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两世离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10.往事如烟

两世离殇 旖旎若脂 2069 2019.04.08 21:23

  “阿殇”这个名字,自当年她死后,就再无人唤过。

  “嗯。我都想起来了。所有的一切。”陆离眼中泪水静默无声,瞬间弥漫。

  明明是悲伤到极致的神情,偏偏陆离的语气却如寻常般。如此诡异,却又矛盾地绮丽。

  “无邪姐姐,对不起。”如仙男子神色悲痛,眼中却是不能错认的深情。

  “阿殇,你还是像之前一样唤我阿离吧,无邪这个名字太苦太痛。”陆离看着眼前即便神色哀伤却依然清雅不似凡人的男子,“你不用和我说对不起。你当年欠我的,二十年前你为我做的,已经足够还清。我欠你的,当年也已付出代价。从此,我们两不相欠罢了。”

  “不。”被唤作“阿殇”的男子想说什么,张了张口,最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欠她的,她欠他的,又如何计算得清呢!

  “你怎的把自己又弄的这么狼狈?”阿殇最终换了个话题。

  “这些都是天意。”陆离神色疏离,“已经过去五百年,你也该放开了。以后你好好修炼,从此我们还是两不相见吧!”

  “不,这都是我欠你的!我欠你的一条命,欠你的十年恩情,我为你做的又怎么抵得过你为我做的呢?”阿殇眼中的伤痛如此明显,夹缠着他淡雅无尘的气质矛盾地动人。

  “二十年前你教了我功法,刚刚又救了我,前世你欠我的,这些已足够相抵了。”陆离顿了顿,终究还是不忍心:“阿殇,当年的事并非全是你之过。我知你本无意害我。况且,杀我的人并非是你。”

  “我从没恨过你。”

  “不,不是这样的。当年虽不是我亲手杀了你,可若非当日我对大哥下手,你也不至于为了救他而身中剧毒,最后也不会功力尽失被一个不入流的下三滥杀了。我当年却连亲手为你报仇都做不到。我欠你的,又怎么还?”

  “你当年才一十二岁,还是个孩子。我并没怨恨过你。”陆离正色看着阿殇,“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为我做的足够抵上这些,我原谅你了。你走吧,以后好好修炼,忘了我吧。”

  “阿离,为什么?”阿殇垂下双眼,不敢再对上陆离的清澈的眼。他怕他说出不该说的话,“你明知道我……”最终他也没敢说出口。那是这许多年来支撑着他的唯一信念。

  陆离别过脸,眼中的泪终于停了,长叹了口气,“我的情劫是子衿,前世我未曾勘破,枉自断送了性命;而今生你当年找到我的时候我是何种情状你还记得吗?情之一字,最是伤人。”

  “阿殇,我的情劫是子衿;你的情劫,却是我,我说的对吗?”陆离悠悠问出这句话,答案已在她心中。

  阿殇觉得连呼吸都要停止,他知道她聪慧过人,却不知再活一世,她竟通透至此。他以为她不知他对她的龌龊心思,却没料只怕前世的她就已是洞察他的所有。

  而他早在前世得知她的死讯之时就已经了然了她是他的情劫,勘的透却始终无法渡的过。

  非是不能,而是不愿!

  阿殇最终无奈说道:“阿离,你说的对。”他心里默默加上一句,这些我都清楚,可对象若是你,又叫我如何舍得勘破……

  我情愿,情愿一世情劫。

  “我曾经渡过的,你都正在经历。阿殇,我已放开手,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现在也该放手了。”陆离前所未有地平静。

  前世今生,她都为情所困,可如今大梦一场,她突然发现情爱皆浮云。谁爱谁,谁不爱谁,沧海桑田,又为谁停留过呢?!

  “不。”阿殇毫不犹豫地拒绝,“阿离,我不愿意。为何我不行?你可以爱大哥,可以爱曾锦,为何就我不行?阿离,他们负了你。可是我,百年、千年我都绝不会负你!阿离,你为何就不能回过头来看看我呢?!”

  “唉……”陆离长叹一声,“我和他们已是两不相欠,从此相忘于人世。阿离,你和他们不同,你是我一手带大的,我如何能对你有男女之情?前世不会,今生也不会。以后生生世世都不会。阿离,放手吧。”

  “那门外的这小子呢?他现在也不过二十出头,比你这具肉身的年纪小上许多,为何他就可以?”

  “你说杜若?”陆离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怎么话题突然就扯到杜若身上了,“天意如此。并非我所愿。”

  “就因为他喝了你的心头血?所以这就是天意?”阿殇眉头別起,神色哀伤,口中的话语却是狠厉:“好,既然如此,那我也要你的心头血,今后生生世世你都别想再甩开我!”

  阿殇神情凄厉,如仙的脸上竟也浮现妖异艳丽,他这一生时刻在压抑自己,从未将心中所想所求宣之于口,如今却是被陆离激地发了疯,不顾一切地将从不敢说出口的话说了出来,却是第一次觉得心里如此轻松。

  说完,阿殇单手制住陆离,另一手虚虚蒙上她的双眼,他不想在她眼中看到恨意,他怕他会心软,他怕他会听从了她,从此不再见她。

  可若从此再也见不到她,那他宁愿她恨他。

  至少一生一世,她都会记得他。

  “楚殇!”陆离浑身无法动弹,眼睛被蒙住也看不到他到底打算做什么,终于有些慌张,“你若迫我,我宁死!你清楚我的性子,从来是宁折不弯!”

