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梦是灵魂的旅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3.01无法醒来

梦是灵魂的旅行 黑肉馒头 3176 2019.10.28 06:43

  吃完晚饭洗完澡,袁木早早就爬去睡觉,这半个月虽说已经慢慢适应了训练的节奏,但训练之后累的一点其他的欲望都没有,连刚子都没人看,后来刚子转移了阵地,天天跑到训练场去播新闻放音乐。

  袁木合上眼睛,白天的疲劳让他迅速进入睡眠,但今日似乎有些不同,脑中总是浮现那个闪着绿光的茧,如同呼吸般的闪烁,透着一股令人不安的诡异绿光。

  翻来覆去折腾了半宿也不知道是何时才迷迷糊糊睡着,早上醒来袁木揉了揉太阳穴有点头晕,很久没出现这种情况了,那种低血糖的感觉。

  一睁开眼睛袁木便觉得周围似乎有哪里不对,好像房间狭窄了许多。袁木从床上爬起来,茫然的站在陌生的房间里看着四周,这是哪?

  四周是金属的墙壁,一张简易的单人床,一个金属制作的简易桌子和椅子,加起来也就十平米,这还要算上更狭窄的厕所。

  “见鬼,这是监狱吗?”袁木嘟囔着走到门口,没有铁栅栏,厚实的金属门边有个电子锁,袁木试探性的按了一下,门向侧面唰的一声打开。

  好奇的伸出脑袋向外张望,零星路过的路人穿着奇怪的制服,匆匆的走着,没人理会袁木的奇怪举动。看来不是监狱。袁木放下心来,走出房间,身后的门唰一声又自动关闭,扭头看了一眼门上,上面写着“B7”。

  袁木好奇的在走廊里闲逛着,心里纳闷“难道又是做梦?似乎又清晰许多,过路人的五官已经清晰可见,这和在醒着的时候并无不同。”

  广播的声音突然传来“陆战队员集合,运输船即将抵达,请陆战队员前往飞行甲板接收新兵...”

  走廊里立刻出现急促的跑步声,三四个人从走廊的另一头匆匆小跑着经过袁木的身边,看见其中一个扎着马尾的金发女子袁木惊讶的长大了嘴巴,一脸不可置信的脱口而出

  “麦琪!?”

  凯瑟琳也见到正在看着她发呆的袁木,立刻停站住来喝问道

  “下士,你还在这里梦游吗?没听见广播,尽快去飞行甲板集合!”

  袁木吃惊看着凯瑟琳,好像老了一些,年纪三十多岁,皮肤也没有往日的光滑细腻。袁木好奇的问道

  “麦琪...你不记得我了?”

  凯瑟琳一愣,随即脸上挂起了一层寒霜瞪着袁木说道

  “下士,你不记得怎么和长官说话了吗?现在立刻去集合,如果迟到我会给你一个终身难忘的回忆。”

  “啊哦哦,是...是的长官。”袁木急忙应和着跟在凯瑟琳的背后不敢再多说什么,还是先弄清情况再说,该认怂时就认怂。

  宽大的舱门打开,一股凛冽的强风迎面吹来,走上飞行甲板,袁木整个人呆在当场,四周是一片空旷,天上一片湛蓝,甲板下方不远处是一片皑皑的白云。这是在天上吗!?

  袁木愣愣的看着周围的天空,耳边又传来一声呵斥,是凯瑟琳,她压低了声音喝道

  “别走神,快过来列队,你这个混蛋。”

  袁木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哦了两声跑到凯瑟琳旁边站好,凯瑟琳狠狠的瞪了袁木一眼扭开不再多言。

  一架垂直起降的运输机降落在甲板上,尾部舱门打开跑出一列士兵,一看就是那种没经过实战的新兵蛋子,脸上带着一股兴奋与紧张不安。然后袁木看见了另一个出乎意料的人,一个齐肩黑直发的女子,带着敷衍的笑容正在应付着旁边一个亚裔英俊的男子,男子热情的凑过去嘘寒问暖,手里还抢过女子的行李。

