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三世不够穿越来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第一章 相遇

三世不够穿越来凑 抓狂中 2002 2018.12.08 15:06

  最美的是遇见,最甜的是相伴,最苦的是相思。

  跛子村的冬季是一望无垠的皑皑白雪,偶尔可以看见几许缕缕炊烟。

  村外十里地的茅草屋飘出浓浓的香汤味,屋内一位穿着灰黑色用着最下成的麻布制成,下身也是用着灰黑色的麻布裤子。

  奇怪的是那破损的衣料却是用的上乘的丝绸缝补而成,脚下是一双黑色布鞋,一尘不染。

  双目看上去清澈干净却流露出一副忧伤神色的少年望着桌上一只浑身雪白的狐狸,狐狸低着头享受着那条肥硕的鲫鱼。

  似乎感觉到少年的目光,狐狸抬起头,只见狐狸额间原本该有的细小白绒则换成了一条醒目的红线,甚是扎眼也异常场妖娆,少年则无奈的叹了口气。

  那一天也是个大雪纷飞的日子,他拾完柴往回家的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少年也不懊恼。

  仿佛这种事时常发生一样,抬起头时发现一双如蓝宝石般的瞳孔也正歪着头打量着他的小狐狸,他伸手将那只小狐狸拥入怀里道:

  “小狐狸,你也是无家可归么,那你跟我回家好不好。”虽然嘴上这样问,可是他并没有放手的意思,嘴上喃喃道:

  “我一个人真的好害怕。好孤单。”随即抱起狐狸。他没注意到怀里的狐狸似乎一点也没挣扎,微微眯着幽蓝的瞳孔,嗯?睡着了?少年望着睡着的狐狸不由感叹了一句:“真是只心大的狐狸”。

  白雪依旧无情的刮在小小人儿的身上,一位少年背上一只小背篓怀里一只小狐狸顶着风雪向着那再风中似乎看上去摇摇欲坠也仿佛在向他们招手欢迎回家的茅草屋。

  少年走在茅草屋门前迟迟不肯开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等了一会也并未见什么奇快的事情发生,少年也小声道:“不应该呀”然后望着怀里的狐狸也不在迟疑推开门进去。

  屋内只是十分简单的摆设,一桌一椅一炕,炕上摆放整齐的被褥与衣物,此外屋内再也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少年把狐狸放在炕上,自己则转身出去把背篓放在屋外的厨房里。

  进屋看见已经醒来并且坐着端正的狐狸,银白的毛发,配上幽蓝的瞳孔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气质,少年道:

  “你醒啦,屋里什么都没有,你别见怪,江叔走前跟我说这样摆放应该会安全些,哦,对啦,我叫凌吟,你呢,小狐狸”

  好似尴尬的挠着头道:“我忘记了你是小动物不会说话,你这么漂亮,我就叫你小白好不好。”狐狸眯着眼似乎默认了他的提议。

  从那天起狐狸就成了少年的小小跟班,少年也是满心欢喜,一天都喋喋不休,仿佛有说不完的话。

  “小吟啊,又来赶集了呀,来,张伯伯给你俩个桃吃,小白也跟着啊,张伯伯也给你一个桃啊,咦,小白今天背着个小鱼篓哟。”

  笑呵呵的说完随即把桃放进狐狸背上的小鱼篓里,少年道:“谢谢张伯伯。”“哎,小吟,慢走啊”。少年看着背着小鱼篓的狐狸不经笑出了声:

  “你看,我说背着挺好看的吧,你还不愿意。”话未说完便被远处传来的声响打断了;“跛子寨的人来啦,大家快进屋里去,跛子寨的人来啦。。。“

  少年奇怪地说“这不就是跛子村么为什么自己人来了还要躲啊”,狐狸却微闭着双眼仿佛一切都无所谓。”哎哟,小吟,快点到张伯伯这里来,快点.“

  少年懵懵懂懂的跟着张伯伯进了屋。”张伯伯“”嘘,小声点“哦,张伯伯,跛子寨的人不是我们村的人吗,为什么我们要躲着呀。”

  狐狸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怎么把小鱼篓给卸下来了,神态自若的就往少年的怀里钻,调整好最舒适的姿势,嗯,好吧,又睡觉。

