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隔世情缘之恋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感动

隔世情缘之恋尘 朱与苏 1719 2019.07.18 23:53

  楚天生和钟晴本是赣南户籍,改革开放后,他们来到广州淘金,从摆地摊开始,后来做通讯产品,后来为了小孩上学又买了房,把户口迁到这边,妻子就成了家庭主妇,他现下经营着三家店面,产品以手机和电脑为主。

  在很多一起出来打拼的人中,楚天生算是发展得不错的,很多同乡现在还蹲在厂里拿着一份撑不死饿不坏的薪资,而他已经雇佣着二十几个员工,又赶上了通讯产品的暴利时代,所以总的来说,他家的生活水平还算可以了。

  吃完中饭,他就驾车到了医院。

  老人姓李,这是昨晚楚天生帮他挂号时知道的,他去到医院,老李也刚刚吃过饭。

  他看到楚天生,马上微笑道:“年轻人,真是麻烦你了。”

  楚天生笑了笑道:“没事,我也是顺路过来看看,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老李道:“没什么大问题,躺几天就好了。”

  楚天生心里暗暗钦佩,这老头,被撞成这样不但哼都没哼一声,而且还这么乐观,也没见他抱怨那冒失小子,这倒是少见。

  “大叔,我就是想问问你现在这个情况,要通知你的亲人吗?还有,你是一个人住吗?”

  老李沉吟了一下道:“不用了,他们很忙,不要打扰他们了。”

  “能问问什么情况吗?”

  “我老伴前两年过世了,我有两个儿子,老大在上海经营生意,比较忙,小的在部队当兵,偶尔才回来。”老李说道。

  “哦,原来这样,那你一个人住怎么不雇个佣人,好有个照应。”

  “我就是觉得吧,我现在身体还行,买买菜做做饭没问题,请人就是个浪费,我现在还能自理。”

  “我昨天看到电视柜上的照片,那是你当兵时候的吧?”

  老李眼中发出了光,抬了抬头,一脸的自豪,道:“没错,我当了十几年兵,还是在北京,那是我一辈子引以为荣的经历。”

  很多人都有引以为荣的事情,商人以获利为荣,女人以美丽为荣,职场以晋升为荣,而却总有一些人不同,他们引以为荣的是一种精神上的东西,比如科学家,消防员,军人。

  “我见证了中国的崛起,见证了城市的发展,这一切,都让我深受感动,还有我们团长,他让我知道,一个人活在世上的价值。”

  楚天生不忍打断,默默的听着。

  “他是我最崇拜的人,也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人,才能有如此强大的中国。”

  老李好象又回到从前,他的表情让人有种严肃感。

  “可能你体会不了我们的心情,也不会明白我说的。”

  楚天生确实不懂,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他的理想就是赚钱让家人活得更好。

  这就是他的价值观。

  这也是大多数人的价值观。

  “虽然现在国家强大了,富裕了,但还有一些偏远山区,有些人连温饱都成问题,还有教育,他们连书都读不上,有的就挤在一个小破屋里上学,那情景……”老李叹了口气。

  “这需要时间,国家也很注重这点,要不了多久,这些都会解决的。”楚天生道。

  “是啊,但他们等不了啊,他们在成长,他们需要物质与精神的帮助,你想,如果没有营养,连花草都种不好。”

  楚天生没想那么远,甚至没想过这些事。

  老李叹了口气:“可惜我能力有限,帮不了那么多,只能尽力而为。”

  “后天是月底了吧。”老李道。

  “是的,一个月就这样过去了。”楚天生唏嘘道。

  “我现在行动不便,你明天帮我带点东西过来吧。”

  “没问题。”

  “我房间书桌抽屉里有一个小盒子,里面有一个笔记本还有一张银行卡,你帮我拿过来。”

  “好的。”楚天生道。

  第二天一早,楚天生就来到医院,还特地买了个早点。

  老李对楚天生道:“我这银行卡的密码是六个六,等下把你垫付的医疗费取出来补给你。”