  袁木在队列里吃味的看着这一幕,恨恨的记下了男子的样貌。因为那个齐肩黑直发女子正是岛崎由香。

  接收完新兵,袁木独自走在走廊里,脑子里整理着眼前的混乱线索,这是一个飞在空中的母舰,三人都在飞船上,但只有袁木记得她们两个,看她们的样貌似乎也没太大的变化,看凯瑟琳的年纪应该是十一二年之后。袁木找了个没人的角落捡起一根金属棍,双手用力一掰,金属棍纹丝不动。这让袁木确定自己也没被强化过身体。

  一男一女正挨个查看门上的号码,似乎在寻找自己的房间,男子帮女人拎着行李,女子正是由香,面对男子的热情她也有些无所适从,忽然由香见到走廊转角走出一个正陷入沉思的男人,男子还在慢慢踱着步,不知为何,由香的心脏突然剧烈的跳动了一下,不由好奇的又仔细打量了一下,小眼睛,相貌平平无奇,也是个亚洲人。

  “嗨!您好。”由香自己也不知为何会去找这个陌生的男人搭讪,旁边的男子也有些诧异。袁木被由香从沉思中唤醒,看到眼前的二人愣了一下问道

  “啊,你们好,有什么事吗?”

  这次袁木没叫由香的名字,决定还是先静观其变。

  由香继续道

  “我是岛崎由香,请问前辈您知道B8房间在哪里吗?”

  袁木又愣了一下,B8?自己住的是B7,那B8不就是在隔壁吗?旁边的帅哥也热情的凑上来跟袁木打招呼

  “您好前辈,我是西条范二,请多多指教。”

  袁木啊的一声拖了个长音,心里念叨“好名字!好名字!”也笑了笑介绍自己

  “我叫袁木,欢迎你们。B8我知道,离我房间不远,请跟我来。”

  范二的眼里闪过一丝警惕,拎着行李和由香一起跟在袁木身后。

  左转右转,袁木自己也找了半天才找到自己的房间,然后往旁边看了看,隔壁就是B8,但再过去并不是B9,而是C1。范二有些失望,又仔细看了看周围的门牌说道

  “看来B9不在这里。由香,我帮你把行李放好吧。”

  由香犹豫了一下后拒绝了范二的热情

  “不用了范二,你就放在这里吧,我自己来,你赶快去找自己的房间吧。”

  袁木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也劝道

  “是啊,我会帮岛崎小姐拿进去的,你先去忙吧。”

  范二失望的走了,走的时候还恋恋不舍的回头望了两眼,看的袁木一阵心情舒畅。抢我妹子,回头打你黑枪给你穿小鞋。

  袁木开心的帮由香拎着行李去开门,由香也没拒绝,由香总是觉得这个刚认识的陌生男子有一种亲切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由香也会不自觉的担心袁木会误会她和范二。

  门唰的一声打开,袁木拎着行李正准备进去,却意外的见到屋内还有一个人,是凯瑟琳。

  凯瑟琳正在往一个箱子里装东西,差不多快装好了。抬头看了看袁木和由香,凯瑟琳淡淡的说道

  “快整理好了,波比的遗物我会交给他的家人。”

  波比死了?这真是令人开心...啊不是,是悲伤,看凯瑟琳的样子似乎也有些悲伤,袁木有些忐忑的试探

  “抱歉长官,您还好吗?波比他的家人...”

  凯瑟琳叹了口气回道

  “没事,战争总是要有牺牲,他的家人很安全,不过他的妻子和儿子恐怕要伤心一阵子了。”

  谢天谢地,看来波比还没勾引凯瑟琳。袁木脑子飞转,接着又说道

  “长官,今天的事我很抱歉,脑子有点糊涂,您有时间吗?不如我们等下去酒吧喝一杯,也算是给波比送行。”

  凯瑟琳本想拒绝,但袁木的最后一句话让她改变了注意。点了点头,凯瑟琳抱着箱子走了。袁木将箱子放下,转头对由香说道

  “不如等下你也来吧,熟悉下环境,也当做给你接风。”

