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神天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第五十八章都怪我太傻,真的

武神天庭 梦远清秋 2522 2019.09.22 18:58

  一夜之间,有关于山河帮出手对付之前骚扰帮派的事情,很快在城内各大势力中传播。

  山河帮起初的沉静,让那些人本以为对方真的是出了问题。

  可没想到仅仅一夜之间,六七个帮派数百口人,直接被四大堂口灭门,连狗都杀了,无一活口!

  四联帮,帮主书房。

  啪!

  叶苍澜听完手下的汇报,一掌直接拍在书桌上,后者顿时四分五裂。

  他脸色阴沉,身上气息狂暴,仿佛一头发怒的雄狮。

  地上散落的碎片令袁真心口一疼,刚换的桌子又没了。他缩着脑袋,默默站在一旁,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

  叶苍澜心中惊讶,在他得到的消息中楚天南的确遭道重伤,现在生死不知。

  如今的山河帮应该是外强中干才对,但现在的表现却如此强势,不应该啊。

  他心中生疑,不仅对山河帮感到怀疑,对交给他消息的“盟友”同样怀疑。

  而且就算楚天南真的出事了,以他对对方的了解,应该也留下了后手,他不能不防。

  “你先出去吧。”叶苍澜目光微动,沉声道。

  “是。”袁真走的十分痛快,毫不托泥带水。

  等手下离开,叶苍澜拿出千里玉珏,打算跟另外一人商量一下。

  催着真气的灌入,玉珏散发荧光,上空出现一道人影。

  “事情你应该知道了,你有什么看法?”叶苍澜率先开口,问道。

  对面那人面相威严,身上带着难言的霸气:“他们的举动垂死挣扎罢了,骗骗其他人还行,可我们不一样。”

  空无尊神色平静,山河帮的反应吓一下其它人还行,但还唬不住他。

  楚天南重伤的消息都是他们放出来的,对于那些人的能力他还是比较相信的。

  “话虽如此,但楚天南毕竟是一代人杰,可能还有后手,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叶苍澜摇摇头,在绝对都胜算下,他就越不愿意冒险。

  对面空无尊低头沉默,他跟对方的想法一下,在吞并山河帮的同时,尽可能的保存己方的实力。

  “山河帮的反应的确出人预料,但也在情理之中。经过这么一闹,肯定有些人会摇摆不定,暂时观望。对于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

  见对方迟迟没有说话,叶苍澜再次问道。

  “楚天南的确是一代雄主,但为人太过桀骜,得罪过许多人,这一次他在劫难逃。”对面那人沉声开口,似乎很是确定。

  “不过为了防止可能出现的变故,以及山河帮鱼死网破。直接强上肯定会令我们元气大伤,到时候即便赢了,也得不偿失。”

  叶苍澜点点头,这也的确是他所担心的。虽然他们同位四大帮派,但单论帮派整体实力而言。山河帮的确强了不止一星半点,即便他们两家联手,也只能略占优势。

  “既然强的不行,那么就来软的。”叶苍澜灵机一动,想到了什么。

  “山河帮的金钱收入主要来源于旗下的商会跟店铺,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丹药,如果我们可以将他们的丹药搞垮,或者抢占他们的市场……”

  闻言,空无尊眼中同样露出一丝兴奋:“不错,只要我们占了他们的抢了他们都生意。绝对会令对方元气大伤,这的确是一个机会。”

  “而且除了丹药,他们的其它产业,比如商会我们也可以下手。”

  “不行!”叶苍澜摇摇头,拒绝道:“他们的商会成员都是跟山河帮绑在一起的,这么多年的时间,已经是对方的铁杆,很难撬动。”

  “既然如此,那便算了。”空无尊点点头,虽然心中有些不甘心,但还是只能面对现实。

  楚渊待在山河帮内,一早就接到了李青为传来的消息。

  对于韩丰他们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事情解决,令他十分满意。

  在之后的卷宗中,他也仔细查探过,只要当时还有其它外人在场,四大堂口的人都没有针对,确实将他的嘱咐记在了心里。

  当事情被传出之后,也的确震慑了一批人跟势力,对方连忙撤出了许多探子,一些原本闹腾的帮派也老实了下来。

  见达到了预期效果,楚渊也没有多待,便回到了楚府。

  啾啾!

  楚渊一进院内,一道圆球似的东西迈着小短腿,摇头晃脑的奔来。

  看到小东西,楚渊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身体蹲下来,张开双手迎接。

  砰!

  胖乎乎的脑袋重重的撞在他的胸口,庞大的力道令后者脸色一变,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还有没有道理,这么小只的东西,力气居然这么大!”

  楚渊揉着胸口,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对方撞来的力道也是令他胸口一疼,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红了。

  楚渊佯装生气的抓住对方两只前爪,愤怒的看着它。

  秋秋被抓住前爪,似乎也不知道铲屎官生气了,吐着粉红色的舌头,不断朝对方的脸舔去。

  丝滑带着倒刺的舌头在楚渊脸上胡乱的蹭,弄得后者脸有些发痒,同时嘴里还不停发出“啾啾”的声音,憨憨的模样,十分可爱。

  “算了,这次就放过你了。”

  看着眼前的萌物,哪怕心中再有气也会消失大半,更何况他本就没有责怪对方的意思。

  “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明白,以后跟青竹、白兰她们玩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她们可受不住你这么大的力气。”

  秋秋的力气太大,年龄又太小,楚渊怕它控制不了力道,让照顾它的两名小侍女受伤。

  啾啾!

