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超级系统之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NO.84 新纪元

超级系统之家 奥卡姆Q 2372 2019.09.17 13:47

  马里亚纳海沟底部剧烈的地质变化,当然逃不过各国科学家们的探查。

  且不提别的探测手段,只说那12级的海底地震,就很容易被灵敏的海洋地震探测仪探查到。

  顺理成章地,在锁定了震源位置是在传说中的地球最深渊之后,又一轮的深海探测热潮即将要开始了。

  人类并不知道那里发生了多么可怕的战斗,更不知道此时此刻那里的任何情况,但好奇心是人类的本性,探索是人类的习性,科研是人类发展至今的手段。

  海洋学家和地质学家们是最积极的,他们迫不及待地想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地质变化,导致了如此剧烈的地震?

  马里亚纳海沟底部的地貌,变成什么样子了?

  是新的巨型火山成型了?还是海底的地壳断裂了?

  是坍塌得更深了,还是隆起成了海底山脉?

  这场地质变化,会对海洋环境造成多大的影响?对生物多样性造成什么破坏?

  无数的问题萦绕在科研工作者们的脑子里,凡是有深海探测技术能力的国家和科研机构,都开始摩拳擦掌,准备行动。

  不信?

  你看,各大媒体头条,都写着类似的主题:

  “人类仰望星空已经很久了,是时候把目光对准海洋了。”

  “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和大海。”

  “科学不该好高骛远,也要关注眼前。”

  “……”

  就连几年前曾经乘坐潜艇下去过马里亚纳海沟的世界著名科幻电影导演——卡梅隆,也高调宣布近期要再下去探险一次。

  在华国,一个自然地理事件的热度能超过明星戏子们的八卦,是十分罕见的事。

  甚至还反过来,一些明星为了蹭热度,还玩起了尬段子: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比马里亚纳海沟还深!”

  “马里亚纳海沟深千尺,不及我爱粉丝情。”

  “……”

  一时间获得粉丝无数点赞。

  类似的事情在也其他国家同步发生着,甚至有评论家称,这是一次非常罕见的全民探索热潮,航天探索甚至已经被盖过了风头。

  要说唯一不高兴的国家民众,就是日和人了。

  因为马里亚纳海沟的地震,使得日和国也受到了连累,产生了连锁地震。

  虽然因为震源太深,又隔着海水,这些连锁地震不算太强烈,最强的也不超过6级,但是一看别的国家都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炒话题,他们就很不爽。

  这简直就像是建立在他们痛苦之上的热度。

  对于深海,现在日和人们真的没有什么好感。

  为什么这么说呢?

  除了这次地震事件之外,还有一件事让他们感到很不安。

  日和国的捕鲸行业虽然一直遭到全世界的反对,但对脸皮堪比位面之墙的日和人来说,别人的抗议连耳旁风都算不上。

  用日和国民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看看日和国捕鲸业曾经的“辉煌伟大”吧。

  1938一1939年6艘日和国远洋捕鲸船驶往南极洋,那年捕杀了2665头蓝鲸、3344头长须鲸及883头座头鲸和647头抹香鲸。

  1947年日和人民食用动物蛋白总量的47%来自鲸肉,远洋捕鲸业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达到最高峰,7支捕鲸船队每年捕杀2万头鲸。

  1962年南极洋鲸渔获量达30.95万吨,占鲸渔获总量的78%。

  1967年北太平洋3艘远洋捕鲸船鲸渔获总量达到9.14万吨,占全年鲸类新生量的34%,也就是说,地球上每诞生100头鲸鱼,就有34只被日和人残忍屠杀。

  就在去年,日和国又恢复了商业捕鲸业,这次经由政府牵头,一共15支捕鲸船队组建完毕,这是史无前例的最大规模商业捕鲸船队,加上如今的各种新技术,估计每年能捕杀6万头以上。

  然而,自从一个月前的那个三艘捕鲸船组成的船队失踪后,截止到马里亚纳海沟地震的当天,那15支已经分散出发全球各大海域远洋捕鲸的船队,全部失踪了,全军覆没!

  连一个字节的无线信号都没能传回来。

  也就是说,如果那些捕鲸船只全部都遇难了的话,他们甚至连求救信号都来不及发。

  这到底是谁干的?