  原来如仙男子姓“楚”,名“殇”。

  楚殇怔住,眼中的哀伤快要化为浓雾,半晌,双眼紧闭,说道:“阿离,你就如此不愿和我在一起?五百多年来,我的心里眼中只有你一人。你不是喜欢大哥吗?我这张脸,同大哥有九成相似,哪怕你将我当成他,只要你愿意看我一眼,就算让我付出一切,我也甘愿。”他只有闭上双眼,才有勇气说出这番话。如此卑微,却是他心底最深处的爱恋。

  陆离感觉到蒙住她眼的手在微微颤抖,心下不忍,却又清楚当断不断,对他来说是更悲惨的结果。这个她亲手养大的孩子,她对他怎么可能没有感情!可这感情,却不是爱情啊!

11. 黄泉旧事

两世离殇 旖旎若脂 2062 2019.04.09 08:00

  前世就是因为她对他太过溺爱,一丝一毫都不忍心伤他,所以才害得他度过了五百年的苦难光阴。如今,她既已明白自己是他命中的劫数,又何尝忍心再继续耽误他呢!

  陆离最终放软了语气,说道:“阿殇,你想不想听听前世我死后所发生的事?”

  “前世你死后?你连这些都记起来了?!”楚殇刚刚的一段话,似乎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心力,本来打算不管不顾,却在陆离的一句话后,又如泄了气般,这世间,唯有对她,他终究狠不下心来。“好吧。”

  陆离思索了一会,那些残酷的回忆已经太过久远。她忆了许久,才开口说道:“那年我死后,来到了黄泉。在奈何桥上徘徊,始终不肯喝那孟婆汤。我不愿忘了子衿,我想着只要我在奈何桥头等着,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总有一天,我能等到他。”

  “那你后来等到他了吗?”楚殇有些心酸地问道。

  “嗯。”陆离此刻语气平静,仿佛此刻她所说的并不是她的痛苦过往,“我不只等到了子衿,我还等到了许月。你绝对想不到,他们是一同来的。”

  “许月?!”楚殇惊呼道:“当年那个杀了你的贱妇?大哥怎么会同她在一处?难道大哥杀了她,和她同归于尽了?不可能啊,大哥功夫不弱,不可能打不过那个贱人。”

  “不是。”陆离彻底地陷入了回忆中。

  楚殇太过震惊,连遮住陆离双眼的手都忍不住拿开了。他清晰地感觉到心底的抽疼,他竟不知这个他放在心底最柔软的位置偷偷地爱了这么多年的女子,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只要一想到她曾遭受的一切,他的心就痛到颤抖,恨不能以身代之!

  陆离也陷在那些痛苦的回忆中,这都是她曾经经历过的,那些苦那些痛,即便是到今天,她一想起,又就重回到她的心头。良久,她才终于闭了闭双眼,再次睁开眼时,双眸中已是再无波澜。

  良久,她才又继续说道:“我等到他们的那日,已经是我在奈何桥上的第二十三个年头。黄泉,几十年如一日,奈何桥上,日日夜夜的子夜,从无变化,日子过得十分的孤寂。孟婆平日里也没个伴,日日见着我在桥上徘徊,天长日久,偶尔能说说话,倒是生出了些许的情分来。她知道我在等一个人,于是每每有新魂,便特别帮我留意着些。那一日,便是孟婆认出了子衿,否则我还不一定认得出他。”

  “他变了?”

  “嗯。他老了许多,也变得我都认不出了。”

  “那他为何同许月那个贱妇在一处?”楚殇一提到“许月”的名字,就忍不住咬牙切齿。这恶毒的蛇蝎妇人,害死了他最爱的人,可他当年竟连为她报仇都做不到,这教他这么些年来,日夜不宁,折磨于心。

  陆离冷笑一声,说道:“呵呵,他们当然在一处。我死后,他们做了一对恩爱夫妻。没能同年同月同日生,却是真正的同年同月同日死,一同上了奈何桥。”

  “啊!!”楚殇完全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惊呼出声。等回过神来后,却是手握成拳,忍不住朝床边的床头柜砸去,竟是气得连法术都忘记了,只以肉身发泄。

  “砰。”并不是很响的一声,床头柜却已在瞬间化为齑粉。可见楚殇的怒气有多么大!

  楚殇如仙的面容上眼睛通红,额上青筋毕露,“楚子衿!他怎么敢!他怎么敢!他怎么能这么做!他竟如此待你!把你置于何地!你可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他怎么敢!”

  说到最后两句,楚殇竟已是哽咽,语无伦次。

  他楚子衿一向自诩名门正派,身为正道第一庄楚家山庄的庄主,竟会做出这等事来!且不说无邪为他豁出性命,就说许月,一介妖女,又杀了他的发妻,他竟会和这种人纠缠,甚至做了夫妻!

  竖子尔敢!

