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真的是良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第1章 拆了月老庙

我真的是良妻 郝十二 1007 2019.04.05 14:16

  “月老,你给我出来!”

  热闹非凡的月老庙里,一个红衣女子气势汹汹的指着月老的塑像。

  那女子柳眉星眼,身段娉婷婀娜,楚腰纤细,玉骨冰肌,是那般的丰神绰约,惹得周围的女子一阵妒忌。

  本应顾盼生辉惹人怜的柳烟青,言行间却十分的狂放,“月老,你再躲着不出来,我拆了你的月老庙!”

  “那人是谁呀,怎么生的这般无理?”求姻缘的各府小姐们,窃窃细语。

  有一个见多识广的嬷嬷低声对自家小姐说,“她是风晚楼的头牌柳烟青”。

  一句风晚楼,把在场的千金们吓得花容失色,如果被别人知道她们和青楼女子同在一处,后果将不堪设想。

  顷刻之间,拥挤的月老庙只剩下柳烟青一人,她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把斧子,“你若再不出来,我先砍你塑像!”

  月老实在是被她吵得耳朵累,悠悠的从台上的雕像里走出,“烟青仙子,别来无恙啊”。

  柳烟青懒得理会月老的寒暄,“我问你,你为什么又给我栓红线!”

  人家的目标,是坐拥天下美男!才不要栓在一个男人手上!

  “这个……咳咳……”,月老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放着好好的仙子不做,非要闹着下凡历红尘,若不给她栓根线,指不定她会把凡尘祸害成什么样子。

  “烟青仙子,你已经连续折断我八根红线了,若这根红线你再扯断,那此后千年里,你拥有的只有寂寥……”

  “不要——!”柳烟青本能的拒绝。

  女子的眼前,突然闪过一道浩渺如烟尘的目光,似可以慰藉万年的寂寥。

  只是那道目光像风一样稍纵即逝,她始终是抓不住。

  “月老”,柳烟青用斧刃对准月老的脖子,“既然我是仙子,为什么我只有九世的凡尘记忆?”

  在这之前,她都在干嘛?

  月老讳莫如深的看了她一眼,转念消失了。

  “又跑了!”柳烟青气的抓狂,这月老,总是孜孜不倦的给她栓红线,有病啊!

  她的征程,可是如星辰大海般众多的男子!

  ……

  风晚楼花魁大闹月老庙的消息,如风一般吹遍了整个云落城。

  正在宴客的太子府,也有人提及了此事。

  “听说,昨日那烟青姑娘甚是彪悍呢,拿着斧子要拆了月老庙。”凌尚书家的公子凌元亭把话题引到了桌面上来。

  “哦?是为何故?”太子来了兴致,这柳烟青他也是见过的,瞧着不像是能做出了这种事的人啊。

  户部侍郎的公子吴梁兴也接过了话茬,“听闻烟青姑娘是病了“。

  美人生病?太子瞬间坐不住了,他必须得亲身探望才能安心。

  ”太子殿下,凌公子,吴公子,我家中还有事,就不陪各位了,你们尽兴。”

  这边刚提及风晚楼,微生将军就开口告辞,太子心下不悦。

  谁让对方是手握天下兵权的将军,而自己只是一个没有实权的太子呢。所以,跟微生离打好关系,是太子眼前的首要任务。

第2章 盛世花瓶

我真的是良妻 郝十二 1045 2019.04.05 14:24

  太子给其他两人使了个眼色,一定不能让微生将军走。

  一定要让世人都以为,微生将军是他太子的人。

  三个男人也是一台戏,太子殿下伙同两位狐朋狗友,生拉硬扯的把微生离拉去了风晚楼。

  ……

  听说有贵客点名要见自己,“不见”,柳烟青本能的拒绝。

  她给面子的,才配得上叫贵客。

  老鸨摸了摸自己刚收下的满满的一钱袋子银子,“这几个贵客,吃罪不起。”

  柳烟青冷眼瞥过刘妈妈,笑话,还有她柳烟青不敢得罪的人。

  她连神仙都敢打!

  “不去”,她再一次的拒绝。

  “是谁惹了烟青姑娘发那么大的火气?”太子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看清来人,柳烟青皱了皱眉,以她此时的身份。

  太子他……确实得罪不起……

  不过……

  眼波流转,柳烟青转念一想,要是太子成为她的座上宾,没准她柳烟青的名气会更上一层楼。

  到时,会有更多的公子儿郎……

  太子屏退了刘妈妈,附身在柳烟青的耳旁低语,“我今日带来一位贵客,若烟青姑娘表现的好,以后姑娘想要什么,尽管开口。”

  “我只要美男”。

  “噗……”,太子被柳烟青的率直给逗乐了,这样直白的性情与之前有着天壤之别,倒像是换了一个人。

  笑P啊,柳烟青冷眼侧目,”难道太子殿下做不到?”

  怀疑自己的能力?太子理了理衣袖,老神神在在的说,“普天之下还没有什么是本宫做不到的”。

  嗯,柳烟青点了点头,当皇帝他现在似乎是做不到的。

  太子以为她是识得轻重的,于是轻笑着转身,“莫让客人等太久哦”。

  走至门前,太子又顿了一顿,戏谑的嗓音从他嘴里慢慢的吐出,“是美男哟。”

  好吧,看在美男的面子上,柳烟青一袭红衣打扮的花枝招展去接客。

  怀抱古琴的女子扭着纤细婀娜的腰肢,迈着轻盈的步伐,唇红齿白,肤若凝脂,一颦一笑皆非凡尘。

  房门虚掩,光线里浮动着尘埃,女子伸出芊芊素手,轻轻地推门而入。

  房间里的男子在低头品着茶,他神情肃穆,纵是风晚楼的花魁走了进去,他依旧目不斜视。

  柳烟青看清那人面容时,莫名愣住了一瞬,她下意识的看了眼自己右手腕上的红线,再看了看红线另一端拴着的男人……

  所以,只要拿下这个男人,她此后千年,就可以继续花天酒地醉生梦死了吧。

  一个男人而已,柳烟青暗暗的勾起了唇角,这世间男子,可没几个能抵抗的住她的美貌。

  “公子”,柳烟青垂眸柔声一笑,缓缓地福身行了个礼,一言一行勾魂摄魄。

  男子依旧旁若无人的喝着茶,自认美貌天下无双的柳烟青,反倒成了一旁的花瓶摆设。

  高冷男?

