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温情以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自序

温情以待 刘雅辛 521 2019.04.16 18:53

  读书以来,屡发幽想,或眼含秋水,或有孤影惊鸿之感,亦随时光流逝,越发浓郁。

  而时光之匆匆,人海之茫茫,一人迈步于人生路上,孤影单只,不知归路,亦不知前路何方?人生之虚无,尽是如此。

  我时常在想,人的一生如何选择而过?

  是有意义地过好一生?还是消磨自己空虚的一生?这的确是一个令人很值得思考的问题。

  这个问题在少年时代,不止一次出现在脑海之中,直至现在,有时还会浮现出一些东西,使人遥想。

  可这一切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

  魏晋时,王羲之偕友会于兰亭写下千古名篇《兰亭集序》,亦有死生之所叹,流光暗逝之情而发。

  《兰亭集序》悲观之论调,徒令古今之人叹息不已。

  古之人,今之人,生活在不同之时,隔绝时间、空间,甚至后世并无留下名字,只是顺着时间长河,缓慢前行。

  那么一切有何意义?为何而生?为何而死?这也许是一个无法解答的问题,我好像窥见了一角,却不敢深入,我太胆小了。

  人的一生,充满了悲喜剧。

  喜时,一切都是欢呼雀跃之感,悲时,一切都变成了我的敌人。

  小小之事,不一样的感觉,真的好奇怪!

  我是一个普通人,再也不过的普通,不喜欢做什么闻名于世的事,也不喜欢有怎样的声名,只是一个人好好活着!

  可以抒发自己的某些想法、某些情绪,那也是一件很好很好的事!

  聊发一想,用以成文!

  些许文字,用以篇首自序!

  

错爱(一)

温情以待 刘雅辛 875 2019.05.26 21:03

  别离

  “你不爱我了吗?”

  她看着眼前的男子,有点不敢相信,他竟会如此绝情。

  “既然很清楚了,为何还一直纠缠呢?我对你,早已失去兴趣,以后不要找我。”男子轻蔑而又无情,看着眼前流泪不止的女子,心中极为畅快。

  前不久,他已物色好新的猎物,于是眼前的女人,弃之而去,就已然将心中的想法促成行动。

  在以往,这样的女子,只是他解闷的一件小事。

  他喜欢这种被女人所着迷的感觉,再狠狠地丢弃,这种感觉棒极了。

  他转身而去,背后传来哭泣声,令他所驻足。于是,他回头,“喂,有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失恋而已。就算没了我,以后还会有其他人啊!”说罢,他不仅大笑起来。

  女子咬了咬嘴唇,脸上虽有泪痕,却亦添增楚楚可怜之色,颇令人心动。但她看了一眼,便偏头不再看去,心中极恨。

  “喂喂喂,你这样不好吧!小丫头,我们以前毕竟是花前月下、无话不谈,……,那我走了,goodbye。”

  “混蛋,渣男,……。”男子听闻背后所传来的声音,嘴角挂起一丝幅度,头也不回,也不应答,慢慢消失在那女子眼前。

  二

  半旬而过,一天清晨,阳光明媚,空气清新,是一个出行的好日子。

  杨悦刚起床,还未开始洗漱,手机便已响起。

  “喂!在家吗?今天中午有空没,不妨我们到处走走?”手机中传出一阵女声,杨悦颇为意切,早已等待多时。

  “嗯,今天刚好有空,中午十二点,到时在街上的半点咖啡店相聚,如何?”

  “好!那就说定了,到时候一定要来哦!”

  杨悦脸上带有笑意,将手机放进上衣口袋里,自语道:“又有一位女子上钩了,不妨我这几日的努力。”

  杨悦年近二十六岁,是《言林》公司高级经理,其人长相极为俊秀。在公司之中,能力颇受公司领导所重视。而更令人所惊叹便是,几乎公司之中较有姿色的女子,都与其有不清不楚地关系,时常听闻他的风流逸事。

  公司职员中,对此人极为不满,屡屡想使此人离开公司。而令他们所无法理解,便是此人却怎样也无法下台。

  而现在,他们却抓住了良机。而在他们之中,最具威胁便是与杨悦共事的白轩。白轩早对杨悦所不满,只是一直没抓到把柄,而今日的一道电话,意外地撩动了他的心弦。

  而此时的杨悦,却怎样也无法想到,一个暗中针对他的计划,缓缓展开。

错爱(二)