  ………………

  也许人类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做各种准备,才能下潜到马里亚纳海沟的底部。

  但对于那几只在南极孵化出来的墨鱼怪来说,并不需要什么准备时间。

  是的,让那些日和国捕鲸船全部葬身大海的“凶手”,就是这几只墨鱼怪。

  它们这次非常低调,刻意避开了各种军事基地和人类聚落,伪装成普通的大墨鱼,追踪捕鲸船。

  等船队动手捕鲸时,因为鲸类哀悼同类死亡的鲸歌已经被锁定为降临坐标,所以每次捕鲸都会有墨鱼怪降临,以捕鲸人以及鲸鱼尸体为“培养基”,诞生出肉卵。

  这几只跟踪过来的墨鱼怪就会等肉卵出现后,将它们吞吃掉,从而让自己再次进化。

  一路下来,每只墨鱼怪都吞吃了十几颗同类的肉卵,所以它们现在无论是体形、速度、体表的坚硬程度、核心的反物质晶体,都非常可观。

  对这些怪物来说,捕鲸船队全军覆没了,是很扫兴的,因为鲸鱼作为有着较高智商的“海洋精灵”,体型足够大,情感足够强,又不像人类那样麻烦,是非常适宜作为降临载体的。

  就像赵贺要在某人身上催生系统,必须要和这个人“共情”类似,怪物降临需要的是极端的负面情绪。

  比如当初的怪鸟,本体就是一只被主人的孙子从高楼丢下去的鹦鹉,因为那孙子被赵贺取消了系统的绑定,以此为契机才迁怒于那只老迈且翅膀残疾的老鹦鹉。

  比如深渊巨树,就是因为一只误食了人类塑料吸管导致肠胃出血发炎,最后痛苦地死于并发症的海豹尸沉大海后降临的。

  那么,怪物们为什么不是以人类的负面情绪为纽带降临呢?

  毕竟,地球上有着超过70亿个人类,每天发生着数不胜数的悲欢离合,负面情绪爆棚的人类不要太多了,如果负面情绪能够量化,那人类大脑产生的负面情绪一定是纯度最高的,起码比动物们要高多了,为什么不选人类呢?

  其实原因很简单,人类的负面情绪大多非常复杂,恩怨情仇更加剧烈,所以对应的降临的怪物等级一定很高,不是墨鱼怪这样的小杂鱼能比的,而跨宇宙的降临的过程就好比坐轿车,小猫小狗和人是可以上车的,但是成年大象这样的块头,想要挤进去就不可能了。

  再说了,这个宇宙对于怪物们来说压根就不宜居,如果不是为了那个使命,连墨鱼怪都不会来。

  当墨鱼怪们抵达了马里亚纳海沟之后,它们并没有看到那只【白烬】级的怪物,而是看到了一个巨坑,以及躺在坑底的那扇长宽超过2公里的巨门!

  从今往后,怪物们的降临再也不需要依靠锁定负面情绪那么麻烦了。

  因为有人,给它们开通了一条“大象专列”!

  对于地球,不,对于这个宇宙来说,新的纪元,正式来临了。

NO.85 质问

超级系统之家 奥卡姆Q 2570 2019.09.18 11:41

  高雯雯系着围裙,在赵贺家的灶台上炒虾仁。

  为了讨好赵贺的父母,她这一个月来可没少苦练厨艺,因为本来就有不错的厨艺底子,如今她的手艺比赵贺的妈妈都要好一点了。

  在一旁打下手的赵母眼睛都笑眯了,心里越发对这个闺女满意了,真的,这段时间以来,她还就真没在这闺女身上挑出啥毛病来。

  你看哈,长相是一等一的好,虽然母亲早逝,但家庭条件很不错,关键是自己上进,年纪轻轻就成了公司高管,难得的是待人接物丝毫没有架子,从不自傲,也不嫌贫爱富,衣着讲究且整洁,端庄大方,勤劳心细,知恩图报,脾气温和,啧啧,这要搁在古代,非得被皇帝抢走做皇后不可。

  时间长了,这闺女也偶尔会和赵母聊点女儿家的私密事,隐隐约约地透露过,因为救命之恩,她其实在初中的时候就对赵贺有好感,后来一直忘不掉他。

  赵母越发觉得,如果儿子真能和这闺女好上,就是上苍安排好的缘分,他儿子上辈子一定是行善积福之人,这辈子注定要娶一个这样的佳人为妻。

  “阿姨,您去客厅坐好,这韭黄我来切就行了。”炒好了虾仁,高雯雯抢过赵母手里的菜刀温声说道。

  “好好好。”赵母也不推辞,以这闺女这些时日表现的脾性来看,肯定不是在客气。

  但她也是闲不下来的人,既然高雯雯切菜,她就跑到水池边上把秋葵洗了。

  “叮!恭喜您成功绑定【超级恶作剧系统】!”

  正在切菜的高雯雯猛然间听到了一道尖锐的提示音。

  “啊……嘶”

  她切到手指了。

  “终于,终于来了吗?”高雯雯双手都在打颤,不是疼的,而是激动的。

  之前那个小丑把她定为系统宿主候选人的时候,她就一直在期盼着,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难道是因为自己最近的表现太好了,所以那个系统精灵才奖励我?

  那个叫张什么宇的上一任宿主呢?表现得不好所以被淘汰了么?

  这在高雯雯看来其实挺正常的,公司还裁员呢,系统选择更优秀的宿主有什么错呢。

  要是让她知道张伟的真实下场,她就不会这么想了。

  “只是这系统的名字嘛……超级恶作剧系统?”