  女子暗暗的勾了勾唇角,她今日心情好,就陪这个男人玩玩咯。

  这不正是月老那老头想看到的么。

  柳烟青不动声色的端坐在古琴前,她垂眸轻抚琴,琴音潺潺如流水,时而如山涧清泉,悠扬清越,时而如崖上瀑布,飞花碎玉。

第3章 姑娘请自重

我真的是良妻 郝十二 1008 2019.04.06 13:12

  微生离闭眼倾听,如丝竹之音似沉似浮,娉婷袅袅,他的心中似有一个影子抚长袖翩翩起舞。

  琴音渐微,影子也渐渐消散,男子缓缓的睁开眼,总觉得脑海中的那一幕很是熟悉,仿若是刻在灵魂中的记忆,

  一曲终了,柳烟青起身告辞,如果此时男人喊住她,那她之前便是成功了。

  “姑娘请留步”,男子果然出声挽留。

  呵,被她折服了么,是想听她再抚一曲么。

  柳烟青欲拒还迎,“公子……”。

  微生离似乎有些急切,”姑娘的琴,可否借在下一观?”

  “?”抱琴欲走的柳烟青,暗暗的蹙了蹙眉,所以……,他这是害羞,拿琴来拉进两人的距离?

  微生离没有看她,待走的近了些,他目光深邃的黑眸里闪出烨烨的光辉,“这……,这是鸾鸣?”

  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男人用着不容拒绝的语气道,”可否借我一用?”

  她可以拒绝吗?借人家吃饭的东西,还那么强势的?

  柳烟青把琴放回琴几上,“只要公子喜欢……”,老娘连自己都舍得,会吝啬区区一张琴?

  微生离对她这句颇为暧昧的话语,没有任何反应。

  他痴痴的看着琴,他那修长有力指节分明的双手,轻轻地拨弄着琴弦,好似熟悉了千万遍。

  琴音婉转,清和如风,男子一袭白衣胜雪,黑发如墨随意的绾在身后,眼若皓月当空,眸似星辰璀璨,飘逸绝尘仿若谪仙。

  男子看琴时的深情,似是在看一个爱了千万年的女人,那眼神里布满了眷恋和缱绻。

  世人传言,天下兵马大将军微生离从不近女色。甚至坊间还流传严将军是断袖。

  柳烟青心里冷呵一声,坊间传言确实不可信。那一眼万年的深情,哪里会是什么龙阳之好。

  只不过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罢了。

  管他什么爱与愁,柳烟青看了眼男人手腕上系着的红线,既然是月老送给她的男人,先食用了再说。

  素手端起一杯清酒,柳烟青捏着轻柔的嗓音,红唇轻启,“没想到,公子才是鸾鸣的知音,这杯酒敬公子。”

  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琴上的人,端起杯中酒一饮而尽。

  眼看着男人竟自酌自饮了起来,柳烟青落落大方的坐在琴几前,抚琴助兴。

  这次的琴音高亢激昂,把微生离带进了一个万人厮杀的战场,那陌生的场景里,他看到自己一身白色衣袍被染成了血红色。

  在生命终结之际,他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愤怒的把周围的一切化作了齑粉……

  琴音骤停,微生离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良久之后,男子面色阴沉神情肃杀,迷幻之术么?风晚楼的柳烟青果然有些手段。

  在短短月余之内便名动整个云落城,看来,真不能小瞧了她去。

  ……

  一墙之隔的另一个厢房里,太子三人将耳朵贴在墙上,不愿意放过这边的任何一个声音。

  “微生将军喜欢烟青姑娘”,凌元亭自以为是的点了点头。

第4章 欲擒故纵

我真的是良妻 郝十二 1005 2019.04.07 21:30

  “微生离喜欢烟青姑娘”?

  太子将耳朵从墙上移了下来,“你怎么知道的。”

  凌元亭的眼睛里,闪现出智慧的光芒,“三丈之内不能有女人存在的微生将军,已经和烟青姑娘单独待了有一炷香的时间了。”

  吴梁兴艳若桃花的随声附和,“就说这英雄难过美人关。”

  美人在与别人独处,吴梁兴在心里叹了口气,为了太子的大业,他就勉强的先让烟青暂且陪一陪微生将军吧。

  太子着急,“可,这都一炷香了,他们连话都没说上几句!”愁死人了。

  不过,转念一想,太子的心里又舒展了许多,微生离喜欢烟青,这就好办了。

  不怕他色令智昏,就怕他无欲求!

  这边厢房里,微生离低着头,一杯接一杯的喝酒。

  柳烟青垂眸轻抚琴。

  虽一袭红衣似火,也遮不住她眉宇间的温婉恬静,好似山间清风,又如林间夕阳。

  微生离的酒量出奇的好,几壶酒饮下,面上竟毫无醉意。

  曲有终,意无穷,柳烟青起身稍稍行了个礼,“烟青告退”。

  微生离没有阻拦。

  “她怎么自己走了”?隔壁厢房里,太子又急了。

  “殿下”,凌元亭出声安抚太子,“烟青姑娘,这是欲擒故纵呢。”

  原来是这样啊。

  太子点点头,满意的朝着隔壁的厢房走去,“本宫再喊几个姑娘,给将军解解乏。”

  太子刚坐下,微生离放下手中的酒杯起身,“天色已晚,臣先行告退。”

  ……

  “太不识相了!”微生离走后,太子气的摔碎了自己眼前的酒杯。

  区区一个将军,也敢在他太子面前摆谱!

  太子勃然大怒,吴梁兴和凌元亭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希望在彼此的眼神中寻找着答案。

  毕竟,太子和微生将军,都是不能得罪的。

  不过,君臣父子,太子似乎才是他们不能得罪的。

  想明白这个道理,吴梁兴和凌元亭再一次的对视了一眼,在彼此的眼神中找到了答案。

  “太子殿下,不如让烟青姑娘来给殿下抚琴助兴”,吴梁兴终于找到了合适的理由再见一见柳烟青。

  自从初次见到柳烟青,那柳眉细腰,莫名令他终日神魂颠倒,茶饭不思。

  凌元亭紧声附和。“是啊,烟青姑娘的琴艺,真真的世间难闻”。

  ……

  “姑娘,你怎么回来了”?柳烟青正对着镜子欣赏自己的容貌,老鸨慌慌张张的跑了过去。

  让她去招待贵客,贵客都还在,她先走开了。

  柳烟青笑意盈盈,但笑容又不达眼底的看着老鸨,“妈妈,贵客走了,我也累了。齐余的人,就辛苦妈妈了”。

  “这怎么能成呢——”,刘妈妈拉扯着柳烟青的胳膊。

  走了一尊大佛,还有三尊大佛在的,那几个人,随随便便一根手指头,都能让她苦心经营的风晚楼一夜之间彻底消失。

  胳膊被拉扯,柳烟青面上不悦,她凌厉的眼神从刘妈妈的脸上划过。

  吓得刘妈妈手一抖,心虚的往后退了退。

第5章 立即消失

我真的是良妻 郝十二 1009 2019.04.07 22:48

  刘妈妈装作可怜兮兮的,用手帕擦拭着硬挤也挤不出来的眼泪。

  她的声音变得哽咽了起来,“我知道姑娘不喜欢这风月场所,可这都是命啊!风晚楼这么多姑娘,有几人不是为了生活。”

