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星空之下之追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第一章 惨败(一)

星空之下之追光 原原不断 1612 2019.09.22 16:21

  J市向阳区澎湃商圈写字楼内的公司,大多都做着影视行业的生意——影视制作、艺人经纪、影视宣传营销,时气好的时候,遛弯的编剧来这走一走,喝杯咖啡的功夫没准就接了一个项目。

  “那是时气好的时候,现在,时气不好。”坐在会议室里的卓远心想。

  卓远会这么想,是因为她不知道自己会以离职还是降职的状态离开这间会议室,如果离职的话,现在的自己可能没那么好的运气、逛个咖啡厅就能再就业了。

  “卓远,你说两句吧。”付国富说道。

  达美传播是业内头部影视营销公司,公司内部分为艺人营销部、电影营销部、电视剧营销部、MCN部,分管电视剧营销部与MCN部的副总,正是现在开口说话的付国富。而卓远是他分管的电视剧营销部下最得力的项目组的项目经理。

  曾经是。

  卓远站起来,望向坐在她对面的公司的十位高层——只有在春节复工才来公司发红包的大老板也出现了。而桌子这一边,只有她自己。

  她深深地鞠了一躬,持续了大约十秒,这十秒,卓远是真诚的,因为她真的觉得自己对不起公司。

  一年前,卓远所在的项目组接到了《狂生》电视剧的全案宣传项目,接手之后项目一直进展很顺利,直到开播前。这部电视剧是古装武侠剧,其中男女主的情感线非常精彩,卓远在向公司和客户最后一次提交播出期的宣传方案时,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宣传策略就是围绕男女主情感线打造“CP营销”。客户与公司高层一律同意了之后,卓远带着组员们开始着手具体工作,也就是这时,男女主的粉丝们忽然在微博上发起联合声明,抵制剧方的“CP营销”。卓远是正牌传媒大学毕业,毕业之后一直在达美传播服务,工作十年来接触的从来都是传媒、广告、媒体、电视台一类的人群,对“饭圈”这个群体会有多大的杀伤力,不了解,甚至还有一些藐视。因此在易得——卓远的下属——多次提醒自己之后,卓远也没有对宣传方案进行调整。粉丝们见剧方的宣传节奏依旧,自己的诉求没有得到回应,便在线下发起抵制活动、线上联合举报该剧中不符合正确价值观的情节——虽然最后经有关部门核实并未有“毁三观”的情节存在,但电视台与视频网站对于该剧播出的效果产生了质疑,该剧险些在播出一集之后就下架,好在有惊无险。之后,为了避免与粉丝冲突,《狂生》之前所有的宣传方案被全部推翻。《狂生》本来是出品方作为年度剧王推出的产品,闹成这样,出品方对于达美传播这样的服务效果极其不满意,要求解约,达美传播自知理亏只好笑脸痛心地送走客户。

  这也是卓远与十位高层一同出现在会议室的原因——大老板要听此次重大失误的复盘。

  卓远鞠躬这十秒,是为自己损失了公司的大客户道歉,是为公司有可能凭借这部剧的营销再成业内标杆、但因为自己落空而道歉,是为了付国富自事发以来一直保护自己而致谢。

  见卓远做此态,付国富把脸转向一边,不忍心看。他明白,这不是卓远一个人的错,方案是客户与公司高层一起确定的,所有人都没想到,粉丝会有这个反应,也没想到这个反应竟然能被扩大到这个地步。

  要说错了,全公司都错了。

  可现在,公司急需给客户一个体面的交代。

  卓远再次站好,垂着眼睛十分诚恳地说道:“是我的错,我要对这次的事情负全责,我接受公司给我的任何处分与后续安排。”

  没有人回答卓远,她也没有抬头,就这样僵持了一分钟,大老板缓缓开了口:

  “你……暂时先不要接手新的项目了,具体工作的话,就辅助一下其他组的工作。先这样。”

  人事总监诧henry尽量收敛诧异的神情看向大老板,确定了大老板留下卓远并不做任何处罚的意思之后,推了一下眼镜,很是费解。

  “听了这么久了,大家累了,我也累了,今天就到这吧。”大老板起身,走向会议室外,包括卓远在内的所有人都对这个结果太过意外,竟全部坐在自己座位上,没有人起身送大老板。