  秋秋似乎听懂了一样,圆圆的脑袋轻轻的点头,似乎在说“俺知道了。”

  楚渊将秋秋交给赶来的青竹、白兰,随后让李阳把宁远叫来,他有事情吩咐。

  差不多一盏茶的时间,宁远才急匆匆的从外面赶来。

  自从上次楚渊的吩咐之后,他的生活就开始忙碌起来。

  他管理着后勤,每天都有许多杂务需要他处理或者审核。

  同时还要寻找新的驻地,每天都忙的是不可开交。

  当李阳找到他时,都还在埋头办公呢。

  “主上,你找我?”宁远顶着两个熊猫眼,精神有些疲惫,不过在楚渊面前还是强打起精神。

  “辛苦了,先坐下休息吧。”

  看着面前仿佛被榨干的人儿,楚渊心中也有些不好意思。

  让一个一流高手都出现精神疲惫,看来最近的任务的确是有些重了,他也于心不忍。

  “我也明白最近的事情比较多,但几人中也没有比你更适合的人,所以这段时间劳累你了。”

  楚渊神色温和,言辞恳切,令宁远心中一暖,如此善解人意的主上,已经不多了。

  宁远神情激动,眼中带泪,感动道:“为主上分忧,这是作为属下应尽的责任。哪怕再多再累,远也一定完成!”

  为了回报楚渊对自己的信任,宁远信誓旦旦道。

  “好!”

  楚渊突然大喝一声,心中一喜,原本看对方这样子他还在考虑让其他人来办。

  可对方自己都这样说了,他也还不好拒绝人家的一片热情。

  “我的确有一件事情打算交给你去办,本来见你最近事情繁多不想再让你操劳了。

  不过,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也不好辜负你的一片赤诚之心,这件事还是交给你去办吧!”

  楚渊的一惊一乍让宁远有些懵比,不过对方最后的一句话他还是听懂了。

  意思是这本来没有自己什么事,结果就被他作回来了呗!

  想明白了其中因果,宁远只觉心中无比苦涩欲哭无泪。

  他目光看向楚渊,只想问一句。

  “我能不能反悔?”

第五十九章给老夫一个机会,还你美好未来

武神天庭 梦远清秋 2821 2019.09.22 21:37

  “不知主上有何事吩咐?”

  这句话,宁远还是没有说出口,只能无奈道。

  “其实这件事也不算太难,我需要炼制一份丹药。你去外面找一名丹师,一定要有经验,实力强的。”楚渊无视掉对方小眼神。

  “属下遵命。”

  见只是找个人而已,的确不算太难,宁远心中也松了口气。

   他虽然疑惑楚渊为什么不找山河帮内部的丹师,反而要在外面找。

  但做为一个属下,既然上面没说,那么就不是他操心的问题。

  之后楚渊与对方闲聊一阵,增进一下感情后就让对方离开。

  一位有实力的丹师以楚府、山河帮的权势,自然不会缺少。

  反而还有很多为下面的商铺炼制丹药,但他不会用。

  毕竟他现在还不是山河帮的帮主,虽然只要他想要李青为他们肯定不会拒绝。

  但他还是选择放弃,养颜丹是他打算私用,如果使用山河帮的丹师,公私不分,容易令人诟病。

  ………

  距离山河帮强势覆灭周围闹事的帮派,已经过去几天的时间。

  在这几天中,城内突然多出了几家专门出售丹药商铺,起初也并没有引起众人的注意。

  毕竟东海城太大了,每天都有新的商铺出现,也有更多的商铺倒下。

  可就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内,这几家商铺却是名声大噪。

  因为他们卖的丹药不仅品质不凡,价格更是十分低廉,特别是其中的回气丹跟回血丹比起市场价都要低几十两银子。

  这两种丹药分别可以恢复内力,治疗伤势,是武者行走江湖,与人交战的必备之物。

  在这几天的时间内,随着商家的不断宣传,他们的名气也越来越大,生意越发火爆,其中这两种丹药更是被人疯抢。

  同时对方出售的其他丹药,每一种都是低于市场价格,很快就占据了东海城的两成份额,大幅挤压了其他势力的生存空间。

  而作为城内最大的丹药出售势力,山河帮的收益自然也开始下降,出现了大批亏损。

  啪!

  李青为看着手里的丹药销量汇报,发现生意下降了不止两成,直接亏损了十几万两,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其中的人气,明显是被那几家突然冒出的商铺给抢了。

  如果对方正当竞争,他们输了他还觉得心里舒服点,可是对方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销售,明显是在恶意竞争,破坏平衡。

  “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李青为看向身边的手下,问道。

  “堂主,都已经查过了,对方根本没有掩饰他们的背景,他们背后站着的是四联帮和飞鹰帮。”那人目光迟疑,犹豫道。

  “你确定?”李青为目光一凝,沉声道。

  “属下绝不敢欺骗堂主,对方背后的确站着两大势力。”那人神色一慌,急忙道。

  李青为看了对方一眼,心中也想到这件事对方也不敢欺瞒他。

  “你先下去吧。”

  “是。”

  让对方离开,李青为独自待在房内,心情颇为凝重。

  四联帮、飞鹰帮同为东海城四大势力之一,对方的一举一动都影响着千万人命运。

  对方在这个时候动手,显然不是巧合,明显是针对他们山河帮而来。

  “对方这是来势汹汹啊!”

  先是鼓动麾下的附庸势力进行骚扰,在他们强势回应后,不仅没有丝毫的退缩,反而更加的激进,一出手就是杀招。

  直接瞄准了他们的丹药生意,抢走了他的收益,直接间接造成的损失不可估量。

  可是即便知道对方是在恶意竞争,他也没有好的办法。

  说品质,对方这一点也的确不错,与他们卖的也差不了多少。

  再说价格,人家都顶着亏损在卖,他们还能说什么。

  而在同样的品质下,人们肯定会选择便宜的那一方,这是谁也阻止不了的。

  即便有老顾客更看重他们的名号招牌,虽然依然有着不小的销量,但他们损失的更多。

  “不过这样就想让我认输,绝对不可能。一口气就想吃下这么多,也不怕崩了自己的牙口。”

  李青为心中发狠,丹药的生意绝对不能放弃,里面的利益实在太大。对方想一口气吃成个胖子,那就看看对方撑不撑的下。

  当生意都被那几家商铺抢走的时候,山河帮旗下所有的丹药店铺也开始降价,对方降多少,他们就降多少,摆明了死磕。

  当外面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楚渊正坐在院内,接见一个人。

  “这就是你找的人?”