  柳青烟冷冷一笑,喃喃道,“呵,为了生活。”

  当日父亲获罪被抄家的场景,仍旧历历在目,官家本把她发配到教坊司,可到后来呢,她还不是被卖到了风晚楼。

  如果不是月老及时出现,或许这一世的柳烟青,已经是孤魂野鬼了。

  前几世支离破碎的记忆片段,不经意间浮现在柳烟青的脑海中,她的嘴角浮现出诡异的笑容,如夏花般肆意的绽放。

  着急想要多看一眼柳烟青的吴梁兴,趴在门缝里看的有些呆了,这世间一切,在烟青姑娘面前,都失了颜色。

  “姑娘”,吴梁兴推门闯了进去,”我这就回家,禀明父亲,我要为你赎身,娶你为妻。”

  也不管柳烟青的反应,吴梁兴转身就走,像是特别害怕晚了会突生变故一样。

  随后跟过来的凌元亭,在门口听到了吴梁兴要为烟青姑娘赎身,要娶她。

  凌元亭立即转身,去找太子殿下告辞。

  两人同时都要走,神情还都闪烁不定,太子不悦,“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本宫?”

  “没有”

  “没有”

  两人异口同声,低头互相对望了一眼,交换了下彼此的意见。

  吴梁兴看到自己要走,凌元亭也慌张的也跟着要走,他眉头紧锁。凌元亭一定是想抢他的女人,所以他努力思考,如何能以最快的速度说动父亲。

  凌元亭也在心里飞快的盘算着,他究竟有多少可以拿出来的银子。

  “滚!都滚!”太子摔碎了茶杯,出离愤怒。

  两个要走的人,低着头不敢说话。他们在私底下偷偷的交换着眼色,互相催促对方主动开口。

  太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长孙睿咬牙切齿,一字一顿,“你、们、两、个、立、即、消、失!”

  两人交换了下眼色,最终确定了意见,低着头退了出去。

  两人走到门外,还不忘吩咐金羽卫,一定要安全护送太子回去。

  ……

  第二日一早,凌元亭兴奋的揣了一兜子银子去了风晚楼。

  就说吴梁兴傻吧,回到家中,非要让自己的父亲去风晚楼提亲,气的他老爹当场就家法伺候,关了他禁闭。

  凌元亭春风满面的摸了摸鼓鼓的钱袋子,还是他聪明,他先拿钱把烟青姑娘赎出来,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再说别的。

  没了吴梁兴这个情敌,所以说,现在他去风晚楼,就没有人给自己抢烟青姑娘了。

  见到老鸨之后,凌元亭开心的像个二傻子,“刘妈妈,我来给烟青姑娘赎身,她的卖身契拿来”。

  刘妈妈看到银子之后,眼睛都直了。她咽了咽唾沫,手不知觉的往凌元亭手里的钱袋子上伸去。

  男子骄傲的昂着头,“妈妈,拿来烟青姑娘的卖身契,这些就都是你的了”。

第6章 放长线

我真的是良妻 郝十二 1009 2019.04.08 20:45

  刘妈妈的手,仿佛不受控制的,在一点一点的伸向那罪恶的深渊。

  当她反应过来凌元亭的来意之后,仿佛被烫伤了一般,迅速的把手收了回去。

  眼里却又不甘的直盯着凌元亭手里的钱袋子,“姑娘的卖身契,不在我这”。

  凌元亭猛觉身上一紧,“在谁那?”

  刘妈妈的眼神黯淡了下来,仿佛是丢了一座金山一般,”姑娘一早被太子殿下的人带走了,还有她的卖身契,也一并带了去。”

  一颗摇钱树就这么没了,她怎能不肉疼。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刘妈妈只能在心里狠狠地疼,脸上也不敢有所表现。

  “……”,凌元亭这下傻了眼了,他以为自己躲得过吴梁兴,却没想到自己越不过太子这座大山。

  ……

  太子府别院里,柳烟青百无聊赖的坐在窗前,窗外的紫罗兰开的正盛,零星的有几只蝴蝶在花丛中翩翩飞舞着。

  女子一袭红衣似火,静谧的身姿仿若时光的终点,有一只傻傻的蝴蝶仿佛认错了花朵一般,飞过被阳光洒满的窗台,挥动着翅膀萦绕在她身边。

  芊芊素手缓缓地伸出,那只蝴蝶不怕生的落在了她的掌心处。

  这一幕,令不远处的三位男子痴呆了许久。

  吴梁兴下意识的揉了揉疼痛的后背,听说烟青姑娘在太子府,他刚从祠堂里放出来就迫不及待的跑了过来。

  凌元亭的脸上,有着神魂荡漾又有一丝哀愁,他低着头在心里懊悔着,要是他能早一天带银子去赎烟青姑娘,此刻的烟青姑娘,就是他一个人的了。

  太子一副运筹帷幄的得志模样,”你们说,本宫把烟青送给微生离如何?”

  “不可”

  “不可”

  吴梁兴和凌元亭两人异口同声的反对。

  凌元亭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过于激烈了,他手握成拳抵在唇边,试图掩饰内心的尴尬,”我是觉得,应该放长线。”

  “对对,放长线,钓大鱼”,吴梁兴随声附和,”打蛇打七寸,我们一定要抓住微生将军的弱点。”

  “不叫打蛇,叫投其所好”,凌元亭纠正道。

  吴梁兴点点头,”对,就是这个意思。”

  不过,想着要送自己喜欢的女人给别人,吴梁兴的心里暗暗的有些郁结,要是父亲没有关自己禁闭,此刻烟青姑娘就已经是他的人了。

  眼角的余光瞥见三个像傻子一样看着自己的人,柳烟青莞尔一笑,红袖曼扬裙袂飘飘,举手投足间千娇百媚。

  太子三人看的血气上涌,心头一阵燥热,脑海中忍不住的浮现出一些令人羞涩的场景……

  “殿下……”,前来禀报的侍卫,眼神直直的看着窗台下与蝴蝶一同曼舞的女子,竟忘了自己要干什么。

  小小侍卫,还敢觊觎美人,太子一脚踹在了侍卫身上,“说!”