  还真是个奇怪的名称。

  “怎么了闺女?”赵母听到高雯雯的惊呼声,赶紧走了过来。

  “没……没事。”高雯雯心不在焉地答道。

  赵母哪里肯信?她很快就发现高雯雯的手指被切开了一道口子,很是心疼地道:“哎呀,我刚才就不该让你切菜的……快,跟我来,我给你消消毒,处理一下伤口。”

  任由赵母拉着自己走出了厨房,高雯雯心念悠悠,对自己的未来既憧憬,又迷茫。

  她不禁回忆起了自己的童年:

  高雯雯的妈妈也是个美人,因为长相漂亮,丈夫又有钱,所以她一直过着锦衣玉食、神仙妃子般的生活。

  在高雯雯9岁那年,她妈妈得了重病,躺在床上短短几个月就去世了。

  在最后的一段时间里,高雯雯一直陪伴着母亲。

  她妈妈并不是个豁达的人。

  病来如山倒,她心态失衡,本来不算什么致命的疾病,也被她糟糕的心理素质搞得加重了。

  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里,她每天都会掉一大把的头发,原本光洁如玉的脸庞上长满了斑点,皮肤蜡黄褶皱,形容枯槁,明明才二十九岁,容貌和精气神却像有九十二岁。

  所以她的病房里不准任何人放任和可以反光的镜面物品,否则就要被她哭号着诅咒祖宗十八代。

  可以说,她是在恐惧与自我憎恶中咽气的。

  因为这个经历,高雯雯从此留下了心理阴影。

  她不想自己也变成那副恶鬼一般的模样。

  她从初中那会儿就被人称为“校花”,追她的男生从初一到初三,从校内到校外,足够排成一条长龙,但她却虚荣不起来,因为那个心理阴影,她一直觉得再美的花容月貌,也不过是镜花水月,不能长久。

  所以从高中开始,因为网文的兴起,她一个小女生开始迷恋上了修仙小说,开始憧憬那些可以与天同寿的主角们。

  她害怕衰老,害怕死亡。

  后来大学毕业了,好不容易从幻想小说中脱坑,又陷入了各种护肤、美容等相比修仙更实际的“驻容之术”。

  她学历很高,工作能力也很好,所以薪水很丰厚,但她的收入百分之九十都被用来购买各种皮肤和身体的保养品了。

  所以说,

  幸运的人一生都在被童年治愈,

  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自己的童年。

  在小丑找到她的时候,她激动得好几天睡不着觉。

  因为她看到了幻想照进现实的机会。

  她要成为仙女,要永远年轻漂亮,要永远远离死亡,要永远成功,要永远成为所有人心里的完美女神。

  至于其他的力量之类的东西,她兴趣不大,但也不排斥。

  自从上次小丑给了她承诺之后,她一直勤勤恳恳地认真按照小丑的吩咐做事,恨不得就像封建时代的妇女服侍公婆那样对待赵父赵母了。

  现在梦想成真了,就像“苦媳妇终于熬成婆”了一样,她有了一种解脱感。

  毕竟,演了这么长时间的戏还没露陷,实在是太累了,赵贺的父母和她非亲非故,她又不是真的喜欢他们:

  赵建国年纪不小了,每天工作回来都是一身臭汗味,虽然因为系统的缘故身上几乎不沾灰尘,但这种由内而外的臭汗,系统是不会给他自动清理的。

  赵母爱吃大蒜,口气永远也不清新,偏又话多,成天絮絮叨叨,每次高雯雯都是强忍着不适和她说话。

  高雯雯一边接受赵母的包扎,一边学着小说里的套路,在心里呼唤道:“系统,系统,能听到吗?”

  系统:“我在。”

  高雯雯:“!!!太好了,太好了,我……我需要做什么?有任务派发给我吗?”

  系统:“有,因为更换宿主的关系,需要你从零开始重新练级,是否接受初始任务?”

  高雯雯:“我接受!”

  “叮!初始任务生成完毕,请宿主……嗤嗤……嗤嗤……”

  高雯雯:“???什么?系统你说了什么?我听不清楚。”

  就像是带着收音机进了地下车库,信号大部分被屏蔽了一样,高雯雯后面只听到了一阵杂音。

  接着,更离奇的事情发生了,在她眼中,现实世界里的一切——赵贺家的客厅、给她包扎伤口的赵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赵建国,甚至包括她自己的身体,都在以光速离她远去!

  而她的意识像是进入了一个什么隧道一般,飞快地倒退着,仿佛重力不是从脚下,而是从背后传来的。

  不过是一眨眼的工夫,就像坐在跑车上急刹一样,她的身体猛然静止下来,差点把她晃吐了。

  天知道一个意识体为什么会有想吐的感觉。

  这是一处奇异的空间,这个空间很大,四处空荡荡、灰蒙蒙的,在她的不远处,站着10个人。

  这10人中为首的,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

  “说!马里亚纳海沟下的那道门是不是你干的?你为什么要背叛主人?!”那个美丽女人指着这边,杏眉倒竖,怒斥道。

  高雯雯只觉得莫名其妙,你谁啊?咱们认识吗?

  马里亚纳海沟又是什么鬼?看新闻说是海底地震了,可那儿地震关我什么事?