  经过卓远时,大老板停了下来,用所有人都听得见的声音说:“但你要让我看见,我留下你的价值。”说完便大步离开。

  付国富第一个反应过来,忍不住地咧嘴笑,连忙起身追着大老板而去,经过卓远时使劲拍了拍卓远的肩膀,满脸笑意。

  人事总监Henry回味刚才大老板最后一句话的语气,心中有了计较,明白怎样处理卓远才能真的称了大老板的心。

第二章 惨败(二)

星空之下之追光 原原不断 1509 2019.09.22 16:21

  付国富追着大老板离开会议室之后,分管电影营销部的副总贺清言面无表情地率先离开,分管艺人营销部的副总林艳一边发语音信息一边往外走、经过卓远时从头到尾地打量了一番才匆忙离去。品牌总监郑少民照旧与财务总监赵斌结伴、两个人到四十的中年男人谈着手机硬件和股票,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行政总监王捷看着人事总监Henry的眼色,不知道自己还需不需要收回卓远所在项目组的公司物资。常务副总谭光辉是大老板的老同学,能和他说上话的也只有公司的元老、分管影视制作部门的副总蔡杰礼,谭光辉知道蔡杰礼向来是欣赏卓远这个后辈的,便对蔡说:“行了,这下你放心了。”蔡杰礼不置可否地笑一笑,便与谭光辉一道离开。

  会议室里的躁动结束了,房间里还剩下人事总监Henry、行政总监王捷、分管大客户关系的副总金帆。

  “你俩还不走吗,你们在那琢磨什么呢,给她编个什么罪名吗?”说话的是金帆,三十出头的富家女,一米六的身高、瘦到令人看着害怕、齐耳的短发被她每天早上抓出一个新发型。公司没大事的时候,她就穿着家居服和拖鞋来上班,公司有大事的时候,她就穿着她的高定晚礼服摇曳生姿地来了。今天,她穿的就是今年春夏最新款的斜肩小礼服,之前几位一线艺人的时尚经纪都借不到的那款。

  Henry知道金帆的背景:大客户关系?那些不过就是金帆的同学或者发小,金帆这样的人,在哪个公司,哪个公司就有财神爷去投资——行走的人脉网,这样的人连大老板都给上几分面子,自己哪里得罪得起。Henry陪着笑脸说:“金总说笑了,那我和王总先走了。”

  王捷见Henry如此说,便马上跟随Henry离开会议室。

  刚踏出会议室,王捷就迫不及待地问:“我没明白,大老板这是什么意思,合着就这么算了?”

  Henry白了王捷一眼,拉着他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才说:“这明显是有人在力保卓远,大老板不得已,卖个面子给对方。大老板自己的公司,自己做不了主,已经够不痛快了,你还要到处喊?”

  王捷恍然大悟:“怪不得刚才他对卓远说的那句话,听着那么渗人。”他转了一圈,像是想起了什么大事,忽然说:“这样的话,卓远就算不走,不也惹了大老板不开心?那她在公司还能呆下去吗?”

  Henry扶了一下眼镜:“没有人跟钱过不去,卓远是因为帮公司赚了这么多年的钱才在这里平步青云,这次的事情,谁都知道卓远是背黑锅了,如果以后卓远还是能给公司带来极高的效益,大老板也懒得管她的去留。”

  王捷点点头:“可是,营销部的人平时就眼红卓远的资源,现在她被半停职了,她手里的项目肯定要被抢走,那她后面怎么办?”

  Henry不好回答王捷的话,便敷衍说:“我也很想知道。”

  “我也很想知道,”金帆腻在卓远身上,完全没了刚才狠厉高冷,一副泼皮模样,“你告诉告诉我呗,你是找了什么神人去求情,居然能让大刘总亲自来为你保驾护航?你赶紧跟我说说,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么厉害的人了!”

  大老板说话的时候,卓远的手心就在冒冷汗,一直到此刻,她对刚才发生了什么还是恍恍惚惚。所有人都离开了之后,金帆一直在她身边碎碎念,反倒让她快速地总结了刚才所发生的事情:

  她没被开除,但是被半停职了,接下来一段时间她都没有新项目,而且抢到下一个新项目的难度要比以往更难。她差不多有三个月的时间来整理自己的状态,如果三个月后她不能为公司带来一个还不错的项目、还不错的收益,那这次为她说话的人到那时候也救不了她了。

  还有三个月。

  “喂!”金帆终于不耐烦了。

  卓远被金帆的喊声扯回现实,呆呆地看着金帆,金帆见状叹了口气、捂着额头说:“行了,我知道了,你也不知道谁帮的你,得,我自己去打听吧。”

