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黑杀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谁是英雄

江湖黑杀令 一萧一剑 555 2020.01.05 10:12

    “圆以融,乃中庸之精义也。”

  对于历史,老祖宗要求“盖棺论定”,但有些时候,往往是某人的棺材也盖好了,评价也写进了史事,却仍然不免会“诈尸”,让人不知如何是好。王安石大骂孟尝君只是“鸡鸣狗盗”之首,并非“好士”之人,一番石破天惊的言论,让我们心怀敬意。

  自古以来,圣人们便将中庸之道率为安身立命的底线,中庸之精义,一切棱角都被磨得干干净净,不能有一点出格。

  众多的中庸之徒构成了中国社会万马齐喑的冷清画面。

  而所有叛逆者一律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谁是英雄?四季轮回,春秋变幻,那些宗庙祠堂里文官武将的石像,失却了当年的文质彬彬或威严勇猛;在改朝换代的时光中一脸漠然。

  历史风化了他们颜容,却将那些“我本不弃世,世人自弃我”的影像雕刻得愈发清晰。

  我们赞颂着他们“不肯摧眉折腰事权贵”的精神自由,称许着他们热颈抗暴政的铁血人格,虽然我们不知道他们葬身何处,但这些英雄的名字,已镌刻在历史的纪念碑上,时间会记得他们,他们与这时光同在。

  这些人构成了人类前进的先驱。我想,我们的生命需要开发出一种敢于创新的精神。一个四平八稳的圆圈固然规整而有序,但那不规则的多边形如同黑夜中闪烁的光芒,它的辉煌足以将我们黯淡的人生照亮。

  人的生命在于创造,在于努力地生存。

  新的创造是一个民族生生不息的源泉,也是整个人类社会不断进步的保障。

谁是英雄2

江湖黑杀令 一萧一剑 566 2020.01.05 10:40

  佛、菩萨是“英雄”,坏蛋称之为“妖魔”。

  “不渡尽众生,誓不成佛”。相反,纸醉金迷、物欲为乐、相互残杀……那就将堕入地狱——成魔、成鬼。

  耶稣、天使是“英雄”,坏人是“魔鬼”。

  慈悲、行善、爱别人、愿意为别人服务、愿意牺牲自己去救赎别人的苦难;并经常地向神反省自己、提高自己、断恶修善、顺从真理就可以到达“美妙无比的天国”。

  魔鬼侧为掠夺而互相仇视、相互攻击、相互算计,拒绝福音、不顺从真理、堕落、拜兽、充假先知,那就会堕入“永远的黑暗,永远的沉沦”的“最凄惨,最痛苦”的地狱。

  ***教徒心目中的穆罕默德、安拉、先知是“英雄”,则他们的敌人都是坏蛋。

  儒家中的“圣人”、“杀身成仁”,“舍身取义”的人是英雄。背离道、德、仁、义的人就是坏蛋小人。

  《周易》认为:“乾始能以美利利天下,不言所利,大矣哉!”“飞龙在天,乃位乎天德。亢龙有悔,与时偕极。”

  墨家推崇的英雄是“摩顶放踵,以利天下”的人。

  庄子心目中的英雄应是:“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的人。

  鲁迅心目中的英雄就是“埋头苦干的人,拼命硬干的人,为民请命的人,舍身求法的人……”就是那敢于“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人。相反,那些目空一切,不劳动却等着收获劳动果实的人;那些欺骗人民、剥削人民、压迫人民的人;那些编造歪理邪说的人;那些横眉冷对劳动者,俯首甘为金钱牛的人就一定是坏蛋了。

  