  “就知道瞒不过你。”一个尖细的声音从脚下传来,吓了高雯雯一跳。

  小丑太矮了,只有十几厘米,都没高雯雯的脚踝高(穿了高跟鞋),所以她一直没注意到。

NO.86 叛变

超级系统之家 奥卡姆Q 2117 2019.09.18 18:00

  没心思去考虑为什么自己的意识可以和肉体分离,意识体又为什么能在这个空间拥有实体,甚至还穿了高跟鞋,高雯雯只想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来到这里,是谁带她来的,把她带进来是想对她做什么。

  脚边的小丑应该就是她的系统精灵了,之前没有被系统绑定,所以只在车载显示器里见过它的脸,没想到是这么小一只。

  小丑双手枕在脑后,缓慢地往前踱步,然后左右四顾:“这就是你的系统空间么?不愧是空间型的……啧啧。”

  很显然,他是在与对面的那个美艳女子说话。

  高雯雯注意到,那个女人穿着藏红色的旗袍,手里拿着一杆细细的烟斗,额头上的花钿样式以及头上的金钗,看着很像电视剧里的皇家用品。

  “你还真是淡定呢……”那个女人冷笑道:“都降为0级了,还被拖进了我的地盘,你哪来的底气在那里装腔作势?”

  小丑没有回答,像是压根就没听到似的,闲庭信步,继续参观着。

  “哼!”女人冷哼一声,整个空间突然一震,小丑与她之间的土地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就被缩短了,小丑距离女人的鞋尖只剩不到20公分的距离。

  奇妙的是,只有小丑被拉近了距离,高雯雯并没有被拉过去。

  “缩地成寸么?”小丑忍不住鼓起掌来:“妙啊!”

  在这个系统空间里,系统精灵就是神,缩地成寸这种事情,算不得什么,可这小丑一点紧张的情绪都没有,那就令人费解了。

  “你难道没发现,我已经和本源斩断了联系么?”小丑慢条斯理地仰望着美艳女子,还猥琐地往前跑了两步,试图用低矮的视角窥视旗袍下摆里的风景。

  “你……”美艳女子不由得后退了一步,美眸睁得老大。

  也不知道是被小丑的那句话惊到了,还是为了防止自己走光。

  “放肆!”一旁的徐浩厉喝一声,快步走来,抬起右脚,作势要踩。

  作为宿主,这美艳女子是他的系统精灵,而且还顶着一张他情人的脸,他怎么可能在一旁默默地忍气吞声?

  “住手!”美艳女子大声阻止道,可惜已经晚了。

  徐浩失去了他的脚掌。

  刚才一瞬间,小丑的腮帮完全裂开,嘴巴张得比徐浩的脚还要大,露出满嘴的利齿,一口就把他的脚咬断,然后嚼吧嚼吧咽了下去。

  天知道全身只有十几公分的小丑,嘴巴为什么可以张那么大。

  美艳女子阴沉着脸,手一挥,一个透明的立方体凭空出现,将小丑框起来,悬浮到了空中。

  接着是第二层立方体,第三层,第四层,第五层……足足套了二十层,才停止。

  在这里,徐浩并不是意识体,他疼得死去活来,被小丑咬过的断口处不仅血流不止,还冒出阵阵黑雾,非常可怖。

  剩下的8个宿主见到徐浩的惨样,不仅没人过来扶一把安慰一下,反而个个情不自禁地后退了几步。

  “啊哈哈哈哈哈!”小丑见到这些人的怂样,忍不住爆笑出声:“真真是一群……乌合之众啊,哈哈哈!”

  可能是笑得太大声了,他嘴里的肉末都喷出来了一些,粘在了立方体的内壁上。

  美艳女子拔出了头上的金钗,顿时,一头青丝随风扬起,她瞬移到徐浩身前,金钗一划,徐浩的小腿整个断掉了。

  掉在地上的断肢很快就被黑雾腐蚀成了一滩脓水。

  小丑的牙齿有剧毒。

  金钗在徐浩的大腿上刺了几个特殊的位置,徐浩就止血了,而且止疼了。

  “我的腿……”徐浩眼巴巴地望着美艳女子,他很后悔自己的冲动,但这毕竟是为了维护系统精灵的尊严,他希望自己不要真的残废。

  “自己去商城兑换断肢重生的药剂。”美艳女子冷声道,显然,她自认为帮着徐浩处理了毒液蔓延,已经很够意思了。

  断肢重生的药剂需要10000经验值,是徐浩留着准备升级的。

  徐浩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但却不敢发作,只得默默点头。

  “嗯?”小丑在一旁看到了这一幕,一双大眼珠子不停地翻转,也不知道又在想什么毒计。

  “困兽之斗,实在没有意义。”美艳女子向前走了两步,看着被禁锢住的小丑道:“就算你咬伤了我的宿主,又能如何呢?在这里,我为刀俎,你为鱼肉,好好配合才是你该做的。”

  “既然你已经斩断了和本源……和赵贺的联系,那张宇肯定已经爆了吧?”美艳女子说着,突然放大了音量:“估计死得很惨,做你的宿主,还真是没有好下场呢!”

  不远处的高雯雯听了,不由得脸色一变,原来,上一任宿主已经死了么?