  楚天生忙摇手道:“不急不急,等你康复再说吧。”

  老李道:“一单归一单,我知道你是个老实人,但你已经帮我那么多,钱我得先还给你。”

  楚天生不再拒绝,只能道:“那好吧,如果你有什么事到时候跟我说就行了。”

  “还有,你帮我去银行转个帐,我这里有详细的转账金额与名单,你照转就行了。”说着把笔记本递给他。

  楚天生打开本子一看,上面全是一排排的名字,名字后面是学校与住址,还注明了在读班级,显然是学生名单,有全国各地的,大概二十几三十几个人上面就有一个帐号,共有七个帐号。

  “这是什么?”楚天生疑惑。

  “这是一部分贫困生名单,他们需要帮助。”

  “你是资助他们的人?”

  老李点点头。

  楚天生只感觉一股热气从脚底直冲上头顶,他刹那间感觉眼前的老人简直就是一位菩萨。

  他衣着朴素,觉得请佣人是浪费,但他却将钱用在了最需要帮助的人身上。

  他有始以来第一次如此感动,原来,这个世界竟真的还有活菩萨。

  

师魂

隔世情缘之恋尘 朱与苏 2275 2019.07.19 19:38

  陕西。

  一个偏远的小山村。

  这里僻远而宁静,零零散散的座落着几十栋泥房。

  这是一栋土房,黑瓦泥墙,破烂的大门已少了一扇,墙上被屋顶渗漏的雨水冲出了一条条不规则的小沟壑,仿佛在诉说着它的沧桑。

  屋里坐着二三十个小孩,身上的衣服虽然不合身,甚至还破旧,但却很干净,因为柳老师说过,只要你干净,就没人敢笑你的衣服破旧,做人也一样,你可以穷,但要自爱,要有骨气。

  柳佑先推了推眼镜,看着眼前的学生们,大声道:“同学们,你们都听明白了吗?还有没有谁不懂的?”

  “明白了。”同学们大声道。

  “好。”柳佑先转身抹去黑板上的字道:“现在我把明天的作业写这里,你们自己抄下来,明天放假一天,但学习不能耽搁,知道吗?”

  “知道。”

  明天是月底,每到这天,柳佑先都要开着那台陪了他七八年的摩托车,去到几十里外的县城,领取那笔孩子们的学习赞助费,那是一位好心人资助的,这是孩子们一个月的伙食费,学习用品费,还要购买一些应急药品,因为小孩子总是会有一些各种各样的小问题。

  学生都是附近村的,因为偏僻又不集中,很多学生都要走一小时山路才到,刚开始,他们都是自己带中午饭过来,后来就在教室旁起了个炉灶,统一蒸饭,各自带点菜就行了,每到月底,柳佑先都会买点肉买点好吃的,让小孩们饱餐一顿。

  柳佑先买了米菜,又买了点肉,然后又开着摩托车来到胖子文具店,要买一些学生的书本文具用品等。

  胖子这具店的老板就是胖子,说胖其实也不是太胖,可能也就两百斤多点吧,他远远看到柳佑先就开始打招呼了:“柳老师,今天这么早啊?”

  “是啊,生意好吧?”

  “托福,总算还没饿死。”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看你就算饿三个月也比我胖一百斤。”柳佑先开玩笑说道。

  胖子也笑了,他和柳佑先很熟,因为他常来买学生用品,他也很尊敬他,因为据说柳老师是放弃了县立学校来这支教的,而且是义务教学。

  “柳老师,这里有你的信件。”胖子拿出两封信。

  “哦。”柳佑先接过信,推了推眼镜。

  第一封信是一个编辑部寄过来的,通知他他的作品已经采用,还有一张汇款单,第二封信他知道,那是一个读者写给他的。

  “柳老师,又有新作品要出版了吗?”胖子问。

  “嗯。”柳佑先微笑。

  “恭喜你,柳老师真了不起。”

  柳佑先买了学生用品后,又去到邮政局领了稿费,走出邮政局。

  邮局的对面是一排店铺,有一个是专卖童装的,他直接就走了进去。

  柳佑先想起上次带如诗来的时候,如诗看着那件淡黄色连衣裙的眼光。

  如诗是柳佑先的女儿,离婚后,孩子归柳佑先抚养,那天,前妻过来探望如诗,就是在这里见面的。

  那天,如诗看着童装店里的一件淡黄色连衣裙道:“爸爸,这裙子好漂亮。”

  柳佑先问道:“老板,这裙子多少钱?”