谁是英雄3

江湖黑杀令 一萧一剑 1840 2020.01.05 11:13

  前几天,在电视上看到了一部电影,叫《英雄》,是美国人拍的。中国也有一部叫《英雄》的电影,是一位中国的高人拍的。美国人拍的那部片子,名曰《英雄》,实质上讲的是一个普通人的故事:一个离异的男人,又失去了职业,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营救了一架失事飞机上的全部乘客。之后,在一次投机小生意中,被人利用,误卖毒品,被警方拘押。此间,失事客机上的女新闻记者,向头儿讲述了失事及被营救的过程,新闻开始大肆报道营救事件,并悬赏百万寻找营救英雄。在此过程中,营救者很随意的将营救事情告诉了自己的流浪汉朋友,当营救者被拘押后,流浪汉便冒充营救者领取了百万奖金,并被奉为英雄,得到了民众的称赞和崇拜,所有的新闻媒体都进行了大肆的宣传报道。随着女记者对事件的深入专访,冒充者的疑点越来越多,真正营救者的面孔侧越来越明朗。而冒充者——那位与营救者要好的流浪汉,其心灵的自责也越来越让其难受和痛苦不堪。而当营救者在拘留所看到朋友冒充自己充当英雄时,只是表现了一时的愤慨,当他被释放后,既没有去揭露朋友的假冒行为,也没有把那次营救事件作为很闪耀的事告诉过任何人,即使在女记者的证据和一再追问下,他仍然没有直接的表露出自己就是那位营救英雄。当冒充者的心灵面临崩溃,选择自杀的时候,营救者却又在极度的危险处境下营救了冒充者,并用真诚的语言鼓励和请求冒充者继续冒充下去,让营救英雄的形象在民众和崇拜者心中,永远留下完美的记忆。影片结尾,营救者恳请女记者对这件事情的真相永远保密下去。

  中国人拍的那部《英雄》,讲的是个皇帝和武林高手的故事。一个功夫达到出神入化的杀手,去杀一个芸芸众生的领袖、万民仰视的巨人。而这位巨人,又是缺其一人便使世界陷入绝境的大智大慧的皇帝老子。杀手、皇帝,这些英雄都是高高站在顶峰之上的救世主,是让老百姓望尘莫及的圣者,他们的英雄行为承担着拯救百姓的重任,他们的言行决定了百姓的生死、幸福与苦难。

  两部影片,所表达的英雄概念是截然相反的。美国人心目中的英雄虽做了英雄事迹,在自己的灵魂深处却并不认为那是什么耀眼的英雄事迹,那只是一个正常的人,在特殊的环境下,做了每一个人都应该做的事情,不需要称颂,不需要掌声,不需要金钱与精神的鼓励,甚至不需要任何人的了解和理解,就象生活中的任何平淡事情一样,在时间长河中渐渐地沉灭,渐渐的遗忘。但它却永恒的支撑着每一个人的生活信念,正是有了这些信念,你的生活才会有爱、有宽容、有目标、有信心,才会永远有一轮皎洁的月亮,永远有一份离不开的亲情。

  在中国导演的心中,英雄的概念是个至高无上的名词,它所阐发的理念是远离世俗纷杂,却又给世俗带来恩惠的超人意志和思想。英雄的角色是可以自傲的天才,也是众人顶礼膜拜的伟人。他们的出身也许平凡,但都有魔幻般的经历和远远超越普通民众的理想及抱负。他们有顶天立地的豪情气质,有轰轰烈烈的丰功伟绩,对普通人来说,他们是神,是仙,是老爷,是救苦救难的侠士。相对于英雄们对普遍民众的理解就是无知、无能,是生如草木、死如粪土的贱民,是英雄们呵护的羔羊,是英雄们施展雄才伟略和展示高超技艺的舞台,是英雄们可怜、帮助和领导的苦难众生。

  两部影片,前者在中国默默无闻,而后者却是声名赫赫。一部表现普通人生活的《英雄》,在普通人眼里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和回忆,对那位营救者,中国的许多普通观众都抱着无所谓的态度,没有人为他的行为而激动、而流泪、而赞叹,甚至他们一直没有明白这样一个角色有什么意义。对于大秦帝国王朝的那部《英雄》,他们却是疯狂的为之着迷,杀手的杀人绝技,皇帝的杀人阴险,都表现出了一种傲世英雄的博大精深。杀手的剑,锋锐无比,剑气在人间回旋震荡;始皇帝的大智大勇,穿透横亘千秋,高瞻远瞩的杀人方针,一直指导着世界的安定。杀手是无与伦比的英雄,皇帝也是绝世无双的英雄。所有的杀戮都是为了和平。对杀人的镇定,对生命的漠视,是英雄们气惯河山、义洒千秋万代的高贵品德。杀手的杀人在皇帝的杀人面前牺牲了,而这种牺牲又一次证明了一个杀人的真理:皇帝杀百姓,是为了拯救百姓。