  就像是故意要和高雯雯解释清楚一样,美艳女子继续说道:“你我都是从赵贺的力量里降临到这世界的,那是本源的力量,本源是不允许自己的力量被分离的,所有游离出去的能量都会湮灭,偷盗者会玩火自焚……可怜的张宇,替你死了。”

  小丑似乎并不在意被人揭露,抱着膀子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侃侃而谈。

  “完全割裂了和赵贺的连接,你的行为完全违背了咱们降临这个世界前,主人的命令!”美艳女子声音里的愤怒和不解已经快要溢出来了:“你就不怕主人的责罚吗?你以为自己待在这个位面,主人就拿你没办法了?”

  “说完了吗?”小丑笑嘻嘻地问道:“你也太迟钝了……我问你,你有多久没有收到主人的信息了?你现在还能联系到他吗?”

  美艳女人眉头微微一皱:“……你什么意思?”

  她才不信主人会出什么意外,无论在哪个世界,没人可以让她的主人发生意外。

  “看来,你不知道马里亚纳海沟的那道门是什么了……撒罗埃之门,听说过吗?”小丑问道:“有这道门在,即便是你的主人,也别想轻易窥探这颗星球。”

  美艳女子眯起眼睛仔细想了想,过了好一会儿,才像被毒蛇咬了一样,被骇得跳了起来:“你为什么会有那种东西……你真的……为什么,为什么你会站到贱种们那一边?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叛变的?你不觉得耻辱吗?我们是何等的尊贵?它们又是何等的下贱?”

  “够了!”

NO.87 反间

超级系统之家 奥卡姆Q 2160 2019.09.19 11:26

  “够了!”小丑大声打断了美艳女子的话,不复刚才的淡定,显得有些疯狂:“你别忘了,曾经的我,也是你嘴里的贱种之一!”

  小丑脸上的油彩从大红的鼻头开始裂开,整个颅骨从中间一分为二,露出了一团仿佛由无数只红色蚯蚓纠缠而成的团状物。

  原来,这幅小丑外表,只是一张画皮而已。

  不远处的高雯雯都快看吐了。

  颅骨合上,小丑又恢复了那幅奸猾的样子,似乎爆发了一下,冷静了很多。

  “你可以去问问你的主人,或者去问问和你一样的‘上人’们,谁又把我当成同类看过?谁不是视我如异类?”小丑缓缓说着了不得的话,在场的徐浩等人完全听不懂,只觉得信息量实在太大,这里面一定有很多故事。

  “当然了,你就算想问,也得回得去才行……嘿嘿。”小丑的声音突然低沉起来:“所以,你就别提什么背叛了,我对于你们,谈不上什么背叛不背叛!”

  “果然,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美艳女子咬牙切齿地道:“你这个无耻的东西,当年为了自己求活,背叛自己的族群,带着我们上门灭了自己的全族,如今好不容易取得了主人的信任,居然趁着穿越异界做任务的时候背叛?反复横跳,三姓家奴,无耻!贱种!”

  “我说了!给我住口嗷嗷嗷!”小丑双目变得血红:“我不想再听到那个称谓!”

  “呵呵,贱种,贱种贱种贱种贱种贱种贱种贱种!怎样?我就说,你来打我呀!”美艳女子冷笑着道。

  这里是她的地盘,这贱种难道还能翻了天不成?

  “蠢货,我如果不那么做,又怎么可能苟活到现在,早就被你们跟我和同族们一锅端了,怎么可能等到复仇的机会?”小丑喜怒无常,上一秒还暴怒异常,下一秒又冷静下来。

  “复仇?恐怕你没机会了!”美艳女子冷着脸说道,也不见有什么多余的动作,那些套着小丑的立方体突然快速缩小,向内挤压,发出“咔咔”的声音。

  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分钟,小丑就会被压成微尘。

  美艳女子其实可以让这些立方体在一瞬间就缩小到原子尺寸,但她不想给这个叛徒一个痛快,她要看着它惨死挣扎的样子,以解心头之恨。

  “蠢女人,你的智商真的连地球人都比不上。”小丑丝毫没有慌张的样子,“我都说了,在马里亚纳海沟下面是【撒罗埃之门】,你科班出身,教科书里没写吗?那扇门这次是我安的,你觉得你这个小小的系统空间能困住我?”

  话音刚落,灰色的系统空间上方突然冒出了很多蓝绿色的光影,看上去就像是极光一样。

  “这不可能……书上明明说,【撒罗埃之门】需要所在星球自传10周后才能正式启用。”美艳女人不可思议地瞪着天空上的奇观。

  地球自传一周是1天,自传10周当然就是10天,很显然,时间还没到。

  “唉,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小丑已经被压得只剩鸡蛋大了,却依旧能够说风凉话:“你们‘上人’自以为占了绝对上风,掌握了一切,却傲慢地忘却了更新自己的知识库,呵呵。”

  小丑没有解释更多,随着天上的“极光”越来越浓,小丑周围的几十层立方体像是冰一样融化了,不仅如此,“极光”开始有规律地做圆周运动,在圆周中心形成了一个黑洞。

  小丑被一道乌光吸进黑洞之后,一股恐怖的水流从黑洞里喷出。

  系统空间的天空,漏了。

  从黑洞中喷出的水,来自马里亚纳海沟大灾变后的底部,也就是16公里深处的海水,这股庞大的水压从直径一米左右的小黑洞里挤进来,可比人类制造的高压水枪厉害多了,虽然二者的原理没什么不同。

  海水像激光炮一样喷射进来,随着黑洞的自动转向,化成一柄亮银色的水之巨刃,将系统空间的地表一刀两断!