温情以待 刘雅辛 1654 2019.05.26 21:04

  入套

  一

  杨悦已按先前约定地点,早已等待于此。

  此时,他坐在店中一处角落,手中拿着一杯咖啡,慢慢送入口中。

  这味道有点苦,不过还行。

  咖啡店,并不多大,几张桌子摆在大堂中,餐柜与之隔开,而服务员便在此处调试客人所需的咖啡。此店,并不单单售卖咖啡,还有其他鸡翅、蛋卷、鸡排等等之类,供客人所挑选。

  而令杨悦所感兴趣地便是,一位新来的服务生,容颜极为艳丽,行事虽有点毛毛躁躁,不过倒是极为可爱。曾在此打过两次照面,心中也有一种其他的想法,不过此段时间有事,不然也会拿下。

  他一贯对自己的魅力充满了信心,而眼前的女人也迟早会是他的囊中之物。

  不过,此事需要暂缓,当前还是与诗织小姐,聊聊天文地理,或是发生一些其他,比较有趣。至于其他,便放在后面。杨悦暗忖道。

  “杨悦先生”一道柔声传来,令杨悦一惊。

  “谁!”

  “讨厌啦,是我。”

  杨悦意外地发现,今日的女子似与往日所经历的那些不同。

  此女并不太过漂亮,腰肢虽为纤细,身材姣好,但浑身散发着一股迷人的风情,极有引起男人特别的注意。

  所幸杨悦也正是这样的男人。

  “服务员来一杯咖啡,送在这里来。”

  “好!”

  不多时,两人早已坐下,一旁交谈,一旁喝着。

  “杨悦先生,我们等下去哪?这里,我并不是很熟悉,到时候可能麻烦你了。”

  “嗯嗯,没事,请美女游玩,这是我该尽的义务,怎么说是麻烦了。”杨悦随声答道。

  一般而言,与女子所交谈,再为出众的男子,总会出现了一些意外。洽好,杨悦正是特别讨女孩子欢心的人,加上相貌较为英俊,特别所受女孩子所喜欢。而诗织小姐似被这男子所迷住了,不时咯咯而笑,而令杨悦越发有感,猎物已落于网中,只待好好收网即可。

  不多时,两人出门而去。

  “诗织小姐,不妨我们去电影院看看电影,你看如何?”

  “好,一切都听你安排。”

  “嗯,这样不好,你有没有想去那的?”

  “嗯呢,没有啦!今天我是客人,一切便听从你的。”

  杨悦虽说是花丛老手,但对于女人而言,有时,还是一知半解。

  他也不强求,两人缓缓步入影城之中。

  而令他奇怪的是,便是所放映的电影,意外地与他从前的事所相合。他不禁想起以往的一些事,连打情骂俏的气氛也淡了几分。

  “杨悦先生,你怎么呢?”

  “没事,想起公司中一些事。”

  “哦,我是不是太小瞧你了。”

  “当然,我在公司可是经理,手下可是管着几十号人。”

  杨悦不时调笑道,氛围也渐足够了一些。

  他慢慢将手,搭在她的手中,没有受到推开,他于是心满意足,又向前进了一步。

  气氛变得热烈了几分,开始有点毛手毛脚了。

  她眼中的媚光,也更亮了几分,那股风情开始弥漫开了。所幸,周围都是一片漆黑,他人不太瞧见,只是荧幕之上,还不时放着一些片段。

  二

  时间渐过,已近黄昏,一片红色盘旋天边一角,极为好看。

  杨悦二人,亦步亦趋地步入房间之中。

  房间不大,一张床摆在最为显眼之处。其次,书架、柜子、鞋子及一些生活用品摆设极为整齐。

  这不得不承认,杨悦的确是一个爱干净的人。虽然对于感情而言,有点不近情理,但对其他事,还是超出常人以外。

  “诗织小姐,今晚你便在这休息吧!”

  “哦,在这,难道只我一人吗?”女子吃吃笑了起来。

  “当然不是,你可在这等着我吧!”杨悦亲了一口,便已离去。

  房中只留下诗织一人,杨悦已经离开,处理一些公司之中的事。

  诗织看着房间中的一切,随处到处走了走,似想起什么?拨打了一个号码,一阵女声传来。

  “事情做好了吗?”