  在中国人眼里,英雄是超越常人思维的另类人,他们的一切言行都让常人千拜万呼,他们是常人高不可企的异人。他们的杀人和被杀,都充满了神奇的力量,都充满了壮观和美丽。影片中我们欣赏到了万箭齐发的恢弘杀人场面,也看到了万人奔涌、雷鸣浩荡的杀人激情,当这些惊天动地、壮观激情的画面展现给我们时,我们就毫不吝啬的给予了暴雨般的掌声。

  是什么在让我们这个民族,对这两部同名电影产生如此大的欢喜和漠视哪?

  

关于生命

江湖黑杀令 一萧一剑 1797 2020.01.05 17:48

  当生命成为私欲的工具,当生命成为庸俗的符号,生命便成为了罪恶的肉体。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索马里被打着“民族主义”旗帜的军头折腾成了活生生的人间地狱,饿死和被野蛮屠杀的无辜平民前后相继。而索马里的所谓民族英雄们,利用赤裸裸暴力截留了联合国、美国大部分抢救生命的救援物资,然后高价倒卖出去,把赃款转存到外国银行。

  当卢旺达大屠杀灾难拉开序幕时,许多自称先进、文明及好人的国家,叫嚷着“不干涉卢旺达内政”,“卢旺达国家的命运应该由卢旺达人民自己来决定”……等等冠冕堂皇的口号,眼睁睁看着这个国家进行了史无前例的大屠杀,短短三个月时间,100万无辜生命倒在血泊之中,相当于这个国家总人口的八分之一!老人、妇女、儿童也无一幸免。

  颇具讽刺意义的是:当初那些高调声援索马里民族领袖,严厉谴责他国粗暴“干涉索马里内政”,主张“索马里命运应该由索马里人民自己来决定”的国家,索马里的海盗们不但没有网开一面,反而对他们的商船照样给与平等的抢夺和杀戮。

  连续不断的幼儿园事件、假疫苗、黑监狱以及某些人一直关爱的老年人保健品事件的存在,是拷问人们对生命认识意义的最好试题。但是,及格的人却少之又少。当苏丹的十几名黑人少女被镣铐着活活烧死时,我们又有多少自以为是文明社会的人,感到过愤慨及悲伤呢?歌星与短裙流行的时代似乎应该与王胡们眉飞色舞描述杀头景象的年代远去。但看一看我们的现实,面对一幕幕生命的惨剧,就是有那么多自诩为得意、聪明、幸福和权贵的人,并不把类体生命的生存与死亡当作一码事,他们从来就认为自己的生命是游离于类体生命之外的生命,别人的死亡是别人倒霉的结果。面对那些不熟悉人们生命的消失,他们除了去想象那些丰富生动的死亡情节外,就是幸福无比的享受自己的庸碌和无能。

  当生命不在被自己的同类看重时,生命便腐臭起来,而人类的命运也走入了歧途,彼此的屠杀与藐视成为人群中的一种游戏,悲剧成为了一种谈笑的话题。原始的杀戮,还只是朴实的本能欲望;而被所谓文明、所谓主义、所谓法律涂亮的屠杀,却更多的染上了邪恶与贪婪、虚伪与残暴的人性。可悲的是,在这样的暴戾环境中,有人却鼓起了掌。历史是如此的相似,生命的践踏无休无止,重复了又再重复。

