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情殇入凤终涅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第一章 回忆,噩梦

情殇入凤终涅槃 绾安流年 1204 2019.07.07 16:55

  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绳子,牢牢的绑住了羽绾情的双手,她被吊着胳膊跪在冰冷的地板上,身体随着绳子左右摇摆,嘴角和鼻子里都有鲜红的血液流出。

  “呜呜呜.....,”羽绾情挣扎着想说些什么,可奈何嘴巴被胶布封住了,什么也说不出来,她只能看着那几个面目可憎的小混混,扯着棒球棒在她的旁边比划。

  “嗨,我说哥几个,我看咱们打也打的差不多了,该把她结果了吧,”这时候另一个男人有些犹豫道“可是,这事韶公子还不知道,咱们刚来,可别惹什么祸啊!”“怕什么,这点小事还用让韶公子知道,你害怕,我来。”话说完,带头的混混拿着棒球棒就狠狠的朝着羽绾情的腹部重击下去...

  “啊...呜呜呜..啊!”女人的惨叫在地下仓库里回荡,羽绾情感觉到腹部一阵剧痛,身下似乎有什么热乎乎的液体流出去了,顺着大腿,流到了地上,好吧...就这样吧,她本来不也是想要自杀吗,可为什么,连她的孩子,都不被允许让她带走,为什么,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确不被人相信,楚风俊...她最后想了一次这个她爱了五年的男人,绝望的,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一个月前....

  南江市人民医院中,“真的吗?!我怀孕了?”羽绾情拿着那张B超报告单,满脸都是惊喜和不可思议。“是的,羽小姐,你已经怀孕将近两个月了,”产科的医生见惯了在产科诊室里的各种开心和伤心,说话依旧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声音,可是在羽绾情听来,医生这一句肯定的话,是有多么的让人欣喜,是的,她怀孕了,她有了楚风俊的孩子,这是不是代表着,五年的恋爱长跑,终于可以画上圆满的句号,她是不是可以奉子成婚,成为名正言顺的楚太太了?

  羽绾情坐在一家装潢讲究的咖啡馆里,就捧着一杯白开水,她想着要不要把这个好消息,马上告诉楚风俊,他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吧,远在国外的楚风俊的父母,如果知道了这个消息,会不会马上飞回国,答应他们成婚?可是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是楚风俊的生日了,如果把这个消息在他生日当天告诉他,岂不是个最好的礼物?如此想着,羽绾情把这份小激动先藏进了心里,告诉他,只等一个合适的时机。

  羽绾情,是一个孤儿。

  从她记事起,她就知道了自己是一个没有爸爸妈妈的孩子,她寄宿的远方姨妈告诉她,她的父母在她刚满周岁的时候,在一次出行的车祸中都死掉了,于是她就住在了这个没有让她快乐过的地方,从小学到中学再到高中,她的生活都是三点一线,虽然成绩优异,但是她没有和别的孩子一样,因为优秀得到过父母的称赞,因为姨妈,有自己的孩子,如此,谁会去关心爱护一个孤儿呢?

  直到她考上了南江市的大学,她的生活,才慢慢开始有了变化,那一年19岁的羽绾情,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无论是身材还是长相,在那届的女生中都是佼佼者,以至于她刚入校,各个社团都向她抛出了橄榄枝,什么舞蹈社,文学社,甚至跟她好像不搭边的电竞社,体育社也想将她揽入麾下,众所周知,那时候的大学社团,里面要是有几个美女帅锅,那招揽新生,可就容易多了。

  “哈喽,这位可爱的同学,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轮滑社呢?每当羽绾情回忆起初见楚风俊的那一天,嘴角就会不自觉的上扬,面前的男孩子,就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男主角一样,即便是他穿着简单的运动裤和白T,可羽绾情还是可以看到在男生的棒球帽里,一双深邃的眼眸发出来的迷人光彩。就这样,因为楚风俊的这一句话,羽绾情最后加入了她从来没有接触过的轮滑社。

  四年大学时光过的很快,羽绾情从最初的轮滑白痴,学到快毕业,依旧还是个轮滑白痴,开始她还会在放课以后,抱着滑板去练习一下,在摔倒了无数次以后,她索性放弃了,可这并不妨碍每天在楚风俊练习的时候,她坐在练习场旁边的椅子上,盯着楚风俊作一个美美的迷妹。

  “绾情,马上要毕业了,你想去哪?”

  “不知道,”羽绾情低着头,她在期盼着什么。

  “和我回我家去好不好,以后我们可以天天住在一起,让我守护你一辈子,好不好?”

  “真的?可是,我不用上班的吗,我还要找工作。”噗,小傻瓜,有我在,我养你就好了,上什么班啊?”

  于是,羽绾情跟着楚风俊来到了楚家的庄园,起初羽绾情是知道楚风俊是个有钱人家的孩子的,可真的看到这么大的庄园和装修豪华的别墅,和他家里随处可见的仆从,羽绾情还是感到震惊,那之后的日子,真的就像楚风俊承诺的一样,每天在别墅里转转,摆弄一下她喜欢的凤尾花,或者自己调制一壶不会很烈的鸡尾酒,和楚风俊坐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的懒人沙发里,对饮而尽,当然,楚风俊也是有自己的工作,他的父母,很多年前就去到了国外,扩展楚家企业在海外的生意,而国内这边的公司,在楚风俊毕业之后,自然的也就交到了这个少主人的手里,不过毕竟这个公司已经经营多年,楚风俊接手起来,也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风俊,算起来,我们在一起都5年了,你的父母什么时候,才能同意我们结婚啊,”羽绾情喝下杯子里最后一口酒,懒懒的依偎在楚风俊的怀中问道。“

  “快了吧,或者,等我们有了孩子,他们一定会同意的。”这一晚,两人都喝了很多......之后的暧昧的夜晚,羽绾情像是禁欲了很久一样,疯狂的索要,楚风俊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绾情,可还是一次又一次的纵容着她,纵容着自己......