  金帆见卓远还在恍惚,便主动要求送她回她的工位。关于如何处理卓远的会议,被全公司瞩目,如果不是金帆这混世魔王“护送”卓远回到工位,卓远享受到的侧目和议论要多出十倍不止。她很感激金帆,可是她现在没力气说话。

第三章 惨败(三)

星空之下之追光 原原不断 2000 2019.09.22 16:22

  达美传播的办公环境是传媒类公司比较典型的开放式布局,几大部门被功能柜间隔开来、每个部门的项目组之间被绿植自然划分。这种开放式的办公环境,好处就是沟通方便,不好的地方也有,一旦某一小组有什么“丑事”,等于在全公司面前公开处刑。

  就比如,现在。

  金帆与卓远走回卓远组的工位区域时,出现在二人面前的是一场灾难:工位横七竖八,办公物品到处乱放,地面上有垃圾也有显示屏,只有卓远的工位还安然无恙。

  “哟,抄家呢?”金帆最看不上这种落井下石的行为,尤其是落错井的。

  这一声不轻不重的戏谑之后,电视剧营销部门这一片的工作区域都安静了下来,大家知道,正戏开始了。

  Nancy穿着一身品牌俏款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其他人躲闪开,给Nancy和卓远接下来的战场腾地方。

  金帆别过头,跟卓远嘀咕:“看她这德行,上次年会我就该趁喝多了揍她,真是后悔。”

  放在往常,卓远可能就笑出来了,但她现在笑不出来,因为她知道,Nancy是来抢人的,抢她项目组除了她以外的19个人。

  Nancy洋洋得意得不得了,但她并不着急开口,她在这里多闹一分钟,卓远就多丢一份脸。卓远明白Nancy的用意,便说:

  “直说吧。”

  Nancy:“也没什么事,你被停职了,我来接手一下你的人和你的设备,不然放在你这里,也用不上。我这是环保,废物利用一下。”

  金帆一听直接气炸了,嚷道:“杨美娟,你别太过分了啊……”Nancy最忌讳别人叫她的中文名,金帆这么大声喊出来,加之周围的一阵哂笑,她脸上一时很难看。

  卓远趁Nancy发作前,一步跨过来挡住金帆,避免Nancy和金帆的直接冲突。金帆明白卓远的用意,也明白这个时候不能再激化矛盾,如此,她只好躲在卓远身后又暗骂了几句Nancy,愤愤作罢。

  卓远转身对着在场的其他同事,郑重说道:

  “我们组在去年接手了《狂生》的项目,直到开播前,客户一直很满意。能让客户满意,是因为公司高层的决策、我们组全组同事的努力,还有公司全体同事的帮助与配合。”

  传媒行业的人是见多识广的,但达美传播的员工对于卓远面对如此窘境的反应还是很意外,于是一些员工开始给隔壁部门的同事好友发信息、告诉对方不能错过这种场面。故此卓远项目组的办公区域,前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但却十分安静,只听得见卓远掷地有声的言语。

  “但十分抱歉,因为我的工作失误,让所有人的辛苦付诸东流。在这里再次向大家道歉。”卓远以在会议室里向高层鞠躬的姿态向自己的正前方鞠了一躬,站在她正对面的Nancy条件反射地躲开了:Nancy虽然嫉妒、讨厌卓远,也十分想要羞辱她,但这么深的礼,她自知受不起。

  卓远站直:“公司给我的处理是,暂停手上的项目,其余工作视其他项目组是否需要我组支持而定。公司的人员分配一直是跟着项目走的,既然未来一段时间,我所在的组没有跟进的项目,自然也不该占用这么多资源。Nancy来接手人员与物资,正是时候,只是,好像中间少了一些环节。人员交接,应该统一由人事总监Henry来调度,物资交接,应该让行政的王总来牵头做。这种事,我们不专业,如果交接出现混乱,日后也不好处理。你说呢,Nancy?“

  这句话说完,Nancy手下几个很是肯为她效力的亲信,看了看手里拿着的卓远组的物件,尴尬地放下了。金帆撇嘴一笑,心想,这个卓远,憋了一天,发大招了。

  越权,是企业人际关系的大忌,行政部每年一共就那么点活,要是这点活再被抢走了,作为行政总监的王捷会怎么想?