  曾经有人豪情宣告,我们不惧怕死亡,即使死亡亿万,仍会有亿万的人继续战斗!这是一句数字上的真理,更是一种权力上的绝对真理。上亿人的死亡,在一个人的口里很轻快的就说出了,但是,对于亿万死亡的灵魂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人类的追求,在历史长河中曾无数次溅出璀璨炫目的耀点。为共同的生命自由、权利及尊严,为生命能够唱出最欢快的颂歌,有些人放弃了生命。并不是这些人不爱护、不珍惜自己的生命,而是他们更懂得生命对于整个人类的价值和意义,用自己的个体生命的牺牲,去换取整个人类生命的壮丽,那是人类区别于畜牲的界点。

  人群中的每一个死亡,对于依然活着的人来说,都应该是一种震惊和醒悟。在死亡面前,我们应该寻找更多的思考、崇敬、忧虑和真诚,让生命的每一丝微笑,每一瞬回忆,每一份情爱,化羽为仙,复归永恒。

  生命真谛不在于时间。我们的那位始皇帝整日梦想长生不老,永永远远做皇帝,虽集暴政之冠,但终被儿子所灭。由此看来,权力并不能拯救死亡,也不会拉长生的时限。权力只可满足肉体的欲望,却永远无法让生命美丽起来。佛祖于菩提顿悟,从此生命为空;耶稣复活,生命回归于苦难;孔老二大智大慧,把生命分为了真命和贱命,从此中国社会便有了值钱的命和不值钱的命。无论是超然的生命思索,还是凝重的生命假设,以及为利禄而造的生命真理,都不能给生命以确定的永恒声音。但是,我们生于人世,有良知和真诚,有崇高和坦荡,有遐思和爱恋,有快乐和灿烂,生命真谛就会具体而丰富。

  许多时候,我们无法忍受亲人生命的消失,在敏锐的呼吸中,目睹生命的结束,在久久凝视的目光后,浮现着生者的音容笑貌,忽而悲伤瞬生,迷惑的灵魂再无法忍受沉默的煎熬,悚然间支撑生命的意志就崩溃了。有时生命的脆弱是如此的不可触摸,稍微的外力就可让其轰然倒下。经管如此,生命的延续依然是这个世界存在的最大力量。

  拷问生命,让我们读懂生命轨迹上的每一个点,尽其所能,化腐朽为神奇,让生命之火点亮所有黑暗,以人类唯一的思想去救渎人类唯一的灵魂,让庸俗及虚伪从人类肉体的躯壳中挖出,净化良知,赋予生命最好的答案。

  生命本为清水,洗掉阴霾,回归自然,无论生命是短暂还是无果而终,生命都是纯洁而永不凋谢的花。

  

关于画圆和圆蛋

江湖黑杀令 一萧一剑 1651 2020.01.05 18:13

  地球上只剩下了阿Q一个人,孤独慢慢的向阿Q袭来,一向以幸福为荣的阿Q开始感受世界末日的苍凉和恐惧。世界真的到头了吗?阿Q眼前晃动着死亡的影子。

  末庄的空气并没有多大变化,但小尼姑没了,小D没了,连假洋鬼子也没了。阿Q失去了对手,不能斗争了,不能革命了。阿Q开始担心自己会死的很寂寞,没有那种热热闹闹的哭,没有孝子贤孙,可能连个掉泪的女人也没有,阿Q不免有些慌张。

  太阳照常升起,日光照出树的影子。阿Q无聊的踩着树影,忽而悲愤,蹦着很跺影子,影子傲慢着,把阿Q遮的不见踪迹。愤恨的阿Q妙计连出,用邋遢的口水射向影子------中午时分,树荫屈服了,影子缩短了,阿Q露出胜利的笑。

  阿Q背起手,心满意足的溜达在末庄的街巷上,末庄风光一如既往的好看。阿Q来到了末庄的刑场。先前,这儿是末庄人最热闹的地方,无论是杀土匪、杀大户或杀革命党,末庄的男女老少都在这儿激情。正如王户描述,咔嚓一下,人头就骨碌碌的滚在地上。有豪气的,便怒睁双目,露出嘎嘎作响的白齿;有熊包,头还没着地,早就缩成了蛋,滚在地上,还一串一串的流尿汁。反正不论是杀谁砍谁,末庄人都要心情澎湃的,他们会在老长一段的饭前茶后时间里,讲述那个精彩的一瞬。