第三章 生日宴夜晚的变故

情殇入凤终涅槃 绾安流年 2125 2019.07.07 16:56

  如今,羽绾情终于如愿以偿的有了二人的孩子,从咖啡馆回到楚家已经是傍晚了,羽绾情从豪车上走下来,司机就把车开去了车库,柏管家从大门里走出来迎接羽绾情“羽小姐,你回来啦,深秋傍晚凉,请快进屋吧。”“风俊呢?不在家吗?”“哦,您说主人,他下午就出去了,说是去办理公司的事情,对了,主人说今天晚上估计会晚些回来,请羽小姐先用晚餐吧。”

  楚家的庄园院外,一辆深黑的的轿车停在路边,里面除了驾驶员,后面的座位上还坐着一个打扮靓丽的女人,看着羽绾情和柏管家进了屋,这个女人用手撩了一下深咖色波浪卷发,把一边头发别在耳后,露出了有着精致妆容的侧脸,“听说,羽绾情怀孕了?”是的,二小姐,您派出去的线报,亲眼看到今天羽绾情去的是医院的妇产科,而后通过询问她的问诊医生,确定了羽绾情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这里是她的B超报告单复印件。”

  结果报告单,那个女人看着上面的文字和图片,精致的指甲在纸上摩擦着,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突然,那个女人突然发狠了一样,五跟指头直直的插入报告单有着胎心图片的位置,耳后撕拉一声,报告单应声撕碎。

  “呵呵,很好,这个女人的动作还真的是很快,本来楚风俊的父母是不同意他们在一起的,可现在有了孩子,那就不好说了”

  “那二小姐准备怎么办?这个楚风俊,不是二小姐一直心仪的男人吗,二小姐等了他这么久,不会现在把他拱手让人了吧。”

  “你闭嘴,本小姐的私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过问,”美丽的双眸浮现出了一丝不快,“至于楚风俊,他当然只能是属于我的,既然不能再等他的父母来干预,那我就自己来干预,不过就是五年的感情,说牢也牢,说破,也就破了,风俊不是快过生日了,那我,就给他准备一份大礼。”

  转眼间,半个月过去了,楚风俊的生日晚宴在楚家庄园中如期举办,这一天晚上,来了很多人,楚风俊的下属员工,公司的合作商,各界的业界名流,以及不少楚风俊和羽绾情的大学好友都赶了过来,大家聚集在偌大的宴会厅里,喝着香槟,品尝着精致的美食,好不热闹。

  这边在主宴桌上,楚风俊西装革履坐在主家座,羽绾情穿着一身合体的妃色长礼服坐在楚风俊身边的座位,乌黑的长直发散落身后,美的沁人心脾,她心里想着的盼着的这一天,终于来临了,她要把最美的自己,和自己的小秘密,一并当做礼物送给眼前这个她深爱的男人。

  “绾情,你今天可真美,”楚风俊深情的看着羽绾情说道。

  “啧啧,楚少爷对羽小姐还真是情深啊,天天看也看不够,不过说起来羽小姐真的是美的不可方物,和风俊呢,也真是一对璧人,啊呵呵,你们看我今天是喝多了,这样吧,我来和羽小姐喝一杯吧,我祝你们两个的爱到永恒。”说话的,是金氏集团的千金小姐——金钰儿,金氏集团是南江市比较大型的一家上市公司,公司涉足地产,建材,电器等很多大型项目的开发和承接,董事长金鹤年更是市里黑白通吃的人物,可如此风云人物却又两个不争气的儿女,大儿子金满堂简直就是一个妥妥的纨绔子弟,从小纨绔到大,每天流连在各种高档酒吧里和不同的女人厮混,而二女儿金钰儿呢,从小就是蛮不讲理的小魔女,长大了更是气焰嚣张,把谁都不放在眼里,但是,碍于金氏集团和楚家的企业一直有合作关系,今天楚风俊的生日宴,不得不请了他们,还安排了坐在主宴桌上。

  金钰儿说着话就伸出酒瓶子给羽绾情倒酒,谁料突然一只修长的手掌伸出,盖在了羽绾情面前的酒杯上,“绾情今天已经喝了不少,不能再喝了。”

  “风俊,你别这么护妻啊,就喝一杯酒而已嘛,就凭着金楚两家的关系,这个面子你还是要给的吧,”金钰儿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好吧,我跟你喝,”羽绾情站了起来,轻轻的拿开盖在她杯口的楚风俊的手,她不在乎什么金家和楚家的关系,她只为了金钰儿说的,祝福他们爱情永恒的话。

  “你看,还是羽小姐有气度,waiter,羽小姐的酒杯空了,来倒满。”身后的侍应生马上上前,往羽绾情的酒杯里倒了慢慢的一杯酒,耳后退下,举杯示意之后,金钰儿和羽绾情各自饮尽了杯中的酒。

  晚宴还在继续,羽绾情看着眼前不断来给楚风俊敬酒的人们的脸,一张换了一张,本来听起来悦耳动听的钢琴演奏,此刻也显得有些嘈杂了,她突然觉的有些头晕,怎么了,酒喝的也不多啊,难道这么快就有怀孕反应了?不好,眼皮怎么越来越重,羽绾情索性把手支在桌子上,托着脸。

  “你怎么了绾情,不舒服吗?”楚风俊看着身边的羽绾情似乎状态有点不对,关心的问道。“没事,我可能,呜...有点...困。”“那我让人送你先回卧室休息吧,可是,我这里可能还结束不了。”楚风俊大手一挥,柏管家随即上前,看到羽绾情的面色,立马知趣的又招呼了两名女侍应生来左右扶着羽绾情。

  羽绾情睡眼朦胧,她感觉给她一个床,下一秒她就能睡着,可她还是不忘安慰楚风俊,“我真的没事,风俊,今天是你的生日宴,你要玩的尽兴啊,我等着你就是了。”

  “羽小姐怎么了这是,我们两个人都快架不住她了,主人那么爱她,怎么不亲自抱她回卧室啊!”两名女侍应生吃力的架着羽绾情,抱怨着。“别胡乱议论,羽小姐只是喝多了点酒,今天是主人的生日宴,那么多业界名流都在场,主人怎么能抱着羽小姐就离场呢。”

  不知道走了多少步,羽绾情感觉自己终于躺在了卧室的床上,眼皮在打架,不行,她还要等着楚风俊,还要告诉他自己怀孕的事情,还要....可是,眼皮是真的沉啊,终于,眼皮抵不过大脑发出的困意,羽绾情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四章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情殇入凤终涅槃 绾安流年 3006 2019.07.08 17:54

  晚宴还在进行着,良辰美酒,大家都喝的忘乎所以。可这边举着酒杯的楚风俊确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他很想去看看羽绾情,但碍于他是今天宴会的主角,也只得作罢,他不停的看着手表,现在是11点20,过了零点,宴会就可以结束了。

  这一幕,被一旁的金钰儿尽收眼底,看着楚风俊焦急的神色,金钰儿心底的醋坛彻底打翻,他就这么在乎羽绾情吗?好!很好,等一会让你看到卧室里的好戏,我看你会不会想亲手杀了羽绾情!

