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隔世情缘之恋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意外

隔世情缘之恋尘 朱与苏 2561 2019.07.21 20:45

  “那么,人真的会有前世吗?”柳佑先问道。

  心理咨询师摊了摊手道:“这个目前尚有争议,很多人笃信人必有前世,甚至很多人能说出一些从未去过的地方的事情和人物,但专家认定这是无中生有,都是人们自导自演的好戏。”

  “那你个人认为呢?”柳佑先紧追不舍。

  “我保留意见,因为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太多,人若真的有前世,那他的大脑肯定就象一张存储卡,前一生的记忆保存,你即使删除了,但或许仍有一个恢复健,你一不小心触碰到了,那么一切的记忆都将恢复,就好象人有时去到一个地方,总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这或许就是记忆痕迹。”

  “那如果催眠会对她有影响吗?”

  “这个必须告诉你,她的潜意识里已经被别的事物占据主导地位,而催眠,就是引导她回到原来的轨迹,将她记忆中没用的那部分删除,一般来说,是不存在有问题的。”

  柳佑先似懂非懂。

  回到内室,心理咨询师拿出一个小布熊,对如诗道:“小朋友,你看这小熊猫好看不?”手提着小熊头上的小挂带,摆动着小熊。

  如诗的眼睛随着小熊的摆动,眼光左右移动,想看清楚小熊的模样,这时心理咨询师突然打了个响指,轻轻说了句:“睡。”如诗眼睛便轻轻阖起,睡了过去。

  心理咨询师将她平躺放在角落的一张小床上,然后轻轻的叫道:“小朋友,你还好吗?”

  “嗯,我很好。”如诗发出梦呓般的声音。

  “你现在在哪里,都看到些什么?”

  “这里是整片整片的森林,有山,有湖,还有好多小鸟,我和爸爸妈妈飞啊飞,到了一个山顶,爸爸叫我们在这里等他,他一会就回来,山下有溪水的声音,我好渴,我要喝水。”

  “前面就是溪边了,不好,什么东西套住我手了,”如诗显得很是不安,全身扭动,“凌风,救我……”

  “凌风,救我……外面好大的雨,我怕雷,凌风,凌风……”如诗呼吸急促,汗从额头流下。

  “孩子别怕,一切都过去了。”心理咨询师轻轻的道,“现在你是自由的,你看,爸爸妈妈来找你了,一切都过去了,将那些都忘掉吧,那不属于你,你现在叫诗诗,你的爸爸妈妈都很爱你,你很快乐,你很幸福,回来吧,诗诗,将那些都忘记吧。”咨询师的声音很轻,很温柔,象有一种魔力,如诗渐渐平静下来,脸上慢慢露出一丝微笑。

  咨询师又轻轻的说着说着然后打了个响指,如诗身体颤动了一下,然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柳佑先和秀琴看着这一切,简直连汗毛都竖起来了,连大气都不敢喘。

  如诗睁开眼,看了看三人,叫道:“爸爸妈妈,我刚才做梦了。”

  柳佑先和秀琴的心又揪了起来。

  “刚才诗诗梦到自己会飞,飞得好高好高,还有好多小鸟在我身边飞过。”如诗轻轻的说。

  “诗诗,”秀琴忍住不让泪流下,“你爱妈妈吗?”

  “我爱妈妈,”如诗眨着那对乌溜溜的小眼睛,又看了看柳佑先,“我也爱爸爸。”

  “诗诗乖。”柳佑先松了口气,人差点就坐在了地上。

  “我饿了。”如诗看着爸爸。

  “嗯,嗯,我们马上去吃东西,你不是说喜欢吃肯德基吗?爸爸今天就带你去,好不好?”