  阿Q登上刽子手们砍头的台子,台上的血迹已被风雨荡尽,阳光下,只有个是是非非的圈迹若隐若现。阿Q忽然就热血了,有一件大事在阿Q的生活中时刻缠绕着,使他夜不安寝。今儿,阿Q明白了,原是这个终没能划圆的圈,它是阿Q的一个最不服气的心愿。阿Q不服气,是砍头的赵阿狗在砍阿Q的头之前看着阿Q划的圈说;不圆,不圆,没假洋鬼子老爷划的圆多了。假洋鬼子剪了辫子,还能把个圈划圆,老子咋就划的不圆呢?阿Q在内心里是一直不服气假洋鬼子的,阿Q睡在土地庙时,就说,姥姥的,老子先前比你阔多了。阿Q革命后,一直就想咔嚓假洋鬼子的头,可假洋鬼子也革命,这让阿Q很姥姥的。如今,连赵阿狗都说假洋鬼子划的圈比阿Q划的圈圆多了,确让阿Q十分生气。于是,阿Q便又真的愤怒了,于是,阿Q便朝着模糊的圈、当然是愤慨的吐出两口口水,再愤慨的跺了两脚,边跺边蔑视的说,姥姥的,算老几,先前,老子的老子比你划的圈圆多了。

  阿Q一向是骄傲的,阿Q一向也是幸福了的。想到老子的老子比假洋鬼子划的圈圆,阿Q当然就飘然了,飘然的阿Q当然就和气的多,阿Q就不再愤慨,便淡然,便开明。老子其实是划的圆的,不过老子那时没心情画圈,下回老子肯定画的圆多了。

  阿Q心情舒畅,立马就想到了慈宁庵的小尼姑。想到女人,阿Q就又有些愤恨,王嫂是坚决不能娶得,不仅是眉梁上有个痣,还嘴大,而且还与赵秀才勾来搭去。小尼姑倒是守规矩,还算眉清目秀。想到这,阿Q决定就娶小尼姑了。

  阿Q来到慈宁庵,满园安宁,几颗萝卜零零星星的卧着。阿Q推开念经的庵们,有香火缭绕,但人迹袅无。溜达一圈,终无声响。这时,阿Q才忽的记起,世界上只剩下了他一个人。阿Q一下子失落了,阿Q是爱与人斗其乐无穷的,虽屡屡吃亏,但却有自得胜利之法,犹败虽荣。

  今日,人没有了,胜与败便无意思了。

  于是,阿Q念叨,老子先前比你们死得早呢。话一出口,阿Q立刻精神了。阿Q忽的就又想起了赵阿狗砍自己人头的那一刻。这一下,阿Q便理直气壮的比假洋鬼子早死了。想到这,阿Q精神抖擞,昂头再向末庄刑场走去。

  路过王铁匠铺,阿Q翻出一把钢刀,阿Q轻弹两下,刀锋声脆入耳,使阿Q不由胆寒。走进刑场,杀气冷啸啸的。阿Q很傲慢、很得意、很精神的,在世界末日,阿Q终于比假洋鬼子早死了一步,而且是确确实实的早死了。这回,阿Q不用说老子的祖宗强了,阿Q只需说老子比你死得早多了,就一下子叫假洋鬼子服了。

  想到假洋鬼子终于败了,阿Q头上的那块癞疤便烁烁的亮。

  阿Q跪在那个模糊的圈迹前,他一手慢慢的画着圆圈,一手把钢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这时,日光灿烂,有轻柔的风很猥亵的摸着阿Q的手,这使阿Q的手不由的激情,握住钢刀的手更加有力。阿Q画圆画的十分虔诚,那圆的形态却也逼真了。