  “二十八。”老板道。

  柳佑先摸了摸口袋,对如诗道:“小诗,我们下次再买好吗?”

  “嗯,好吧。”如诗乖巧的点点头。

  那天,前妻执意要把如诗带走,她的理由不容柳佑先反驳:一,这里条件差,影响孩子成长。二,如诗该上学了,她不可能让如诗跟这里的小孩一样呆在那破房里读书。三,连小孩要件裙子都买不了,你还能给她什么?

  柳佑先无语,这都是现实,他实在问心有愧。

  “老板,帮我把那件黄色的裙子包起来。”柳佑先道。

  然后他又回到邮局,把裙子寄了出去。

  第二天中午,柳佑先正准备炒菜,这时候来了五个人。

  五个人都很年轻,两男三女,他们是踩单车来的,单车后面有大袋大袋东西。

  一个男孩问道:“请问你是这里的老师吗?”

  柳佑先道:“我就是,我姓柳”

  男孩道:“柳老师好,我们是省报实习记者,正在做一个扶贫助学的专栏,特地来这里采集资料,请多多指教。”

  “哦,我正在给同学们做饭,你们先随便看看吧。”

  于是他们就不停的拍照,这时同学们还在自习,这阵势引来学生们好奇的眼光。

  这时一个留着短发,长相清秀的女孩走过来道:“老师你好,需要帮忙吗?”

  柳佑先看了看她道:“你先帮我翻动一下菜,我去叫学生们先下课吧。”

  学生们一出来,全部好奇的对着相机,一个男孩从自行车后面拿下几个袋子,里面是一些零食和学习用品,他分给小孩后,现场马上就热闹起来了。

  女孩看着柳佑先问道:“这里都是你炒菜吗?”

  柳佑先:“因为就是中午一餐,所以都是自己炒菜。”

  女孩:“那菜在哪里买呢?”

  柳佑先:“一般都是星期天出去买,买就买一个星期的,都是比较没那么容易坏的,也有很多时候是同学们从家里带来的。”

  这时菜已经炒好,柳佑先用一个大木盆装好,端到教室门口的一个石墩上,小孩们便各自盛好饭,然后排队盛菜,有条不紊。

  “看来伙食还不错,肉还不少。”一个男记者道。

  “哦,一般情况下我们一个月也就这一天有肉。”柳佑先道,“所以每到这天我就煮很多饭,怕孩子们不够吃,你们肯定也没吃吧,来,一起吃点。”

  记者们再三推迟,说自己带了干粮,但最终还是拗不过,便一起吃了起来。

  “请问这里共有多少学生?”短发少女问。

  “三十一个,本来三十二个的,有一个因为太远,任我怎么说都不愿再来,没办法。”柳佑先道。

  “你在这里多久了?”

  “四年。”

  “有没有想过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等孩子们的上学问题解决了再说吧,不过也快了,我听说政府已经在安排了,可能下个学期就能把他们安排在镇上或县城。”

  “是什么促使你来这里的?”

  “眼光,孩子们那充满希望的眼光。”

  “那你爱人支持吗?”

