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月季女孩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楔子 玫瑰花

月季女孩 安在丽华01 184 2020.02.02 21:41

  玫瑰属于蔷薇的一种,花期在每年的五、六月份,可以说是极为短暂且娇艳的花朵。

  当然,就『时间』意义上而言去谈论珍惜程度,玫瑰是无法与小麦花、昙花等植物可以并论。

  然而,以『爱情』的名义,因对其理解的不同,玫瑰在每个人心目中的地位各不相同,却都牢牢占据方寸之地。

  而我们的故事,则开始于一颗名为『卡罗拉』的爱情玫瑰花,以其开放时的火热姿态,将故事开始旋转发生。慢慢的,娓娓道来。

第一章 新的开始

月季女孩 安在丽华01 2250 2020.02.21 11:49

  “你好,不算太好的天气,以及即将迎来的中学生涯。”

  我推开了卧室的窗户,察看了下『卡罗拉』的缺水情况,过后才将忧郁的眼眸投射向很远处的阴云,看向昏暗的天空。

  这里是10层,并不算太高的楼层,也不算太矮。视野避过楼群的天台,就能看见在天空的边缘凝聚着乌云,将清晨的光线遮住,这是秋季,多得很是这样阴雨绵延的天气。

  尤其株洲市本就是个多雨的城市。我已经生活在这里16年,说不上习惯,但是就『忽然间天空开始落下暴雨』这样的事情,看见了也不会觉得陌生。并且,论如何在平地里躲避突如其来的细雨,我也算是小有心得的。

  “再见咯,卡罗拉。”

  我将需要带上的文具装进手提包里,与养在窗台上的那颗红色玫瑰花打过招呼以后,转身捎上门,踏出了走向新校园的步伐。不算太快、不算太慢,在一如既往的沉稳步伐里面,算是我在正式迎接新的一段人生吧。

  我叫『桥星辰』,站在桥上面看星星的那个桥星辰,很浪漫的名字。

  我的高中校园名叫『川河下学园』,并不是我的初中直升学校,所以我算是转校生,这是从前没有过的经历。

  转校倒不是因为新学校比旧学校更加优秀。论学校的优劣的话,无疑我从前就读的『百府川皇家学园』更加优秀,在整个唐国都是闻名的育人学府,更不要说仅仅是株洲市内了。

  我也并非是因为没有那个能力就读百府川而被扫地出门,实际上我非常优秀。虽然成绩不太好,但是在讲究『德智体劳美』全面发展的现在,只将考试成绩和个人成就挂钩的话,那也不必使用那么多形容词了不是?

  『桥星辰,你的成绩怎么样,就能决定你是什么人了。』

  要是有人将这样的话说给我听,那我就可能……要偷偷窃喜了。毕竟,虽然我的成绩不太好,那也是稳居当时年级前3甲的存在,之所以不太好是因为每次历史考试都会莫名其妙在最后一道题上睡着。醒过来后看着那滩口水印,我想说『考得还行』那怕不是要被历史老师打死了?

  所以,我的成绩必须『不太好』,日后才好相见。

  至于为什么我会放弃最好的学校,那就是个秘密了,谁也不能告诉。此处也便不提及了,总之我将迎来新的学园。

  “早上早。”

  在川河下学院的正门口,站在前面的大树底下的那个靓丽女孩,身穿浅绿色的清爽长裙,双手背在后面,脑袋微微低着,眉头微蹙露出几许苦楚的表情。不用猜,我知道那是她急躁不耐烦的表情,她等我等急了。

  我知道她在这里等我,这不是自作多情哦,这是我们之间的默契。

  以前在百府川的时候,她就是这样,总早我几分钟在学校的大门外面,在最大的那棵树下等待我。

  我问过她,为什么要选在那里?

  她说,因为大树底下好乘凉。而我就是她的那棵大树,她要赖上我一辈子都乘凉。

  “早安,师父。等了你好久了,又赖床了?”

  “路上看见了一颗快死的枯树,我觉得挺好看的就站着看了会儿,所以来迟了。”

  她笑了笑,踮起脚摸了摸我的脑袋。

  “你还是这样高。”

  “嗯,总要比你高,才能好好俯视你。毕竟,要我在你面前低头的话那算什么样子?”

  “嘻嘻,油嘴滑舌,那还不是因为师父你是男生,自然要高个子些。”

  “也许吧。走了,进去看看这新学校怎么样。上次来是两年前吧?那时候只顾着打比赛,直接被大巴车送到了体育馆里面,来去匆匆,都没好好逛过川河下学园。”

  “是呀,我记得那次的比分好像是……?”