  而这时,从慈宁庵却传来了午时三刻的敲钟声。

  而阿Q的圆只差了一点点就画成了一个真正的圆蛋。

关于哲学与时尚

江湖黑杀令 一萧一剑 1494 2020.01.05 19:08

  哲学是个无用的东西,大概是不错的。

  早在古希腊,哲学就曾被人嘲笑,有史为证;柏拉图在《泰阿泰德》中讲了泰勒斯坠井而被女仆嘲笑的故事,那女仆讥笑泰勒斯迫切欲知天上情形,却不知足下是何去处。柏拉图自己也好不到那儿去。这位老夫子一心想在叙拉古实现他的哲学梦想,结果不仅碰了一鼻子灰,而且还被那儿的暴君挖苦嘲弄了个一钱不值,并将其贱卖为奴。

  为此,柏拉图圆场道;哲学研究世界本质,却不懂世界上的实务,与人交往便显得笨拙,成为笑柄;哲学家研究人性,却几乎不知邻居者是人是兽。受人诟骂也不能举对方的隐私之痛反唇相讥,因其根本就不知任何人的劣迹。

  由此看来,哲学不仅是与实际生活“拜拜”的,而且也与权力是“拉倒吧”。康德后来说;权力的享有不可避免地会腐蚀理性批判,哲学对于政治的最好期望不是享有权力,而是享有言论自由。康德的这番话总算是为柏拉图的幼稚梦想解了围。

  现当今,我们多数人是真的知道哲学的玄奥是唬人的了,哲学既不能当饭吃,也不可当水喝,更不能使人飞黄腾达。因此,对于二十一世纪的众生来说,哲学不仅无用,且简直是笨蛋透顶。

  苏格拉底们把自己锁在远离俗尘的乐园里,创造着不生粮食、不生金钱的无用学问,虽被世人讥讽,却自得其乐,感觉充实了得。如亚里士多德“牛”言;我吃饭是为了活着,你们活着是为了吃饭。这就是柏拉图所谓“具备真正的哲学灵魂”的疯子定律也。

  哲学既无用,便与时代格格不入了,于是乎,教授们便改说评书了,这是现实的时尚,也是多数人喜欢的时尚。

  但哲学又不能真的“拉倒吧”,否则人与畜牲之间的那一点点划界便会久枯而亡,人就又会归化于畜牲。

  亚里士多德说;哲学所关注的是人的思想,而非实用。非实用性是哲学优于其他一切学术之所在。与别种活动相比,哲学的思辨活动是最为自足的活动,因而是完美的幸福。如此看来,哲学首先是一种沉思的生活,而所思问题的非实用性恰好是保证了这种活动的自得其乐。人活于世,必须维持肉体的生存,也需与人、与牛鬼蛇神、与鸡零狗碎交道,于是就有了肉身生活和社会生活,对于现实世界而言,这两种生活俞光亮,就俞幸福。而在此之外还有一种生活虽苟延残喘,却也无法甩掉,这就是人内在的精神生活。有人说精神生活也是人的生活的不可缺少的维度。

  精神生活是一种超验的东西,它是灵魂之思,追求生命意义,力求在一己的生命与某种永恒存在的精神性的世界整体之间建立一种联系。而这种联系就是精神的指向,是哲学一直追问的栖身之地。

  一个人如果追寻到了生命意义,便是拥有了一种信仰,那么他的精神生活便有了许多答案。这也便是亚里士多德所讲的“吃饭是为了活着”的意义了。

  在今日,时尚的欲望已将干瘪的哲学挤兑的无立足之地,而那些妄图把哲学改为政治说客的哲学家们,也终没能逃脱时尚的诱惑,看着花花绿绿的权力,他们便流着“哈喇涕”唱起了“向生活实际回归”的小调。

  “回归的哲学”也许能与时尚结拜为义,但我还是相信哲学的超越会时时走在时尚之前的。

  无论哲学是向时尚献媚,还是继续进行灵魂之思,哲学本身的价值是不会消失的,而哲学遭到的诘问也会与时尚一样的时刻泛滥着。

  《悲观主义集论》里讲;当欲望得不到满足就痛苦,当欲望满足了就会无聊。现实是欲望的集合,而哲学就是拆解欲望的锤子。当构架现实世界的精神因素崩塌,人的肉身欲望就会过重,即所谓“现实了”。哲学无力让人得到权力、金钱及美女的满足时,哲学的无用也就定论了。