  被结结实实的踹了一脚的侍卫,捂着吃痛的腰,低头回禀,“微生将军已经到了”,说着,他眼角的余光还是忍不住的朝着柳烟青的方向看去。

第7章 开始表演

我真的是良妻 郝十二 1017 2019.04.08 22:24

  太子大怒,抬腿又踹了那侍卫一脚,“滚!”

  太子这边的动静太大,柳烟青不能再假装看不到了,于是她停了下来,假装刚发现几人的存在,有些羞涩的朝着太子几人福身见了个礼。

  太子眯着眼睛朝柳烟青微微点头,转身带着吴梁兴和凌元亭走开了。

  ……

  正厅里,微生离白衣似雪,脸上是万年不变的冰冷,“太子若没有别的事情,臣先行告退。”

  太子不悦,“微生将军刚来就要走,是何道理?本宫的宴请,将军也是诸多推辞吗?”

  “臣不敢”,微生离起身欲走,没有一点点不敢的样子,”只是军务繁忙,臣不敢懈怠”。

  想走?

  柳烟青勾了勾唇角,扭着婀娜的身姿,走了进来。

  女子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朝着殿里的几人见了个礼,“烟青见过太子殿下,见过将军、见过吴公子、见过凌公子。”

  美人在前,吴梁兴和凌元亭急于表现。两人一唱一和的挽留着微生离。

  凌元亭理了理衣袖,拱手道,“将军军务繁忙,不如正好趁此机会,歇息一二”。

  吴梁兴会意,“烟青姑娘的琴艺,那可是天下一绝,将军也是精通音律之人,不如趁此机会让我和凌兄开开眼界?”

  说到柳烟青的琴艺,微生离下意识的看了眼柳烟青怀里的古琴。他总是感觉那把琴莫名的有些熟悉,可也说不上来哪里熟悉。

  看着微生离用探究的目光看着自己,柳烟青心底发出阵阵冷笑,天下男人,果然都是一个货色。

  柳烟青看着各怀心思的太子三人,还有那个装作不近女色的将军,她薄唇轻启,溢出淡淡的笑意,“那烟青就献丑了”。

  女子坐在琴前,试了一下琴音后,开始抚琴,泠泠之音时而悠扬,时而激越,如惊涛骇浪,如山间清溪,令人沉醉其中。

  柳烟青唇角飞扬的看着太子三人像傻子一样的闭上眼,假装自己很懂的样子。

  她的眼神慢慢的汇聚,焦点之中是一直在低头饮酒的微生离。

  女子唇角微勾,她手中稍一用力,拨错了半根琴弦。

  手握酒杯的微生离,突然蹙了蹙眉。

  柳烟青满意的笑了。

  他果然是懂的。

  微生离微微抬眸,正好遇上女子灿若星河的眼睛正眉眼弯弯的看着自己,他黝黑如墨的深眸里,毫无变化,继续低头饮酒。

  柳烟青的眼中逸出一抹冷色,她狠狠的看了一眼微生离手腕上系着的红线,装什么清高。

  “好!”

  太子大喜,命人去库房里取一些上好的金银首饰,“本宫一定要好好的赏赐烟青姑娘!”

  “谢太子殿下”,柳烟青唇红齿白,言笑晏晏。

  太子暗暗的给柳烟青使了个眼色,他能不能把微生离拉拢到自己帐下,就看烟青姑娘表现了。

  柳烟青点头会意,有美男,有金银,她怎会拒绝。

  “素闻将军精通音律,奴家想要请教一翻,不知将军……”,女子欲语还休,将想要请教又心有怯意表现的淋漓尽致。

第8章 时时误拂弦

我真的是良妻 郝十二 1067 2019.04.09 14:51

  微生离饮下杯中酒,淡淡的声线异常疏离,“姑娘请讲”。

  女子羞涩的用红色的丝帕半掩面容,“方才的曲子,奴家总觉得有哪里不对,需要改一改,但是却找不出问题所在。”

  “峰回路转之时,轻半个调即可“,男子语调清冷,继续喝着杯中酒。

  柳烟青恍然,她举起酒杯表示感谢,“谢将军,这杯酒奴家敬您。”

  微生离举杯饮尽杯中酒,仿佛除了饮酒之外,他也找不出别的事情可做了。

  柳烟青喝下杯中酒之后,低眸坐在琴几前,她素手轻抚,将方才的曲子又重复弹奏了一遍。

  弹到之前出错的地方,她再一次的手中稍一用力,拨错了半根琴弦。

  微生离突然蹙了蹙眉,抬头望了她一眼。只是这一次,他没有继续低下头饮酒,而是将目光放在了那把琴上。

  一曲终了,柳烟青失落的黯淡了目光,“好像……,还是不行……”。

  饮了数杯酒的白衣男子,终于起身走向琴几,”我来试一下吧”。

  凌元亭看着二人的你来我往,他在心里忍不住的赞叹,烟青姑娘这一招,确实高啊!

  柳烟青满意的坐到食案前,女子虽一身红衣似火,妆容举止却十分得体,倒生出一种让人捉摸不透又忍不住想探究的情愫来。

  微生离闭眼抚琴,指腹拂过,仿佛每一根琴弦都印在他骨血里一般的熟悉。

  他的脑海中,再一次的闪现一个模糊的影子。

  这一次的影子,比上次的稍微清晰的一点点,他看到一个青衣女子,在朝着他笑。他想要看清对方的样子,可那影子始终是模糊一片,直至消失。

  睁开眼,他看到红衣女子在看着她,脸上的神色似笑非笑的,竟莫名的有些熟悉的感觉。

  微生离再次闭上眼睛,将柳烟青隔绝在了视线之外。

  厮杀半生,什么刀光剑影他没见过,岂会不懂这几人的用意。

  ”太子殿下,臣军中还有要务处理,先行告退”,微生离顿了顿,直接起身向诸人告辞,留下一屋子神色各异的人。

  柳烟青眼睛微眯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也起身离开。

  酒宴再一次的不欢而散,吴梁兴和凌元亭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敢主动开口,生怕会触到太子的逆鳞。

  回到房里的柳烟青,抑郁的想打人,那可恶的微生离,装什么冷淡风!

  这世间男子,还没有人能逃脱她的手掌心!