  楚渊面色怪异,疑惑的看着身旁的宁远。

  在他的面前站着一人,对方皮肤黝黑,神情虽然恭敬,但眼神深处明显带着一丝傲然。

  只要靠近对方,就能闻到对方身上的浓烈的药材味,身上的衣服虽然干净但也有着明显缝补过的痕迹。

  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他要找的人啊。

  经验丰富,实力深厚,这样的人根本不会混成对方这个模样。

  “回禀主上,这人名叫华鹊,的确是一名丹师,经验十分丰富,有着‘医圣’的称号。”

  宁远的神色十分坚定,他明白对方的卖相的确不怎么样,哪怕他第一次见到对方时,也不敢相信对方真的是那位“医圣”。

  “好吧。”见宁远如此肯定,楚渊也愿意相信自己的手下,他拿出养颜丹方递给对方:“这是一份丹方,你看看能否炼制出来?”

  他也不怕对方记下丹方转手卖出,真当他手下几百号人都是吃干饭的啊。

  华鹊看着面前的少年,对方的怀疑生生的刺痛了他内心的高傲。

  本想当场甩手离开,却又想到家里的小孙女,只能在心中无奈叹一口气,继续留下来。

  他接过对方递来的丹方,随意看了几眼,嘴角一瞥,表情十分不屑。

  “这样简单的丹方,老夫闭着眼就能炼!”

  华鹊伸手抚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子,神色十分高傲,如此小儿科的丹方,根本体现不出他作为医圣的能力嘛。

  出于对下属的信任,虽然心中认为对方言辞有些夸大,但只要真的能炼制,他还是愿意收下对方。

  “我听说,要你效力,需要答应你一个条件,是吗?”

  楚渊拿起石桌上的青茶,揭开茶盖有着一抹淡淡的清香,令人神清气爽。

  “没错,只要你能找来一份天火灵髓,老夫就愿意加入你!”

  噗!

  楚渊刚喝下一口茶,直接就喷了出来,一脸震惊的看着对方。

  “你确定你说的是天火灵髓,而不是赤火灵芝?”

  虽然两种都是灵物,但前者高达六阶,后者不过三阶,这差距大的去了。

  华鹊被楚渊怒怼,也不反驳,他的要求的确太过惊世骇俗,也因此吓退了许多邀请他的人跟势力。

  “不可能,我虽然需要丹师,但也不可能拿出一份六阶灵药来。”

  楚渊摇摇头,拿一份六阶灵物去换一名丹师效力,他还没那么脑残。

  要知道每一份六阶灵物的价值,都不低于一部至尊级功法,无比稀少。

  哪怕以他们家的权势,六阶的灵药也就只有一份天火灵髓。

  想到这,楚渊突然心中一跳,眼神怪异的看着老头。

  心想这老小子该不会知道俺家有,才跑来的吧。

  被楚渊怪异的眼神看着,华鹊也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心中也难得尴尬,他的确是在多番的打听后知道楚府有一份天火灵髓。

  他当初也上门求过楚天南,刚见面时对方还十分尊敬他,两人也有说有笑。

  可是当他提出需要天火灵髓后,对方直接把他赶了出去。

  之后任凭他如何上门拜访,对方也不见。这次好不容易听说对方不在,而他的儿子刚好需要丹师,让他瞧准了机会。

  一番计划之下,成功让他的名声传入对方手下的耳中,然后成功被“邀请”到楚府。

  如过这一次他还拒绝,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这位公子,老夫的要求虽然有那么丝丝的难办,但对于楚家来说肯定不算什么。”

  为了自己的小孙女,华鹊也算舍了老脸,吹捧着楚渊楚家。

  “而且,只需要一件对你们毫无用处的灵药。就能收获,老夫这位‘医圣’,绝对的物超所值!”

  华鹊使出浑身懈数,努力向楚渊证明着一件事。

  那就是你用一件,对你楚家没什么用放着吃灰的玩意,得到一个实力强大的可怕,什么都会干的“医圣”,这笔买卖绝对不亏。

  到了最后,他还给了对方一个“你家赚大发”的眼神。

第六十章老夫就是能改良丹方,你说厉害不厉害

武神天庭 梦远清秋 2286 2019.09.23 12:00

  对方色眯眯的眼神,让楚渊心中恶寒,你能想象一个一脸皱纹,皮肤黝黑的老男人对你发电吗?

  反正他是受不了!

  难道就因为他长的太帅,就一定要承受这些诡异的眼神吗?

  而且为什么他遇到的都是男人,却没有一个小姐姐?!

  楚渊深呼吸一口气,努力将对方的表情从脑海中去除。

  虽然对方说的很有道理,将他家的东西说的一文不值,太高了自己的价值,很有一名说客的风范。

  所以,他决定……不听!

  “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我还是觉得不行。”楚渊不想再纠结这个话题,直接了明:“如果你的要求还是这个,那么就请离开吧!”

  旁边李阳也配合的从一旁站出,随时准备将面前的老头“请”出去。

  旁边宁远虽然心中很看重这人,但对方的要求的确太过骇人。

  他也是事先不知,只知道对方有一个条件,不然他绝对不会把对方带进来。

  对方还能继续留在楚府,没有立马被请出去,就是已经主上在照顾他的脸面了。

  他自然不会把屁股做歪,胳膊肘往外拐。

  见到楚渊心意已决,华鹊眼中开始黯然,他不知道回去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小孙女。

  我苍老的手指紧紧握住手里的丹方,吓得楚渊赶紧抢了回来。

  楚渊一把将丹方抢到手里,细细查看发现字迹没有模糊,丹方也没有损坏,心中松了口气。

  他神色愤怒的看着对面的老头:“我说老头你有病是不是,到这来发疯,本公子的丹方弄坏了,你赔的起吗?!”