  由香对这个叫袁木的前辈非常好奇,似乎他说的一切都无法拒绝,有一种奇特的吸引力让她想待在他的身边。于是由香没来由的就一口答应下来。

  三个小时之后的酒吧中。凯瑟琳喝醉了,把她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袁木。原来这个世界几年前来了一群外星人,它们打着和平的幌子,借着提供先进医疗科技的名义暗地里做着人体实验,将大量人类改造成变种人,帮助他们巩固力量,建立统治。当一少部分人发现真相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大多数的民众还被蒙在鼓里,享受着医疗科技带来的福利。不再饥饿,各种绝症被攻克,但同时不断有人在悄悄的消失,没人知道被送到了哪里。

  那少部分人组织了反抗力量,在由各个国家残存政府组建的理事会的组织下,不断的和变种人进行战斗,目的是摧毁它们的人体实验室,占领全球广播,将外星人所做的一切公布于众,唤醒全世界被蒙蔽的民众一起反抗。

  于是就有了反抗组织,有了这艘机动力超凡的核动力空天母舰“复仇者号”。他们为了阻止外星人的阴谋,解放被奴役的人类而战。

  袁木问道

  “长官,您的家人呢?”

  凯瑟琳愣了一下,然后醉眼惺忪喃喃道

  “我的前夫死了,我的女儿缇娜失踪了,我想找到她...”

  袁木也是愣了一下,叹了口气安慰凯瑟琳

  “我很抱歉长官...”

  凯瑟琳摆了摆手说道

  “我不伤心,我知道吉姆他都做了什么,玛琳那个贱货,可怜的波比,我都不知道波比的儿子是不是他亲生的。我只是想缇娜...我要找到她。”

  说完凯瑟琳趴在吧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坐在一边的由香安慰凯瑟琳道

  “啊,长官,您不必担心,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找到您的女儿的。”

  袁木也拍了拍凯瑟琳的肩膀

  “是啊长官,我们会想到办法的...”

3.02第一次行动

梦是灵魂的旅行 黑肉馒头 3070 2019.10.29 11:07

  凯瑟琳抬起头眯着眼睛盯着袁木,袁木被看的有些心虚,正想找点话说,凯瑟琳开口道

  “木,我知道你想什么,波比也是,你们男人都这样,只想和我上床。”

  袁木愣住了接着脸瞬间涨得通红,由香也尴尬的坐在旁边,眼角还瞟了瞟袁木,袁木的心中在流泪。冤枉啊!说完这句话凯瑟琳终于趴在了桌子上。袁木松了口气和由香一起扶着凯瑟琳回宿舍。

  几分钟之后三人来到B6的门前,由香跟袁木告了别先回自己房间,袁木打开B6的房门,将凯瑟琳放在床上。

  看着脸色通红的凯瑟琳袁木觉得有些喉咙发干,按捺下心中的燥热,起身便准备离开。身后的凯瑟琳却突然拉住了他,袁木扭头看去,虽然凯瑟琳还是满脸的醉意,但神智似乎还很清醒。

  凯瑟琳嘴角轻轻勾起,带着玩味的笑容,用手捋了捋有些散乱的金色的长发,靠近了袁木低声的说道

  “你可以叫我麦琪,如果你能救出我的女儿,我就是你的。”

  袁木被震惊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他觉得凯瑟琳的人设在心中快要崩塌了,纠结过后袁木暗叹一声,将凯瑟琳推开了一些说道

  “凯瑟琳长官,这不是交易,如果有机会我会尽全力去救出缇娜,而你不必付出任何代价。”

  说完袁木起身走出房间,心里还有些后悔...

  凯瑟琳愣愣的看着关闭的房门,稍后若有所思的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

  时间过去两天,除了每天的训练再没有其他事情可做,凯瑟琳酒醒之后依旧变得冷酷严厉,由香的身边始终围绕着一只苍蝇。袁木有些纳闷,都两天了,怎么还没醒过来,出了什么事吗?