  “10:00,我记得很清楚。因为『皇帝』那个混蛋说要领先两位数的比分,所以在刻意控分下我们10,他们00。”

  “哼,提起朱厌就一肚子气,不说这个了!走吧,我们去那边开口,好多人啊,似乎是新生集合的地方??”

  霞容就是我身边这个青春漂亮的女孩,15岁,具体的三围虽然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但是为了能苟活于世我是不可能泄露的。

  霞容是我的徒弟,在百府川时就是如此,有这么多年的羁绊下来我们的关系很亲密也算正常。在两个月前听说我报读了川河下学园后,霞容瞪大了眼睛,然后这位『株洲市中考状元』不顾百府川校长铁青的脸色,仔仔细细确认自己没填错以后,报读了和我一样的川河下。

  也就是从前我们眼中的『低等学园』,在青瓷杯中被从前的我们打出10:00的惨烈比分的低等学园。

  和徒弟迎着人群走,因为我是师父的原因,自然会对『女儿』身边各个发生的事情上心。看来看去,总感觉谁都在打徒弟的坏主意,所以我们尽量都挑着人流量低的地方走。

  和人打听了报道的操场是风华操场,我有点印象,是个很老旧的操场。不过具体的印象还是抵不过实际操作上的瑕疵,我识不得路,在霞容的抱怨声中我们最终通过询问得到了正确的路径。

  “霞容,你有没有觉得,刚才那个人看你的眼神有问题?”

  “刚才?哪个谁?”

  “就是和我们说从这边走的那个家伙。”

  “他有什么问题?是长得有些太帅了吗?”

  “那倒不是……我觉得,他对你有非分之想。”

  “噗嗤!师父,你傻啦!”

  “没有,没有,虽然我平常不太正经,但是我看人还是蛮准的啦。”

  我摇摇头,知道这丫头不相信。信则有不信则无,我也不会再多叨叨什么,免得自己和老年人似的。

  “师父,你走快点,慢吞吞的,点都看不出来你有足球底子。”

  “来了来了,别太快了,这里路窄人多……诶诶诶,霞容,那边路不太平,有青苔,你慢点!”

  “慢慢悠悠的,你这老妈子属性还是没改,暮气沉沉的!怪不得没人喜欢!”

  好吧,虽然极力避免,但是我还是被归于了『老年人』此列。不算太过忧伤,相处三年,彼此都熟悉了彼此的行为节奏。

  “是是是,没人喜欢才好,显得清静。”

  “年纪轻轻的喜欢什么清静?师父,你不正常。”

  无语凝噎,忽然间就扎心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咧咧嘴装作没事发生,跟上去,再往前面走是个必经之路的楼梯。挖在石壁边上,本来就不是很宽,落在新生报到的今日就非常拥挤。

  而也正是在这里,在没有樱花的樱树下,我与从来都不相信其存在的『命运』邂逅了。

第二章 邂逅

月季女孩 安在丽华01 2039 2020.02.22 00:48

  粉色的……

  不知为什么,明明看见她的第一眼记忆是洁白而纤细,她瘦的仿佛牛奶和蜂蜜混合在一起拉成丝的模样,但是偏偏,我脑海中会出现『粉色的』这三个字。

  她站在楼梯的尽头。

  高高瘦瘦,黑色的大波浪长发,洁白色蕾丝的公主裙。裙子恰到好处在膝盖上面截止,露出往下的修长小腿,露出完美到使人醉心的弧度。

  “你们……”

  她皱着眉,转过身用很冰冷的口吻,那双藏着星河浩瀚的眼眸看着我。准确来说,是看着我身边的霞容才对。

  “撞到我了。”

  她说话的时候,正好晨光破晓、乌云藏迹,天亮了。

  少许金灿灿的光线洒下来,落在她的樱桃唇上、落在她的星星眼里面。

  我看见过许多人,有的人眼里面有星辰浩瀚的海洋、有的人眼里面有悲伤逆流成河的过往、有的人眼里面的郁郁不得志的苦闷,但是像她这样的,眼睛里面有着太阳的,我还是第一次遇见。

  “对、对不起,我们走得太急了。”

  霞容一边和她道歉,一边努力用吃人的眸光瞪我,惩戒我此时的『无动于衷』。

  倒也不是如此,只是因为她的美貌,所以我此时是黯淡无光的。没有任何想法应该在这样美丽的女孩面前出现,有任何的念想都是唐突的亵渎,连道歉也不可以,这就是绝对的美丽带来的无光。

  她看了我一眼,淡淡的干净的眼眸不施加任何带颜色的情愫。然后她转身离开了,就像是九月的樱花,飘零到了远方。

  而我,还怔怔站在原地,感受着这段游魂失魄的岁月。

  “师父!她、走、远、啦!!”