  “还没有,不要担心,不会出意外的。”

  “真的?诗织那个渣男,……。”

  “嗯嗯,放心,我会帮你好好教训那个渣男。”

  诗织挂掉电话,慢慢坐在床上,也不知她在想什么?似乎这世间的男女情爱太过令人所意外不到,总是开始爱得热烈,而后开始冷淡,甚至最后开始慢慢分开。这好像是现在年轻人恋爱之路上,必经过的一道程序,不然便不会有很好的结果。

  三

  杨悦越发觉得,此生的桃花运也太多了。他虽迷恋着这种感觉,但过多的桃花,却还是令他心有余力不足,让他不断思考。

  是不是,该断掉一些不该有的人了。不过,在他房间之中的那个女人,今夜便一尝妙处。只是,可惜白轩临时有事,公司打电话过来,处理一些要紧之事,不然,那个女人早就躺在怀中了。

  杨悦一个劲儿地叹气。

错爱(三)

温情以待 刘雅辛 2113 2019.06.01 23:40

  诱惑

  一、

  “这里倒是别致,不过不太符合你,我说的对吗?”

  “你这人倒是很奇怪,符不符合我,跟你有什么关系。”女子喝着酒,满脸已是红霞,似有些醉意,可又保持着清醒的样子。白轩在一旁瞧着,却也不应答,脸上忽然起了笑意。

  “不准笑,我讨厌你笑!”女子厌道。白轩自讨没趣,也只好故作姿态,一旁喝着酒,一直等待着。

  女子瞧着白轩的模样,笑了起来,“喂,你这人真奇怪,刚来的时候,总是劝我不要喝酒,可现在又让我喝酒,你说你是不是很奇怪。”女子缓缓靠近白轩,双眼看着他,打了一个酒隔,令白轩顿时不喜。

  “我说你这人,还是一个姑娘家,可现在做的事情,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你的身份了。”

  “要你管,你们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你是这样,杨悦也是这样,我讨厌男人。”说罢,从桌上拿起一杯酒下肚,女子脸颊也越来越红,如莲花般,开出一抹晕红,不过频频在白轩眼前失态,白轩倒也对这女子有了几分同情,多了几分怜惜。

  或许,男人最为喜欢地,便是那天真而又带几分俏皮的女子,不显得人妇般妖艳,也不似少女般青涩,介入此中,极为惹人怜爱。

  “好啦,不要再喝了,女孩子喝这么多酒干嘛?就算是失恋,哭过几场,也就罢了!哪有人像你,整天要死不活的。”白轩一手夺过,冷冷言道。虽是带有几分嘲弄,却也令人听出宽慰之意。

  “你干嘛!疯子,我不要你管我,快拿过来。”女子起身,摇摇晃晃地,倒在了白轩的身上,白轩不禁苦笑。

  “这丫头,也不知杨悦是怎样伤了她。”白轩瞧着那模样,哑然失笑。转身看着酒吧之中的人群,带了几分沉重。将女子抱着,缓缓走出了酒吧的大门。

  二、

  女子醒过来时,用手抚了抚头,似醉意正浓,未怎样清醒,忽然,她发现自己睡在一张大床之上,顿时大叫起来。

  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进,随即大门一阵摇晃,一人出现在眼前。

  “怎么了你。”白轩很是不解,刚传来的声音,也太大了一点,不知情的人以为他在房中做了一些令人难以启齿的事。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我怎么会在这里。”女子似有些慌乱,将身体包裹在被子之中,低着头,有点要哭出来了。

  “我,我能对你做什么?你醉得要死不活,我能怎样办,手机也没电。问你,却又睡得像头猪,你说,我能怎么办。”白轩很是无语,心想:“我要是那种人,今天你还起得来,那不见鬼了。”

  “我,我昨天晚上,真的……,你没骗我。”女子说着,脸上又起了一阵晕红,忙低着头,不敢再看白轩。

  “嗯嗯,快起床,昨天把我约出来,不只是找我喝酒吧!”白轩说着话,转身离开了房间。

  白轩坐在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一本杂志,慢慢看了起来。不知为何?他翻了一两页,丢在了一旁,却意外想起那女子醉酒的模样,嘴角已然有了几分幅度。

  这时,一阵门响,他忙拿起杂志,翻了起来。

  “白轩先生,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白轩看着眼前的小丫头,心中一喜,脸上却是正经无比,“无妨,幸亏你遇见的是我,不然,后果有多严重,知道吗?”白轩教训着,那女子不好意思,双眼躲开了白轩的注视。

  “我下次不会了。”女子言道,有点底气不足。

  “还有下次,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我这不是第一次嘛!你大人有大量,放了我这一次。”

  “咦,不对啊!为何我要这样,他以为他是我的谁啊!”女子心想着,看着他的样子,心中有种莫名地欢喜,先前失恋的感觉,也并无那般痛了。

  “你是不是有点喜欢我!”女子闪着大眼睛问道。

  “你想多了。更何况一个刚失恋的人,又怎会有如此快的速度复原了。你脸皮太厚了一点吧!”