  想着,金钰儿上前挡开了正要给楚风俊敬酒的一个男人,“风骏,别在喝了,对身体不好。”这一挡,令楚风俊无比的诧异,可下一秒,楚风俊便看清了金钰儿的意图,这些年,明里暗里想尽各种办法接近楚风俊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但楚风俊都不为之所动,今天,即便是面对你金玉集团高高在上的二小姐,也是一样。

  “金小姐,我的酒,不需要你来为我挡,谢谢。”简短而明白的话语,虽然客气却带着冰冷的语气,噎的金钰儿一时间哑口无言,“额,不是的,风俊,我是想着,羽小姐不是还在等着你吗,我看今晚上羽小姐也没喝多少酒啊,怎么就醉了呢,别是有什么不舒服啊,我想这时候她最需要的就是你的陪伴了,所以你一定不能喝醉了啊!”

  听着金钰儿的话,楚风俊也略有疑惑,是啊,虽然绾情一向喝酒不是强项,可也不至于这么几杯香槟就喝的不省人事,想着她退席前的脸色,一种不安的感觉涌上心头。“柏管家,我去看看绾情”,你招待好来宾,就说我离席一会,马上就回来。”不等柏管家答话,楚风俊就在大家的目光注视中,奔向了二楼羽绾情所在的卧室。

  咔哒,卧室的门被楚风俊缓缓打开,屋里只开了床头灯,什么都看不真切,“绾情?”越往前走,楚风俊越是闻到一股熟悉又奇怪的味道,直到走到卧室尽头,看到床上的景象...

  “羽绾情!!!”眼前的画面让楚风俊震惊又不敢相信,床上,居然有一男一女相拥睡在一起,女的是羽绾情,而男的,居然是他们的大学同学,今晚也来参加生日宴的张博宁,而盖在他们二人身上的被子上,还残留着一些白色的浑浊液体,不用说,楚风俊也知道这是什么。

  楚风俊的这一声羽绾情,声音大的吓人,床上的两人都瞬间被惊醒了,张博宁看到来人,立马把搂着羽绾情的手抽开,坐了起来,羽绾情睁开眼睛,看见楚风俊怒气冲冲的站在床前,一双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看的她浑身反毛,“怎么了,风俊,宴会结束了吗?”

  不对,不对,羽绾情晃晃还晕乎乎的头,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似乎...嘁!她猛的扭头,只一眼,就让她的冷汗全都冒了出来,她看到了坐在床边只穿了一条底裤的张博宁,又看了看衣衫不整的自己,此时的她虽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知道,楚风俊一定是误会了她,为什么!?怎么会这样!?她怎么会和别的男人睡在一起,这是梦吗?她缩在被子里的手,狠狠的掐了一下腿上的肉,呜...实实在在的痛感告诉她,这不是梦,她更加的慌了,连忙起身抓住了楚风俊的衣服,“风俊,你听我说,你听我解释...啊!...”楚风俊伸出右手,一把扣在了羽绾情的细白的脖颈上,将她整个人都扯了起来,一字一字的咬牙说道:“好啊,你说,你来给我解释,这,是怎么回事!”

  这样的楚风俊,羽绾情从来都没有见过,眼前的男人,冷的让她害怕,她很想说些什么,来解除这一切的误会,可是她居然惊恐的发现,对于今晚现在发生的荒谬的一切,她,无从解释,是啊,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情,她又如何去给楚风俊解释。

  卧室门外,楚风俊的贴身护卫柏子迦看到了屋里发生的一切,知道不妙,连忙下楼搬救兵。柏子迦是柏管家的儿子,他们都是楚家的终仆,他大学辍学,自己进修了各种搏击术,还专门去日本学了空手道,而后回到楚家,跟在楚风俊身边贴身保护,刚才楚风俊上楼,他自然也跟了上来。

  “柏管家,楼上出了点事,你快上去看看!”对外,二人从不父子相称,“什么事?你这么慌张。”柏管家看子迦的脸色不对,连忙安顿了一下众宾客,就匆匆上楼,当他推开卧室的门,打开大灯,看到的确是羽绾情已经快被楚风俊掐的背过气去。

  “少...少主人,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好说,羽小姐怎么了?”身后跟来的,还有金钰儿,她也跟进了卧室,眼前的一切完全在她意料之内,但她还是故作惊讶道“哎呀,这是怎么了,羽小姐,你这是,哎,这不是你们的大学同学吗,你们怎么睡一起了吗?”

  羽绾情感到扣在她脖子上的手力道慢慢变大,眼前已经开始天旋地转起来,不行,在这么下去,她一定会被掐死,怎么办?怎么...对了,孩子!!

  “额呜呜...风俊,你松手,你听我说,我怀孕了,我已经...咱们已经有了孩子,咳咳咳...”听到此话,楚风俊错愕一愣,立马放手,“你说什么?你怀孕了?”“对啊风俊,我真的怀孕了,已经两个月了,你不相信,我有b超单的,是真的,我拿给你看啊!”说着就要下床去找报告单。

  这时候旁边的张博宁说话了“绾情,你不是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吗?”

  “什么!?张博宁,你是不是疯了,你在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和你有孩子?!”听了张博宁的话,羽绾情几乎要哭出来了。

  “怎么是我胡说了,前两个月,趁着楚风俊去国外交接他公司的事情,你不是约我出来了吗?那天晚上,我本来不想让你走的,你却说你整夜不回去,楚家的管家会疑心的。”后来你给我打电话,说你已经怀孕了,但这孩子不能要,你怕楚风俊知道,还说要打掉孩子的。”

  ?!羽绾情这时候彻底的蒙了,她想她什么时候单独约过张博宁,两个月前,楚风俊是有几天去了国外没错,那几天她也刚好去参加了大学同学的聚会,玩到挺晚才回家,可是,她并没有和张博宁单独在一起过,这么荒谬的事情,为什么,张博宁要说谎?

