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活动铠甲克夫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第一章 绿宝石海岸上的蓝色城市

活动铠甲克夫因 打字别带空格 2655 2019.07.27 23:22

  巴黎距离加莱有近300公里,而学生们乘坐的都是马车,速度比较慢,随行的旅法师们还要时刻留意是否有人跟踪。

  所以车队一直折腾到下午,接近晚上,才停了下来,而尚和妮娜还有范塞洛森教授出发得更晚,所以他们一直到太阳完全沉没到地平线下很久之后,才到达目的地。

  马车刚停下,尚还在车内,就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拉开马车上的帘子,就看见了熟人——是特蕾西亚,她和彭佩自从下午到达后,就一直在等待两人。

  特蕾西亚注意到了马车内的范塞洛森教授,首先就是微微点头致意,然后就开始火急火燎地询问两人迟到的缘由。

  “校长有些行李要收拾,我们帮了个忙,错过了自己的马车,就与校长一起来了。”尚回答到。

  四人在路边汇合,特蕾西亚就迫不及待地讲起了加莱学院地盛大景象,好像她早就来过似的。

  “我跟你们说,加莱学院的房子全是平房,一直从路边绵延到海边,靠近海边的那些房子,还有海风会从窗户里灌进来哦。”

  范塞洛森教授跟在后面,听到了这些,露出了稍有些严肃的表情,根据“斯里巴加湾誓言”,描述加莱学院位置的行为,也是不被允许的。

  但是,面前这些青年,还没有进入学院,也就还没有签署“斯里巴加湾誓言”,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些你是从哪里知道的?蕾。”尚好奇为什么特蕾西亚会知道这么多信息。

  “我的妈妈告诉我的哦,她在我小时候,一直讲这些故事。”特蕾西亚颇有些洋洋自得。

  范塞洛森教授听到这些内容,突然就放心了起来,他与切利亚院长共事多年,知道她一向做事滴水不漏,估计只是有诗句描述一下加莱学院的样子,而没有透露过学院的位置信息。

  “蕾,这周围越来越荒凉了,根本没有人居住的迹象诶。”彭佩突然注意到了问题。

  “你……其实不知道路吧。”尚的问题让众人陷入了沉默,都停下了脚步。

  范塞洛森教授送了一口气,他也是一个做事一向严谨的人,他故意跟在后面不说话,想试探一下特蕾西亚是否真的知道加莱学院的位置。

  四名青年陷入了沉默与尴尬的气氛中,而范塞洛森教授长出了一口气,主动走到队伍前方,担当起了引路人的职责。

  “跟我来吧,我是加莱学院的毕业生。”

  几人走了一段,跟在后面的特蕾西亚还是喋喋不休,真是一直都是这个外向的性格。

  而可怜了她那几个朋友,都是不怎么爱说话的人,只是在特蕾西亚描述到精彩之时,回以惊呼。

  “我跟你们说,加莱学院那里的海,海水是绿宝石的颜色,到了晚上还会发光呢,可漂亮了。”

  “那些房子都被涂成各种各样的颜色,魔法师……哦!不对,进入加莱学院就是加入旅法师协会了,应该叫旅法师才对。”

  几人在特蕾西亚不停的嗡嗡声中,走了大约二十分钟。

  其中最难受的是妮娜,她今天穿了一双高跟鞋,走了那么远的路,脚尖又酸又麻,颇有些快支撑不住的感觉。

  就在这时,一只臂膀扶住了她的肩膀,是尚,他一直在注意妮娜的情况,现在他找准时机,搀扶着妮娜前进。

  但是无奈,尚比妮娜要矮上十几个公分,他很努力地搀扶着妮娜,却使自己都要站不稳了。

  妮娜苦笑一声,对尚轻声耳语了一句:“谢谢。”

  他们几人相距并不遥远,彭佩和特蕾西亚也听到了这句话。

  彭佩没有说什么,继续沉默着前进,而特蕾西亚可不会坐视不理,她潇洒地回头,眯着眼睛看着两人,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魔法师都是属于伟大而神秘魔力之源泉,私自将身心交给其他人,是要遭报应的。”