  “真的吗?”如诗开心的想坐起来。

  秀琴忙扶着她坐起,然后紧紧抱在怀里。

  临出门时,心理咨询师轻轻的对柳佑先道:“我不知道凌风是不是他的玩伴,但我想她可能会不认识他了,因为他已经在她记忆里被删除了。”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凌风是谁,也许只是她一起玩的小朋友吧,这应该问题不大。”

  “那就好。”

  肯德基。

  柳佑先很少来肯德基,并不是说他嫌油腻,而是这地方确实有点贵,还吃不饱。

  但小孩子喜欢,小孩子喜欢也可能并不是因为这里的东西有多好吃,而是因为这地方够宽敞,还有滑梯等等地方玩。

  如诗吃了两个鸡翅和一点薯条就跑去滑梯玩了,和另两个小孩嘻嘻哈哈,好不开心。

  秀琴望了望如诗那边,然后轻轻道:“看来诗诗是回到原来的她了。”

  “可我们却再也回不去了,是吗?”柳佑先道。

  秀琴沉默了。

  “还有件事我想跟你谈谈。”秀琴吸了口气,将身体坐正了点。

  “什么事?”

  “我下个月要去美国,因为他现在被调到那里开拓市场,也是前两天决定的,他要我一起过去,一年半载可能不会回来。”

  柳佑先没说话,他端起面前的豆浆猛吸了一口,却被烫得差点流下了眼泪。

  “所以,诗诗还是你照顾吧,我已经在这里帮她联系好了学校,我不能让你把她带到那个鸟不拉屎鸡不下蛋的地方去,那会毁了孩子的前途。”

  “但是……。”

  “不要但是了,”秀琴提高了嗓音,然后又看了看如诗那边,强压低声音道:“诗诗是我的女儿,也是你的女儿,别的孩子是孩子,自己的孩子就不要了吗?”

  她越说越激动:“当初我不同意你去,你宁愿离婚也要去,好,现在女儿要上学了,你说,你是不是该为她做点什么?反正我不管,你在这学期结束,就带着诗诗在这上学,房子留给你,如果你做不到,诗诗我会带走。”

  柳佑先已无法说话,因为她说的话很在理,不可反驳。

  ***

  柳佑先带着如诗回到学校时已是下午三点多。

  如诗从三岁就随柳佑先来到这里,在这里度过了整整四年,对这里一草一木都再熟悉不过。

  所以一看到那破旧的小土房,如诗就撒腿跑了过去,她已两个月没见这些小哥哥小姐姐了。

  屋里竟传来了朗朗的读书声,柳佑先疑惑,难道这些调皮的小家伙竟然如此听话?如此自觉?

  简易的讲台前,站着一个年轻女子。

  一个穿着一身蓝色运动装,留着短发的年轻女孩。

  柳佑先习惯性的推了推眼镜,他看清了,这不是那天来这里实习的小记者吗?但她怎会在这里?

  女孩也看到他了,她对着讲台下道:“好,你们再默读一遍,一会我再来抽查,看看还有谁读不出来。”说完走出门外,走到柳佑先面前,笑着道:“柳老师你好,我是王萱,前段时间来过这里的。”

  柳佑先满脸困惑的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怎么回事?”

  “实话实说吧,我看上你了,我是来追你的。”王萱一本正经的说道。

  “啊?”柳佑先眼镜差点惊掉在地上,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脖子根,手又扶了扶眼镜,一脸窘态的说道:“姑娘你……你……”

  王萱一下子大笑起来,笑得弯下了腰,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姑娘,你……你笑什么?”柳佑先手足无措。

  “我笑你一个三十好几的大男人竟然还会脸红。”王萱用手揩了揩笑出的眼泪。

  柳佑先脸更红了。

  “好吧,”王萱忍住笑道:“我是来加入志愿者行列的。”

  “你?”

  “对,我想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你的初衷是好的,但我劝你还是回去吧。”

  “为什么?”王萱问。

  “这个需要强大的毅力才能坚持下去,你,不合适。”他看了看她又道:“况且,下个学期他们都要安排进学校了。”

  “那正好,我先体验一下,跟你学习学习。”她顿了顿又道:“我决定的事是不会改变的,所以你不用劝我。”说完又走进了教室。

  “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