  “天啊,羽绾情,风俊对你这么好,你竟然背着他,做这样的事情?听说,这个张博宁在大学也是个校草级帅哥,还追过你,只不过你当时已经和风俊在一起,才拒绝了他,现在我看啊,你既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当初又何必假惺惺的拒绝呢?”金钰儿双手交叉在胸前,对着羽绾情一脸鄙夷的说道。

  楚风俊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越来越难看,他的心里疼的厉害,羽绾情,这个女人,这个她爱了五年的女人,从大学到现在,他对她那么好,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遭到背叛。他摇摇头,闭上眼睛想让自己冷静,可脑子里就像爆炸了一样,怎么都静不下来。

  羽绾情惊恐的看着面前所有的人,她怕到了极点,事情,似乎已经越来越严重,慌乱之中,她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又伸手去紧紧的抓住楚风俊的手,她能感到楚风俊的手越来越冷,还在发抖,半晌,她才带着哭腔挤出一句“风俊,你相信我,我没有。”声音小的,连自己都快听不到了。

  楚风俊睁开眼睛,抽出羽绾情拉着他的手,然后把手抚到羽绾情流着泪的脸上,“绾情,今天,是我的生日,你却背着我,和他在我家里做这样的事情,你口口声声说让我相信你,可是你说,我该信你,还是信我看到的事实,你为什么会和他睡在一起,你,说的清吗?而且,他自己都承认的事情,你,又怎么解释?”

  “风俊,我...我没有,我真的没有...”看着支支吾吾的羽绾情,楚风俊失望到了极点,他在心里就这样给今晚发生的事情定了实锤,他转过身,冷冷的说道:“子迦,这个男人,带走给他一些教训,然后让他滚,从今天起,在南江市我不想再看见他,柏管家,告诉楼下的人,今晚的宴会,结束了。”这边,看着子迦已经迅速的拖走了张博宁,柏管家又转头试探的问道:“少主人,那羽小姐呢?”

  “也让她走吧,就当我这五年的感情,错付了,另外,帮我定凌晨的飞机,我要去国外处理一些公司的事情。”说完,楚风俊头也不回的走了。

  羽绾情看着离去的楚风俊的背影,她想喊住他,可是她的喉咙生疼,什么都喊不出来,结束了吗?五年的感情,就这样?结束了?这么的不堪一击,为什么,楚风俊为什么不相信她,在他心里,她就是这么一个风流成性的女人吗?羽绾情就这么坐在床上,盯着卧室的门...

  

第五章 要离开楚家了吗

情殇入凤终涅槃 绾安流年 2203 2019.07.09 02:27

  没了主角的宴会,提前结束了。

  对于楚风俊突然离开的原因,所有人都很好奇,却也无从知道,他们只有带着满脑子的问号离开了楚家庄园,金钰儿也走了,走之前她看见楚风俊去了二楼另一边的书房,她没有跟进去,她知道这时候,无论谁去打扰楚风俊,都会被轰出来,反正她的目的已经达成,这时候,没必要再去自己找不痛快,呵呵,金钰儿的嘴角上扬,露出胜利者的微笑,五年的感情,也不过如此。

  卧室里,羽绾情呆呆的坐在床上,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脑子里乱的要命,她想去找楚风俊,可怎么也抬不起腿,就这样,过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她听见卧室的门开了,她站起身,往门口看去,是风俊吗?

  “羽小姐,是我。”柏管家走了进来,想说什么,却似难开口,但楚风俊安排下来的事情,不能不做,他看了一眼羽绾情,还是说道:“少主人他,已经走了,定了凌晨3点的飞机,去了国外,嗯...主人临行前,说让羽小姐今晚务必离开这里,而且,什么也不能带走,还说,说,他以后都不想再见到你。”

  听了柏管家的话,羽绾情浑身的力气像全部被抽走了,他居然让她走,可是,她又能走去哪儿呢,从大学到毕业再到楚家,羽绾情早已经和远房的姨妈断了联系,而且她也没有工作,让她就这么身无分文的离开,更何况她现在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

  “不,我不走,我要等风俊回来,我还要给他解释,他不能就这么误会我然后赶我走。”羽绾情留着眼泪,她在做最后的挣扎。

  “哎。”看到羽绾情这样,柏管家叹了口气,他也于心不忍,可是他一个老管家,又能怎么样呢。“羽小姐,你还是别为难我这个老头子了,我知道你眼下没地方去,可主人下的命令,我也不能违背不是,这样吧,我给你些钱,你先拿着找个地方住,现在,也是太晚了,你就先休息,明天再走吧,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还请羽小姐,明天一定要离开,不然等主人回来,走的就是我和子迦了。”柏管家说完,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又拿了张纸写下了密码,放在床边的茶几上,随后出了门。

  这一晚,羽绾情就靠在窗前,看着窗外黑沉沉的天空发呆,今天,是楚风俊的生日,她本来还准备等宴会结束了,告诉他自己怀孕的事情,给她一个惊喜,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发生了如此的事情,那个张博宁,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和她很久都没有交集的一个人,为什么要去害她,羽绾情百思不得其解,就这么看着想着,天边已微露出蛋白,云彩赶集似的聚集在天边,像是浸了血,显出淡淡的红色,如此美丽的晨景,原来羽绾情和楚风俊经常一起看到,可现在,只有她自己,她是不是该离开了,可是就算有了柏管家给的钱,她也不知道她能去哪里。

  “羽小姐还没走吗?”柏管家问了在二楼打扫的保洁阿姨,“什么?谁要走?听说少主人昨晚上生日宴还没结束就离席了,后来又赶了凌晨的飞机急急忙忙的走了,什么事这么着急啊?还是和羽小姐吵架了?”保洁一脸的八卦。

  “不该你问的,别瞎问,哎,也算是,吵架了吧,少主人让羽小姐今天就离开楚家,怎么她还没走吗?”“没有吧,反正我没见到她出来,到底怎么回事啊,”保洁还是穷追不舍的问着。

  “不知道!”柏管家十分不耐烦,还不走,这可怎么办,哎,实在不行,只能让保安去赶人了。

  转眼之间,一天又快要过去,楚家的那些侍应生都在对昨晚的事情议论纷纷,“哎听说了吗,昨天少主人和羽小姐吵架了,要赶走她呢!””啊?他们不是在一起五年了吗?什么事吵这么凶啊要把羽小姐赶走。”“谁知道呢,我只听说啊昨晚上子迦从少主人卧室带走了一个来参加宴会的男人,好像拖出去打了一顿呢,打的还挺厉害的。”说来说去,各种传言各种听说,但那晚上在卧室里发生的事情,知情的人,就那么几个,楚风俊飞走了,子迦也跟着去了,金钰儿回了自己的家,羽绾情在卧室里不出来,剩下一个柏管家,他自然什么也不会给别人透漏,他现在头疼的,是怎么把羽绾情从楚家请出去。

  又过了几个小时,眼看已经是傍晚,见羽绾情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柏管家只有吩咐两个保安去‘请’人了,他还特意叮嘱保安,要对羽小姐客气一点。

  咚咚咚,这边卧室门口,一个保安敲了敲卧室的门,“羽小姐,柏管家说,你现在必须要离开了。”说完听着里面的动静,没有回应,咚咚,保安又叩了几声门,“要是你再不出来,我们可要进去了。”就在保安的手要拧开门的一刻,羽绾情幽幽的声音从屋里穿出来,“你们不用进来,晚点我自己会走的,再给我一点时间行吗?”