  “嗯?”两人一时间都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尚还问特蕾西亚:“这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妮娜明白了特蕾西亚话里的意思,她笑了起来,她很少笑,笑起来很漂亮,就像十四行诗里女神的微笑。

  “嗯?妮娜?你明白了么?这是什么意思?”尚还是云里雾里的表情。

  两个女孩相视而笑,然后继续跟上在前方带路的范塞洛森教授。

  走着走着,教授把他们带到了一片沙滩边上。

  沙滩上漆黑一片,既没有什么植物,也没有任何游人深夜来沙滩上游玩,只是一片约百米宽的沙滩。

  几人跟随范塞洛森教授走到海边,就停下了脚步。

  范塞洛森教授突然站定,转身向众人以宣布的语气说到:“本来,应该由专门的引路人带你们进入加莱学院,但是,今天没有专门的引路人在等我们,于是,就由我,来引导你们步入魔法界最高的殿堂,欢迎,各位旅法师们。”

  彭佩自幼学习传送魔法,对空间波动的感觉很灵敏,范塞洛森教授话音刚落,他就感觉到了一股相当强的空间扭曲,看来,加莱学院也像巴黎国立魔法学院一样,通过空间魔法隐藏在一片独立的空间里。

  原本平静的海边突然翻起巨大的浪花,而原本清澈的天空也乌云密布起来。

  海浪翻涌着,竟然卷起了绿宝石一样的浪花,与特蕾西亚描述的一样,是一片夜晚发着光的绿宝石一样的海岸。

  而彭佩敏锐地感觉到了最强的波动来自天空中,他与范塞洛森教授一起仰起头,看向那乌云密布的天空,而其他几人还在惊叹与那些越涌越高的海浪。

  乌云里竟然如小草破土般地,生长出几座颜色不同的房屋,仿佛天地倒转,向他们压了下来,而海浪这时却冲天而起,好像顶住了那些越降越低的房屋。

  “注意,向前一步。”范塞洛森教授此时却突然提醒到。

  然而几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只是眼睁睁地看着如同海啸一样的巨浪向他们扑来,如同鲸鱼吞水一样把他们全部裹挟到了海浪里。

  ……

  几人拼尽全力,才从散发着绿色光芒的海中挣扎着起身,却发现,海水只不过刚刚没过腰部,淹没到尚齐胸的位置。

  而范塞洛森教授站在海边,看着他们在海水里挣扎,只是笑着,说了一句:“都来吧。”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校长?这是怎么回事?”特蕾西亚颇有些愤怒,她今天可是特意穿了一件最漂亮的裙子,现在,这件裙子全湿了。

  “妮娜,你没事吧?”尚游向岸边,把在浅水里不断扑腾的妮娜抱到岸上,没想到,妮娜竟然不会游泳,而且十分怕水。

  妮娜没有说话,只是右手紧紧抓住尚的西装上衣,还在不断发抖。

  “加莱学院的校门设计得有些问题,空间转移的落点本来要定在岸上,却故意向后推移了十米左右的距离,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范塞洛森教授没有回答特蕾西亚的问题,还在向前自顾自地走着,反而向众人抛出了一个问题。

  “为什么呢?设计者的疏忽?”特蕾西亚倒是不纠结,直接猜想了一个答案。

  而其他人早已陆续跟了上来,范塞洛森教授往回看了一眼,确定众人没有什么麻烦,于是把答案娓娓道来:

  “设计者想要提醒我们每个旅法师,魔法,是以人为本的,是要由人使用,或者,用在人身上的,于是,对于魔法的主观体会就至关重要!”