  一想到此处,楚殇再也忍不住怒意,一挥衣袖,床边的沙发顿时化为一滩灰烬。

  看着眼前双眼通红,怒意无法遮掩的楚殇,陆离却已是平静如斯,一丝涟漪都没起,反而安慰说道:“阿殇,别生气。这些都已经过去了。五百年了,我已经快忘了。”

  这已经是太过久远的事,她从最初的无法置信,到后来的心如死灰,而今,竟是死水无波了。

  “无邪……”楚殇忍不住唤出她前世的名,只要一想到善良如她竟是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受了这么多苦,他的心就仿如在油里煎熬……

  “当日我也不肯相信子衿竟会如此待我。孟婆看不过我的自欺欺人,便耗了不少道行,使了回溯术,让我亲眼见到了我死后的事。当日的无邪已经死了,没有死在许月的刀下,却是死在了奈何桥头。”陆离平静的语调,却是说着世上最悲凉的话。

  “后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楚子衿当初那么爱你,为何他会做出这种事来?……你为他连命都能舍,他却如此待你,他谈何为人!”楚殇气得声音都有些嘶哑。

  陆离倒是平静了下来,如同在说别人的故事,缓缓道来:“我死后,子衿去找许月,想为我报仇。许月早就觊觎子衿日久,她当日杀我,也不过是嫉妒我同子衿成了亲,这些我早都知道。可谁知,子衿找到她寻仇,她竟以我的尸身为要挟,换取子衿日夜陪伴在她身边半年。这半年,她温柔小意,做小伏低,更兼手段百出,趁着子衿酒醉,同他做了真夫妻。子衿的为人你是清楚的,虽正气凛然,却心性软弱,哪里经得住一个女人这么软磨硬泡,耳鬓厮磨?不过两年罢了,他同她已是夫妻情深。”

  “哼!”楚殇一挥衣袖,床对面的桌子瞬间化为乌有,“什么夫妻情深,奸夫**罢了。虽然我不想承认,可他楚子衿当日三茶六礼、明媒正娶的妻子是你。她算什么东西,无媒苟合是为贱。”

  陆离苦笑说道:“呵,就算我救了他的命,有再深的感情,又如何?人都死了,哪里比的过活人几十年的日夜陪伴?他早已忘了我。奈何桥上,我依然是当年死时的模样,丝毫未变,他却已是认不出我来!”

12. 痴儿!都是痴儿!

两世离殇 旖旎若脂 2086 2019.04.10 08:00

  “那次我在奈何桥见过他们之后,大受打击,整日里浑浑噩噩。孟婆看我这样消耗元神,便劝我饮下孟婆汤,重新投胎。可是我不甘心啊!我这一生,短短二十载,未曾害过一人,未曾有负于人,救死扶伤无数,到头来倾心相爱的爱人竟和亲手杀了我的人做了一世的恩爱夫妻。这教我如何能甘心?!我想不通为何我会这种结果!”

  “后来呢?”楚殇满眼怜惜。他知道她所说的具是实情,他跟在她身边的那些年,亲眼所见。更何况,他本身就是她救下后养大的。

  “后来?后来我在黄泉又见过他们三次。他们两人也是难得,每次都是两人一同转世,又一同上奈何桥,一同饮孟婆汤,世世皆是恩爱夫妻。可是他们已经完全不记得我是谁。”陆离冷淡说道,仿佛那几百年的等待只是一瞬。

  “再后来,我在地府的时日实在太久,又不肯做鬼差得地府庇佑,元神为阴气所侵,已是消磨地快要消散。孟婆苦劝我投胎不果,终于某天忍不住趁我不备制住我,封印了我的记忆,把我投入轮回。而此次我受重伤,灵魂和身体都虚弱到极限,影响到了孟婆当日所设下的封印,我这才记起所有这一切。到底是相处了五百年的人,她最懂得我的心,只是封印了我的记忆,没喂我孟婆汤彻底洗干净这些记忆。幸好幸好。”

  “为何天道如此不公!为何害人的人,就没有报应?”楚殇兀自愤愤不平,手握成拳,手上青筋纵横。

  平日里,总是清冷卓然的人,一旦气怒,竟也沾染了人间烟火气。

  “阿殇,你错了。到如今再细细想来,天道才最为公正。”陆离淡然看着楚殇,“许月那世犯了诸多杀孽,虽然她最终得到了子衿,但也沾染了因果报应。奈何桥上我统共见过她四次,她的灵魂一次比一次浑浊,只怕每一世都做了不少恶事。而子衿没有经受住她的引诱,同她日日在一处,灵魂亦是受其影响蒙上了污垢,他本来就不算上乘的灵根早在子衿那一世就尽废。我最后一次奈何桥上见到他们时,许月的灵魂已近黑色,脏污不堪。只怕不消再轮回几次,她的灵魂就该被天道剿灭了。而子衿从此受制于他灵魂上的污垢,只怕生生世世都只能做个最为愚钝的凡夫俗子,再不复我认识他时候的惊艳绝世,这也是果报。”

  “他们如此待你,这是他们应得的报应。”楚殇心下还是不愤,这是他小心翼翼、深深存在心底的人,他们却害她至此!奈何桥上的五百年,那该是多少凄凉,多少孤寂!难怪他之前那么多年倾尽其力都找不到她的转世,原来她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黄泉,从未投胎。

  “阿殇,你还没明白我的意思。”陆离认真地端详着楚殇,甚为怀念,这是她当初一手养大的孩子,如今已是风华斐然,即便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也如同清风拂过,一树梨花般的风采。还记得她当年死的时候他还是狡童模样。

  “嗯?”楚殇还在对楚子衿和许月的痛恨中不可自拔。

  “阿殇,你想过没有,子衿对我来说是我的情劫,我甘愿为救他而身中剧毒,更是因他爱我而被许月所杀。许月最终是得到了子衿,可对她来说,子衿何尝不是她的劫数呢?她为了子衿犯杀戒,坠入魔道,数世轮回愈加堕落,再也不能回头,迟早会为天道所不容。而子衿呢,许月同样亦是他的劫数,他受其影响,灵根尽毁,灵魂蒙尘,即便再过的百世,也不过一凡夫耳。本来,他们若没有遇上彼此,也许最后的结局就不会是这样。阿殇,你懂了吗?”