  “哈哈哈!临走前,我要送你一个小小的礼物。”徐浩瘸着腿躲闪着水刃的斩击,好不容易才躲开,没被波及,耳边忽然听到一声低语:“我懂你的眼神,子母阵护盾系统的宿主,要我告诉你,你的系统精灵的【真名】吗?”

  “这世界上除了赵贺,只有知道系统精灵真名的人才是系统真正的主人哦,你,想做她的主人吗?”

  充满着诱惑的声音充斥在徐浩的脑海里,他看了看面色严峻,正在“补天”的美艳女子,这个和他的情人苗翠萍张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他很思念苗翠萍,无数次把系统精灵幻想成她,可惜,无数次的事实证明,她不是她。

  就像刚才,他豁出命去维护她的尊严,她却是那样的冷漠,苗翠萍可不会那样。

  很早以前,苗翠萍就被徐浩看作了自己的禁脔,看成了自己的所有物,所以在他内心深处,早就埋下了对系统精灵扭曲的占有欲。

  “她的……真名,叫什么?”徐浩咬着牙低声问道。

  “嘿嘿,很好。”小丑的声音越来越低:“你记住了,她的真名,叫做‘斐波娜’!”

  徐浩双眼一眯,略带贪婪地看了天空中女神一样的系统精灵一眼,然后很快低下头去,嘴角泛起一丝变态般的笑意。

  …………

  美艳女子,哦不,是斐波娜费了很大力气终于“补天”成功,封住了天空中的黑洞。

  她面色不善地看着满目疮痍的系统空间,然后转向早已看呆了的高雯雯:“你的系统精灵的真面目,你刚才应该看得很清楚吧?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总之,那个贱种抛弃你自己逃跑了,你有什么要说的?想要求饶吗?”

  高雯雯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今天她看到的事情,是她有生以来,连想象都没有想象过的。

  正如对方刚才所说,自己貌似……是被抛弃了。

  还真是讽刺啊,刚得到系统才多久啊?10分钟?一刻钟?呵呵……

  人生的大起大落,还真是让人猝不及防啊。

  就在这时,一阵杂音突然回荡在这个刚刚平静下来的空间里:“闺……滋滋……你……滋滋……么呢?”

  那声音初始还不太清楚,但很快,伴随着整个空间的震荡,那声音也变得清晰起来:

  “闺女……雯雯,你怎么了?你怎么一动不动的……别吓阿姨啊,雯雯!”

NO.88 我拒绝

超级系统之家 奥卡姆Q 2113 2019.09.19 11:26

  现实世界中,高雯雯被赵贺的妈妈摇晃着身体;

  在那个系统空间里,高雯雯的意识体开始变得虚幻起来,就像是被电磁波干扰后的电视画面,闪烁不定。

  斐波娜黑着一张俏脸,她今天可能要被打脸两次了,在自己的地盘上,人家想走,也就走了,她谁也拦不住。

  赵母又不是普通的农村妇女,她如今也有系统傍身,而且还是高深莫测的量子系统。

  因为她的情绪波动,量子系统第一次“关心”起了自己宿主在意的人。

  于是,通过接触高雯雯的身体,量子系统入侵了那个子母阵系统。

  这两个系统没有比较孰强孰弱的意义和必要,因为二者压根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在量子世界里,什么空间,什么时间,都不是定量的存在,可以有意义,也可以无意义。

  所以,对于量子系统来说,属于空间系的子母阵系统,可以是一个独立的亚空间,也可以连个屁都不是。

  说白了,它究竟算不算个屁,那要看量子系统的心情。

  宿主们可都在一旁看着呢,斐波娜丢不起那个脸,尝试着用空间折叠的方法禁锢高雯雯,可惜,高雯雯还是在她眼皮子底下,像个幻影一样消失了。

  “……”几个宿主站在远处,面色复杂地看着自己的系统精灵。

  “看什么看?都给我去训练!”斐波娜大声呵斥道,她今天要好好练练这帮宿主,把窝囊气都撒在他们身上。

  “徐浩!断肢重生的药剂兑换好了就赶紧用上!然后带队给我去做体能和阵法训练!”斐波娜给身旁的徐浩递了个不耐烦的眼神。

  “……遵命。”徐浩低着头应道,肩膀轻微抖动着,斐波娜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总觉得这家伙的声音有点奇怪,仿佛在拼命压抑着什么情绪。

  “既然听到了,那就赶紧去做,你抖什么?”斐波娜手一挥,徐浩的头被一股力量强制抬起。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她要看看,这个徐浩究竟是咋回事。

  “遵命,我的……斐波娜!”徐浩脸上的表情,扭曲而贪婪。

  他,终究还是忍不住,呼唤了她的真名。

  ………………

  人类的意识体究竟是什么呢?

  和传说中的“灵魂”是一回事吗?