  柳佑先拿着筷子的手突然颤抖了一下,他沉默了一下,然后轻轻道:“我离婚了。”

  短发少女愣了一下,不自然的道:“不好意思,我……”

  “没事。”

  然后就是一阵沉默。

  孩子们却吃得津津有味,狼吞虎咽。

  “嗯……那这些开支都是从哪里来的呢?”一个男孩叉开话题。

  “都是社会人士捐助的。”

  “哦?”男孩若有所思。

  那短发少女已不好意思再开口了。

  接下来就是各种拍照,又问了些教学的情况后,五个人离开了。

  

前世记忆

隔世情缘之恋尘 朱与苏 2511 2019.07.20 20:11

  老李出院的那天,是楚天生去接的。

  伤并未痊愈,但老李坚持要出院,他说只是一只脚受伤,他完全可以柱个拐杖自己走路。

  回到家,老李又坚持自己在家煮饭就行了,只是叫钟晴买菜时帮他买回来就行了,但楚天生考虑到这样不方便,怕万一摔倒那就更麻烦了。

  在楚天生的坚持下,老李答应了每天三餐都在楚家吃,但他有条件,到时候补伙食费给他一定得收下,楚天生只好先答应了。

  老李每天都起得很早,坐在花园里看书报。

  钟晴每天也是准时做好早餐,招呼老李和小孩吃完后送小孩去上学。

  老李不挑食,钟晴有个习惯,每餐煮的饭菜当餐没吃完的都会倒掉,但老李来了后,每次都不许她倒掉,说留到下餐还能吃,又说这多浪费,很多地方还有人吃不饱呢。

  老李对小孩也很好,时间久了,小孩天天见到老李就叫李爷爷,老李很开心,也许是因为他太久一个人住吧。

  这天是星期六,老李准备去医院再拿点药,他不想麻烦楚天生,准备自己坐个公交车,南寻正在小区花园玩,见到老李便跟着也去了。

  ********

  “这几天有没有我的信啊?”柳佑先一进店门就问胖子。

  胖子摇了摇头,腮上的两团肉差点甩到脑后去了。

  “信没有,不过电话倒有几个,是个女人打来的,她说她叫秀琴,叫你回电话给她。”

  “哦,那借电话用一下。”柳佑先拔通了秀琴的手机号码,马上就传来了她焦急的声音:“佑先,不好了,如诗出事了。”

  “别急,慢慢说,什么事?”

  “那天晚上,我正在煮饭,她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出去看到她有点不对头,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秀琴呜咽着说,“我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嘴里不停的说她是恋尘,反正说些乱七八糟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那你们现在在哪里?”

  “还在医院,她现在发高烧,已昏迷三天了,你快点来看看吧。”说完已在抽泣。

  “好的,我就来,你们现在在哪个医院?”

  柳佑先放下电话,对胖子说道:“我有点急事,需要去趟广州,你托人跟学生们家里先说一下,叫他们自己先自习着,我处理好事情马上回来。”

  *******

  柳佑先急急忙忙冲进医院,推开病房门,就看到秀琴靠在床沿睡着了,如诗躺在床上,一张稚气的脸显得十分苍白。

  秀琴感觉到有人进来,抬头看了看他,眼泪突然就流了下来,柳佑先轻声问道:“现在怎么样了?”

  “刚刚睡着,医生说已没有生命危险了。”

  他们说话很小声,但如诗好象还是被他们吵醒了。

  她睁开眼睛,看了看柳佑先,叫了声:“爸爸。”

  柳佑先点点头,道:“诗诗,爸爸来看你了。”

  “嗯,你买的裙子很漂亮,我很喜欢。”

  柳佑先抓住她的小手,轻轻的道:“你快点好起来,爸爸天天帮你买好看的裙子好不好?”

  如诗看着柳佑先突然道:“爸爸,凌风在哪里?”

  “凌风?凌风是谁?是你的朋友吗?”

  “嗯,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等诗诗好点,我就带你去找他好不好?”

  “好,还有,我不叫诗诗,我叫恋尘。”

  “恋尘?恋尘又是谁?”

  “我,我就是恋尘。”

  柳佑先沉默了,病情显然比想象中更严重。

  “不管是诗诗还是恋尘,反正你就是爸爸唯一的宝贝,你要乖乖的,快点好起来知道吗?”

  “嗯。”如诗又睡了过去。

  退出病房,柳佑先道:“看来这情况有点复杂。”

  秀琴道:“那天就开始说胡话,到现在还没清醒过来,你说会不会是发高烧烧坏了脑子?”