  两名保安不知所措,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柏管家,“随她吧,左右少主人今天也不会回来,明天之前,能走就行。”

  羽绾情听到门外没了动静,她转身又拿起了那张证明她怀孕的B超单子,看着上面图片里那个小小的胎芽,这个孩子,本来是她和楚风俊幸福的结晶,可是现在,在楚风俊的心里,这是羽绾情和张博宁偷情下的产物,呵呵,羽绾情苦笑着,心里,也做下了一个决定。

  夜已深了,羽绾情拿起桌上水果篮里的一把水果刀,好吧,是该走了,可是既然不知道该走到哪去,那就换一个走的方式吧,或许,用这种方式走了,楚风俊就会永远记得她吧,只是可惜了,他们的孩子,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上,就要和她一起离开了。

  羽绾情拿着刀,缓缓划开了自己右手腕的皮肤,眼看着殷红的血液流了出来,羽绾情忍着疼,悄悄走了出去,深夜的楚家庄园一片寂静,保安都在庄园门口值夜,羽绾情绕到庄园后面,这里有一片树林,她走到树林的深处,这里有她和楚风俊一起种下的好多丛凤尾花,深秋的夜里特别的凉,羽绾情穿着单薄的衣服,感觉到身体越来越冷,手腕上的血还在滴答滴答的流下去,终于,羽绾情支撑不住,倒在了草丛里。

第六章 就这么从她身体里流走了

情殇入凤终涅槃 绾安流年 2656 2019.07.10 00:08

  “山哥,咱们来这里到底干嘛啊,这万一要是被发现,咱们可是要完了。”楚家庄园的院墙外面,几个鬼鬼祟祟的男人正在四处张望着。“你小声点,听着,哥儿几个都是刚到韶氏集团的,要是不抓紧干出点名堂,那只能永远是最底层的小混混,楚风俊现在出国了不在这儿,但是他连夜出国,自己的生日宴都没办完,那肯定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咱们今晚上来这,就是要弄明白,这楚家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哦,我懂了,再把咱打探到的消息,告诉给韶公子,哎呀,还是山哥你有头脑,小弟我真是跟对人啦。”

  “你给我闭嘴,趴下,我先翻墙进去。”说着,这个被称做山哥的人踩在一个小弟的肩头,带头翻上了楚家的院墙。

  一个,两个,前后四个男人,相互拽拉着,都翻进了楚家的庄园,而后他们隐蔽进了那片树林,想通过树林摸到庄园的别墅里去,依旧是寂静的夜,只听到几个人的鞋子踩在草丛和落叶里的声音。”嘘,你们听,啥声音?“这时候一个小弟似乎听到了一个女人微弱的呻吟声,”好像,是个女人的声音啊,在这边,过来过来。“他们循声走去,看到了倒在地上的羽绾情,此时的羽绾情正蜷缩在地上,因失血过多的脸上已经没了昔日的红润光彩,她闭着眼睛,低声呻吟着。

  几个小混混凑上前去,打量着身下的女人,“这是谁啊山哥,留这么多血,快死了吧。”“我X,是她,哥几个,咱们这次真没白来。”为首的山哥看清了羽绾情的脸,心里一阵兴奋。“这女人可是楚风俊的相好,别看我也是刚去韶氏,但在前一阵重生门老大的宴请时候,我见过她和楚风俊一起去的,就是她,准没错,哈哈,咱们把她抓回去,审问审问,楚风俊为啥连夜走,她肯定知道。”

  重生门,是南江市现在最大也是最强的黑道帮派,门主是一个叫萧琊的男人,前不久重生门建立分会,萧琊宴请了所有南江市有头脸的人物,韶氏集团的公子韶元淇去了,楚风俊自然也去了,还带着羽绾情一起,这个山哥当时刚入韶氏,还是跟着韶元淇的助理的助理一起去见见市面,那天的羽绾情精装打扮,宛如一个仙女一般,在场大部分男人的眼光都围着她转,这个山哥,自然对她也记忆犹新。

  “那还等啥啊,既然这女人这么重要,咱快把她抓回去呗!”就这样,虚弱的羽绾情被几个男人扛起,用绳子拖着,好不容易带她一起翻出了院墙,塞进了停在路边的一辆面包车里,带走了。

  天刚刚亮,柏管家和两个保安站在楚家别墅二楼的卧室门前已经好久,他们都不知道羽绾情走了没有,可事情已经不能再拖了,万一楚风俊突然回来,看到羽绾情还在,那么他们都得下岗。“柏管家,我看咱们别墨迹了,直接进去,要是她还在,就直接请人。”一个保安已经有点不耐烦了,柏管家想了想,是啊,虽然这羽绾情以前是楚风俊的心头爱,整个楚家的人也都对她恭恭敬敬的,可是现在,也是楚风俊下的命令要赶走她,况且也已经宽限了她离开的时间,现在,真的没有再客气的必要了,就这样他们拉开房门,走进了卧室。

  卧室里没有人,呼...柏管家刚刚送了口气,突然听到前面一个保安惊愕的声音“这,有把刀子带着血,这地上也有血啊,管家你快看看。”柏管家连忙上前,他看到了那把带血的水果刀,和地上淅淅沥沥的血迹,一直延伸到门口,估计门外也有,只因卧室外面铺了深色的地毯,所以他们刚才并未注意。

  “这是谁的血啊,羽小姐的?她不会自杀了吧,可也没见她人啊。”一个保安疑惑道。

  柏管家的脸色这时候有些紧张了,羽绾情若是真的自杀了,那事情就真的太严重了,楚风俊当时只吩咐了让她离开楚家,但没有说她可以死,万一她死了,那这个责任,谁能付的起。“你们俩,快。把庄园里里外外都检查一遍,看她到底在不在,然后来告诉我,还有,见到谁,这里的事也不能说出去,就说例行检查庄园,快去。”

  两个保安应声而去,已最快的速度把偌大的庄园前后里外都检查了一个遍,当然,被带走的羽绾情已经不会在这里。

  “呼...呼..呵.没有,没有人,都检查过了,她真不在。”“对,我俩把庄园所有地方都转遍了,没看着她。”二人短时间内跑了这么大一个庄园,累的不轻。

  没见着人,那她真的走了,要是走了,在外面是死是活,那就不管楚家的事情了,柏管家这么想着,稍微放下心来,他吩咐一个保洁员来清理掉地上的血迹,说可能是羽绾情昨天削水果的时候不小心割破手了,然后还嘱咐了三人保密今天的事情,反正人已经不在楚家了,又说不定,这血迹,真的是她削水果削破了手弄的呢。孰不知,此时的羽绾情,已经落入了另一个致命的魔窟。

  “说不说,你到底说不说,楚风俊到底为什么连夜走了,楚家到底出什么事了,快说!”