  哲学被时尚抛弃,是人的幸福还是悲哀,这本身就是哲学要追问的东西,哲学的无用及有用之论,其实就是“哲学了的”。哲学是孤独的,但哲学并不寂寞,哲学就是生活本身。只要人类心中还有疑问、惊奇,有神秘、感叹,有苦恼,有欢愉,哲学就是精彩的了。

  

关于风尚与趣味

江湖黑杀令 一萧一剑 2554 2020.01.06 21:30

  现在的美女是遍地了的,那不美的女也是遍地了的,只要脸堂子在电视上来回逛荡几遍,或者那不该露的地方弄个走光,便一下子就明星了。

  有几个脸白白的,与那泰国的东西差不了多少,弄在一起装模作样的搞智慧,也是脸堂子光滑的比驴死蛋子还靓靓的,也都是明星子名人子,智慧它们是绝对没有的,其他东西是否存在,就不可而知了。

  以上一些脸堂子不算和谐的诸位,时下都是名人了,虽然,现代流行脸膛子俊能出名,但她们却不是,她们因脸堂子露的多多了而出名,不过,这也是目前的风尚与真理,脸膛子或连同其他地方露的时候多了,大家自然就瞄的多了,一来二去,这脸膛子就成了熟面孔,于是,就成了名人名家了。这是成名其法之一,其法之二便是什么超女孙艺心了,脸膛子露的机会不多,但却紧紧的抓了任一露的机会,并且,既然露了,便要露的万紫千红,露的眼直心跳,越是隐私的地方,越要露的毛骨悚然,露的看客流鼻涕淌口水,要露出猫腻来,露出心情来,露出名气来,露着露着,也就露出个名星名人来了。成星成名的方法之三,便是当众阉割自己的小祖宗了,如里不歪、锅什么东西之流(我不知道锅什么东西是男是女,在这儿假定先前是个男人吧)。旧社会,街痞、无赖、混混们,靠帮恶行凶、滋生事端混于人流,目的是吃上饭,偶尔抢些穷人的救命钱,到三流暗苍那儿消魂一番。现如今,街痞、无赖、混混们都成了名人名家了,能杀能打的成了致富的带头人,老爷们吃喝嫖赌贪的报销大户。

  无缚鸡之力,又长着一张小白脸,又识得几个汉字,读得几句外国话,爹娘虽然老实巴交,但天生却有做包国维(张天翼小说《包氏父子》中富家少爷身边的穷人奴才及无赖小流氓)的勃勃雄心。可现在是新社会了,哈巴狗一样伺候主子、为主子尽孝尽心的机会没了,虽然,也时常漫骂这新社会的无理,但总要找个展现自己无赖及奴性的地方吧,网络便是最好的地方了。于是,锅什么之流便阉割了自己,但在自己家里阉割是无人知晓的,既然我们的社会现代流行成名成家风尚,况且,太监已经绝种了一段时间,让绝种的东西再弄出来,肯定是新闻、是名事了,名事出来了,名人也就生出来了。

  什么东西与什么南北由此而名人名星了,名人也就名人了,接下来就该赚钱了。精明的出版商们抓住赚钱的机会,开始让狗屎臭遍天下。聪明人有一大精粹,一堆狗屎,如果没人说没人道时,它就是一堆狗屎,如果有一人看了这堆狗屎,并且说这是一堆狗屎,第一遍也许无人应声,当说到第三遍时,立马就有人专门去看这堆狗屎,看过之后,他会说这是一堆狗屎。接着第三个人又好奇的去看狗屎了,看过之后,他也说,真的是一堆狗屎。一堆狗屎有三个人看了,第四个人不看,就说不过理了,不看一下,就觉得自己没出息、没能耐、没见过世面,不看,心里头会百爪挠心,脸面上会低人一等。一堆狗屎竟然让聪明人这样难受,为什么不去看一看那,看了,又不损失什么,何乐而不为呢,于是,第四个人理所当然的看了,看了之后,他会较第三个人有所感叹,他说,一堆狗屎啊!当第五个人看了后,又会换了一种口气,他会说,像是一堆狗屎。第六个人再换口气,是一堆狗屎吗?接下来会有第七、第八、第一大群的人会说出各种是一堆狗屎的情绪和情形来,后来,这堆狗屎当然就不是狗屎了,它成了教授、学者研究的课题,再后来,就有许多人因研究这堆狗屎而成名成星了,不过,大家心中还是明白,那还是一堆狗屎。