  “你脸皮才厚咧,我才不像你,你一定是一个老处男,从来没和女子牵过手。对,就是这样,老处男,是不是啊!”女子笑着,却很快笑不出来了。

  她愣住了,嘴唇传来一阵温软,不久,便冷却了。

  “如何,老处男的滋味如何?”白轩笑着。

  “你,你好无耻。”女子怒了,不过那炸毛的模样,在白轩看来意外可喜。

  “流氓,大流氓!”女子还是那般,白轩有点享受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昨天匆匆而来,也没来得及问,也不清楚。”

  “我叫什么名字,关你屁事,你太过分了,我还从来没有跟人接过吻。”女子有点委屈,声音也软了几分,先前的张牙舞爪变得楚楚可怜,似勾起白轩心中别样的想法。

  “好啦!是我不好,我不也是初吻。这样好了,你也不亏。你先不是说我是老处男,现在你该相信了吧!”女子笑了起来,脸上两个小酒窝隐隐而现,“那有你这样的人。”

  “我叫夏浅,知道了吗?夏天的夏,浅色的浅。”

  “夏浅,很好听,这个名字很适合你。”

  三、

  “白轩先生,你真的要对付他。”

  “当然,莫非你舍不得他。”白轩有点吃味了,不过对面的女子并未理解他的意思,反而有点担心。

  “莫非,你还是放不下他。”白轩问道,不觉中,语气重了几分。

  “当然不是,那个渣男,我怎会担心他。我恨不得拔他的皮,喝他的血,……。”夏浅口中越来越过分,白轩不觉好笑。

  “真是小丫头,也不知道杨悦是如何把引?不过,估计他也下不了这手,摆明还是未长大的孩子。”白轩心中暗想着。

  接下来,该是如何把握机会,给予致命一击。

  杨悦不由打了个喷嚏,对面的女子躺在床上,笑了。

  “怎么?又是哪位千金大小姐在想你?”

  “当然是你了,时间还早,再做一些别的什么吧!”男子看着那女子,扑了上去,满室皆春。

  时间似有点不太惹人喜欢,悄悄地过去了。窗外,天空已是一片黑色,只是城市中的点点曦光,撒在这夜幕之中,尽数埋藏了多少人的过往。

错爱(四)

温情以待 刘雅辛 1257 2019.06.02 10:26

  阴谋

  一、

  “准备得如何?”手机传来的声音,令诗织一喜,等待些许之时,已有落网之机。她看了看熟睡在床上的杨悦,眼中闪过一阵恨意。

  “已经准备好,只待你至。不过,最好我希望,我可以亲手送他一程。”女子答道。传来的声音,也令白轩心中带了一丝寒意,不过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立足于经济场上数年之久,他已掌握了一些秘密,足以使杨悦的人生,发生一些难以想象的变化。

  白轩放下手机,放在桌子上,看着对面的女子,不禁叹了叹。“刚才听清楚了吧!”白轩询问着,心中带有一丝报复感。不过,瞧那女人的样子,心中又是打翻了醋坛子,五味杂陈。

  “我不管,这些已经交给你了。你可不可以对他手下留情,……。”夏浅一脸求情的样子,“好吧!我可以放过他,但那女人可不一定会放过他了。”白轩微微顿额,一字一语缓缓吐出。

  “啊!为何?诗织与他并未有恩怨,她为何要这样?”夏浅很是不解,在她看来,杨悦虽然伤害了她,但给予一些教训也就罢了。但现在事态的发展,她有点恐惧了。她看着眼前的男人,心中涌起一阵害怕,又咬着嘴,“白轩先生,你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夏浅想着。

  二、

  天穹之上,到底有何人而见人间事呢?若是见惯了人间事,人间人,怕也是会生出厌烦之心,而不忍所见了。

  可那人间的一角,卷起了几段记忆,为何会惹多少有情男女,生怨恨之心呢?可好像,世人难以言出其中真味。

  诗织坐在车子中,看着周边风景随风而掠过,眼中不知带了几分湿润,白轩开着车,瞟了一眼,“女人啊!不管是怎样的女人,心中总是带了几分感性。”白轩暗忖道。诗织回过头,敲了敲白轩,“怎么有点奇怪吗?”