  “不对啊,她都认得我们,说话虽然不着边,但却很有逻辑,要不我们去问问医师吧。”

  诊室。

  医师翻看着一张张X光片和CT,然后用很肯定的医气道:“照片上来看,小孩的头部和身体各部分完全没有任何损伤,也没有任何异常,尿检,血检也没有不妥,我认为,她只是受到了精神上的刺激,比如惊吓,恐吓,产生了心理上的阴影,个人建议,最好找心理医生咨询一下。”

  如诗恢复的很快,病的时候说病就病,好的时候说好就好了,除了偶尔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一切都正常,医生说可以出院了。

  出租车上,如诗很安静,司机熟练的操控着方向盘,转入了左转道。

  对向驶过来一辆公交车,因为是路口,车开得并不快。

  如诗突然跳下车座,用手拍打着车窗,对着公交车叫道:“凌风,凌风!”

  柳佑先张头看了看,公交车上人不多,靠窗坐着的是个小孩,车窗没关,小孩的脸正对着外面,他旁边坐着一个白发老头。

  柳佑先并不太在意,因为如诗这几天都一直叫着凌风。

  直到公交车已看不见,如诗还在张望,还在叫着凌风。

  *****

  “以前有过这样的情况吗?”心理咨询师问柳佑先。

  心理咨询师是一个三十左右的女子,态度温和,彬彬有礼。

  “从未有过。”

  “有没有受过什么刺激?”

  “应该没有。”

  “行吧,叫你爱人把孩子带过来,我问孩子几个问题。”

  秀琴带着如诗从外室进来,坐在咨询师对面。

  “小朋友,你真可爱,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恋尘。”如诗道。

  “上学了没有啊?”

  “没有。”如诗摇了摇头。

  “我们做个游戏好吗?”咨询师从抽屉拿出三个小猪,“你看,这里有好多小猪,数数有几只。”

  如诗看着桌面,想了想说:“有三只。”

  “嗯,真棒,你看,有两只去找妈妈去了,还剩下几只?”说完用手推着小猪,装着小猪走开的样子。

  “还有一只。”如诗很快答道。

  “嗯,小宝贝太聪明了,你能告诉我你喜欢什么颜色吗?”

  “我喜欢黄色。”

  咨询师又从抽屉里拿出一盒彩笔,全部摆在桌上道:“你看看,你喜欢哪个。”

  如诗伸出小手,毫不犹豫的拿起了黄色那支。

  “嗯,我也喜欢黄色,你看,黄色多漂亮啊,是吗?”

  “嗯。”如诗点点头。

  “小宝贝这么厉害,你记得你家住哪里吗?”

  “梅岭。”

  柳佑先额头开始冒汗。

  “那里是什么样子啊?漂亮吗?”咨询师很温柔的问道。

  “那里有很多很多山,还有很多树。”如诗歪着头想了想才回答。

  柳佑先紧张的吞了下口水,伸手擦了擦鼻尖的汗珠,秀琴已经在发抖。

  “嗯,宝贝先跟妈妈在这里坐一会,阿姨跟爸爸出去拿玩具给你玩好吗?”咨询师示意柳佑先跟她出去一下。

  “我女儿怎么了?”一出到外室,柳佑先就急问道。

  “孩子脑子没有问题,凭经验,这是一种幻想症,就是小孩经历过类似的事情,或者说看过类似描述情景的电视电影什么的,对她产生了太大的影响,让她直觉上已对号入座。”

  “象她这种情况,我们叫前世幻想症,但这一般是成年人才有,这么小年纪还是第一次见。”

  “前世幻想症?”柳佑先疑惑。

  “没错,一般是自己潜意识里幻想出来的。”

  “但她只是个小孩,怎么可能?”

  “这确实比较特殊。”

  “有什么办法吗?”

  “催眠,让她释放心理压力,再让她的潜意识回到现实中。”心理咨询师从柜上拿下一个小布熊,轻轻的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