  走廊灯光突然变成黄色,不停的闪烁着,广播也随之响起

  “阿尔法小组请到作战会议室集合…”

  听到广播的袁木急忙向作战会议室跑去,这两天他已经知道空母有四个陆战队小组,而他和凯瑟琳都是阿尔法小组的队员,小组一共四人,波比死了,由香被补充进来,还有一个壮硕的黑人,好像是几内亚人。

  一路小跑到会议室,另外三人基本也已经到齐,一个五六十岁的白胡子大叔开始讲解任务简报。

  “这次是破坏任务,变种人在墨西哥有一个工厂,你们的任务是找到核心区域,用X4炸药摧毁这个地方。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你们能入侵变种人的终端获取一些重要的情报。据我们的情报显示那里不仅仅有变种人和灰人把守,还可能出现新的敌人,我们的情报员无法获取更准确的信息,一切还要你们自己小心下面我来安排下详细的战术布置……”

  作战准备室中,袁木和凯瑟琳都穿上掠夺者中型护甲,一支碎片散弹枪和一把电弧剑,凯瑟琳带了一颗烧手雷和一个战场扫描器;袁木则是带了两颗EMP手雷和一个可使用三次的纳米急救包。

  几内亚人的名字太难念了,不过大家都叫他小黑,好吧,这个两百斤的壮汉就是小黑,他也穿了一件掠夺者护甲,武器是一门磁力加农炮,还带了两支火箭筒。

  由香穿了一套蜘蛛护甲,带钩锁更轻便,更利于攀爬到高出狙击敌人,装备一支高斯狙击步枪,除了手枪没带其他武器,倒是带了不少穿甲弹。

  装备完毕,袁木好奇的抽出电弧剑,银色的剑身上带着细微的嗡嗡声,袁木将手指伸向剑身,手突然被凯瑟琳紧紧的抓住“你活腻了吗?剑身上带高压电,刺破敌人护甲会引起敌人的麻痹,你摸上去很容易就挂掉。”

  被凯瑟琳呵斥了一通,袁木悻悻的收回了手,将剑塞回了剑鞘。

  准备完毕,四人一溜小跑登上骆驼运输机,稍后运输机后舱门关闭,飞机向目标地点飞去。

  运输机上袁木好奇的左顾右盼,机舱里有飞机的轰鸣,四人分坐两边,中央靠近驾驶舱的墙上还有一部显示器,正在播放着任务地图和侦察取得的敌人情报:灰人、变种人、异变者、狂战士、MEC…

  凯瑟琳看了看袁木和由香觉得有些不太放心,趁着这段空闲时间给二人讲解

  “灰人战斗力比较弱,武器是电浆手枪,不过精神力强大,可以控制视线内的尸体,还可以对视线内的目标进行精神干扰。变种人是基础部队,不用担心。异变者非常健壮,身材魁梧…”

  说到一半凯瑟琳不自觉的瞟了一眼小黑,小黑呵呵的笑了起来秀了下胳膊上的肌肉。凯瑟琳继续介绍

  “异变者装备了电浆步枪,射程远,火力强大,每个异变者还带有两颗电浆手雷,注意不要和异变者进行近身搏斗。狂战士脑子不好使,是战场野兽,受到攻击后痛苦会让它狂暴,甚至会攻击身边的任务目标,同样绝对不能和它近身战斗。MEC智能攻击机器人,装备远程微型火箭,一只电磁加农炮,火力和小黑差不多,弱点是EMP攻击,木,这个目标交给你。战场上还可能出现以往没见过的敌人,大家务必谨慎行动,我们是特战小队,不是集团军。”

  机舱变成红色,扬声器传来驾驶员的声音

  “阿尔法小队注意,已经到达目标地点,我会在附近待命2小时,想回家了就丢颗信号弹吧,超过时间请自己步行回家。祝你们好运。”

  后舱门打开,机舱内垂下两根绳索,凯瑟琳带着三人从滑索降到地面,一落地凯瑟琳便将枪端起来开始警戒四周。

  袁木组后一个降到地面,头上的骆驼运输机关了舱门一溜烟跑了,袁木活动了下身体,也端着枪弓着腰警戒起来。第一次战斗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众人打开左手的战术终端,凯瑟琳可以在上面安排大家的行动,这样更直观,也可以尽量减少发出声音,而且在视线之外也可以做战术安排。