  “没有,当然没有,你多想了。”白轩嘴角抽了抽,与女人讲话,倒不是他的强项,尤其是与诗织这样的女人打交道。不过,那丫头,倒是令人感到很好欺负,白轩笑了,不由出声。

  不过,那笑在诗织的眼中,却是多生了几分厌烦。

  “喂喂,你到底是来干嘛的?真的这样好笑!”诗织晏晏道。巧笑嫣然,娇艳动人,犹如一朵玫瑰花,只不过明眼人皆可瞧出,那是一朵带刺的玫瑰,不经意间,便会刺进皮肤,生了几分痛意。很明显,白轩立刻闭嘴,开着车,双眼直视前方,再也不看一眼。

  女子心中舒服了一些,施施然,拿起手机,打开一款小游戏,慢慢玩了起来。

  三、

  “这是那东西?”

  “当然,不过我不会交予你!”女子笑了笑,盯住白轩。

  “为何?你约我来,不就是这个东西交给我。”白轩很是不解,他摸不清这女子的方向,这种感觉很不好。在生意场上所磨炼出来的自信,也在这女子面前颜面扫地,他讨厌着这种不受自己所掌控的局面。

  “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不需要你花费太多心力,只不过需要你在公司做一点小事便好。”

  “哦,怎样做呢?”白轩有点感兴趣了,他看着那女人,“那么你打算怎样做呢?”白轩问道。

  “这你不用管,你做好我交给你的事,不要再问。”

  女子越是如此。白轩越发觉得,这女子一定与杨悦是旧识,很有可能两者曾经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按杨悦的性子,他一般是不吃回头草,莫非这女人真的有一种令男人着迷的魔力。

  “如此,那便做吧!”白轩应道。女子见白轩所应,指了指前方,也便下了车,白轩看了看,向公司缓缓而去。

错爱(五)

温情以待 刘雅辛 1669 2019.06.11 00:40

  放逐

  一、

  月色朦胧,半轮圆月遮隐在一层烟云之中,星光点点,随风轻摇,月色异样动人。向下而见,笼罩在一层黑雾之中,些许灯光在黑色之中点起,几人夜空下,浅唱低吟,那遥远的地方,是我的家,他在哪?在我的心底。

  清幽小道,一所房子辉映,几盏灯火,多少红颜过客,伊人泪,情人怨,风流少年,你可知女儿泪?

  半生浅别,为何终生不见?是梦,若梦,我又怎会见到你?

  前尘种种,为何念念不忘?是情,若爱,我却又爱又恨,你可知?

  黑夜之中,似情人般的手,温暖滑腻,令心头微微一荡。杨悦侧身而起,见那熟睡的女子,笑了。

  “你有怎样的魔力,竟迷住了我。”杨悦瞧着那女子的面容,不由奇怪!“或许,是上天给我的惩罚,让我爱上了你。”

  “诗织,你可知我的过往?我的一切,我犯了许多错,我想放开了。”杨悦轻声下床,将其缓缓盖在女子的身上,推开门,关住,慢慢下了楼梯。

  一个人看着漫天云景,不由心绪飘散,那女子为何而来?“诗织啊诗织,你可知我早已知道了一切,只是我不太懂,你为何对我如此。若有心,早置我于死地,又有何妨!”杨悦念着,心中默然,他想起过往,那一位又一位的情人,妖艳、清纯、甜美,一一所盘旋,那姑娘却是因我而死,“诗织你可是为她来报仇了。”

  杨悦平时里虽是以花花公子所视人,但内心极为苦闷,极力摆脱这种样子,便不断试错,或许是这世间的女子,太不令人所怜惜了。于是,大获成功。

  情欲变得浓烈了几分,他有点放荡了,但内心一直痛苦着,终于他见到了她,与她一般的清纯,一样的天真,不忍坏了她的一切。

  “夏浅!你太善良了,所以我不忍伤害你!为何你引来的这个女人,令我着了魔呢?夏浅,我看错你了,或许,这世间的女人,没一个是好惹的吧!”