  “他们两人这种结果都是自找的。这同你我有何关系?你我未曾做过恶事,即便在一起,又有何不妥?”楚殇别过脸,不敢正视陆离。即便过了这么多年,他对她的心从未变过,除了她想推开他这件事,其余无论她要什么,他就算拼了性命也会为她做到。为何,为何他当年比她年纪小那么多?明明是他先认识她的,为何变成如今这样了呢!

  若是当年她喜欢的是他,那该多好!他绝不会伤她,负她,他定能护她一世喜乐!

  陆离叹息一声,“真是痴儿!你还不懂吗?这世间情劫最是难过,明知会伤会死,却仍义无反顾。你忘记你娘为何为你取名为“殇”了吗?情之一字,最是伤人。我当年如此,许月如此,子衿如此,你亦如此。你现今所求不过是常伴我左右,时日长久,你必不再仅仅满足于此,必会所求更多。可是,阿殇,我无法对你有男女之情,待他日你所求无法满足,必心生怨怼,到时结局只怕不会如意。”

  “不,我只求能常伴你左右,能常常见到你,就心满意足了。无论你如何对我,不管是生是死,我都不会怨你恨你。”楚殇急忙说道,“阿离,不要推开我好吗?求你了。”

  楚殇双眼通红,原来淡然的仙人之姿竟也显出丝烟火气来。

  “阿殇,你若时常看到我,必无法忘记我,你还如何能安心修炼呢?我在你左右,只怕如今你连入定都难以做到了吧?”

  “这些我都不在乎。我根本不想成仙。这些年来我努力修炼就是为了找到你,我只想能在你身旁,能时常看到你,护你一世平安,守你一生如意。而今,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么多年了,终于让我找到了你,阿离,就让我陪你走完这一世行吗?我别无所求,就算,就算只是做你的师父。”楚殇几乎哀求道。

  “我们再这么继续纠缠下去,只怕最终会成为对方的劫数。”陆离顿了顿,“阿殇,我这么难才放开子衿,难道你忍心我再被情劫所困吗?”

  陆离看着楚殇长大,自是了解他那固执地如磐石的性子,眼见无法说服他,只能以自己来逼退他。她一直十分清楚他对她的在乎,胜过一切,也胜过他自己。

  “阿离,你知道的,我对你怎么能舍得下呢?”楚殇低低说道。

13.纵使情深

两世离殇 旖旎若脂 2149 2019.04.11 08:00

  “阿殇,不要再执着于我了,忘了我吧。我如今终于已经渡过,你也放手吧。”陆离说道,而后默默在心里对自己说:五百年,我才终于能放开子衿;楚殇,五百年了,你竟还不肯放弃吗!黄泉那些年,我的元神已是残破不堪,就算孟婆帮我进了轮回重新投胎,元神不稳,这一世哪怕再刻苦修炼,还是寿元不继,更何况,我对他终究还是没有男女之情,日日相见却又求而不得,这不是最为残忍的事吗?!我如何忍心这世间唯一对我最痴心最好的人受如此之苦呢!

  与其他今后一世痛苦,不如让他此刻彻底断了对她的念想!

  纵然相忘于江湖,总好过他今后独自煎熬千年!

  痴儿!我与他皆是痴儿!

  “呵,”楚殇苦笑一声,“阿离,你可真是狠心。”可是,为什么我还是爱你?五百年来,一刻都未曾停止过。我知道,今后,这份爱也不会停止。

  “人都是会变的。我已不再是前世的无邪了。”

  “我也不是五百年前的孩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想让我去了对你的妄念,可是,你不知道,我是靠着找到你的信念,才坚持到了如今。阿离,听听我这五百年是怎么过的,你再拒绝我,好吗?”楚殇哀求道,清澈的眸子中弥漫着绝望。

  陆离对着当初她亲手养大的孩子,终究还是狠不下心来,垂眸回道:“嗯。这些年,你到底是怎么过的?”

  她很清楚地记得,当年她死的时候,他才十二岁。那么小小的孩童,没有了她的庇护,他后来是怎么长大的呢?

  楚殇回忆许久,那已经是太久太久前的事了,他平日里甚至不敢多回想,那些回忆,太伤太痛……太愧疚。

  许久,楚殇才终于鼓起勇气,整理好思绪,开口缓缓道来:“那日,我听闻你要和楚子衿成亲的消息,一时又悔又恨又嫉妒。悔的是若非当时我年幼,吵着闹着要你带我下山寻找同父异母的哥哥楚子衿,你也不会认识他,继而又爱上了他。阿离,你不知道这五百年来每每想到此处,我有多恨我自己,为何当时我就不能好好地和你呆在山上呢?如若我们不曾下山,你也不会是这么年轻就过世。这一切都是我害了你。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直到听到你们即将成亲的消息的那一刻,我才看清自己的心,才懂得了我对你的感情。我恨楚子衿,恨他抢走了你;我恨我自己,恨我自己太蠢,更恨我年幼,连与他竞争的资格都没有!”