  “烟青姑娘”,太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过来,他猴急的敲着柳烟青的门,那微生离不长眼睛,他可不愿意浪费了美人的美。

  太子的声音,低沉迫切而又丝丝迷离,似春天的猫儿一般。

  柳烟青勾了勾唇角,冷眼侧目看向门扉,她捏着嗓音,语气中多有疲态,“奴家突然身感不适,恐传染太子,太子有事就让丫环来讲吧。”

  美人有恙?太子心里着急,“快,把御医叫来!”

  柳烟青本想要拦住太子,但转念一想,倒也不觉什么。她又没说自己有病,让太医诊诊脉,检查检查也挺好。

  没多久,胡子发白的老太医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脸色凝重的为柳烟青把脉……

第9章 红颜薄命?

我真的是良妻 郝十二 1028 2019.04.10 11:52

  本来只是推病的柳烟青,在看到太医那愁眉不展一脸苦涩的神情后,她莫名有些慌了。

  难道,她得了什么绝症?

  不不不,这不可能,她觉得自己身体好着呢,还能继续拿大斧头砍月老。

  太子在一边也看的着急了,“快说,她怎么了?”

  太医神色凄凉的从医药箱里拿出纸笔,写了一个方子,“我给姑娘开一些补气血的药。”

  太医的表情实在是太痛苦了,柳烟青觉得自己一定是得了什么命不久矣的病症。

  “太医,你有什么就直说吧,我扛得住的”,女子的心里,突然有一种红颜薄命的酸楚。

  太医话也不多,只是又宽慰了她一句,“姑娘好好养着身体就行。”

  只是一句医嘱,太子不愿意了,“你有什么就直接说,好让烟青姑娘有些心里准备。”

  “姑娘身子有些虚弱,并无什么大碍”,嘴里说着没有事,但是太医仍旧一脸哀痛欲绝,毫无缓和。

  太子急了,怒斥道,“既然没有大碍,你一脸死了爹娘的样子给谁看!”

  听了太子的训斥,哪知太医竟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殿下恕罪,臣家中老母病故……”

  太医心里苦兮兮的,母亲突然病亡,他本告了假的。哪知金羽卫根本不听他解释,直接就把他抓了过来。

  柳烟青:“……”

  太子:“……”,好气,好想砍了太医的狗头!

  原来是个误会啊,柳烟青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还好自己还能继续当祸害。

  不过,红颜多薄命,她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加快下进度。

  女子意味深长的看着一旁的太子,再看了看她自己手中的红线。

  是攀上太子这根富贵竹,一路扶摇直上,当一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呢?

  还是搞定手中红线,继续遗祸千年呢?

  这还真是个问题……

  太子见她神情不对,心里又纠了一纠,“美人还有哪里不舒服?”

  纵欲过渡有些虚相的太子,突然伸过头来,吓得柳烟青心尖一颤,她还是选那个禁欲系的将军吧……

  把不近女色的将军给勾到手,那才有意思。

  心里有了嫌弃,柳烟青也没给太子多少好脸色。她垂眸幽暗,用手帕掩住了大半面容,声线轻的仿佛一碰就会碎裂,“奴家有些乏累了,就不送殿下了。”

  赶紧走!

  太子心疼的看着她,“美人,你先休息,我明日再来看你。”

  柳烟青闭眼假寐,是要好好的思考一下了,怎么才能从太子府里出去,或者,太子主动把她带出去也好。

  ……

  天下兵马将军府。

  书房里,白衣男子手中捧着一本书,凝神细读。

  书房门口突然刮进来一股风,一个风一样的少年快步走了进来,“将军,太子府来人送了一封信”。

  被风吹动了衣衫的白衣男子,冷凝着面容视线却在书本上毫无松动,“说了多少遍了,要稳重。”

  “是,将军”,颜风‘稳重’的放下了手中的信笺,“太子府送来的。”

  “放那吧”,微生离继续看着手里的书,没有要看信的意思。

第10章 月上柳梢头

我真的是良妻 郝十二 1005 2019.04.10 14:31

  “将军,你确定不要看一看信?”颜风小声的出声提醒道。

  微生离不愿理他,“你今日话太多。”

  颜风委屈的扁了扁嘴,“太子府的信,将军还是看一看为好,而且……”,他指了指桌上的信笺,“这封信也不像是太子写来的。”

  太子府的信,不是太子写的信?微生离抬头看了信一眼,“你怎知不是太子所写?”

  这个么……,颜风信心十足的挺直了腰杆,笑容有些欠的看着信,“这信上有胭脂水粉的味道,应该是个女人写的。”

  小侍卫的眼中,燃起了熊熊八卦之火,是烟青姑娘吗?

  微生离放下手中的书,冰冷的眸子里破天荒的起了其他颜色,“你怎知是女人所写,不是太子身上沾染了女人身上的胭脂?”

  颜风:“……”,将军太毒了,他还是赶紧撤退,保命要紧,不然没准又被罚去做什么了。

  颜风如风一般的来,又如风一般的闪身离去。微生离随意的拿起刚送来的信笺……

  ……

  当天晚上,柳烟青早早的吹灭了灯盏,假装休息了。然后趁人不注意时,爬上了别院的墙头。

  墙外行人稀少,没有人去注意一个昏暗的高墙上,有一名女子百无聊赖的趴在墙上看着黑夜里的景色。

  在墙上呆的久了,柳烟青不禁生出了些许不耐,喃喃自语道,”微生离没来?”

  不应该呀,看他那样子,似乎很喜欢那把琴,都要送给他了,他会不来取?

  又等了许久,等到柳烟青差点一个不稳从墙上摔落了下来,一个人影才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女子低声喊,“将军……”,人家在这,等的黄花菜都凉了。

  微生离一袭白衣在黑夜里有些扎眼,他黝墨的眼睛,比黑夜还黑的更深不见底,良久之后,他缓缓的开了口,”柳姑娘约我到此,所为何事?”

  “我想……”,柳烟青还想说把那把古琴送与他,但转念一想,自己实在是太蠢了,怎么随意找了个那么让人难相信的理由?

  “将军,您能先接我下去么?”

  女子娇滴滴的可怜模样,让人忍不住想要怜惜。当然,这不包括她面前的将军。

  微生离看了墙上的人一眼,“就这样说吧。”

  “……”,柳烟青悲愤的看着手腕上的红线,月老是瞎了么!微生离明明跟石头更相配!