  人真的有灵魂吗?

  这些问题,高雯雯全都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刚刚经历了一场梦幻之旅。

  如果之前意识被拖进那个所谓的系统空间算是惊悚的话,那她返回现实身体的过程,就真的称得上奇幻了。

  或许,比起奇幻,更接近于科幻?

  她不知道,她只记得,自己的意识体,或者说灵魂,被拆散成了无数的小颗粒,有多少颗呢?她也不知道,套用一句佛经中的话就是,比恒河之沙还要多。

  与被拖进系统空间时那种失重的出窍感不同,回来的过程中,她没有任何的不适感,自己化身亿亿颗小粒子,像雨水渗入人类毛孔一样,润物细无声地,穿透了层层光怪陆离的“膜”,回到了现实世界,汇聚到了赵母的手掌上,然后顺着她的手掌,融入了自己僵直的肉身。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赵母那张焦急的脸庞,那担心和关切的眼神,真挚无比。

  她已经记不得有多少年,没有见过如此真诚的情感外露了。

  这一瞬间,她不由得鼻头一酸。

  说句良心话,就算是她早逝的母亲,也很少会对她露出这样的慈爱表情。

  没有人告诉过她,赵母身上也绑定着系统。

  但是,她的直觉和刚才经历的一切都在告诉她,是赵母救了她。

  所以,理所当然地,她认为是赵母对自己的关爱太强烈,是她用爱救了自己。

  一个普通人用“爱”直接跨越空间,强行把别人的意识体召回来,用理性思考一下,根本就不可能,这比“用爱发电”还异想天开。

  但是,女人很多时候是感性的,而非理性的,这种感性并不仅仅是针对谈恋爱的时候。

  “闺女,你没事吧?阿弥陀佛,你可吓死我了,还好你没事了……”赵母看到高雯雯突然流泪,忍不住把她抱进了怀里,“魔怔了吧?没事的,没事的……有阿姨在,妖魔鬼怪都滚开……”

  别怪赵母迷信,这丫头平时都好好的,就只是切菜不小心划破了手指,就突然失了魂儿一样,怎么喊都没反应,要不是呼吸和心跳都正常,她都要喊救护车了。

  赵母并不知道,她这句安慰人的话其实一点都没有吹牛。

  听着赵母温言温语的安慰,高雯雯抬起头,泪眼朦胧中,赵母的样子,和记忆中妈妈的身影有些重叠了。

  一股暖流,悄悄流淌在了心底。

  “叮!因为刚才的事情,初始任务没有发布成功,现重新发布:

  请宿主完成第一件恶作剧任务:气哭赵贺的母亲。

  任务描述:使用一切你能想到的手段,使得赵母伤心落泪,越伤心,任务评价越高哦!

  任务奖励:1200经验值、根据任务评价获得的不同等级的系统道具1件。”

  仿佛身处天堂,突然听到了魔鬼的呢喃。

  高雯雯的身体一僵,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系统刚才不是已经抛弃了自己吗?

  怎么又回来了?

  她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

  高兴吗?

  有点,毕竟,她渴望超凡已经很多年了,刚才被小丑抛弃在那个系统空间的时候,是真的很失落和绝望的。

  不高兴?

  嗯,在知道了那个系统的真面目之后,她知道,或许有一天,她也会和上任宿主张宇一样,沦为真正的棋子,死无全尸。

  她一直是个孤独的人,很久没有尝到过人间温情,在以前,她或许不会犹豫,毕竟富贵险中求,自己孤身一人,母亲早逝,父亲重新组建的家庭里也没有自己的位置,她在这世间本就没有太多的牵挂。

  就像小说里的修真者一样,努力修炼,最后经历九死一生的天劫,成功的飞升,失败的飞灰,没什么好遗憾的。

  可是现在不同了,就在刚刚,她突然体会到了来自赵母的关爱,她的心活过来了。

  并不是说之前赵母对她不好不关心,只是以前她心怀鬼胎,从不正视赵母的慈爱而已,自然感受不深。

  “这个任务……

  我拒绝!”

NO.89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超级系统之家 奥卡姆Q 2037 2019.09.20 09:06

  张宇临死之前,小丑就把【超级恶作剧系统】与赵贺之间的联系切断了。

  或者说,正因为联系被切断了,张宇才会死。

  所有系统的宿主升级所需要的力量,都来自赵贺,所以才说他是“本源”。

  正因为如此,在与赵贺断了联系之后,那些力量才会失控暴走,造成了马里亚纳海沟底部的地质灾变。

  所以,现在的【超级恶作剧系统】已经和赵贺没有关系了。

  它现在的力量之源不再是赵贺,而是那扇门,那扇“撒罗埃之门”。

  而作为这个系统的现任宿主,高雯雯如果照常做任务升级,体内就会积累起撒罗埃之门的力量。

  高雯雯会由内而外,逐渐变得非人类,不管是从力量上,还是外形上,亦或是思维方式上。

  最终,她会变成传说中的“贱种”,彻底脱离地球生物的范畴。

  当然,如果她不介意变成那样的话,她的确是可以实现自己关于“长生”的梦想的,相比起人类,“贱种”们都很长寿。

  令小丑没想到的是,他看中的这个“野心girl”居然拒绝了任务。

  当初是它和斐波娜商议好了,把高雯雯安排到赵贺的父母身边,给赵贺吃一颗“定心丸”,好让他安心出国的。

  这颗“定心丸”表面上是配合斐波娜的计划,让赵贺放松警惕,实际上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