  这一点,不止金帆想到了,在场的人经卓远提醒都想到了。

  “卓经理说得蛮对的,”王捷从人群中挤出来,“这些我们来做就好了。Henry在与猎头谈事情,要我帮忙传达,他说业务上的事情他不是十分清楚,所以调走多少人,留下多少人,还是两位项目经理协商一下。”

  处理卓远的会议结束没多久,Henry和王捷就得到Nancy要去卓远小组闹事的消息,二人盘算着,完全坐视不理等于玩忽职守、理的话又不知从何下手,最后决定,去现场看看,伺机而动。就在刚才金航和卓远一起出现的时候,Henry借故逃跑——他惹不起金航,而王捷素来欠Henry的人情多,只好一个人撑住。

  卓远定了定神回答:“我们组的成员,想要去其他组的,10分钟之内拿着桌牌离开即可,相关物品,稍后请王总监帮忙统一安排办公用品迁移?”王捷明白这是卓远在有意快速结束这一场聚众混乱,说到底,物资迁移是行政部门的工作,闹成现在这样,公司高层真的过问起来,他也不好过。

  王捷连忙答应,围观的人连最后围观的借口都没有了,只好散去。

  人群散去的时候,卓远看到了分管电影营销部的副总贺清言站在不远处直视着自己,她不知道贺清言是不是全程目睹了这场荒唐,她也不知道贺清言为什么要来围观。她现在最急需解决的,是拼着自己残存的体力把小组成员遣散的问题处理好,她顾不上这位曾经是良师益友、现在似敌非敌的前辈了。

  Nancy看连自己的组员都有意离去,自己待下去也没什么阵仗,甩了句狠话,也离开了。

  卓远组的19个人站在原地,等着卓远。

  这次事件,这些跟着她的组员最知道她有苦说不出,因此没有人率先离开,尽管知道职场没有友情、每个人也都要养家生存,但谁都不想做第一个薄情的人。

  卓远看着自己的组员,明白职场里最有义气的场面也不过如此,便主动开口:“谢谢大家,也对大家抱歉。稍晚一点,我转账给易得,大家今晚聚个餐,我请客,但我就不去了,你们好好玩。本来应该和大家好好告别的,但看来现在不是时候。我……现在去一下洗手间,要离开的人可以离开了。”

  说完,卓远艰难地笑了笑,转身去了洗手间。

第四章 惨败(四)

星空之下之追光 原原不断 1598 2019.09.22 16:23

  卓远拐进通向厕所的走廊之后,感觉终于没有目光的跟随之后,才放松下来,倚着墙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来来来,你出来说!不然你们说我性骚扰!”居肆笑的声音从男厕传来,冲着女厕所嚷道。

  达美传播的厕所间在一个走廊的尽头,男左女右分布,男女厕的门相对,男女厕进门处是穿衣镜与洗手池,厕所隔间在内部深处。居肆笑就是站在男厕所的洗手池前,冲着女厕洗手池前的几个女员工喊话。此时的居肆笑看不到卓远,卓远也看不到他,卓远想要离去,但在下一秒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而停住了脚步。

  “你们要是像杨美娟那样当着卓远的面嘚瑟,我也佩服你们,你们在女厕所嚼舌根,我在男厕所都能听见,背后说人坏话的声音是不是太大了!”居肆笑的声音还在继续,“我都尿完了,你们还没说完,这故事有那么长吗?”

  女厕这边的同事没说话,居肆笑从男厕出来,看见很是疲惫的卓远,当即拽着卓远进了厕所旁边的楼梯间。进入黑暗,卓远感觉好舒服,不顾形象地坐在了台阶上,居肆笑见状,想要抽烟,又怕烟气熏到卓远,便往楼上走了半层,找地方坐下来,点燃了烟。

  居肆笑,16岁就刊登连载漫画的资深设计,adobe家族的软件用得鬼斧神工、陪着卓远斩下无数战绩。人帅得很中正,一米八的个子、白得反光,是那种男生见了都会多看两眼的漂亮人,最令人想不到的是,今年刚刚三十岁的他,孩子已经3岁半。居肆笑最惹人喜爱的时候大概就是修图、做设计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他不说话——这个人只要开口,除了推荐他买过的东西和日常用语,大部分时间都在吐槽。

  “现在怎么样了?”居肆笑问。

  卓远打起精神:“我让他们自己选,是留在我这组,还是离开。但我想,应该都会离开的,没有项目就没有提成,我们公司没有人是来赚死工资的。”卓远沉默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说了:“Nancy一直很欣赏你的才华……”