  悲愤也没用,柳烟青收拾了下心情,装作一个不稳从墙上跌落了下去。

  就不信他微生离铁石心肠,舍得让一个芊芊柔弱的倾城女子摔成残疾。

  果然……,柳烟青赢了。

  虽没有什么英雄救美,没有二人含情脉脉春心大许的暧昧桥段,好歹微生离也是全程冷着一张脸,飞身把她给接住了。

  “谢将军……”,女子用手帕掩了掩面容,垂眸哽咽到话不成句,“求……将军……救……救我……”。

  微生离负手身后,薄唇轻启,清越而又低沉的嗓音,仿佛从地底传来,“姑娘此言何意?”

  

第11章 他跟石头成亲了

我真的是良妻 郝十二 1018 2019.04.11 11:20

  女子几度哽咽,断断续续的诉说着心底的苦楚。

  “奴家本也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小姐,因父亲获罪被卖至教坊司,哪知有人心生嫉妒偷偷的把我卖到了春晚楼……”。

  女子稍加润色的说着自己的悲惨遭遇,那哀痛欲绝的姿态,甚是惹人怜爱。

  “如今我身在太子府,太子也是为了将军才把我接来,若将军不要我,那我于太子而言,也是无用之人,恐性命难保。”

  柳烟青泪眼盈盈的看着微生离,用眼神哀求他不要见死不救。

  微生离的眉眼稍稍有所松动,但很快就恢复如初,“以柳姑娘的才貌,太子不会的。”

  女子苦苦挣扎,“奴家出身低微,在太子府里,随意一个御女都能把我碾死,求将军可怜可怜我,把我要去再放了也成。”

  跟太子要女人?微生离眉眼冷凝,周身的空气似乎在慢慢的结成冰。

  柳烟青浑身一哆嗦,赶紧改口道,“太子若将奴家送给将军,求将军不要拒绝……”,不然真的死给你看。

  微生离没有回答她,只是说了句,“天色已晚,孤男寡女多有不便,我送柳姑娘回去吧。”

  好一个孤男寡女,柳烟青心里冷呵,真的该把自己手里的红线解开,拴在石头上。

  微生离明明就跟石头更相配!

  还以为微生离会抱着她施展轻功翻越太子府的高墙,然后她趁此机会继续勾搭一番。

  没想到微生离竟然把她从墙那边,直接扔到了墙这边。柳烟青一个不稳,差点跌倒在地上。

  丫的,这男人太气人了,她要剪断红线,给他栓石头!!

  说干就干!

  女子怒气冲冲的冲进了房间里,黑灯瞎火的摸起剪刀喀嚓喀嚓,朝着黑夜里发着红色光芒的红线剪去。

  努力了好久,红线终于在她的努力下,断了……

  柳烟青二话不说,捡起地上断裂的红线就系在了自己的梳妆台上。

  她的脑海中浮现出微生离那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微生离,你跟梳妆台有姻缘吧!”老娘才不稀罕,老娘自有办法脱身!

  做好了这些,柳烟青美滋滋的去睡觉了。

  她还做了一个梦,梦见微生离跟一块石头结了婚。她就在一旁看着,越看心里越舒坦。

  梦里的柳烟青,充满期待的看着微生离,看着他慢慢的揭开了石头的盖头。

  她想要看一看,在他看到自己的新娘是石头的时候,他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是震惊,还是继续保持他那万年不变的冰山脸。

  盖头被慢慢的掀开……,“哈——”,柳烟青实在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只是她慢慢的看清那块石头时,她的心突然凉了半截。

  那……那石头上,映着她的脸?

  女子慌乱的往后退了退,一定是离太近,灯光映出的影子!

  可是,退了很远,那石头上,她的容颜,仍依稀可辨……

  “——”,柳烟青吓得冷汗涔涔的从梦中醒了过来。

  真是个坑自己的梦,她揉了揉太阳穴,用眼睛寻找着拴在梳妆台上的那根红线。

第12章 万年修来的姻缘

我真的是良妻 郝十二 1006 2019.04.11 14:37

  ”嗯?”

  柳烟青震惊的看到,系在梳妆台上的红线不见了。

  那不见了的红线,再一次的系到了她的手腕上!

  什么鬼?

  女子下意识得后退了几步,她眯着眼睛扯了扯那根红线,红线上没有一点裂痕,仿佛没有断过一样。

  “还就不信了”,柳烟青抄起桌上的剪刀,再一次的剪断了红线。

  这次,她没把断了的红线栓到梳妆台上,因为梳妆台上有镜子。

  她把那根红线拴在了院子里的一棵树上,然后满意的拍了拍手上的灰尘。

  眼睛盯着树上的红线,她手中也没闲着的去解开自己手腕上的那个线头。

  解了好久,她悲催的发现,月老打的是死结,她解不开!

  大概是眼睛睁得太久了,女子有些酸涩的眨了眨眼睛。可就在她眨眼的缝隙里,她悲催的发现,树上的那根红线消失了。

  她手腕上的红线,奇迹般的复原了!

  复!原!了!

  柳烟青咬牙切齿的撕扯着红线,“月老,你信不信我把微生离杀了!”

  一了百了。

  “烟青仙子”,月老笑眼盈盈的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好久不见呀”。

  柳烟青眼含杀意的看着月老,“好久你个头,你个老不正经的。我再说一遍,我不需要姻缘,我只要天下美男都臣服于我!”

  这个……,月老尴尬的咳了咳,“这可是你万年修来的姻缘。”

  “不稀罕!”,女子脱口拒绝。

  万年个头,她白了月老一眼,少在这乱扯了,从她八世的记忆来看,她根本就不需要姻缘!

  月老讳莫如深的看了她一眼,转念消失了。

  又特么是这个眼神!又特么不说一声就消失了!

  柳烟青飚了,有话不能直说么,老头那眼神是几个意思!

  ”烟青姑娘——”,太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

  柳烟青瞬间变了一种脸色,她精致的小脸微笑着看着太子,然后垂眸,优雅的见了个礼,“殿下”。

  太子伸手欲扶她,被她娇笑着躲了过去。

  被美色迷住的太子,也不介意许多,他言语中充满了关切,“美人,可还有哪里不舒服?”

  女子摇了摇头,“并无不适,谢殿下。”

  “美人生病,可把本宫给急坏了——”。

  太子还想诉说着心里的情愫,被柳烟青打断了,“殿下,奴家有一计,或许能助太子。”

  “哦?”长孙睿肾虚的脸上多添了一些光彩。

  柳烟青眨了眨她那璨若星河的双眼,“殿下可以把我送到微生将军的身边,只要他收下我,那我定有机会助太子收服他。”

  太子大喜,还是美人懂他心思,只是……,“美人也看到了,那微生离不近女色。”

  “呵——”,柳烟青用手帕掩唇轻笑,“殿下是有所不知,将军不近女色,是因为那个女人姿色太普通。”

  太子血气翻涌的看着柳烟青,手脚并用的扑了过去,“既然这样,那本宫先看看你都有什么手段吧。”

  太子的动作太过突然,柳烟青一时竟没了退路……

第13章 被夺舍?