  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绳子,牢牢的绑住了羽绾情的双手,她被吊着胳膊跪在冰冷的地板上,身体随着绳子左右摇摆,嘴角和鼻子里都有鲜红的血液流出。

  羽绾情此刻已经被几个男人拳脚相加打的快要晕过去了,本来因为手腕的刀伤就已经流了很多的血,她真的已经说不出话来,而且,她也是真的什么都不想说,楚风俊为什么走了,她确实很清楚,可是她没必要把这件事情,说给面前这几个小混混听,所以她索性闭着眼,任凭他们肆意的凌虐。

  看到问了半天仍然没有任何结果,几个人明显都显得不耐烦起来,为首的山哥尤为暴躁,本来还以为能在韶元淇面前立个大功呢,现下看来是要泡汤了,他已经没有耐心再审问下去。”好啊,让你说你不说是吧,那就别怪我没给过你机会,二牙,你去把这女人的嘴给我封上,她不是不说吗,那就永远也别想说了。“

  施暴又开始了,呜...不知道是谁,一脚踢在了羽绾情的肚子上,痛的她五脏六腑都在发抖,这时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孩子!!!,她的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她死了不要紧,可是这个刚刚来到这世界的小生命,也要以如此残忍的方式就这么离开了吗?羽绾情突然觉得好不甘心,也好心疼和内疚,早知道如此,还不如不要怀上这个孩子。

  “呜呜呜.....,”羽绾情挣扎着想让他们不要再打她的肚子,可奈何嘴巴被胶布封住了,什么也说不出来,她只能看着那几个面目可憎的小混混,任由他们扯着棒球棍一下又一下的打在她的身上。

  “嗨,我说哥几个,我看咱们打也打的差不多了,该把她结果了吧,”

  这时候另一个男人有些犹豫道“可是,这事韶公子还不知道,咱们刚来,可别惹什么祸啊!”“怕什么,这点小事还用让韶公子知道,你害怕,我来。”话说完,山哥拿着棒球棍子就狠狠的朝着羽绾情的腹部重击下去...

  “啊...呜呜呜.啊!”女人的惨叫在地下仓库里回荡,羽绾情感觉到腹部一阵剧痛,身下似乎有什么热乎乎的液体流出去了,顺着大腿,流到了地上,好吧...就这样吧,她本来不也是想要自杀吗,可为什么,连她的孩子,都不被允许让她带走,为什么,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确不被人相信,楚风俊...她最后想了一次这个她爱了五年的男人,绝望的,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第七章 再一次见面竟是这种方式

情殇入凤终涅槃 绾安流年 2846 2019.07.10 14:27

  巨大的真皮沙发里,此时正坐着一个俊美如斯的男人,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根雪茄,然而这支雪茄已经燃了一半,男人却不曾动过,楚风俊连夜离开的消息,对外鲜少有人知道,可对于韶氏集团的公子韶元淇,这样的消息一早便传到了他的耳中,此时的他,实在是想不明白楚风俊到底想要做什么,他就这么走了,走的那么匆忙,这显然不会是因为楚家企业的事情,那是因为什么?羽绾情为什么没有跟着去,他想的头痛,伸手摁灭了烟。

  韶氏集团和楚家是差不多时间起家的家族企业,做的生意也大同小异,早些年韶氏集团的资源和能力都远在楚家之上,可自从韶老爷子骤然生病过世,韶元淇接管韶氏的时候对各项业务还不完全熟悉,就被包括楚家在内的好几个家族抢走了一些资源,几个韶老爷子的旧部下不看好韶元淇,也纷纷撤了股,资金链断裂,好在韶元淇也是一块做生意的好料,而且眼光毒辣,硬是在短短两年间翻了盘,救下了快要倒闭的韶氏,如今虽然不能说已经赶超了楚家,但和楚家平起平坐,韶氏还是有这个实力的,当然,两家明里暗里的竞争,也一直没有停过。

  说起来,大学的时候,韶元淇虽然不和楚风俊还有羽绾情同校,但在大三做交换生的时候,韶元淇来到楚风俊所在的大学待过很长一段时间,当时韶元淇刚去,还是学生会主席的楚风俊接待了他,韶元淇记得,那天他见到了一个十分恬静的女生,她从楚风俊身后像只小猫一样探出头来,对着韶元淇甜甜一笑说道:”你好同学,我叫羽绾情,请多多指教。“

  从那以后,韶元淇相信了什么是一见钟情,他对羽绾情的喜欢,就像是羽绾情对楚风俊的喜欢一样,只见了第一面,看了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要说韶元淇在原来的大学里,收过的情书,也是多到数不过来,可他从来没有看上过谁,好不容易有了喜欢的想去接触的女生,可惜人家又已经有了男朋友。

  后来韶元淇为了多见羽绾情几次,也加入了轮滑社,每当练习完的时候,羽绾情都会从练习场的一边跑过来,把早已准备好的水和毛巾递给楚风俊,有时韶元淇也能沾光得到一瓶水,他都傻乎乎的不舍的马上喝掉,因为那是羽绾情送的。

  大学各自毕业后,知道羽绾情跟着楚风俊去了楚家,韶元淇就知道他已经彻底没有机会了,于是便把这份喜欢深深的藏在了心里,每当有大型企业宴请,只要是楚风俊带羽绾情去了,他也一定会去,只为了能远远的看羽绾情一眼,只要看到她安好,就好了。

  “韶公子,属下有事情禀报。”来人急匆匆的敲门声,把韶元淇的思绪打乱,他皱了皱眉,回应道“进来吧。”

  门外进来的,是韶元淇的心腹刘畅,此人虽然年轻,但是做事极为沉稳,这也是成为韶元淇心腹助理的必备条件之一,能让刘畅觉得紧急的事情,那肯定非常要紧。

  “韶公子,三执会的会长说他的几个手下从楚风俊家里抓了一个女人,说是想通过这个女人打探出楚风俊出国的原因,现在正在审问,您要不要去看看。”