  “你可拉倒吧!我要是去她那组了,一天得忍受她那个土鳖审美和土鳖香水,老子下班还得回家呢,我媳妇一闻,我还活不活了。”居肆笑倒豆子一样地数落着,逗得卓远哈哈大笑。

  出事到现在,十天了,这是卓远第一次笑。

  “对,笑笑才好,你这么一直绷着,我都怕你这次挺不住了。你要挺不住了,我上哪找允许我上班干私活的上司去。”居肆笑见卓远放松了,有意多逗她开心。

  “也是不用把这件事说得这么大声……”卓远无奈地捂着额头笑,半晌才敛了笑意说,“按你的才华,出去带设计组都可以,但你下了班要陪老婆孩子,不能没日没夜的加班,要不是达美传播符合你这点要求,可能你早就跳槽了吧。”

  “别把我说得那么无情,怎么说我们也是老战友了,你现在这样,我再怎么势力,也不能现在走。”居肆笑掐了烟,站起来拍拍裤子,“走吧,回去看看还剩谁。”

  卓远点点头,与居肆笑一道回了工位。

  行政部的人在这种节点总是效率很高,桌居二人返回工位时,办公区宜恢复如常。卓远组附近的绿植调整了一下,明显看得出该项目组人员的减少。卓远见自己桌子附近剩下三套办公桌椅,心想明白,全组人只有易得、陈若、居肆笑留下了。

  易得是卓远在校招时遇到的,跟了卓远三年,从助理一路做到宣传策划,三年来,易得从卓远这里学到了很多,也帮助了卓远很多,两人感情颇为亲密。

  陈若的大学专业是计算机编程,但是在卓远认识陈若的时候她已经是年薪不菲的剪辑师了。卓远很尊重陈若、除了必要的商业要求一般不对陈若的剪辑提出额外指导意见。而陈若与其他项目经理合作的时候就没这么顺畅,要么是陈若以辞职为要挟拒绝更改剪辑、要么是项目经理跑到常务副总那里告状——全公司的项目经理,只有卓远能与陈若进行正向沟通。

  卓远提了一口气,想要说些什么,易得开抢着说道:“姐,别说了,累了一天了,您去休息一会吧。”

  卓远点点头,望向陈若,想要说点什么表示感谢,陈若被卓远看得不好意思,掖了掖半长不短的头发,对着电脑屏幕悠悠地说了一句:“胜败是兵家常事,下次赢回来就好了。”

  卓远感激地抿嘴笑了一下,重新坐在了自己的工位上。

  “对,下次赢回来就好了。”卓远无力地在心里对自己说,她现在只想回家大睡一觉。

第五章 钝痛(一)

星空之下之追光 原原不断 1354 2019.09.27 23:49

  22:00,卓远见公司的人走了一半,她准备下班,结束这戏剧而又仓皇的一天。

  走到公司前台,卓远看金航四仰八叉抱着小龙虾在啃,因为怕辣油滴在高定礼服上,选择了一个非常奇怪的姿势大快朵颐,她“噗”一声笑出来。笑出来之后,卓远舒展了一下神情,心想,的确,天没塌下来,今天的结果比预想的已经好了太多,与其一直丧着脸,倒不如打起精神来。

  金帆见是卓远,麻利地把小龙虾的残骸收拾妥当,拿了包跟着卓远一起等电梯:“你猜是谁保的你?我打听到了,你快猜你快猜,我打赌你一定猜不到!”

  卓远被金帆拉进电梯,站稳之后便琢磨着,自己一定猜不到的人也不会有几个,便说:“贺清言?”

  “哇,你可真没意思!你再这样,我都要以为你爱上贺清言了!这么久,你都放不下她么?”金帆翻了个白眼。

  卓远忽然脑中闪现了刚才的场景,Nancy来闹事的时候,贺清言围在外围在看。

  “她是关心我,还是来品尝迟来的胜利果实?”卓远内心纠结着。

  “不是她啦!再猜,快!”金帆一边催促着,一边拉着卓远出了电梯,准备找一家小馆子和卓远好好分享自己刚打听到的八卦。

  “那会是谁?我猜不到了,你说吧。”卓远问道。

  “程素……”金帆看向前方,忽然站住,面带羞色,“……姐,程素姐好。”卓远闻声连忙顺着金帆的目光看去,程素站在两人的正前方。

  程素,电视剧《狂生》的总制片人,也是业内出品方极其认可的金牌制片人。与金帆一样,都是家底厚得不行、不享清福却要来闯荡影视圈的人,只不过程素比金帆大了十几岁,真要攀起亲戚,金帆还得踏踏实实管程素叫一声“表姨”。另外,程素在行业内埋头做了几十年,实力突出,能力超拔,这也是金帆不敢在她面前造次的原因。