  华鹊心态本就十分高傲,之前出于考虑还能忍耐一二,现在没有顾及,加上心情不好,也同样发飙。

  “一个破丹方而已,也就你这没见识的黄口小儿才当个饱!老夫不仅闭着眼睛都能炼,还能把它改良,用料更便宜,效果更好!”

  从前世到现在,楚渊就不是个忍气吞声的主。今天被一个老头这样怼,他立马发了飙:“你牛逼,你再牛也穿一身破烂;你再傲,也还不是要求我!”

  闻言,原本愤怒的华鹊神色突然一僵,眼神也变得黯然,气势萎靡不再复之前的傲气。

  对方的突然变化,楚渊也感觉自己的话是不是有些重了。

  “你说的很对,老夫的确狂妄自大了,以为还是曾经的那个我。”华鹊神色暗淡,也没了心情继续待在这里,转身打算离开。

  看着对方背影,楚渊拿着丹方心里也不是滋味,脑海中忽然想到对方之前的一句话。

  “喂!那老头,你确定你能改良这丹方?”

  华鹊诧异的回头,也不在意对方的称呼,脸色不愉道:“是啊,老夫虽然暂时落魄了,但也做出那种骗人之举!”

  “好,既然你有这本事,不如炼一炉给我看看!”楚渊心中一喜,说道。

  “凭啥!”华鹊倔脾气上来了,不满的哼了一声。

  “凭啥?就凭本公子的确你要的东西!”楚渊脸上一笑,还治不了你。

  华鹊终于停下,回头看向楚渊,神色有些激动:“你真的愿意拿出天火灵髓来跟我换吗?”

  “不,不。”楚渊摇摇头,在对方愣神下,继续道:“你首先得改良这张丹方,让我承认你的确有能力,值得我投资才行。”

  虽然天火灵髓他现在没有,但不代表他不会画大饼啊。

  华鹊目光闪烁,心中挣扎。

  他也不清楚对方说的是否为真,可他知道天火灵髓只有楚府一家所有,其他的顶级势力可能有,但也不可能交给他。

  所以楚府就是他目前唯一的选择,即便对方骗了他,他也不过是耽误点时间而已。

  “开炉!老夫就让你见见什么是‘医圣’!”

  “好!老头痛快!”楚渊脸上一喜,直接吩咐手下开始准备。

  华鹊站在一旁,也不纠正对方的称呼。只要肯让他展现出自己的实力,早晚让对方叫爷爷!

  炼丹用的丹炉,跟前世西游记里面老君的差不多,都是一个盖子一个盆,和一起就是丹炉了。

  这个世界的丹药没有品级之分,丹师也同样没有。

  所以其中丹师的实力如何全凭各自的手段,你的经验多、实力强那你就是大哥,没有什么混水摸鱼的可能。

  “老头,你需要什么直接让下人准备,我在府上如果没有,那就去街上买!”

  作为楚府家的唯一公子,楚渊有着极大的权力,俨然一副不差钱的模样。

  “哼!可恶的土财主!”华鹊心中暗哼一声,不过还是说出了用料:“白灵草、紫木根、云琅花……”

  华鹊根本没有看丹方,嘴里蹦出一连串的药材名字,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楚渊站在一旁拿着丹方一个个的比对,发现对方说的材料三分之一丹方都没有,显然是对方自己改良后的。

  而且对方能够不看丹方,就将上面的药材一一背出,而且速度之快不带丝毫停顿,果然还是有着几分实力,令楚渊心中认可。

  华鹊背负着双手,眼神四十五度角望天,一脸的风云淡轻,似乎周围的一切都无法引起他的注意。

  不过有人直视他的眼神就会发现,对方的眼睛一直瞄着楚渊的方向。

  见对方眼中露出惊讶的神色,心中几位畅快,不过脸上依然平淡。

  不过当他脖子有发酸,低头时,忽然看见旁边负责采办的人还没有离开,反而一脸难色的待在原地。

  “你怎么还不走?”

  那人脸上有些不好意思,犹犹豫豫道:“那个,刚才先生说的太快,小的没有听清。”

  说道最后,对方声音小的跟蚊子似,华鹊还要靠近一点才听清。

  “哈哈!”

  这时身边突然传来一阵大笑声,华鹊脸色顿时一黑,他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在笑,除了楚渊那个小屁孩还能有谁。

  楚渊捂着肚子,脸上哈哈大小。他修炼神魂功法,身体六感十分灵敏,加上距离不远,他将两人的谈话全部听到。

  华鹊可能真有实力,但显然脑子有些木头。你说那么快,即便那个下人会点功夫,但到底也没有修炼出内力,是个普通人。

  你说那么快,谁听得的清!

  其实这也怪那个采办,人家老爷子好不容易逮到个机会,秀一下,就被你给破坏了!

  装作听不见对方的笑声,华鹊只能脸色发黑的再次将材料重报一遍。

  这一次他学乖了,没有之前那般迅速,反而一个词一个词的说,终于让采办的人全部记住。

  “公子、先生稍等,小的马上就去准备。”

  采办抹了头上的汗水,刚才华鹊的态度令他压力山大,紧张的不行,现在终于结束了。

  看着逃似离开的采办,华鹊的脸色更加漆黑了,如果眼睛还有着眼白,别人第一眼都会以为他带了张漆黑面具,眼睛只有个很小的眼那种。

第六十一章我也不知道该这么去标题,好烦

武神天庭 梦远清秋 2177 2019.09.23 23:02

  因为新的丹方里面,有一些材料府里没有。

  所以还得专门派人前往街上购买,至于是哪一家的,这就不用多说了吧。

  当药材被买回来后,丹炉也准备完毕,就在楚府当中。

  见一切准备就绪,华鹊已经迫不及待准备的进去了,进去前还专门瞪了楚渊一眼。

  “臭小子,你给老夫瞧好吧!”