  由香跑向附近的一处高地,在一棵树后隐蔽起来,举起狙击步枪对四周进行侦察。凯瑟琳看了看战术终端,开始安排下一步计划,袁木一溜小跑,来到一个汽车残骸的后方,前面三十多米就是金属栅栏,大门在右侧,门前的塔楼上有两名变种人士兵。

  凯瑟琳跑到大门正前方一个树桩后隐蔽,继续警戒周围的情况,之后是小黑,抱着电磁加农炮也来到凯瑟琳身后十米远的石头后面蹲下。

  忽然袁木听到一阵机械的脚步声,连忙通过平板通知大家,随后便见到从金属栅栏后方一处拐角出走出一队士兵,一个变种人军官带着另外两个变种人士兵,身后还跟着一台MEC。

  凯瑟琳示意大家继续隐蔽,小黑拿出了一支火箭筒,由香瞄准了变种人军官,袁木则是根据安排掏出了EMP手雷。

  当那个巡逻小队抵达大门前塔楼的时候,小黑的火箭筒突然发射,一条橘黄色的尾焰在空中亮起,随后便是剧烈的爆炸,火箭打在塔楼正上方,四个变种人士兵立刻被被火球吞噬,由香紧跟着也开枪了,被爆炸掀翻的变种人军官刚爬起身子就被一枪掀翻了脑壳。

  袁木从车子后跳出来,快速向大门跑去,还有三十米的时候朝着MEC丢出一颗EMP手雷,MEC机器人虽然也被刚刚的爆炸波及,但并没受到太大的伤害,正当它识别目标完毕准备进行攻击的时候,EMP手雷在它身边爆炸,一团蓝白色的电弧将它瞬间瘫痪。

  凯瑟琳也在袁木跳出来的时候发起了冲刺,迅速跑到塔楼的侧面,迅速露出小半个身子,用碎片散弹枪瞄准MEC的头部感应器开了一枪,刹那间金属碎片飞溅,MEC经过两秒的瘫痪后系统自动重启,重新恢复行动能力,头部虽然挨了一枪,但并未完全失去战斗力,抬起电磁加农炮朝凯瑟琳方向射击,凯瑟琳向后一缩躲在塔楼背后,袁木还在向前奔跑,还有十米,袁木抽出电弧剑,脚下加快了速度,MEC发现了袁木也开始调整目标,想转身攻击,但为时已晚,袁木飞身跃起,一个横斩将MEC的头部彻底斩断,接着随着身体落下又劈出一剑,彻底终结了这台MEC的行动。

  凯瑟琳从塔楼后面探出头看了看,四周暂时已经安全,让由香继续警戒,然后冲袁木竖起一个大拇指。

  凯瑟琳继续弓着腰前进搜索,袁木跟在她右侧20米的地方,小黑还跟在凯瑟琳的正后面,由香转移阵地,爬上了被炸掉一角的塔楼,架起了狙击步枪继续警戒。

  塔楼不远处是一条河,河的两边有两座吊桥,三人很快便来到右边桥头。凯瑟琳示意大家停止前进,估算了下距离,这里还在由香的射程之内。考虑了一下,凯瑟琳决定在这里设伏。

  “木,你在桥头右侧埋伏,小黑去左侧,由香自行把握时机,我去带几个朋友回来。”

  说完大家各自行动,凯瑟琳猫着腰顺着桥便慢慢溜了过去。袁木蹲在桥头的草丛里,想了想又跑去桥头的正下方一处凹陷处,然后满意的蹲下来靠在桥墩上看着头顶的桥面继续等待。

3.03任务完成

梦是灵魂的旅行 黑肉馒头 3852 2019.10.30 13:53

  过了约莫五分钟,突然桥对面传来一阵爆炸和奇怪的枪声。袁木紧张的握了握刀柄,又将散弹枪的位置向前挪了挪。很快头顶的桥面上传来了一阵吵杂的脚步声,袁木打开手上的平板,代表凯瑟琳的绿色光点已经通过桥面,正在向距桥三十多米的一处掩体后面跑去,接着额头顶上又传来一阵吵杂的脚步声。

  凯瑟琳的声音从耳麦中传来

  “还有三个异变者,小黑和木准备...”

