暖,世界上有这样好心的人,有这么美好的心灵,他觉得现在这个世界真的太好了。“大恐慌”爆发时,人人饥寒交迫,到处都是危机,到处都是死亡,发生了许许多多极其恐怖的事情,那些事情他不愿再去回想,他很爱现在这个世界。

  两人吃完了饭,一前一后去倒餐盘。魏欣欣在路过一位高三女生时,这位女生恰好突然从座位起身,一下子撞翻了魏欣欣端着的餐盘,其中剩留的汤汁一点不浪费地洒在女生头上身上。魏欣欣立刻向这名女生赔礼道歉,赶忙掏出纸巾要帮她擦拭。女生打开了魏欣欣的手,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油污,抬手就扇在魏欣欣的脸上,只听啪的一声,魏欣欣白嫩的脸颊就出现了红红的手印,眼镜也掉在地上摔碎了,声音传遍了食堂,人们都安静下来,好奇的向这里张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