  “你是如此,诗织也是如此,我错了不该如此对你们。我早已想死了,如此便满足你们吧!”杨悦一阵苦笑,随后一阵脚步声由下而上,杨悦开了门,那女子还睡着,并无半点知觉。轻轻的呼吸声隐隐而来,杨悦看了许久,那女子的面容,眼睛、鼻子、嘴唇,笑了,眼中有点湿了。

  他走进了,瞧着,吻了她,留下了一封信,便走了。

  窗外月色照了进来,涂抹在女子的脸上,女子似笑了,转身动了动,接着睡了。

  深夜,不知在何处,落水声而起,一波又一波,渐渐平静了。

  二、

  半月之前,杨悦在一片朦胧之中,偶然见到那女子的反常之处,于是便跟踪下去。

  他最终发现了他们的阴谋,但并未反击,他迷惑了。

  那个女子的一切,时时盘旋在他脑海之中,想着想着,不禁流下泪来。

  他想问一问那女子为何要如此?但多年以来的思维阻止了他,他不愿想,也不想去问。

  也许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爱上了一个女人,但为何对他如此残忍。

  怀着迷惑,也许是一种渴求,他开始寻找心中想要的答案。

  他上路了,在一日午后,天气正好,虽带有几分炎热,但令他平日里多生几分快意。

  “这是,……,当年那女子的遗物。”杨悦带有伤感,他开始明白了那个阴谋,那个女子的一切。

  “对,但不知今日你前来寻她,所为何事?”对面的男子反问道。

  “只是得到一种答案,现在这个答案已经得来了,我也该走了。”杨悦笑了笑,转身便消失了在那男子的眼前。

  那男子看着他逐步远去,虽不知实情,但也能猜出几分。不久之前,诗织也曾寻他,嘱咐一些事实,但他还是违背了那女子的一切。

  他想看看接下来如何发展。

  天色尚晚,空中已是浓浓黑云,顷刻间落雨直下,将杨悦的身体一一冲洗,他并未躲去,反而在空中慢慢走着。周围的行人,见他的模样,或是带有几分同情,或是如疯子般的蔑视。

  不过很少有人刻意前去,还是怕了,或是粘上一些麻烦,令人不喜。于是,杨悦一路畅通,平日之中从未如此一般,他有点想笑,却笑不出。不久,到家了。

  一步又一步,他踏上一级级阶梯,如他心情一样。一步步登高而又坠入深渊,他站在门前很久。许久,他打开了那道门,见到了她心中又恨又爱的女子。

  他笑了,那女子有点诧异。“怎么了你?去做什么呢?”女子问道。

  “有点事,不过已经解决好了。”男子笑道,仿佛对面那女子的一切,他并未知晓。

  两人相谈甚久,一番引诱之后,云雨良久,诗织沉沉而睡,杨悦并未睡下,他一直看着那女子,笑着却又带着泪,他做了一个决定,他相信这个决定足以使那女子所原谅。

错爱(六)

温情以待 刘雅辛 1874 2019.06.20 20:01

  迷梦

  一、

  也许,人世间最令人感到憎恨而又感人的事物,便是所谓的感情吧!亦受人所怜,亦受人所恨,不知出于何等目的?到最后却是一场空。

  人间所谓真情,太过稀少了。不,是人太注重其他的东西了。多少人渴望着有一份美满的姻缘,然而自己却弃之而走,浑然不知,待最后却后悔了,令人难解。

  深夜,月色朦胧,一片静谧,夹杂着些许杂音。诗织缓缓而醒。忽然间,她发现身旁的那个人早已不见踪影,拿起那封信。不知为何?她有点迟疑,脑中闪过无数个念头,手指微微一颤,最终她拿起那封信,打开了。

  月色依旧如故,伊人却道情人语,暗入月色朦朦之中,月光缓缓洒下,人间多情总是无情恼,月色已然消逝,天空渐渐白了。诗织一个人,在一间房间之中,安静着,默默着,她一时惊住了。

  “难道我错了,不该如此。若是没有我,她不会死,是吗?”女子说着,眼角已然湿润,有些不知所措了。她不知为何心中感到一些难过,莫非女人的情感,在不知不觉中,早已暗生情意而入其中。