  张伯伯小心翼翼的关好门窗随即坐下来道“小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吧,唉,其实这也怪我们,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我们村叫跛子村,可却看不见任何一位患有残缺的人,”

  少年微微点头。张伯伯无奈的又叹了口气说道:“咱们这跛子村顾名思义就是先辈们都是些患有跛子的残疾而结伴迁徙过来,一起组建了这个村落,

  随着一代一代的传承,大多数的孩子已不再像先辈那样患有残疾,刚开始那几年都还过的融洽,可是不怎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对那些患有残疾的人似乎产生了一种歧视甚至厌恶的心理,觉得他们不管做什么都麻烦,都碍眼。

  虽然表现的不是特别明显,但是残缺的人本身就有一种低人一等自卑的心理,慢慢的他们似乎忍受不了人们那种厌恶的眼神,又如同先辈那般结伴在村外东边的荒山建立了跛子寨。

  他们自己虽也有种庄稼,可还是有时会下山来抢虐物质,我们自知愧欠他们,便把东西都放在外面,一直以来倒也相安无事。”说完起身看看外面道:

  “好像已经走了。“随即打开大门。看着框里居然还剩几个桃,捧起来对着少年道:”来,小吟,这些你都拿回去吧,小小年纪,你也不容易。“蹲下身来对着不知什么时候醒来的狐狸道:“照顾他,你也辛苦了哦。”狐狸听完微眯着瞳孔不知在想些什么。

  少年却道:“张伯伯,明明是我照顾小白啊。”“啊,对对,是我们小吟,好了,早点回去吧。”少年微微点头,又把小鱼篓背在极不情愿的狐狸身上,对着张伯伯挥了挥手,往粮食店里用小白捕捉到的野兔换取粮食。

  回到家对着狐狸道:“小白,你觉不觉得好奇怪哦,为什么那时候会有那么多人患有残疾且都是跛子还可以组建一个村落啊,嗯是不是我想太多啊。“

  狐狸走在少年跟前抬起前爪放在少年的脸上轻轻拍了拍,少年也对着狐狸微微一笑。

第二章 身世

三世不够穿越来凑 抓狂中 2041 2018.12.09 16:30

  转眼春去秋来,又是一个冬季,少年也长高了不少,狐狸则还是老样子。

  少年还是如往常一样抱着狐狸,臂弯则夹着小提篮,温柔的抚摸着怀里那雪白的毛团走到一片竹林放下它道:

  “要么你自己去玩,要么就跟我一起,说不定还奖励你吃鱼哦。”

  狐狸动起爪子与他一起挖冬笋,少年微微一笑:“馋嘴狐狸”便也开始动起手来。不一会的功夫便挖了一篮筐的冬笋。

  少年笑呵呵地到:“非常好,看你表现不错,今晚就奖励你吃玉清白露汤(所谓的玉清白露汤便是冬笋,野菌,雪水混搭而成),嘿嘿。所以鱼呢。当然没有啦!”他这样苦中作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似乎老天爷也见不惯得意的少年。

  刚走没几步便摔了一跤。

  手里的小提篮向天飞去,所有的冬笋都洒了出来,包括那把小锄头,望着那锄头离自己越来越近,少年默默的说了句:“原来噩运没有离开。”

  闭上双眼等待命运的宣判。可是落在他脸上的不是那把可怕的锄头,而是滚烫的血滴,猛地睁开眼睛,看见雪地里开出红艳艳的朵朵红花,扎眼至极。

  看着狐狸额间冒出的鲜血,眼泪夺眶而出:“你是不是傻啊。”慌的抱起狐狸朝着茅草屋里跑去。从衣服堆里找出一个盒子道:“还好,还好。”

  从盒子里拿出来的是上好的止血药以及药膏。

  一边轻轻给狐狸涂抹着一边道:“都说狐狸聪明的很,我看你分明就是只傻狐狸,怎么自己还往刀口上撞。”

  少年只顾着查看伤口并未注意着狐狸那幽蓝的瞳孔散发着灼灼的目光。抬起爪子往少年脸上轻轻拍了拍仿佛再说别担心,少年无奈着道:

  “唉,你好好在家带着,这次换我去给你捉鱼。”谁知狐狸往他怀里一扑少年苦笑着:“真拿你没办法”。随即拿上小鱼篓向着河边走去。

  河水已经结成厚厚的冰层,少年凿出洞口,褪去衣裳。对着狐狸宠溺的摸摸了头,看着伤口心疼到:“乖乖等我。”