  教授一字一顿地说到,这是他返回加莱学院,给这些“新手”上的第一课。

  几人继续走着,就在之前,那条走来的小路尽头,出现了一片海边的悬崖,悬崖上,各色石头小房子隐藏在夜色里,仿佛都变成了棕色,但是,还是有比如白色或黄色的房屋能依稀分辨。

  两个黑袍人站在那片房屋的大门前,似乎早就在那里等他们了。

  

第二章 斯里巴加湾誓言

活动铠甲克夫因 打字别带空格 1018 2019.07.28 23:45

  这是一份签署于八百多年前的誓言,由当时魔法界久负盛名的十大贤者与众神讨价还价,共同签署,是当今魔法界最重要的一份契约。

  公元十一世纪,教会一家独大,开始兵分两路,一边抓紧迫害魔法师,一边加紧宗教宣传与攻击异教徒,妄图让天堂的力量统治人间,但是,他们选错了合作伙伴,那个假象出来供奉的唯一神,背叛了他们的教徒,自十六世纪初起,不再为信徒提供半点力量,而是沉醉于民众对其狂热的信仰,导致宗教被文艺复兴的风波击溃。

  由神明祝福的城堡,被射石炮击的粉碎,身穿铠甲念诵经文的圣骑士,被火绳枪射出的铅弹贯穿,人类随着大航海时代的到来,纷纷离开脚下这片神祝福的土地,开始驶向未知的土地。

  一种新的信仰出现了,那就是无神论者,不信仰任何神明,只相信自己的那一群殖民者,开创出了人类辉煌的未来。

  之后,宗教瓦解,变成了一种心灵上的慰借品,宗教魔法只流传给了那些与唯一神签订契约之人的后代。

  而这也对魔法界造成了冲击,因为,咒语里提到的那些神明,都是真实存在过的,再上古洪荒时期,他们高大的身躯跨过大地,身上还闪耀着万丈光芒,肆意统治惩罚人类。

  如果他们丧失信仰这个力量来源,处境就一下子变得岌岌可危起来。

  这时,魔法界的各位大能们抓准时机出手,提出了一份契约,这就是斯里巴加湾誓言。

  贤者们合力将埃及神群、北欧神群、地中海神群、希腊神群等等各个大大小小的神群,送入一片与我们世界剥离的空间,同时又将他们的魔力与我们的世界连接,以供给魔法师们使用魔法,同时,每位向誓言起誓的魔法师死后,他们一生积累的魔力,都归属众神所有,作为他们赖以生存的养料来源。

  就这样,由一群或聪明绝顶、或奸诈狡猾、或位高权重、或富可敌国的魔法师们,将众神,通过一纸公文,如同圈养牛马一样圈养了起来,多么伟大的计划,正是利用了众神与人类都有的巨大弱点——贪生怕死。

  他们凭借从斯里巴加湾誓言中获得的改天换地的力量,成立旅法师协会,建立并隐藏加莱学院,将被教会疯狂迫害下、处在夹缝中生存的数百名魔法师们,保护了下来,一直绵延到今天。

  这份成就是伟大的,也是每位魔法师值得骄傲的,从斯里巴加湾誓言被签订的那一天起,人类,真正征服了目光所及的一切,世界上再无神秘而未知之物,人类探索自然的道路,开始无限延长。

  斯里巴加湾誓言并非一成不变,而是每过几年或者十几年,都会加入新的限制与条款,同时,向那些众神索取更多魔力。

  宣誓的过程也简单,就如同那些刻在石板上的誓言第一行所言一致:

  见者立誓,行者通达,守者无虞,违者墮亡。

  简简单单四句话,对于每位旅法师来说,如同大山一样压在身上,因为执行这道誓言的,是每一位旅法师。

  而誓言从八百年前立成以来,旅法师协会人数一直不过两百人,而自1850年拿破仑三世登基帝位,成立围猎规则以来,人数才有所上升,但总数依旧不过五百人。

  从誓言被刻上石板的那日起,历史流过八百年时光,这期间,背叛斯里巴加湾誓言的魔法师,超过五十人,而这些“叛道者”,皆遭旅法师协会扑杀,无一幸存。

  这份誓言既承载了无上荣光,也沾满了鲜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