  国庆刚过,天气转凉,程素敞怀穿着运动风衣,下配运动裤,一身黑让人看起来沉静又喜怒难测。她神情很是放松,长长的头发今天没打理,随意散着,显出少见的温和。谁也看不出来,这样怡然自得的人会是大项目刚刚折戟沉沙的制片人。

  出事以来,卓远一直忙得焦头烂额,现在亲眼看到程素站在自己面前,才意识到,自己最该对这位制片人说句抱歉。因为之前与程素的摩擦,再对比现在的窘境,卓远越发不知道如何开口,倒是程素先说了话:

  “金帆,我想和卓远单独聊聊,方便吗?”

  “方便方便。我本来也是要回家了,你们聊,你们聊。”金帆陪着笑脸,小声对卓远说了句“记得看我信息”就溜走了。

  见金帆走远,程素上前一步,卓远神情立即紧张起来,有些慌张地看着对方,程素却不似刚才那般客套,反而很熟络地问一句:“聊聊?”

  卓远很认真地点头,程素走到卓远身边,手搭在卓远肩上,揽着卓远向公司大厦外走去。

  被程素这突如其来的温暖惊到,卓远没克制住自己的泪腺,她侧头看着程素,眼睛里多了内疚和不知所措。卓远已经不熟悉这么“年轻”的情绪了,很久以来都没有什么事能让她完全进入慌乱状态,也许是今天太累了,也许是曾经的程素对她太重要了。

  程素看向卓远,看到她眼神里尽是软弱的信号。为了回避卓远的感性,她只好强行解释自己的行为:

  “自然一点,我们身后有你们公司的人在看。”

  卓远这才听到身后小声但却并不谨小慎微的讨论:

  “那不会是程素吧,天,我居然看到会动的程素了!”

  “卓远这关系,可以啊。”

  “难怪呢?这哪个老板舍得她走。”

  “除了因为放风筝就上了热搜的那位,这是我们公司来过的级别最大的咖了!”

  累了一天的卓远,软弱值已飙升到最后,她不想思考程素保护自己的原因,她贪恋这一刻程素带给她的温暖,就好像几个月前的那场矛盾不曾发生过。而程素明白,她只是因为看见快要累垮的卓远心生恻隐,做戏给卓远的同事看是她临时想到的借口——她想找个契机和卓远缓和关系。

  二人上车,卓远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程素启动车子,车里很安静,开了十分钟之后,程素见卓远没有刚才那么疲惫才开口:

  “去你家附近吧,不然聊到太晚,我还得送你回家。”

  卓远:“好。”

  程素:“还不买车?”

  卓远:“负担了一个郊区的房子已经很有压力了。”

  程素:“也是。但你家住得真的很远,要不是我妈家也住那,我真不愿意去你家找你。之前每次去你家找你谈事,当晚我都得在我妈家住一夜,第二天再回城,不然太累了。”

  卓远:“主要是你太累,不是我家太远。”

  程素笑道:“哈,终于反击了,这才像你。”

  卓远笑了,手机也震动了,是金航的信息:

  “帮你向大老板求情的是程素姐。”

  卓远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这不止是你的作品,这也是全体人员的心血,你怎么可以自私到一个人做了全部决定?”

  “就为了面子?就为了不让别人知道你现在很困扰,就要让这么多人陪你牺牲吗?”

  “你们这些行业大牛,是真的不拿我们普通人的前途当回事。”

  “既然你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自己的恐慌上,那我们之间可能也没什么可聊的了。”

  这是上一次见面,卓远对程素说的话。

  “果然文化需要出身的沃土,你的眼界什么时候能像你的野心一样宽广?”

  “不是面子问题,是低级与高级的问题,我不想为了营销,什么低级的事情都做。”

  “所以你永远都不会成为行业里被封神的人。”

  “我对你无话可说。”

  这是上一次见面,程素对卓远说的话。

  程素虽然在开车,但是也察觉到气氛的变化,她瞟了一眼卓远,又结合刚才金航临走时的神态,问道:“金航跟你说什么了?”

  卓远眼泪在眼圈里打转,还好夜已深,趁着看向窗外的契机抹了一下眼泪:

  “说,你帮我向刘总求了情。”

  程素点点头,开口要说什么,最终还是把时间交给了沉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