  “好嘞,那我可就等着您的好消息了!”对方急着给自己炼丹,楚渊也不在乎这一星半点的口头便宜,就当他给对方“爱的鼓励”吧。

  因为不知道炼丹需要多长的时间,楚渊并没有继续在外面守候。

  命人在外面等候,一但有消息就马上禀告。

  楚渊一离开炼丹房,就马上前往寻找孟氏。

  他既然给人家一个希望,那么也不能什么都不做,打算找母亲孟氏探探口风。

  当楚渊找到孟氏时,对方正带着婢女坐在花园内,赏着花,吃着糕点,品着茶。

  这日子过得太地主了,楚渊此时的心情都跟恰了柠檬一样。

  好像他每次找对方,不是在园林里面喂鱼,就是在花园内赏花,又或者给那些身边的侍女张罗着婚事。

  这悠闲悠哉的模样,哪像年轻时的一代侠女,一言不合就拔剑砍人的气势。

  别问他怎么知道的,自从知道王阳他爸也姓“王”之后,他一直在打听两人的八卦,呸,事迹,提防着呢。

  虽然大料没挖到什么,但这小料还是很多的滴嘛。

  比如什么年轻的时候玩蛇,嗯,就是“蛇”没有打错字。

  虽然不知道什么但人家确实喜欢这个,每一次看见都会兴奋的抓起来,然后做了……蛇羹。

  听王阳他老子跟他说的,那味道还十分不错,做的也十分讲究,什么掐头去尾,嘎嘣脆之类的。

  除此之外还有其它的一些小事,也没啥好爆料的,就不说了。

  “孩儿,拜见母亲。”

  楚渊露出灿烂的笑容,好像夏天的秋菊一样,阳光喜庆。

  “怎么,渊儿今天舍得来看看为娘,不去找你的小白、小青了?”孟氏见到楚渊走来,温婉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打趣道。

  “娘,你说些什么呢。我只是在监督她们练武而已!”

  楚渊心中毫无波动,脸上露出不满的表情,嘟着嘴道。

  小白、小青其实就是白兰跟青竹,因为为了方便监督对方,所以习武的时候也让两人跟在自家身边。

  时间一长就有传言了,说他楚公子思春,让两名小侍女习武,为的事是日后好切磋“武技”。

  府中突然传出这样的闲话,楚渊当然是毫不在意的,他一个男的又不吃亏。

  就是担心白兰跟青竹两人受到影响,后来两人也的确受到了影响。

  每天见他的时候都十分脸红,常常一个人待在旁边发呆,他走了到对方身边还不知晓。

  出现这样的变故,肯定是因为府内留言的关系。

  自己的侍女受到欺负,他自然不会不管,把那些背后嚼舌根的人全部赶了出去,府内也顿时消停了下来。

  随着事情的结束,时间久了之后两人也逐渐恢复正常。

  只不过对方可能是最近习武太苦,总是站不稳往他身上倒。

  他现在还在考虑,最近自己是不是太严格了。

  自己这么大的时候,都还玩街机呢。

  “好,好。是娘错了,行了吧。”孟氏眼中带着宠爱,摸着对方的脑袋。

  自己这孩子什么都好,也很聪明,就是心太善良了。

  像那些乱嚼舌根的下人,只是被赶出去也太简单了,没有其它的惩罚如何让众人“心服”。

  楚渊乖巧的坐在一旁,跟孟氏拉起家常,说着自己遇上的,听见到的一些趣事,逗得对方巧笑连连。

  “娘,我听说咱们家有天火灵髓是吗?”酝酿一番后,楚渊试探着问道。

  “怎么了,突然问起这个?”孟氏凤眉轻动,有些诧异道。

  楚渊平时可并不关心这些,一心练武结交友人,今天她还是第一次听对方提起。

  楚渊也没隐瞒,就将华鹊的事情前前后后都说了一下。

  “哦,原来是他啊。”孟氏眼中露出一丝恍然,如果是对方在问那就说的通了。

  “嗯?娘认识这个人?”见孟氏似乎认识对方,楚渊疑问道。

  “不错。”孟氏点点头,解释道:“这人名叫华鹊,一生医术、丹术都堪称天下顶尖,有着‘医圣’的名号。”

  哎呦,那老头还真是医圣啊!

  楚渊心中惊讶,他虽然不知道对方的医术有多强,但“医圣”二字显然不是什么人都能担的起的。

  “当初在江湖上不知道多少人有求于他,风光无量,无人不敬仰奉承他。可是这人当时心高气傲,口无遮拦,加上脾气古怪很是得罪了一批人。

  之后他也并无悔改,依然我行我素。因此在十几年前,他的儿子儿媳被人杀死,唯一的孙女,也身受重创危在旦夕。”

  孟氏语气唏嘘,对方本来是一代医道圣手,被无数人追捧。可到了最后,却也因为自己脾气害得自己家破人亡。

  之后更是为救自己的唯一后人,耗尽家财,将往日的人情悉数用尽。

  “所以这天火灵髓,就是他准备用来救自己孙女的?”

  想不到老头居然还有如此身世,怪不得如此迫切需要那份灵药,原来一切都是是为救他的孙女。

  “没错,对方当初也找过你的爹,不过当时被你爹拒绝了。”孟氏点点头,又摇摇头:“没想到过去这么多年,他居然还没有死心,现在还找上了你。”

  被父亲拒绝过?

  楚渊眉头一皱,他不知道对方居然还找过他老爹,而且还被拒绝了。

  他心中打鼓,此时也拿不定主意:“那孩儿,就将这人打发算了?”