  楚殇顿了顿,看了看陆离,看她毫无动容之色,才敢继续说道:“当时我在妒恨之下,偷偷拿了师公过世前留下的毒药,对楚子衿下了药。楚子衿对我毫无防备,我轻易就得手了,可是我当时却一点都没有开心的感觉,反而很害怕,那是我这一生唯一一次害人,却没想到报应到了你身上。阿离,我对不起你。这都是我的错。”

  “我当时诊出子衿中了什么毒后,就知道是你下的手。”陆离并不惊讶,前世时她已知道这些真相,她也并不怨恨楚殇。

  “当时若非我妄为,你也不会落到如今这步田地,这一切的开端祸首,是我!”楚殇痛苦地说道,这五百年来的每一日,他都是在愧疚中渡过,每次只要一想到所有这一切,他就恨不得当时中毒的是他,而不是楚子衿。更恨不能以身替她受这所有的苦。

  “这都是天意。”陆离语气平静。即便没有这些发生,她和子衿也未必能走到最后。

  “不,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可是,当时我并不知道师公留下的毒药竟然是绝毒,根本没有解药存于世。更想不到,你竟然会为了救他,用自己施行换血之术,以你的命,换他的命。若早知如此,我情愿死的人是我!”楚殇眼中溢满清泪,他当年怎会迷了心肝,做出如此恶毒之事!他竟害她至此!罪魁祸首是他!可是为何,如此善良的她,竟会替他承受他该受的报应!这太不公平!

  良久,楚殇待终于平复了情绪,才继续说道:“那夜,你和楚子衿成亲,我还以为你是得知他不久于人世,才这么着急地和他成亲;没成想,你竟是早早就决定要牺牲自己救他。你们成亲当晚,我喝的烂醉。等次日早晨醒来,才知道你在为楚子衿换血后就失踪了。我很清楚你与他换血后,毒就会转移到了你的身上,你必命不久矣。我不能让你就这么死了,都是我做的孽,死的人应该是我!所以我决定去找你。找到你后,把我的血换给你。”

  “痴儿。”陆离并不知这一节,当时她中毒颇深,功力几乎尽废,离开楚家后不久,就被许月所困,“你当时即便真的找到了我,顺利为我换了血,我也是活不长了的。当时我中的毒已深入骨髓,换血已是无用。”

  “可是,该死的人是我!”楚殇低吼出声,“该死的人是我,不是你。你这一世,从未害过人,不该是这种结果。你当年就不该救我,将我养大,到头来竟是我害了你!我一出生就该死!我死了,你就不会被我害的惨死!我才是该死的那个!我才该死!”

  “阿殇,别这么想。杀我的人并不是你。后来呢?你出来找我,发生了什么?”

  楚殇平复了一下情绪,才继续:“我当时年少,又从未独自出过远门,平日和你在一处,都是你事事安排妥当。我离开楚家后才知道江湖险恶。人见我一个小孩,没大人在身旁,功夫又不济,江湖经验几乎没有,才走了没多久,身上财物就被偷空,更是因为我这张脸,还差点被拐卖到南风馆。这时,我才清楚地认识到因为我的任性,我到底失去了什么。”

  楚殇说的平淡,但陆离却清楚那到底有多么惊险,她前世的年代,可不像如今的太平盛世,出门在外即便是一个成年男人都不一定安全,更何况前世年少孱弱的楚殇,从小和她一起在山上长大,单纯地如孩童般,更兼他年少时远较同龄人显得年幼的多,她当初出事的时候,他才十二岁,看起来如同十岁的孩童般,脸又美到雌雄莫辨,她可以想得出他一路的经历有多惊险!

14.奈何缘浅

两世离殇 旖旎若脂 2025 2019.04.12 08:00

  他能平安活到现在,真的是靠运气!

  “幸好我后来的师傅出手救了我。他当时修行快功德圆满,所以想在飞升之前传下衣钵。刚好碰到我,又发现我有灵根,所以就救下了我。本来我已求得师傅答应去救你,然后再带我回洞府修行,哪知当时江湖上到处传说你被许月所杀。我当时就彻底疯了,疯狂地要去杀了许月为你报仇。师傅他老人家怕我冲动之下犯了杀戒,再也不能修炼正道,竟是强将我制住带回了虚陵,之后更是用阵法困住了我二十余年。直到师傅飞升后,我才终于破阵而出。”

  陆离点头,“你师傅是对的。一旦犯了杀孽,你的灵魂就会越来越堕落。今后只怕再如何修炼都终生不可能得正大道。就算投胎转世,也是很难洗清灵魂上的污秽。幸好当时他把你困住了。”

  “可是,如此一来,我却连亲手为你报仇都做不到。”楚殇声音嘶哑,仿若又回到了那些日日纠缠着愧疚,夜夜无眠的日子,“等到二十多年后,我术法小成,下山去找许月,本来打算即使她死了,我也要挖了她的坟,把她尸骨拖出来鞭尸泄恨,可她却已经死得连个坟都没有。我想尽办法,施了各种术法,想抓她的魂魄,可当时却怎么也搜不到她的魂魄,如今想来,只怕当时她已经入了地府。”

  “再后来呢?”

  “后来,我发现自己虽修炼了许多年,却依然什么都做不了。为你报仇做不到,找你的魂魄也找不到。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只能又回了虚陵,继续修炼。我想着只要我努力修炼,你若重新投胎,总有一天我能找到你的。”楚殇回想起那些苦修的日日夜夜,那些无眠的时刻,满眼苦痛,想伸手抚上陆离的脸颊,五百年来他日夜思念的人,可他的手却迟迟不敢伸出。

  他欠她的,怎么可能还的清!