  所谓的三执会,就是韶氏暗里雇用的打手团,在南江市,除了明面上如重生门一样的地道黑帮,其他的很多大型企业,想要做大做强,也必须黑白通吃,因此诸如楚家,韶氏,金玉集团等,手下都养了很多的打手。

  “什么女人?叫什么?”一阵不安涌上韶元淇的心头,这种不安的感觉很强烈,以至于他说话的声音都开始发抖。

  “好像,是那位羽小姐。”跟在韶元淇身边这么久,自家公子对羽绾情的复杂感情,刘畅多少都能感觉到一些,说完这句话,刘畅试探的想去看韶元淇的脸色,谁知道他还来不及去看,韶元淇已经狂奔了出去,刘畅一怔,立马也跟了上去。

  “人在哪!!!”韶元淇一边狂跑一边吼道。

  “在地下仓库,韶公子您冷静点!!”

  可这时候的韶元淇怎么冷静的下来,在听到羽绾情三个字以后,他的头都快要炸了,几乎本能的就往外冲。

  这边在仓库里,山哥几人正在收拾工具,刚来的他们自然不会知道韶元淇对羽绾情的感情,要是他们知道,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会去做这样要命的事情。

  哐当!!仓库的大铁门被狠狠的踹开,韶元淇首先冲了进来,刘畅紧随其后,二人一眼就看到了仓库尽头被吊着的不知死活的羽绾情。

  “小羽!!!”韶元淇径直跑过去,随手拿起工具桌上一把长柄刀朝吊着羽绾情的绳子划了一下,绳断,羽绾情软绵绵的歪倒了下来,被韶元淇接到怀中。

  看着已经昏迷不醒浑身是伤的羽绾情,韶元淇一阵心痛,他扯下了粘在羽绾情嘴上的胶布,轻声喊到“小羽,你醒醒,醒醒。”

  羽绾情半睁开眼睛,看清了抱着她的人,扯了扯嘴角,头一歪,又晕了过去。

  “阿畅,快叫冯医生过来,快点!!”韶元淇一边说着话一边打横抱起羽绾情就往外跑,他知道羽绾情现在这情况,要是再不救人,人就要没救了。

  “这?这什么情况?”仓库里,几个小混混面面相觑,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们还不知道,一场大祸,即将要降临在他们身上。

  医疗室里,羽绾情浑身连满了各种仪器,韶元淇的私人医生冯舒和两个护士正在对羽绾情进行紧急救治。

  屋外,韶元淇透过窗户看着里面的情景,面色阴沉不定。“阿畅,你去告诉三执会的会长,动小羽的那几个混账,为首的,把他做掉,其余的人各断一双手,让他们滚出南江市,不,你只要通知三执会一声,处置他们几个,你亲自去办。”

  “是,属下这就去办,您放心。”

  说话的时候,韶元淇的目光还是一直望向医疗室里羽绾情,他没有想到,自从在那次重生门的宴请上见过后,再次见面,是以这种方式,小羽,你千万不要有事,千万!韶元淇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

  抢救足足进行了三个小时,冯舒几人使出浑身解数,累的筋疲力尽,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而这期间,韶元淇就这么一直站在窗外,一步也不曾离开,终于等到门开,韶元淇赶紧上前问道“小羽她怎么样了?”

  冯舒摘下口罩,看着韶元淇,她还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紧张过任何一个女人,不过心里的疑惑一闪而过,她正视着韶元淇认真说到“大人的命是好不容易保住了,可是孩子,对不起,真的没办法了。”

  “?!什么,孩子,她怀孕了?你没弄错?”韶元淇吃惊的看着冯舒。

  “当然是真的,我从医这么多年,这个断然不会错,她右手腕有一处刀伤,应该是一天前割的,虽然没有伤到动脉,但也流了不少血,另外她身上还有很多处外力导致的外伤,不过最要紧的,还是流产对她造成的创伤,因为外力击打而引发的流产,使她腹腔和子宫内部大量出血,我已经将她体内的残余胎儿组织都清理干净了,至于她什么时候可以醒,就看她自身的恢复能力了。”

  韶元淇听完冯舒的话,嘭的一拳头砸到了墙上,此时他心里的怒火已经燃到了极点,小羽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为什么要让她承受这些,该死的楚风俊就这么扔下小羽走了,以至于他的手下对小羽犯下了不可原谅的大错,现在怎么办,等小羽醒了,该如何向她解释她孩子已经没有的事情。

  “韶公子,我抢救羽小姐已经很费精神了,她现在身体各项指标都还不稳定,你要是想我今天还有精力去照顾她,你就别再自残让我分心,最好你现在去休息,羽小姐有什么情况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行吗?”冯舒看韶元淇好几个小时都站在外面又精神紧张,怕他体力不支,便想着找个理由让他去休息。

  “我没问题,我就在这,不看到小羽醒过来,我哪儿也不去。”韶元淇的语气不容置疑。

  “那好吧,我进去了,你自己照顾好你自己吧。”冯舒摇了摇头,无奈的转身进了医疗室。

  

第八章 你为什么要救我

情殇入凤终涅槃 绾安流年 2597 2019.07.12 14:59

  刘畅做事一向不拖泥带水,一**揍下来,几个小混混几乎都只剩下半条命,他们跪的跪,躺的躺,狼狈的像是下水道里苟延残喘的耗子。

  “畅哥,弟兄们到底哪惹着韶公子不痛快了,我们不过是想替韶氏打探那边的消息,可他却这么来对付我们,这到底是为什么?”山哥被打的最惨,他很不服气,明明是想要表现一下自己,确没成想捅了个大篓子。

  刘畅扔下手里的棍子,斜靠在一个旧铁皮柜上,点了跟烟,看着山哥不屑的说:“为什么,你不用知道,你只要知道这是韶公子下的命令,而我只是来执行的,另外,韶公子想得到什么消息,想做什么,自有我去替他办,你们只是韶氏新收的几条狗,探听消息,呵呵,轮得到你们吗?还有,我说黑子,你也算在韶氏做了很久了,可现在选人越发不靠谱了,怎么,是三执会的会长做腻了,想退位让贤?”