  因丑而成名人,因俗而成星才,这不是那些人的错误,而实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哀,是我们千拜万崇的文化的悲哀,是社会病态发展的恶果。

  一个庸俗、欲望横流的社会环境,它的时髦只能是病态风尚和哼哼主义。时下,只要我们睁开眼,看到的就是一些文化素质极为低劣的那星这星的东西,对于关乎民生民情、人类生存、公平、正义、崇高等具有人生价值意义的事情,已被所谓的现代时尚和流行主义践踏的支离破碎、气息奄奄,而横行乡里、贪污奢华、低级庸俗、苟且偷安却成为这个社会崇尚、模仿、希望和追求的理想目标,正是对恶与俗的内心称颂和渴望,才造就了我们这个社会的邪恶、腐败和市侩之风。

  某些成星成名的东西,正是多数人的无聊好奇和媚俗文化人的推波助澜造就的。我们曾不无高傲的、千万遍的夸耀某些过时的东西。的确,我们的古人为世界的发展做出过巨大的贡献,特别是在科技领域,创造了不少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大功绩,但是,我们应该实事求是、不可否认的看到,在思想、道德等意识形态领域,我们的成绩几乎等于零,表面上看,是乎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但实际上是只此一家,即孔家文化,也就是皇帝文化、奴才文化,这种文化并不张牙舞爪,而是在温文尔雅的掩护下,屠宰人的信仰、爱的本质和活鲜活灵的生命。五四运动前,孔家文化完全的发挥了它的所有本性,使文人从没有领略过科学、民主的空气,由于长期的压抑和窒息,在这种文化背景下生存的人,要么是阴险的,要么是奴才的,要么就是凶残的,这种文化的生存环境是绝对的普遍性的人性麻木,与这样一种文化格格不入、水火不容的,是人类具有的自主天性和追求公平公正的发展需求。

  正是这样一种文化,当它失去生存空间时,人们的道德标准、理想信念和生存意义一下子坠入无底深渊,于是,人与人之间危机四伏,欲望、庸俗、奸诈和不负责任成为时尚,成为社会主流。所以,当孔家文化摇身一变,由阴险仁义变成庸俗无聊时,过去的杀人软刀也变成了阉割短匕,这种变化无疑是病态的、畸形的,它只是由奴才文化转成了小市民文化,而这种转变没有丝毫的文明性和进步性,是俯首帖耳、奴颜婢膝向庸俗无聊、低级趣味的转换。

  锅什么之流也许根本就不懂得这些文化背景下所产生的腐朽与阴暗,但他们却是在这种文化氛围中成长起来的,家庭环境、社会环境已让他们从骨子里吸足了这些文化的毒髓。因此,对于他们来说,什么责任、道德、高尚、理想统统都是垃圾,而丑陋、庸俗、低级趣味、不知廉耻正是出名成星的途径和跳板,在他们及她们的思维中,光鲜的风光、太监的优越正是他们及她们孜孜追求的目标。而为了迎合这种观念,我们的电影、电视、演唱、新闻、图书等几乎所有的媒介,都在穷尽所能的表现卖弄、男人辫子、不男不女的格格、嗲声奶气的白脸、阴调阴态的太监以及不伦不类的皇上等,而这种的东西流行,正如梅毒一样的侵害着一个民族的躯体,如果我们任其这种鼠窃狗偷、卑鄙龌龊、低贱庸俗的风尚无限的蔓延,我们就会走向必然的自灭之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