  “之后每隔五十年,我就下山一趟去找你的转世。沧海桑田,日转星移,我眼看着沧海桑田、改朝换代,日新月异,却始终没能找到你。我的每一天,除了修炼,就是想着怎么找到你,想着以前的事,想着我从前犯下的错。五百年来,我没有一日停止过我的悔恨。你救了我,养大我,我却害了你。阿离,我对不起你。”

  陆离垂下双眸,不敢让楚殇看到她眼中的心疼。毕竟是她亲手带大的孩子,从那么小小的一点点,跟在她身后叫着“无邪姐姐,无邪姐姐。”她都不敢想象,这五百年来他是如何渡过这样绝望的日子。

  他已为他当时的一时之气付出了代价,五百年的苦难,五百年的日夜折磨!他没入魔道,已经是奇迹了。

  “这都是我该受的,我自作自受。”楚殇自嘲一声,“终于,五百年了,让我找到了你。你可知道当时我有多高兴吗?”

  “哎。”陆离长叹一声,“阿殇,你还看不透吗?这是你的情劫。渡的过,便成仙;渡不过,身死道消。”

  “我知道。”楚殇回答,“可是,这都是我欠你的,我心甘情愿。”

  “你不欠我了。二十年前若不是你,只怕我早就已经死了。而且这次你又再一次救了我的命。这些足够偿还你前世的债了。”陆离别过头,不忍心看楚殇。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她很清楚。

  “不,我还没说完。其实二十年前,并不是我第一次见你。”楚殇低下头,不敢看陆离。既然她已忆起往昔,那他也不该再隐瞒他的过错。

  “什么意思?”陆离有些不解。

  楚殇停顿了会,才终于开口:“你这一世,我找到你,并非是二十年前,而是二十八年前。当时你和曾锦刚谈恋爱不久。”

  “二十八年前?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当时你十七岁,和你前世简直一模一样,那么美好,那么纯净。我找到你的时候你正和曾锦在电影院,我施了隐身术站在远处远远地看着你,你的一颦一笑我看着心里都觉得欢喜,我终于找到你了。可是,虽然他同前世长的不太一样,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来——曾锦,楚子衿他竟又纠缠上了你。”

  “你当时就已认出曾锦是子衿的转世了?”陆离苦笑道,“那你当时为何不现身见我呢?也许当时你出现,后来的一切就都不同了。”

  “一步错,步步错。当时我并不知道你在地府发生的事。我一直都以为楚子衿是你命中注定的缘分。五百年前就是因为我的嫉妒,才害得你身死,我不想再害你今生痛苦,所以我在偷偷地跟了你一天后,我亲眼看着你那么喜欢他,我想着这一世没有我,你们应该会白头偕老,所以我当时不曾出现在你面前,你若过的好,这一生一世,我都不会来打扰你。”

  “你看,即便没有你,我和子衿之间依然没有好结果。可见我们情深缘浅罢了。”

  “阿离,我……”楚殇闭了闭双眼,鼓了鼓勇气,才继续说道:“阿离,你这一世和曾锦的缘断,只怕也是我的过错。”

  “我和曾锦分开,是我和他之间的问题,同你又有何关系?”虽然过去了二十年,但这一世的事情陆离依稀还在昨天。

  “我当日虽决定不出现在你面前,却还是气不过他竟又同你在一起,所以,我在那天离开之时对他下了一个术。”楚殇说的有些慢,有些话,不知道怎么说出口。这一切都源于他的嫉妒、他的自私。

  “什么术法?”陆离有些好奇,曾锦是她这一世的初恋,也是唯一的恋人,他们在一起八年。当年她从未发现曾锦有何异常。

  楚殇别过头不敢面对陆离,有些难堪道:“我对他下了不能同你亲近的术法。”

  “啊?”陆离瞬间目瞪口呆,“居然还有这种术法?!”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时过境迁,一想到楚殇竟会做出如此孩子气的事,就莫名地觉得好笑的很。

15.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两世离殇 旖旎若脂 2007 2019.04.13 08:30

  修行之人,竟然还有这种操作!也真的是别致的淘气!

  “我本来想着倘若你们的感情好,待你们成亲后我就解开对他下的术。”楚殇有些不自在地说道。他当时也是小心眼了,可面对着放在心里五百年的人,他仅仅只是如此已是十分地克制了。

  “不对啊,曾锦后来和我分手是因为他出轨。若他真中了你的这种术法,他怎么会出轨呢?”陆离忆起当年,有些怀疑。

  楚殇耳朵都有些泛红,别扭地不敢看陆离,只能盯着自己的手指看,“当时我对他下的术法是只针对你的。你这么好,我根本没想到过他竟会和别人……。阿离,对不起,我只是……”只是爱你,却又害了你。

  这“爱”,终究还是说不出口。

  “没关系。我和子衿终究是有缘无分。若他当真对我的感情坚定,也不会仅仅因为你的术法就出轨。”陆离当日虽痛苦到差点自杀,如今早已经看淡。

  “这都是我的错,都是我欠你的。”楚殇低头道,都是因为他,害她两世情殇,他又该如何偿还呢?!