  在那个时候,小丑就已经计划好了今天的事情——它知道赵父赵母都有系统傍身,轻易伤不了他们,既然不能来硬的,那就用软刀子。

  比如,花时间培养他们和高雯雯的感情,然后再让高雯雯做出某件事来刺激他们,伤他们的心。

  想必,赵父赵母身上那个诡异的系统,是没办法干预这种感情伤害的。

  到时候,只要录下赵母哭泣、赵父愤怒的表情,然后剪辑一下,打包发给赵贺,再屏蔽这个小村庄的信号,让担心不已的赵贺打电话都打不通,只能回国。

  这样,就等于破坏了斐波娜的计划,成功地拖了时间。

  只要再拖短短的几天就够了,到那时,撒罗埃之门就会正式打开,大势所趋之下,任谁都没有回天之力了。

  这里就不得不提斐波娜的计划了。

  她这么长时间以来,千方百计地安排自己的富豪宿主们接近赵贺,安排他和帝秦科技合作,甚至牺牲了杨善洛来换取赵贺的信任,就是为了让赵贺在衣食无忧甚至成为富豪之后,安于现状,并且认清自己是“灾厄之源”的现实,乖乖待在某地不要动,接受他们软禁式的保护。

  赵贺之前见过的帝秦科技的那位姓秦的副总,顶替了杨善洛的位置,如今已经是她系统的正式宿主之一了。

  帝秦科技已经买下了非洲某国的一个四百多平方公里的岛屿,并且打算在这座岛屿上建设一批宫殿式的建筑群,建筑群的中心,是一座高塔,命名为“主神塔”。

  寓意就是,赵贺是催生各类系统的“主神”,他所住的地方,自然就是“主神塔”。

  主神只要乖乖待在自己的“神殿”里就够了,剩下的事交给系统宿主们处理。

  当然了,为了让赵贺沉沦,为了让赵贺“乐不思蜀”,斐波娜会让这座岛屿上充满了人间能有的所有乐趣:

  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全球最顶尖的超级厨师和最高档的食材供应;

  美女、豪车、宫殿、沙滩、海岸;

  古今中外各种古董、艺术品、名人收藏;

  各种活的珍稀动植物、象牙、犀角、兽皮;

  最新款的衣服、鞋帽、电子产品;

  各类最新最全的游戏、影视、动漫、文学作品;

  各种模特走秀、歌舞、漫展、cosplay等活动每周举行,赵贺想举行几次就举行几次……

  对一般的凡夫俗子来说,以上所述的生活,不就是天堂一般的日子吗?

  毕竟,社会上大部分人累死累活地工作,不过就是为了求财而已。

  求财干嘛?

  买房买车娶媳妇,消费潇洒一条龙呗。

  既然岛上能满足俗人们的所有需求,甚至是他们平日里想都不敢想的极致享乐,又有几个人能扛得住呢?

  所以,这就是斐波娜以及她背后主人的目的了。

  赵贺越是沉沦,越是没有斗志,越是酒池肉林贪图享乐,他对自身能力的探索欲与控制力就越低,就越不可能发挥自主能动性,就越是无法主动分配自身的力量,别人从他那儿获取能量,都不需要通知他。

  如果事情真的按照这样发展,赵贺虽然名义上被“封神”了,但其实连傀儡都不如,只是一块被当作能量来源的“电池”罢了——所有系统的能量来源都是他。

  …………

  小丑之所以先是假意配合,然后着手破坏这个计划,当然不是他突然就忠诚于赵贺,不想看他在欲海中纸醉金迷。

  而是不能让斐波娜和他主人通过控制住赵贺,在这个世界站稳脚跟,到时候,怪物们想要进来搞事情就非常困难了。

  说到底,斐波娜以及她的主人,其实和怪物们在动机上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觊觎地球世界罢了。

  而想要把地球掌握在手中,双方就必须要得到那个最关键的人物——赵贺。

  那么,在得到赵贺之前,双方最需要做的是什么呢?

  当然是阻止对手先得到赵贺啦!

  这就小丑破坏斐波娜计划的目的了。

  赵贺就相当于一座战略要地,谁占领了谁就能最终得天下,所以双方才打了这么久的拉锯战。

  …………

  见高雯雯说什么也不肯接任务,小丑急了,且不说它需要高雯雯来破坏斐波娜的计划,就说即便“撒罗埃之门”正式开启,它也需要一个代言人在人间行走,高雯雯看来是对它有了逆反心理,一直不接任务的话就太弱了,到时候什么事都办不成。

  “叮!由于宿主拒绝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即将对宿主进行惩罚:

  宿主将会在1小时内衰老10岁,本次惩罚将于1分钟后进行。

  宿主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开始倒计时:

  59

  58

  57

  ……

  49

  48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