  刘畅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人,这人是三执会的会长,绰号叫黑子,在接到刘畅的通知后才知道他手下的人闯了祸,便连忙赶了过来,作为三执会的会长,待遇还是很不错的,他自然不想丢掉这份工作。

  “畅哥,这次是我办事不利,瞎了眼让他们几个进韶氏,请再给我一次机会,以后我绝对不会再出现这样的纰漏。”

  “让不让你留,我说了可不算,得看韶公子的意思。”刘畅不再和黑子多言,他从背后抽出一把黑金匕首,走到了山哥他们几个面前冷冷的说:“进了韶氏,就要守韶氏的规矩,既然你们搞错了自己的身份,坏了规矩,那么对不起,惩罚你们就得受着!”

  手起刀落,地下瞬时殷红一片,该解决的已经解决,刘畅的任务完成了,他转过身,把匕首擦拭干净重新别回腰间,“韶公子吩咐了,让活着的滚出南江市,交给你了。”

  其实现在的韶元淇特别的后悔,看到羽绾情昏睡在床上,他特别想让那几个人全部没命,可他毕竟是韶氏的主人,为了一个女人做如此冲动的事情,对内,会让手下的人不安,对外,也会让别人对韶氏妄加揣测。

  就这样,当韶元淇没日没夜的在羽绾情床边守了两天之后,羽绾情终于有了苏醒的迹象。

  “哎,她醒了,韶公子,你快看啊她醒了。”先发现的是正在给羽绾情吊点滴的护士,她喊了韶元淇之后马上跑出去找冯舒去了。

  韶元淇本来正倚在医疗室的沙发上小憩,听到护士喊他,马上睁开眼扯开盖在身上的薄毯就冲到羽绾情的床前,果然,羽绾情醒了,虽然她的脸色还是很不好,但她的眼睛确实是睁开了。

  “小羽,你终于醒了,你看到我了吗,我是韶元淇啊,记得我吗?”

  羽绾情怔怔的看着韶元淇,也不说话,突然,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缓缓的抬起手,抚在了自己的肚子上,嘴里挤出一句话:“孩子,是不是没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本来韶元淇还准备等羽绾情醒了,身体稳定以后再告诉她孩子没有的事情,可没想到她醒来第一句话就是问孩子,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直说?怕不会直接又把羽绾情给刺激晕了,不说?那现在又该怎么搪塞过去。

  正巧这时候冯舒走了进来,韶元淇立马转移话题,“哦,这个是我的私人医生冯舒,你刚醒,让她再给你检查一下吧。”说完韶元淇给冯舒使了个眼色,出了门,他要冷静一下,想想对策。

  没过一会,冯舒走出来,对韶元淇说:“她现在身体没大碍了,但是需要静养,我已经把她身上的仪器撤了,你可以把她转到客房去了,但是点滴还是要继续挂的。”

  “好,我知道了,这几天辛苦你了。”

  “不辛苦,对了,我把她孩子没有的事情告诉她了。”冯舒依旧看着韶元淇。

  “什么?!你告诉她干什么,你会不会当医生,她现在不能受刺激你不知道吗?”韶元淇对着上一秒他还在感谢的人大吼道。

  冯舒并不惧怕韶元淇的责问,“早晚都要知道的事情,还是早告诉她好,再说,你以为你我不说,她就不知道?两个月的孩子,根本还是个胎芽,她当时被打的都要死了,这情况下孩子保的住吗?”

  韶元淇没心情听冯舒解释,他挥了挥手让冯舒离开,自己转身进了医疗室。

  羽绾情躺在床上,没有哭闹,她甚至什么表情也没有,眼睛看着天花板发呆。

  “小羽...”韶元淇走近,轻轻的唤了一声。

  羽绾情侧过脸,一颗眼泪顺着脸颊滑了下来,她看着韶元淇“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让我就那么死了多好,我本来也是想死的,我想要自杀的你看不出来吗?!”羽绾情越说越激动,扎着针的手因为乱动而让针头脱出了血管,血液立刻随着管子回流,韶元淇心道不妙,连忙把收拾了东西正准备走的冯舒又喊了回来。

  一支镇静剂用上,刚醒来的羽绾情又睡了过去,冯舒她们也是没有办法,总不能看着一个内外都是伤的人继续这么闹下去吧。

  韶元淇看着羽绾情,眼里满是心疼“冯舒,你看你干的好事,我早说了不能告诉她孩子的事,你偏要告诉她,现在怎么办?”

  “韶公子麻烦你弄清楚,我只是你的私人医生,治病救人我没问题,可心理疏导我实在是不会,这种事你别问我怎么办,对了,我建议你还是赶紧给她换个房间修养,医疗室的布置太过清冷,不能给人安全感,特别是她现在这种心里极度脆弱的人,换个环境,对她有益无害。”

  前面的话韶元淇还是听不进去,但是冯舒后面说的,他也觉得很有道理,是该给小羽换个住的地方,可是要换哪去呢。

  韶元淇家的别墅坐落在海边,是早些年韶元淇的父亲留下的产业,二层的花园洋房通过美式田园风格的装修就如同一处世外桃源,出了卧室阳台的门便是一大片私人沙滩,虽然不及楚家庄园的面积大,但胜在景色,如今这样的房子在南江市,已经贵的没人敢估价了。

  韶元淇的父亲过世后,韶元淇改了别墅的装修风格,他大学学的就是设计,自然有一套自己的装修风格,但可能是他性格的关系,室内无论是装潢还是家具,不是白色就是黑色,虽然看着高端时尚,但现在首要是给羽绾情修养住,要温馨,暖色调的,韶元淇环顾一周,想来想去,发现这里压根找不到和温馨搭边的房间。

  韶元淇拿出手机播了一串号码,“喂,阿畅,联系一下上次给我这里做装修的团队,让他们马上过来一趟。”

  高级室内设计团队工作效率不是一般的快,只用了短短三天时间,他们就把韶元淇卧室旁边的一间书房改造完成,墙面原来就是银色天丝壁纸这个就没有更换,冰凉的瓷砖换成了实木地板,还铺上了地毯,家具一应从北欧换成田园风格,当然考虑到新家具的气味问题,这次买的都是成品家具,其实这么高档的家具,成不成品的,也没什么味道。

  一周后,羽绾情从医疗室搬到了这个房间,她的身体已经在慢慢恢复,冯舒叮嘱她没事就多活动活动,可她懒得动,每天就坐在房间里的藤编大吊椅上,对着窗外的大海出神,韶元淇除了忙公司以外的时间全部用来陪了羽绾情,就算现在的羽绾情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明亮耀眼的女孩子,韶元淇还是喜欢她,心疼她,想就这么陪着她一直走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