  转身跳入那刺骨的寒水中。岸边的狐狸把少年准备的干衣物堆放在一起,自己则在衣物上面蜷卧在一起,哪怕只有一点点温暖也是甚好。

  晚间,茅草屋里飘出迷人的香汤味,少年望着桌上吃的津津有味的狐狸道:

  “慢点吃,没有人跟你抢。”原来少年并不喜吃鱼,直到有一天,小狐狸浑身湿透嘴里叼着一只大鲫鱼,她才得知,原来它爱吃鱼,不论刮风下雨他都会为它捉鱼。而冬天寒冷之季也是三天捉一次鱼。

  抱着熟睡的狐狸,望着那刺眼的伤痕,少年楠楠道:“小白,你知道么。

  我是个不详人,我本来是凌镇镇长的之子,从小衣食无忧,可是我没有娘亲,娘亲因我难产走了,我很羡慕我二弟,因为他有娘亲,而二娘对我则是恨之入骨,虽然我也不明白为什么。

  有一天二娘不知去哪里请来了一名算命先生,好巧不巧的在花园里碰见了他们,二娘嫌我碍事让我赶紧离去,而那算命先生看见我则是大呼到:

  天煞孤星,天煞孤星呀,怎么还有水逆,太可怕了。真是奇怪,既然是天煞孤星且水逆怎么宅里的人都相安无事。真是奇怪。

  难道,请问这位夫人你是她娘亲么?哦,不是,我是他二娘,大师,你说他是天煞孤星是真的么,会不会克到我和我儿子啊。夫人,我想现在倒也不至于,但日后就难说了。

  我想知道这位公子的生母是否因他而死。二娘微微点头。哪位算命先生摸着自己的胡子:这就对了,之所以贵府现在相安无事,那是因为他的生母乃是大富大贵,紫气东升的命格因他而亡则把他天煞孤星的命格给压制住了水逆也变得微乎其微。

  可还是会有一点小倒霉,是否如老夫所说。大师说的对啊,每次这小子出门,不是这摔那摔就是钱丢了。这就对了,现在的这些问题都还不大,等到他生母命格用完之时便是贵府的大难之灾,好自为之吧。

  拂了拂拂尘,离去了,我望着他的背影,歇斯底里的吼:你胡说,你胡说,不是这样的,呜呜不是这样的。”

  我一直以为那是二娘不喜欢我,特意找人来想赶我走的理由。可是我错了。

  半年过后,爹爹身体慢慢不好,家里的仆人也时常会被掉下来的瓦砾给砸伤,要么就是会突发大火,迫于无奈,我爹也没办法,就把我送到了江叔家。

  可是江叔也忍受不了跟我在一起生活也离去了,不过江叔走之前都告诉东西该怎么摆放,我一个人生活但也不至于那么艰难。

  嗯,虽然走路经常摔跤,开门时门会突然坏掉,炒菜做饭会烧到屋子,还有刚开始只有我一个人的害怕孤单,不过都在遇见你之后都变了,我想你就是我的救星吧,可是今天我才发现,我好像并未逃离那个魔咒。

  而且我还把你的运气都用光了,害你受伤”说着把狐狸抱得跟紧了低声道:“对不起,你还是离开吧”似乎感觉到少年的抽泣狐狸微微睁眼,用自己的爪子拍在少年的头上,少年抬起头对着狐狸道:

  “谢谢你,睡吧。”只是他并未告诉狐狸哪位算命先生还说过这样一句话:你活不过成年。算算时间真的太快了。

  时间真的过的很快,转眼间,当初的少年已长成翩翩公子,只是狐狸还是和以前那样,只是额间上的红点异常醒目。

  唯一没变的则是他们一如既往的去跛子村换去粮食,这是一只银蝶飞到少年身边,又飞到了狐狸耳旁,少年笑呵呵的道:“去吧,就是换粮食,没事的。”狐狸望着他点点头,便跟着银蝶而去。

  每次这只银蝶来,狐狸便会出去一会,最晚也会在天黑前归来,少年觉得奇怪的是,狐狸怎么跟蝴蝶做朋友,难道就像小孩捕捉蜻蜓那样,你追我赶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