我真的是良妻 郝十二 1009 2019.04.12 23:54

  还好柳烟青反应的速度是极快的,她一个躲闪,躲开了太子的上下其手。

  虽心里厌恶,可她还是媚着眼睛笑,“殿下取笑奴家了,奴家哪有那些本事”。

  太子一脸肾虚的,笑的有些****,但也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本宫看上的女人,那自是有通天的本领”。

  呕!

  柳烟青心里一阵膈应。

  要是换做别人,早被她一脚踹飞了,可是太子的身份不一样,她只能把厌恶放在心里,嘴角嗔怒道,“殿下又取笑奴家了”。

  眼看着太子又扑了上来,“哎呀——”,女子假意跌倒。

  她假装扭伤了脚,泪眼汪汪的抬眸看向太子,“殿下——”

  美人受伤了,太子可心疼坏了,“快,叫太医!”

  “此等小伤,不必劳烦太医”,一个清冷的声音,从院落外传来。

  微生离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他朝太子施了一礼,“臣今日来拜见太子,恰听闻柳姑娘身体不适,太子又在柳姑娘别苑,所以臣便来了这别苑,望太子不要责怪”。

  微生离一口气说了这么长的一句话,旁边的三个人全都惊呆了。

  颜风没有想到,将军竟然有话多的时候。

  太子惊奇的是,微生离是不是想通了,主动投诚来了?

  柳烟青的眼睛,忽明忽暗的看着微生离,昨晚他还说不帮忙来着。那今天来太子府干嘛?是来跟太子报告她的计划的吗?

  还是落井下石的?

  微生离眼神冷漠的看了一眼颜风,颜风瞬间回过神来。

  对,对,就是这个眼神,是他的将军,没被别人夺舍。

  颜风从兜里拿出来一小瓶药,递给了柳烟青,“姑娘,这个是我们的跌打损伤药,有奇效,姑娘可以试试”。

  跌打损伤药随身带着,柳烟青突然用同情的眼神看了一眼只有十一二岁的颜风,“公子经常受伤么?”

  颜风以为柳烟青说的是将军,他眼神明亮十分崇拜的看着微生离,“将军每次打仗都会冲锋陷阵,难免会受伤,所以我身上总会备着这种药”。

  “退下”,微生离十分不友好的喝退了颜风,似乎很嫌弃他话多。

  颜风也识相的赶紧退了回来,太子也在,他似乎是多言了。

  柳烟青收下了药,嘴角含笑的看着微生离,“将军来的巧了,我刚好写了一首新曲子,想请教将军,还没来得及呢”。

  微生离点了点头,很给面子的去听她弹奏。

  也特别给面子的,太子说要把柳烟青送给他,他竟然直接点头答应了……

  答应了……

  答应的时候,旁边的三个人再一次的震惊了。

  颜风震惊的是,将军今天似乎不像是将军了,他好想知道,将军是不是被谁夺舍了?

  太子震惊的是,没想到事情竟然这么顺利……

  不过,除了震惊,太子的心里也有好大一片的悲伤,柳烟青是他从风晚楼接出来的,他都还没来得及享受呢,就直接送给了别人。

  至于柳烟青,她觉得微生离今天来太子府的目的很简单又直接……?

第14章 比不上一把琴

我真的是良妻 郝十二 1007 2019.04.24 17:54

  微生离似乎就是为了柳烟青,才来的太子府。

  也算是目的单纯了。

  怀里抱着一把琴的柳烟青,表面上笑如清风,心里全是戏的在揣测着专门来要她的男人。

  所以……,是什么让他突然改变的主意,还变得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把她带走呢?

  这个问题,她一路上想了很久,但也不屑开口去问。

  不过,看到微生离那张生人勿近的脸,还有他手腕上的红线,柳烟青心里冷哼一笑,只要是男人,还没有几个逃得了她的手掌心。

  逼仄的马车里,旁边坐着如冰雕一般的将军,还有那个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柳姑娘。颜风觉得气氛一阵阵的紧张。

  车子突然颠簸了一阵,柳姑娘一个不稳朝将军倒去。

  颜风以为将军会扶住她。

  没想到,将军是伸手扶了,却是扶她失手掉落的琴。

  颜风震惊的张大了嘴巴,没想到将军的正值已经超越了人类的极限。

  马车里的气氛压的人喘不过气,颜风偷偷的瞥了一眼额头撞的通红的柳烟青,觉得自己还是坐外面比较好。

  帘子刚掀开,颜风收到将军冰刃一样的眼神,他下意识的摸了摸怀里的药瓶,然后尴尬的摊开空空的手,“身上只带了一瓶跌打损伤药,给柳姑娘了”。

  颜风自觉的消失了,柳烟青心情郁结的拿出颜风之前给的药,在心里长满恨的往自己的额头上涂。

  她一边涂着伤药,一边在心里不停的愤恨着:

  老娘可是靠脸吃饭的,破相了还吃什么!

  她眯着眼的看着微生离手腕上的红线,想着有机会一定要给他拴在石头上。

  怎么都掉不下来的那种!

  微生离也注意到,她有时就会看着自己的手腕。他只当柳烟青是有什么特别的爱好,也没放在心上。

  倒是手中的琴……

  微生离低下头,左看看又看看,却总是想不出,为什么只要他一碰到琴,心里就会生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莫不是有什么玄机?

  “柳姑娘这琴,有何来历么?”,他终究还是没忍住,开了口。

  柳烟青心里冷呵一声,当然有来历,她的几世记忆里都有这把琴。

  不过,为什么要告诉他呢,一个狂妄自大没有人情味的男人!

  一想着总是在他面前碰壁,柳烟青就整个人都不好了,不想跟他说话。

  不过,想到自己还有月老的任务在身。她不得不轻声细语的编一个故事给微生离……

  听完故事,男人的眉眼松动了些,“你是说,这把琴是一世外高人所赠?那他此刻身在何处?”

  女人的心里突然狂躁了起来,身在何处,身在何处!编出来的人,她哪里知道!

  不过就是一把琴,在他眼里,竟比她这个绝世美人还值得探究了呢!