  “这倒不用。”孟氏摇摇头,看出了他的顾虑:“你爹当初之所以拒绝他,是因为那份天火灵髓准备给你洗经伐髓用的,现在看来你也不需要了。”

  天火灵髓位列六阶灵药,只需再添一些辅材就可以炼成一枚天灵丹,可以提升武者的资质与体魄。

  不过楚渊如今一个月的时间就成功突破二流,即便没有了这枚天灵丹也无伤大雅。

  “何况,你不是已经答应过对方吗?做人不可言而无信。”

  孟氏的谆谆教导,令楚渊心中倾佩。果然不愧是一代侠女,这看待事情的层面,的确比他高出太多。。

  “这人虽然现在落魄了,但毕竟曾经也是一代圣手。天火灵髓虽然珍贵,但这份买卖也是能做的。”

第六十二章玉华丹

武神天庭 梦远清秋 3036 2019.09.24 23:51

  呃(~_~;)

  孟氏之后的一句话,令楚渊心中一噎。

  前面还说的那般大义禀然,结果后面还是觉得对方有利可图。

  果然我还是太年轻了!

  从孟氏那里离开,楚渊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只要他愿意,东西可以随时取走。

  当他回来时,天色已经变黑,他前往炼丹房查看,发现对方还是没有出关的迹象,便返回家中。

  次日,凌晨。

  当楚渊刚刚洗漱完毕,准备练功的时候。

  他安排在炼丹房外面守候的下人,突然跑来禀告。

  说是华鹊已经出关,正在满府内找他呢。

  楚渊心中一突,在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后,他就知道对方肯定会成功。

  真正让他为难的还是对方态度,他之前的表现可说不上尊敬啊。

  可是他如果轻易服软,这也太没有了骨气,让他楚公子的面子往哪放啊。

  “老爷子好,老爷子辛苦了,老爷子快坐!”

  楚渊好似菊花一样灿烂的笑容,令周围的空间都亮堂几分。

  他殷勤的态度,令华鹊脖子一缩,以为对方又打算耍什么花招。

  因为一天一夜的炼制,哪怕他修为达到一流,同样感到身心疲惫。

  头发蓬松,两个黑眼圈令原本微黑的皮肤,更加深邃。

  不过精神气头,还算不错,一双眼睛十分明亮,似乎闪着光。

  “给,这就是你要的东西!”

  华鹊将手里的玉瓶交给对方,神情有些了无生趣。

  他成功炼制出丹药,想要打对方脸。可惜后者现在脸都不要了,一口一个“老爷子”的叫着,让他感觉毫无心趣。

  不过对方的厚脸皮,也的确令他感到震惊。

  以他跟楚天南的几次见面,对方虽然腹黑,但也不是不要脸的主啊?

  “老爷子,不知道这丹药现在的功效如何,与原本有什么区别?”

  楚渊也不是很懂丹药,所以深刻发扬了不懂就问的美好品德。

  说起丹药,华鹊苍老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这改良过的养颜丹,不仅可以增长了延缓衰老的时间。

  同样对于绝顶武者,也有一定的效果,而且所用的成本也与之前相平。”

  耳边听着华鹊的介绍,楚渊眼睛越来越亮。

  这丹药提升的效果不止一星半点啊,不仅提升了原本的延缓衰老的效果。

  现在还能对绝顶修为的武者有效,这已经打入中高端市场了。

  这其中带来的意义,可不仅仅是多了一个出售群体而已。

  只要宣传的好,完全可以大幅提升丹药的名气。

  甚至怎么宣传他都想好了,比如:

  绝顶高手都在用的养颜丹,用的都说好!

  绝顶高手亲自尝试并且为之疯狂的丹药,时间的天敌—养颜丹。

  震惊!绝顶高手都在为之疯狂的东西,居然是它!

  在这个武道世界中,除了先天强者外,任何人都免不了生老病死,容颜衰退。

  绝顶修为作为这个群体中,最为顶尖的一批人。

  无不是身居高位要职,相当于这个世界的武道“明星”一样,他们的一举一动自然也会影响着其他人。

  只要养颜丹能令这些人满意,那么绝对可以引起下面的一流、二流武者的注意,自上而下打开市场。

  有着绝顶高手亲自“认证”,那些一流、二流武者们,难道还不乖乖就范?

  甚至只要未来发展的好,他也可以选择一些名人来当“代言人”嘛。

  等级也完全可以照搬前世,初级的品牌挚友,高级一点的区域形象大使,再到最上面的形象代言人。

  真是完美!

  “既然这养颜丹效果提升这么多,那就不能继续再叫这个名字了,老爷子还是换一个吧。”

  楚渊想了想,还是觉得“养颜丹”这个名字太过普通,没有令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而作为丹药的炼制者,华鹊老爷子明显最有发言权。

  华鹊也没有拒绝,自己这改良过的丹方的确跟原来有很大不同,确实不能混在一起。

  他沉思片刻道:“此丹既然意在延缓容颜老逝,那便叫玉华丹吧。”

  玉华丹?

  楚渊轻生低语,发现这名字的确不错,冰清玉洁、灼灼其华,都是形容美貌的词语。

  “好,那这丹以后就叫玉华丹了。”

  楚渊神色兴奋,他仿佛已经看到了此丹未来大卖的场景。

  “我说臭小子,现在丹也给你练出来了,那么你答应的事情到底算不算数?”

  旁边华鹊打断了对方的臆想,忍不住道。他小孙女可是还在忍受病痛的折磨,等着自己去救呢。

  将玉华丹收好,楚渊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我之前答应过什么?”

  望着对方的笑容,华鹊脸色顿时一变,气息也变得不善起来:“那你是想反悔不成?”

  他不辞辛苦的帮对方炼制丹药,不就是为了那件东西吗。

  现在对方打算不认账,他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诶,诶,老爷子生这么大的火气干嘛!”