  “阿殇,你如今已经不欠我什么了。”陆离终究还是不忍,“曾锦的事,也算不得你的过错。只能说,这一切都是天意。”

  “若非当初我的一时嫉妒,对他下了术,你们如今只怕早已是儿孙满堂。”楚殇低语。

  “就算当初没有你的术法,这一世我和他也不会有结果。”已经过去太多年,陆离都已快要忘记曾锦的模样,“你没见过曾锦的外遇对象,我却认识她。她的名字叫“许月”。当日我前尘尽忘,故而一直想不通为何多年来我与他感情甚好,他竟会出轨,而今想来,这一切应该都是必然的结果。她为他坠入魔道,魂魄污浊,终究还是得到了他。也算求仁得仁,因果报应。”

  “竟又是她?!”楚殇震惊道:“这个贱妇。我要去杀了她。”

  楚殇觉得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从胸中燃烧着,手握成拳,额头上青筋闪现。他还清楚地记得二十年前陆离出事时候的惨样,这一世,许月竟又一次伤了他的无邪,这一次,他绝不会再放过她。

  即便入魔,即便不能得道,即便因果报应!他都要让那贱妇付出代价!

  “回来!”“啪……”陆离忙叫住楚殇,太过着急,竟从床上摔了下来。

  楚殇急忙回转,小心翼翼地把地上的陆离抱了起来,“阿离,摔疼没有?”

  “我不疼。你答应我,不准去找许月报仇。”

  “你的手?怎么回事?”楚殇却没注意陆离在说什么,他此刻的注意力全部在陆离的手上。陆离自修道后,不爱着厚服,无管秋冬,终日春日薄衫,楚殇对着床上的陆离,根本没敢细看她的身子。直到方才她摔到地上,他才注意到她的左手软软地垂落身侧,似是无力,急忙问道。

  “你先答应我。我活着一日,你都不得去找许月报仇。”陆离喝道。她绝对不允许他为了她坠入魔道。

  “好,我答应你。你的手到底怎么了?”楚殇此刻所有的心思都在她的手上,她受了伤他竟没细查。他怎么竟糊涂至此!

  “我没事。”

  楚殇直接抓起陆离的左手,伸指探脉,“你竟逼尽了自己左手的灵力?!”

  楚殇心中大恸!这是他这么多年来一直放在心尖上的人啊!此番竟把自己伤成这样!

  说完,他又想起她身子的异状,颤抖着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拉起陆离的裙子,伸手探上她的小腿。

  “别,阿殇,”陆离出口阻止,可腿却是一动也不动。

  “你……”楚殇声音暗哑,“你的腿……”

  “嗯。”

  “你不要命了!你竟把自己逼到此种境地!到底发生了什么?刚才,若是我晚到一刻,你……”楚殇低声吼道,他没想到她竟伤成这样,顿时后怕不已,幸好,幸好他今天打坐之时突然有强烈的不详预感,便使了法术来看陆离,否则他又要再一次失去她了。

  他等了五百年,才等到她!如何能再次失去她!即便用他的命换她的命,他也在所不惜!

  “所以你又一次救了我的命。”陆离笑了笑。

  “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楚殇坐上床沿,伸手脱下陆离的鞋,颤抖着手抚上她因为灵气被逼空而冰凉的脚掌。他要用他的灵力为她疗伤。

  “楚殇,不可以。”陆离急忙喝止楚殇。

  “阿离,不要任性。现在你体内的灵力几乎空了,甚至连经脉也受到了影响,我若不为你治伤,只怕你的手脚都会废掉。难道你为了不和我纠缠,情愿这辈子做个残废,也不让我救你吗?”

  “你说的我都知道。”陆离认真看着楚殇,“所以,阿殇,我才不要你的灵力。”

  楚殇眼中凄凉之色一闪而过,“阿离,其实你一点都没变,一如五百年前,还是一样那么地善良。”

  所以,我才那么爱你,这么多年,从未变过。楚殇在心里默默说道。

  “你……”陆离有些震惊。

  “呵。”楚殇苦笑一声,继续说道:“我真高兴,你依然还是我的无邪姐姐,你心里是在乎我的。”

  “我没有。”陆离别过头去,不敢再看楚殇。

  “我已经活了五百多年,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我很清楚。我知道你不要我的灵力,是想彻底了结我们之间的因果,让我从此能安心修道。可是,阿离,你从没问过我想要什么。修道并非我所愿,你知道的,我要的,从来只有……”楚殇最终没有说下去,他终究说不出口。

  “阿殇,你要的,我给不了。”陆离垂眸说道。她从不骗他。

  “让我治好你的伤好吗?我答应你,今生今世,我都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楚殇痛苦之色几乎快要掩饰不住地从眼角眉梢溢出。

  “然后你打算等上几百年,等我的转世再次出现?”

  不得不说,陆离足够了解楚殇。

16.孤寂千载终不悔

两世离殇 旖旎若脂 2016 2019.04.14 18:25

  不得不说,陆离足够了解楚殇。

  陆离叹息道:“我不会让你再受这种苦几百年的。我情愿这辈子残废。”

  “这对我来说不是苦。”只要我们之间有因果,迟早都会相遇。楚殇爱她,爱到不舍得忤逆她。

  “痴儿。”陆离知道楚殇对她的感情,却没想到他的情,竟会如此深重,如此入骨,她又心疼又无奈,不觉低语:“一别两宽,各生欢喜,难道不比如今这样纠缠好吗?”