  “奴家也是在很小的时候,偶然的机会遇见的那位仙人,当时他说和我有缘,赠与我这把琴就继续云游四方了。”

  柳烟青继续编着故事,“后来……,奴家也没再见过那个仙人……”

  

第15章 欠他一座江山

我真的是良妻 郝十二 1037 2019.04.26 22:56

  微生离显然是有些失望的,他本以为可以从柳烟青这里得到一些线索,然而什么有用的消息她都没给。

  柳烟青心中的郁结越发的重了些,在这个男人的眼里,果然是一把琴比她这个绝世美女还值得探索。

  她坐正了身姿,闭目养神,老娘心情不爽,谁都不想搭理!

  一路上,再是无话。

  到了将军府邸之后,颜风给她安排了住

  处之后,也匆匆的离开了。

  接连一个月,微生离都没有出现过,留柳烟青一个人在小院里种种花养养草,日子过的不亦乐乎。

  院子里的兰花开的正好,柳烟青难得有心情一边赏花,一边弹琴。

  她向来清静的余光里,突然出现了一抹身影。

  女子微垂,眸华中闪出冰冷的笑意,假装什么都没看到的,继续弹奏着。

  微生离不知何时走到她的身旁,没有要打断她的意思,他只是静默的站在旁边,细细的听着她的琴声。

  一曲终了,柳烟青假装有些惊慌的起身施了个礼,“不知将军驾到,奴家……”。

  “柳姑娘不必多礼,咱们将军不是一个重礼数的人”。

  颜风从微生离的身后钻出了脑袋,俏皮的看着柳烟青,“将军打了胜仗,君上犒赏三军,今日王宫有夜宴,柳姑娘一起过去吧”。

  柳烟青顿了顿,“这……,恐怕不合适吧……”。

  “没什么不合适的”,颜风抢过了话,“君夫人邀请各府女眷,咱们府上,就只有你一个女眷,就你去吧”。

  这……

  府上没有女眷?

  柳烟青想了下,好像还真是这样!天下兵马大将军府,似乎连个丫鬟都没有。

  她一开始还以为是嫌弃她出身低,所以没有给安排丫鬟,后来才发现,整个府邸都见不到有一个丫鬟在。

  洒扫的、,备膳食的也全都是男人,就连端茶倒水的也都是男人。

  电石火花之间,柳烟青突然想到了坊间传闻,传闻中微生离有龙阳之好,现在看来,大概是真的了!

  呵!

  难怪会对她的美貌视若无睹!

  见柳烟青迟迟没有回答,颜风小声确认,“柳姑娘?”

  “我的身份……,不合适吧?”柳烟青借口推脱。

  “没有不合适,没有不合适,姑娘可以过去给夫人们弹弹曲”。

  为了将军,颜风觉得自己真是操碎了心,一定要让柳姑娘在夜宴中露个面,让世人知道将军不是传言那样的不近女色……

  相比颜风的热情,微生离从出现就冷冷的,一句话都没说。大概是嫌颜风话太多,他赏了颜风一记冰冷的眼神。

  被眼刀划过的颜风,识相的瑟缩着脖子往后退去,感觉再不走就会去掉半条命。

  “梳妆打扮一下吧,晚些时候派人过来接你”,微生离扔下一句话就走开了,完全不给柳烟青说话的机会。

  柳烟青看着他清冷孤傲的背影,气不打一处来,她越看越来气!

  成天摆着一张臭脸,就跟别人欠他一座江山似的!

  真不知道月老跟她有什么仇怨,非得给她选这么个人,难道这微生离会是将来的天下之主不成!

第16章 王宫夜宴

我真的是良妻 郝十二 1010 2019.04.29 00:00

  王宫夜宴,微生离带柳烟青到场时,宫殿里已经坐满了人。

  夫人们听说天下兵马大将军微生离带来的女子是青楼花魁,各个心里都是嫌弃的,觉得跟柳烟青在一处会失了自己身份。

  当她们看到柳烟青时,内心里又嫉妒她的美貌。

  但碍于微生离掌握重兵,又碍于自己的身份,夫人们只能把对柳烟青的轻蔑和嫉妒放在心里。

  但是夫人们又忍不住的想要偷窥她,尤其是柳烟青今日的妆容。火红色的衣裙虽然扎眼,但是她素色的妆容却显的庄重淡雅。

  整个人一看眼看去,即耀眼而又不张扬。

  柳烟青看到夫人们想看她又不敢看,她再看看殿里那些自诩高高在上的君臣们,男人们看她的眼神相比之下炽热了许多。

  柳烟青的心里勾起一抹笑意,老娘果然是风情万种,在女人堆里的魅力也是有增无减的。

  这么想来,她心里舒坦多了,自己遗祸千年的本领还是在的。

  太子看到柳烟青时,心里急的直痒痒。这些天他一直在后悔,到了嘴边的女人他没吃着就送出去了,他这心里还时时惦记着呢。

  也不顾及眼前是什么场合,不顾及都有谁在场,太子时不时的将眼神放在离他不远的柳烟青身上。

  柳烟青注意到太子的目光时,暗暗地朝太子颔首,以示恭迎。

  王宫夜宴的目的,是庆祝微生离打了胜仗,所以微生离在此刻备受瞩目。

  坐在微生离旁边的柳烟青也因此更加受瞩目。

  许多人都看到柳烟青和太子两人眉来眼去的,在心里更加瞧不起柳烟青了。

  只不过是太子殿下送给微生将军的乐妓而已,竟然胆大包天公然勾引太子殿下。有些大臣,已经直接把柳烟青当成祸水看待了。

  恨不除之而后快。

  有除掉柳烟青这个想法的,除了一些大臣,还有君夫人。

  君夫人看到太子看向柳烟青的眼神,女人的直觉让她知道自己的儿子似乎很喜欢这个姑娘。

  如果是哪家王宫大臣的姑娘,君夫人可能心里还稍微舒坦一点。见到儿子对一个勾栏货色如此的上心,君夫人整个人都不好了。

  “有了将军,才保的我边关无虞,将军,这杯酒我敬你”。

  “是啊,将军受万人敬仰,我也敬将军一杯。”

  大臣们争相敬微生离酒,有人说话是客气的,有人说话的意味就比较长远了。

  都是千年的狐狸,说话都是滴水不漏,字字珠玑。

  说者有意,听者更有意。

  坐在大殿上的君王,看着一帮大臣们吹捧微生离,他的心情很不好。

  世人只知世上有微生离,难道不知道有他这个君王吗!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的臣子子民,竟然不把他这个君王放在眼里。

  高高在上的君主杀心四起,看来,是时候做点什么的。

  听着周围的人一通捧杀,微生离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默的喝着所有人敬来的酒。

  偶尔有真心敬佩他的人,他也会回复一两句,以示往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