  见对方误会,楚渊连忙道:“玉华丹的确不错,这也证明了您老的确是有实力的。

  不过这份灵药毕竟是由我父亲掌管,就算我能拿来,这也需要时间的嘛。在这段时间,您看您是……”

  楚渊既然并没有打算反悔,华鹊心中也松了口气。

  别看他表现的十分强势,但即使楚渊真的反悔,他也拿对方毫无办法。

  他虽然依旧在怀疑对方在欺骗他,但心中也认同对方的说法。

  一件六阶灵药,无论怎么慎重都不为过。

  “只要你能保证将东西拿来,那么老夫自然会加入你。”华鹊神情严肃,无比认真道:“不过这也有时间限制,三个月内如果无法得到灵药,我可以随时离开。”

  最后一点,也是他为了防止对方欺骗自己。给自己留一个退路,不至于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见对方真的答应下来,楚渊心中一喜,不过脸上依然做出无奈的表情:“老爷子,你这三个月也太短了,不如半年如何?”

  闻言,华鹊张口就想拒绝,就被楚渊突然打断。

  “只要您愿意给我半年的时间,您也可以把您的孙女接到楚府上,一切用度都可以报销。”

  华鹊张了张嘴,拒绝的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为了治疗孙女,这十几年来他已经花光了自己所有积蓄,也耗尽了几乎所有的人情,基本也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虽然半年时间有些长,但对方后面的承诺,的确是让他无法拒绝啊。

  “行吧,既然臭小子你都这样恳求了,那老夫就勉为其难答应吧。”

  华鹊兴致缺缺,勉为其难道。

  “是,是!果然还是老爷子通情达理,理解晚辈!”

  楚渊笑着应承,如果不是他知道对方带处境,还真被对方给唬住了。

  果然是说人老成精!

  他之所以把时间延长到半年时间,还是觉得不能给对方一种东西太轻易得到的感觉。

  那样的话,对方对他的感激就不会太深,人情就显得不那么珍贵。

  虽然有些不厚道,但这就是现实,他不能因为同情就放弃自身的利益。

  后面的承诺,也算是他的一种补偿吧。

  搞定了华鹊,楚渊随即让宁远负责对方搬迁工作,争取尽快搬到楚府。

  而他则是带上玉华丹,前往之前沈飞留下的地址,打算寻找王阳等人。

  因为之前拍卖会的约定再先,如今玉华丹成功炼出,效果更是超越原本的养颜丹,他自然得去一趟。

  当然拍卖会时的约定,可能对方就是当成一个玩笑,他也并不在意这点。

  他更看重的还是对方几人背后代表的势力。

  扬州作为江南的为繁华都城池,汇聚着无数武者、资源。在恐怖的武者基数下,其中绝对不会缺少出售的对象。

  而王阳出身的赤阳刀宗,是当地最为顶尖都势力之一,堪比东海城的山河帮。

  而宗家与百花剑派同样也是天下二楼势力中的佼佼者,也是当地著名势力。

  假有这三家地头蛇的帮助,他的玉华丹绝对可以尽快打出名气,抢占当地的市场。

  来到地址上的府邸,楚渊被告知沈飞并不在家,失去了一个py的机会,心中有些失望。

  不过他来此的目的也并不是为了见对方,不在不在吧。

  向接待的出云剑派弟子告知了自己的目的之后,对方很快就前往通知王阳等人。

  大约一柱香时间后,一道雄浑的声音突然从门外响起。

  “哈哈!渊弟,咱们可是好久不见了,终于舍得来看为兄了!”

  闻见其人,便闻其声。

  当楚渊抬头看向门外时,一道魁梧健硕的熟悉身影,映入眼帘。

  “楚大哥,好久不再见!”

  见到楚渊,花清月与宗泽神色同样兴奋。

  宗泽的脸上更是露出亲切的神色,脸色有些潮红。

  他们跟随王阳来到这里,沈飞在待遇上也没有克扣过他们。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总跟对方聊不到不一块。

  一聊天就是全程尬聊,让人尴尬的要死。

  哪有跟楚渊在一起时开心快乐,他们几人聊天的时候总会找到话题,一点也不会感到尴尬。

第六十三章布局扬州

武神天庭 梦远清秋 2504 2019.09.26 22:36

  “渊弟,你这次好不容易来一趟,可一定要留下来陪我好好喝一杯!”

  或许是因为上次的“离别”,加深了王阳跟楚渊的关系。

  如今再次见面,楚渊可惜清晰的感受到,对方身上的那种亲切感,是从内心深处真正把他当做了至交亲朋。

  楚渊甚至怀疑,就算他与全世界为敌,对方也会毫不犹豫的支持自己,哪怕危险生命,行为不道德。

  到了现在,楚渊在王阳那的好感度,是真正的已经达到了爆表,刷无可刷的地步!

  如今成功将王阳“拿下”,有这层关系在。

  宗泽跟花清月两人面对口技出众的楚大技师,基本难有招架之力。

  更何况有沈飞的例子在前,面对热情好客,妙语连珠的楚渊,两人很快就落入魔爪。

  在一番闲聊之后,楚渊也终于露出自己的真实目的。

  “阳哥,你们还记得当初的那次拍卖会上,我买下的养颜丹方吗?”

  “自然记得,渊弟可是已经炼制出来了?”王阳随口一答,随即反应过来对方的问题。

  “不错。”

  楚渊神秘一笑,从下面掏出,一只玉瓶放在桌上。

  “这就是那养颜丹吗?”

  说到容貌的问题,身为女性的花清月明显兴趣更大,目光好奇的盯着桌上的玉瓶。

  面对对方的提问,楚渊先是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嘴角轻轻上扬,神秘感十足。

  王阳心中同样颇为好奇,他虽然志在先天,这东西对他的用处不大。

  但他毕竟出身天下一流势力赤阳刀宗,更是先天强者赤阳刀王阳明的嫡子。

  身边天然就会聚集一批,如宗泽、花清月这样的其他势力弟子。

  其中不乏女性有人,养颜丹这样的东西天然就对女子有着别样的吸引力。

  而当楚渊来此,拿出养颜丹后,对方的目的,他就已经猜出七八分。

  只要这丹药有哪怕一丁点的作用,他自然就会出手帮助对方。

  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王阳缓缓打开瓶塞,一股清新的药香顿时扑鼻而来,令人精神为之一震!

