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望思含情赏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候君山(壹)

望思含情赏人间 伴止不归园 1484 2020.02.23 21:33

  要道这里最有名的便是这候君山了。

  候君山,传说是白云飞与凌燕仙子邂逅的地方。之后白云飞远战,与凌燕仙子相约待他回归时,必守候彼此共白头。

  于是凌燕仙子在这座山上一直向云深处眺望,希望绵绵层云中,能出现他御剑时的翩翩白衣身影。她等了一生,他仍未归。

  这个默默等候如此信任对方的故事虽不华丽,但也感动了后人,在凌燕仙子等待的山上建了凌燕庙,建了她的金尊像,和二人彼此的精致石像。而关于这个的传说并没有像天下皆知的白云飞如此出名,仅仅在这里出名罢了。

  始安玄森子弟寒兰尘也曾道此“云飞仙君天下知,凌燕仙子仅君晓。”

  这些都是我四处游历时,经过息镇时上山注意了这个庙,随后向百姓询问方才知晓。听说凌燕仙子的金尊像前曾还有白云飞的不浊剑,后被人逃跑时将此剑带走。

  息镇旁的候君山曾叫息山,镇子以此山命名。

  翩翩白衣与这镇中的人流相比,他还是几分明显,并非因他一身琉璃白袍,是他由内散发出的仙风道骨之气。用「美男子」一词来形容此人恰到好处,若还要夸张些,便是「仙人」一词了。

  “哪有什么翩翩白衣的公子嘛。”李府中的小姐道。她的柳眉微挑起,杏目中的光似喜非喜,身上桃纹白袍透上朦纱仿若仙衣,只是此小姐的活泼与此衣的仙气不合,但也让她愈加好看几分。

  “小姐,听世人说地山的白云飞便是此等良人,修为高深莫测,一身君子仙风,也有一些文人曾道他如云上的画,简直云华仙君……”

  “好啦好啦,之前说姑苏曲兰的子弟你也是这般模样。”小姐弹了下说不尽的小女。

  将君子集合上后,便离开了玄岩凳站了起来,小女见此刻也紧跟站起。小姐边拍自己桃衣久坐成的褶皱,边转向小女,便拉起小女的手道:“走,去集市看看有什么好玩的!”

  去市里的第一件事便一定是买糖葫芦,她喜欢称之为红胖子,与小女一人一串后便一起去看皮影戏。

  前面的人堆在一处地方,她猜想肯定又是什么纠纷罢,本想不去管,拉着小女就要绕道而行。

  “放手!”如惊雷般炸开传入小姐耳中,她不住往人群看了看,随后便挤入人群。一翩翩白衣少年挺立着,身高将七尺,抓着一男子的手腕不放,此男子表情略有些狰狞。他的乌发两斜双鬓中藏着一双眉目射寒星般看向男子,在他白衣裙摆下蜷缩躲藏着的是一个偏瘦脏面的小男孩,正双眼含光地默默看他。

  男子见这场面有些无奈,便指着小男孩道“那你走罢,往后便别蹲在我店门就是了!”

  白衣少年方才放开男子的手腕,此刻男子的手腕刚刚被握住的地方有些泛红。白衣男子嘴角微微勾起,似笑非喜般,眼中的寒光不减。

  “那还请先生谅解方才在下之举。”

  这位公子还挺有几分韵味。

  围者散时,白衣少年方起步便被叫住,回头一看是一个一袭粉衣女子,朦白丝衫隐隐露出她雪白的手臂,云堆而起的发鬓由桃粉发带分别绑起,交结处还各自垂下如中秋之月般地珍珠。不染而朱的唇上挂着一串糖葫芦,这位小姐用玉手尖端轻轻抵着糖葫芦的下端。

  “姑娘是?”

  “嗯?公子想知晓本小姐姓名?我叫李凌燕,凌云的凌,燕北的燕,李府大小姐。你这公子看起来挺正经,没想到是这般如此的人,啧啧。”

  “……,我是想问姑娘叫在下有何贵干么?”

  啊,真是尴尬,是本小姐自作多情了。

  “咳咳,先报上名不那么尴尬嘛,话说刚刚发生了什么?”