  “不好。”楚殇听到了她的低语。

  他几百年都想守护的人此刻就在眼前,他看着眼前的她,终于颤抖地伸出手,第一次,抚上她的发,细细描摹她的脸颊。

  陆离感觉到楚殇颤抖的手指,终于不忍心打断他。

  “无邪姐姐,”楚殇神色哀伤,声音嘶哑,颤抖说道:“不要对我这么残忍。我求你了。”

  楚殇足够了解陆离,知道她最见不得他的软语哀求。他在赌,赌她的心软一如前世。

  陆离别过头,闭上双眼,她知道她只要再看他一眼,只怕就会依了他。前世的多年相处,他太了解她了。

  久久无声。

  陆离在等,等楚殇妥协;

  楚殇也在等,等陆离心软。

  良久,陆离感觉到额头上一股温热柔软。

  “你……”她没想到楚殇竟会有这个举动,当年他们所处的时代十分保守,她没想到他竟会做这孟浪之事。

  刚说了一个字,陆离就感觉到一股纯净的灵力随着柔软涌入她的口中,缓和了她体内经脉的疼痛。

  那是楚殇印上的唇,他虔诚地如同亲吻着心中的信仰。清修了几百年,第一次,他同他心中的神坻如此亲近,也是第一次同一个人如此亲近,压抑了几百年,他第一次觉得人生无憾,此刻若让他舍弃一切,他也会毫不犹豫。

  “阿离,你赢了。”片刻后,楚殇已经恢复平静。他终究不舍得她。

  陆离满脸通红,双眼都没敢睁开,所以没有看到楚殇亦是通红的耳朵。

  楚殇见陆离紧闭的双眼,才敢大着胆子,俯下身来,将她轻轻拥入怀中,低语道:“阿离,你是如此聪慧,可有一点还是没算到,只要我心中对你的执念一天不消,我们之间的因果就一天不算了结。”

  而我清楚,我对你的心,永远都不会变。所以,我们的因果,怎么会如此轻易就了结呢?

  五百年没有任何希望的日子我都能苦苦守候,而今我终于又找到了你,夫复何求?

  终有一日,我会等到你。我能等,我会等。

  纵是寂寞千载,纵然万劫不复,终不悔。

  唯愿你眉眼如初,风华如故。

  第九章怪你过分美丽

  杜若见到陆离醒来后,就悄悄退出了房间。

  杜若从小就知道自己长的好,孤儿院其他小朋友都还在愁吃不饱饭的时候,他就有牛奶喝有肉吃,因为老师都喜欢他;长大了其他人都在发愁找工作的时候,他就已经有星探找上门,一路顺风顺水地进了演艺圈,一路高歌猛进地演了无数戏,粉丝影迷无数,未到而立之年,他已经成了最年轻的影帝。

  他很清楚他所获得的这么多成就,除了他的努力之外,他的过人的颜值更是他一路轻松赢得各种机会的最重要的一个凭籍。他在出道之初,被所有人赞为: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据说看到他,才懂这句话的意思。

  可这一切在他见到那个救了陆离的如仙男子后,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一向自傲的颜值,在那男子面前,竟被秒杀的只剩下渣滓。

  杜若从没见过什么人,会让人在见到他的一瞬间,久久无法回神,甚至连什么形容词都想不出来,脑中只有震惊于他的风华,他的样貌,那已经不是美或帅能概括的,唯一能想到一个字是——“仙”。

  杜若此刻能明白为何最初认识陆离时她所说她心中的凌尘子不是他的样子。那男子才是修仙之人的气度!

  飘飘乎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他随即又想到陆离叫那男子“师傅”,两人举止透着十分的熟稔,他人生第一次感觉到了些许的自卑。他虽然长的好,又有一些成就,可在那陆离的神仙师傅面前,竟似乎一无是处!

  他毕竟还是凡人的范畴,可那师傅,却已经不是凡人!

  他又在心里偷偷地期盼,一时希望陆离能赶快好起来,一时又希望她不要跟着那男子离开。

  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后,杜若听到房间里传来一声闷闷的“砰”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碎了,想进去看看,抬脚走到门口,终究没敢开门。

  他第一次懂得害怕。

  因为在乎,所以害怕。他怕看到他不想看到的,所以宁愿什么都不看,什么都不想。

  于是,他索性离开房间,去找江平。

  江平开门前都没想到门口敲门的人会是杜若,连忙叠声道:“杜哥?!快进来,快进来。”

  杜若边走边问:“我被困了多久?”

  “一天一夜。”江平在后面关上门,“杜哥,快坐。小孙,给杜哥倒杯茶来。杜哥,您怎么衣服都没换?吃过东西没,我叫点吃的送来吧。”

  酒店房间不算太多,江平和小孙住在一个房间。

  杜若听了江平的话,才想起来他从被困开始就没吃过任何东西,之前一直处在精神高度紧张中,还没大的感觉,这一松懈下来,又被江平提醒了,才觉得又饿又渴。

  “好,你随便叫点什么吧。”杜若在沙发上坐定,接过小孙递来的茶杯猛喝一大口,竟直接把一杯茶水喝完了,才觉得稍微缓过气来。

  江平和小孙看着眼前的杜若都惊呆了,这么多年来,他们见惯了杜若优雅的样子,还从来没见过影帝大人这么粗糙的样子呢。

  “杜哥,要不我找医生来帮您看看伤吧?您看您的衣服上都是血,若是留下伤,可是一辈子的事情。而且留下疤痕,也影响您今后演戏不是?”江平实在是看不下去杜若身上沾满鲜血的衣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