  霞容敲打着我的脑袋,生怕我听不见,拧着我的耳朵一字一顿。但是这都是没必要的,因为我的运动神经非常敏锐,霞容哑着嗓说话我都能听见,更不要说是大声嘶吼发声了。

  她吧,应该是故意的。

  “怎么了。”

  我揉了揉耳朵,又揉了揉丫头的脑袋,忽然间感觉到其实转校而来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师父,我不喜欢那个人。”

  “哪个人?”

  “就是刚才你撞到了的那个女生。你没看见她的眼神,刻薄的很,尤其是看你的时候就好像是在看『牲畜』似的冷漠。她心不善良,我不喜欢。”

  “哦,原来是这样。”

  我又揉了揉丫头的脑袋,感觉小丫头应该是在她的容颜下自惭形秽,因此味略酸,吃醋了。这也好,让霞容早些认清楚社会的现实并不是她从前在百府川皇家学园那样的顺风顺水,挨顿社会主义毒打,有利于孩子的成长。

  对的,就是这样,我可是个好师父。

  “走吧,前面就到了。那边人多,都在往里面排队入场,等会小心些,不要再撞到别人了。”

  “哦哦,知道了知道了。但是师父,刚才好奇怪,我们明明是捡的人最少的地方走的,而且脚底下很干净,并没有踩到青苔。”

  “咦,你想要说什么?”

  “可是你还是撞到了那个女生。所以,师父你不是看见她长得貌美如花,所以就故意瞒天过海,用这种下三滥手段去接近人家的吧?”

  “诶?纠正一点,是你撞到了她,不是我。所以说按你的逻辑,我可以很义正言辞的怀疑你的取向问题喔!”

  “诶?好吧,师父,我们说正事儿。我觉得很奇怪,她就好像是突然冒出来的,那边之前什么人都没有。”

  “这有什么奇怪的,也许是你打眼了吧?好了,不想了……你看,那边那个傻大个是谁?”

  霞容顺着我指的方向,看见了那个个头在185cm,比周围排队的人都高出半个脑袋的、皮肤黝黑到不可思议程度的某个熟人。

  “是疯子!”

  “嗯,是他。没想到他也来了这个学校,以后能玩的事情就很多了。”

  “嘻嘻,师父你在打什么坏主意?”

  “不是什么坏主意哦,是『16岁少年正常需求的游戏心理』,也就是和他玩玩脑筋急转弯之类的事情。疯子笨嘛,一玩一个乐子。”

  没过多久,我们进到了风华操场里面,这里又叫『老操场』,看周围的设施的确非常老旧。据说是川河下学园的第一个植皮操场,是发家之本,每年的新生报到都在这里举行。

  “疯子!”

  我带着霞容走过去,拍着疯子的肩膀,很『友好』的行为,表示非常荣幸又能成为3年的校友这样子。

  “切,我才不相信你嘞,你就是个大尾巴狼!!”

  “诶,疯子?”

  疯子往旁边新认识的校友身边躲了躲,对我表示有点害怕。

  疯子叫做『夜风』,是个很清朗的名字,但是我们都叫他疯子。

  之前我们同在百府川皇家学园就读,且共同服务于『百府川皇家足球校队』的初中部。我们叫他这个诨名,是因为疯子碰到足球的时候就会立马散发出狂暴狰狞的气势,能凭藉一双赤红色发疯的眼瞳将球场对手吓到闻风丧胆的程度,故而有这个名字。

  他是个外冷内热的人。虽然此时和我刻意保持着距离,但是并不是说感情淡了,而是因为两年前我们将四校联盟的足球校队凌虐太惨,导致身为『少爷』的我在川河下学园应该算是公敌吧?

  毕竟踢足球踢出10:00的比分,对方的控球率在2%~3%浮动,我当时做的事情让四校联盟太没面子了。疯子想要继续踢足球,想要加入川河下学园的高中足球校队,就必须和我保持距离。

  足球就是疯子的命,我是理解的。

  “很好,我会祝福你的,加油。”

  我拍了拍疯子的肩膀,在他的眼中看见了惭愧和感动。

  我知道,从今以后,虽然我身边还有霞容,但是我也只剩下霞容了。倘若有一天因为各种原因,霞容也要选择离开我的话,那我还剩下什么呢?

  卡罗拉?

  也许,我就只剩下那颗不会说话的玫瑰了吧。正因为它是不会说话的植物,不会说出和我告别的话,所以在我心里面才不知不觉占据了非常大的地位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