  “刚刚在下路过此地,便看到茶馆小二要赶走这孩子,不过孩子不肯走,想讨饭吃,小二拿起棍子便要打他,于是出现了你看见的这些。”

  李凌燕低首看,这孩子果然还在。

  “那你还挺仗义的。”

  “姑娘过誉了,举手之劳。”

  “放心,这孩子本小姐收下了。”

  “姑娘还真是慷慨。在下还有要事在身,请谅在下离去。”

  “行啊,留下芳名。”

  “在下白云飞。”李凌燕和身边的小女听后愣然,白衣少年便往街外走去,街上阳光下留着二人呆滞的身影。

  “他说他叫白云飞?”李凌燕道。

候君山(贰)

望思含情赏人间 伴止不归园 1394 2020.03.01 00:02

  “怎么可能?”凌燕在院子里来回走动,小女则趴在石桌上仔细琢磨君子集。

  “一身白衣,一尘不染,一眼寒星,一剑破空,一步踏风,一指拈云,一仙云飞。”小女缓缓读出,似乎是故意让凌燕听到。果然凌燕把书拿过一看,除了一身白衣和一眼寒星是符合,她还是不相信刚刚所见的公子就是白云飞。

  “怎么样?小姐?白公子帅吧?”

  “你若喜欢你去!我又不羡慕。”

  “嘁,小姐你我也是同般大小一起长大,你的心思我也八九不离十地知道。喜欢就去给公子做点什么小东西呗……白云飞一心除山匪,可能不会注意到你。”

  “我……”

  息山上,李凌燕与小女吃着糖葫芦坐在山顶上看着山下的息镇。

  “在这里看着镇上的人们,真小啊……”凌燕道。

  “是啊,跟在院子里看的蚂蚁差不多。”小女答。

  “我们在神仙看来也是蚂蚁吧。”

  “小姐,你是说白云飞吗?”

  李凌燕耳朵顿时炽热起来道“我……”

  “小姐,快看,天上!”

  李凌燕顺着小女向天上指的方向望去,白云中显赫着一位更白的的人影,正往此处飘来。她看那人影首先想到的便是白云飞,见过的人之中只有他会这么穿。

  待他飘的更近些,他突然跃起,踏空,旋气,落地一气呵成,地上的落叶方才在他旁边落地时未曾动过,此人是神仙吗?随后而来的剑自动飞入这人背后的剑鞘中。

  这位白衣人抬头与李凌燕对视后。

  “欸!?”李凌燕惊得将手中的糖葫芦掉到地上,小女见到后连忙捡起。

  “李姑娘,又见面了。”

  果然是白云飞。

  “你真的是神仙?”李凌燕不禁问。

  “并不是。”

  “可他们都说你是。”

  “那是他们认为的,在下也只不过是一个弟子罢了。”听到弟子二字,李凌燕就将目光移到了白云飞背后的剑上。

  “能不能把你的剑给我看看?”李凌燕不禁问。

  白云飞沉默,李凌燕可能觉得自己说错了话。正要开口说算了,白云飞把背上的剑取下双手奉上。

  李凌燕小心地接过剑,一下便能把剑拔开,旁边的小女惊讶。“这剑还没封?”凌燕疑问道。

  “是的,因为这剑并不是我的,这把是地山的云水剑。”

  李凌燕看到了剑柄上果真有细刻地山二字,剑身上的云纹与水文柔和交错形成一种让人感到说不出来的异样画面,剑身与剑柄交处的银色美石也是让整把长剑与这白衣翩翩的白云飞相称。

  李凌燕品玩了云水剑过后,发现小女还想欣赏一下便又陪她继续品,随后便笑着把云水剑交还给白云飞。

  “姑娘笑什么?”白云飞不解问,脸上的表情像是僵住般不动,李凌燕感受到他的疑惑也只是从他的眼神和语气。

  “想到你是世人所称的‘神仙’,却连自己专属的剑都没有。这不就有点小趣吗?”

  “侠肝义胆,从不分什么武器贵贱。”

  “那你是一生都要如此吗?”李凌燕问了与此句无关的话。

  “如此什么?”

  “侠肝义胆,杀山匪的事情。”

  “也许是……”白云飞的回答有些迟疑。

  “也从未打算想过意中人?”李凌燕又是一次的追问。

  “……”

  又是一次的沉默,得到的是白云飞的微笑,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他笑。

  “原来‘神仙’也会笑……”

  “在下不是神仙。”

  “好好好,你不是神仙,欸不对!你还没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呢!”李凌燕着急道。

  “在下已经回答了。”白云飞转身便缓缓走下山去,还不忘回头挥手告辞,“李小姐,有缘再会吧。”

  “什么意思啊?喂!白神仙,你倒是说清楚啊!”李凌燕对着向山脚行走已远的白云飞喊到,整座山都充斥着她的回声。

  “小姐,你的糖葫芦……”小女将糖葫芦拿出,李凌燕目光不移地望着山脚接过糖葫芦。

  “噗!!!!!怎么这糖葫芦一股草渣味?”

  “小……小姐,方才白公子来时你不经意将这糖葫芦掉落,我帮你捡起来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