  她开始迷惑了,不过她的心中早无有所谓的报复之情,而心中一阵又一阵所涌起的难过,她开始迷失了。

  清晨,一阵轻雨荡清地下微尘,空气一片清新,洗濯掉早已染上黑尘的树叶,落出墨绿色的颜色。而颇具唐人韩愈“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之景,若行走在雨下,撑一把伞,逐步而行,见天街雨色,多生几分欣喜。

  而在这片雨色之中,地偏西南方,一处住房,一男二女,相顾无言。

  全盘告负。

  “我输了,他赢了。我始终比不了他啊!”男子略带伤感,旁稍带温柔女子,抓着他的手,轻轻扣着。男子心生一片暖意,而令他极为意外,杨悦自杀而死,或许是一种救赎,亦或是早已是他所选择的结局。

  男子看了一眼女子,手中抓的紧了亦些。“我绝对不会像他,此生好好待你。”他心想着。

  诗织瞧了瞧眼前的二人,不知心中涌起一阵痛意。“此事就已作罢,你我三人,再无任何瓜葛。”说罢间,女子已离去,在其背后,白轩二人不知诗织早已泪流不已,只是那道背影越来越远了。

  “白轩哥哥,你说杨悦他为什么要自杀呢?”女子有点难过,不过毕竟是她曾经所喜欢过的人,有点难过,又怎会全然无情呢?

  “我也不知,或许,杨悦早已死了吧!从很早以前就死了吧!”男子答道。女子不解,欲复语,然见之色,静言直立,一片沉默。男子到处逛了逛,想起以前亦友亦敌的竞争手段,微微叹了口气。或许,对手才是真正的朋友吧!没有比敌人更为了解你的一切。

  女子眼角有泪,慢慢垂落于地。男子转身而见,抬手擦净。“丫头,我不愿你落泪,除了我,谁也不能让你落泪。”男子威胁道。

  “凭什么?你只知道欺负我。”女子有点委屈,男子顿时笑了。

  二、

  一年之后,白轩家多了一位家人。

  不久之前,夏浅生下白白胖胖的男孩,给这个家庭带了些别的新意。

  一行三人走在街道之中,只不过第三人稍显幼小,坐着婴儿车,闭着眼,懒懒睡着了。

  夏浅一旁推着车,身上已有一阵女人的风情,带有几分知性。若人所见,颇有几分美色诱人之意。

  白轩虽是空手,带着一丝笑意。初尝滋味,多有几分畅快。

  不过最近令他有点吃味,“那女人每天扑在孩子身上,连一些他感兴趣的事,也少了许多。”男子咬牙切齿。

  心想道:“待这小子,过几年,夏浅你死定了。”不由自主,笑了笑。

  女子瞧见那模样,笑了。

  三、

  大桥之上,一女子每天在此留下片刻。

  今天,她又来了。

  “杨悦,你在下面可好!……。”女子说着说着,不由落泪,她想起了许多。

  “或许,你还不知道为何我会接近你呢?你说是不是很奇怪呢?”

  “我第一次见你,是在一家酒店之中。那时,你就是一位花花公子,整天在女人堆打转。可是,你却不知道,有一位女子喜欢上了你。她最后死了。”

  “她想要离开那处地方,去找你,却被活活打死了。我好恨,若不是你,她不会死,都是你,都是你。一切都是你的错。”

  “后来,我跑了出来,所幸那时,我很小。只有十几岁左右,在社会上飘零。虽然有点艰难,可日子还是这样一天天过了下来。”

  “有一天,有一个女人偶然找到了我,那女人就是夏浅。开始,我笑了,那女人太幼稚了。可是,她想对付的男人就是你。就是你改变了我的命运。你知不知道,那被你伤害的女子,就是我的亲姐姐。我不叫诗织,我叫钟雅。你到底知不知道。”

  “我想杀你,我想报仇,可是,你为何要先死啊!为何不是我杀了你。”女子激动了几分,泪水越发泉涌。

  “杨悦,你真该死。你害了我姐姐,为何又害了我。我好喜欢你,可是为何是你。”女子带着笑,流着泪,渐渐远走了。

  也许,一切都过去了,所有爱与恨都逝去了。

  是啊!为何人世间的一切,人儿最不注重是所谓的感情了。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或许只是一种奢望,不然总是爱着爱着,最后便不爱了。难道,现在的人儿不是如此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