  “这,这是?”

  丹药整体成乳白色,圆润带有光泽,同时还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清新丹香,令人神清气爽。

  王阳神色中带着惊讶,随后又感到疑惑,眉头皱在一起,表情有些纠结。

  “王大哥,可是丹药有什么不对吗?”

  宗泽见对方如此神情,心中有些疑惑道。

  旁边花清月神色同样有些紧张,隐晦的朝楚渊所在看了一眼。

  发现后者神态自诺,并没有什么变化,脸上带着淡淡的自信,似乎成竹在胸。

  “不,不!”

  见到宗泽两人表情,王阳明白对方是误会了,连忙解释道:

  “其实丹药并没有什么问题,反而很好。好到,我有些无法相信这是一枚养颜丹。”

  王阳语气中带着一丝惊叹,同样神色中又有着深深的疑惑。

  “我自幼就接触过许多灵丹宝药,其中不乏珍贵稀缺灵丹。

  虽然灵丹的作用或许不同,可但凡能够称得上不凡的,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丹香。”

  王阳说到此处,脸上依然还带有震撼之。

  “这丹香的味道或许各有不同,但都会给人带来神清气爽、令人身心轻松的愉悦感。而我就从这枚丹药上,见到了这种。

  毕竟之前的养颜丹虽然不凡,但也不可能出现丹香,不然那价格再翻数十倍都不是问题。”

  洋洋洒洒一大堆,楚渊最后总结到一句话就是:这丹药太吊,不是原版。

  “阳哥,果然不愧是大势力出身,一眼就看出了问题。”

  虽然对方说了半天也没有说个什么所以然来,但毕竟是自己的第一个“满好感”人物,面子还是要给的。

  “这丹药,名叫玉华丹。虽然不是养颜丹,但却是对方的改良版。

  不仅大大提升了原本的养颜效果,更是对先天之下的所有人都有作用!”

  什么?!

  楚渊的一番话,无异于一声响雷在众人耳边炸响。

  在坐的三人都不是什么普通人,无不是各自势力中年轻一辈的佼佼者甚至领头者。

  他们或许年龄不是很大,但自小接受势力培养,又能在众人中脱颖而出,自然都不是傻子。

  原本的养颜丹之所以价值不高,有两点。

  一是,其养颜的功效并不是太好,只能起到一定的养颜效果,无法做到驻颜丹那样的效果,维持年轻的容貌。

  然后就是无法对绝顶层次的武者有效,而这就失去了最有能力消费的一批人。

  毕竟像养颜丹这样的东西,更类似于奢侈品,其价格就不可能亲民。

  所以只能走中上层路线,那些有权有势的武者才是真正的销售对象。

  而绝顶武者作为先天之下的最强的一批人,是最有购买能力的一批人。

  之前的养颜丹就是无法吸引这个层次的武者,其价值自然大大降低了。

  但现在就不同,如果这玉华丹真如楚渊说的那样,那么其价值就不了估量了。

  “楚哥,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宗泽情绪有些激动,眼神期待的看向楚渊。

  他们宗氏能够位列天下二流势力,便是因为他们当代主母便是一位绝顶高手。

  成名几十年,年轻时也是名动一方的侠女。

  可纵使年轻时芳华绝代,如今不成先天,数十年过去,也同样难逃岁月的侵蚀。

  今年便是对方六十岁大寿,他正愁找不到合适的礼品,玉华丹的出现倒是令他眼前一亮。

  “自然当真。”楚渊点点头,笃定道。

  “那,楚哥。”宗泽神色扭捏,不好意思道:“我想买一枚玉华丹,不知道这价格多少啊?”

  如果是之前的养颜丹,他还不会如此,但现在毕竟丹药已经不同。

  他虽然不知道玉华丹的成本如何,但想来肯定不会便宜。

  而且这玉华丹能够出现丹香,其炼制难度肯定也不低。

  说不定出丹率低的可怜,跟那些宝丹一样,一炉也就一两枚。

  这也不是他个人的臆想,毕竟跟对方类似的驻颜丹的成丹率就很低。

  而且其炼制难度之高,先天之下根本无法炼制。

  所以纵使每一枚驻颜丹需求无比火爆,但一年也见不到几枚,每一次出现都是引起无数人疯抢。

  玉华丹虽然不如驻颜丹,但效果毕竟摆在那,难度肯定也低不了多少。

  这样一种成本高、难度高、成丹低的东西,他也不知道楚渊能拿出多少,心情有些忐忑。

  听完,楚渊低头沉思,装作思考的样子,其实心中已经乐开花。

  宗氏虽然比不上赤阳刀宗,但在当地也是十分有名的势力。

  他们当代主母大寿,到时候必定会云集诸多武侠英豪前来祝寿。

  如果在那时候,宗泽拿出玉华丹,表明效果,绝对会瞬间引起众人的注意,在那之后玉华丹也肯定会名声大噪。

  面对这么好的机会,他自然不会错过。

  “你我之间,哪还用说这些。”楚渊笑着摆摆手,毫不在意道:“只要宗泽你愿意,就算送你一瓶又何妨!”

  说完,楚渊脸上闪过一丝“肉痛”,不过转瞬即逝。

  但那“一瞬间”的表情,还是被一直注意这里的宗泽看到。

  宗泽心中感动,看对方神情,这丹药肯定价格不凡。

  即便如此,对方也愿意白送给自己,这是什么精神!

  宗泽热泪盈眶,坚定道:“楚哥你不用如此,这价格该是多少就是多少,我不能让你吃亏!”

  对方这么照顾自己,宗泽也更加珍惜这位朋友,不想占对方便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