  说完袁木便看到绿点已经抵达掩体后方,然后便听到碎片散弹枪的枪声。三个红点也在桥头停下,各自找了掩体朝着凯瑟琳射击,袁木上去应该刚好在它们后方。袁木一咧嘴,顺着桥墩向上爬。

  在桥侧栏杆上露出半个脑袋,袁木刚好见到小黑从隐藏处探出头开始射击,加农炮的弹幕瞬间将一个异变者掀翻,由香找准机会补射,将脱离掩体的变异者干掉。另外两个异变者立刻分出一人压制小黑,绿色的电浆在空中穿梭,凯瑟琳和小黑被压制在掩体后面无法还击,由香也找不到合适的角度正在准备转移到下一个射击点。

  “木,你这个混蛋死哪去了?”凯瑟琳气急败坏的声音在耳麦里响起,袁木不由的打了个冷颤,没敢吭声,提着刀悄悄接近最近的异变者的背后。

  袁木手心有点出汗,手又攥了攥,异变者的身高两米左右,体格健壮,就算蹲在那里也非常有压迫感。距离还有五米,袁木双手握刀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自上而下手起刀落,异变者竟然突然转身用电浆步枪挡住了这一劈,接着挥动着粗大的手臂向袁木横扫而来。

  袁木没想到异变者的反应这么迅速,人已经在半空中眼看就要被击飞出去,袁木急忙将身体的重心向前,握住刀柄的双臂用力一撑,竟直接从异变者头上翻了过去,接着来不及转身,将刀顺过腋下向后一捅,远处看起来就好像袁木想不开自裁了一样。

  袁木头上冒出一层白毛汗,太危险了。前面不远处的异变者也发现了身后的异常正欲转身射击,袁木抽出碎片散弹枪对准最后这个异变者直接开枪。七八米的距离根本不用怎么瞄准,变异者虽然已经用手臂护住头部,身上也穿着作战盔甲,但依然被打的浑身鲜血淋漓,变异者咆哮一声掏出一颗电浆手雷朝着袁木丢来,袁木吓得赶紧又是一个翻身躲到桥下。

  就在袁木离开桥面的时候,一声高斯狙击步枪的声音响起,由香抓住变异者起身丢手雷的瞬间又给了它一记重创,凯瑟琳和小黑也起身反击,将最后这一个异变者打成筛子。

  袁木听到头顶一声爆炸响起,伴随着一些液体腐蚀地面的声音。

  袁木再次来到桥面上,地上一摊绿色的液体还在燃烧,这就是电浆手雷吗?袁木远远的从燃烧的液体旁边绕开。

  凯瑟琳绷着脸看的袁木有些心虚。

  “下次听命令。”凯瑟琳冷冷的丢下一句话走了。

  小黑跑过来笑呵呵的拍了拍袁木的肩膀,由美也跑过来一脸崇拜的看着袁木夸张的嚷嚷着“哇,前辈好厉害,听说没有人能和异变者近战取胜的呢。”

  袁木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然后跟在凯瑟琳的身后向中间高大的建筑物跑去。

  靠在建筑物的门后,袁木顺着侧面的窗口向里面望了望,里面有三个人,两个变种人士兵和一个大脑袋的小个子外星人,灰色的。这个就是灰人?

  袁木向凯瑟琳挥了挥手,示意这次他来,凯瑟琳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刚才袁木虽然没完全服从指挥,但表现出来的战斗力的确不俗,凯瑟琳也好奇这个平时并不出彩的部下这次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改观。

  袁木掏出一个解码器放在门锁上,稍后门唰的一声弹开。听到声音两个变种人猛地将枪口转向大门,接着缓缓的向门口逼近。袁木一摸身上,还有一颗EMP手雷,不免有些后悔,要是带颗闪光弹就好了。只好在门口继续等,等到两个变种人接近门口五六米的时候袁木突然跃出,在地上一个翻滚窜到两个变种人中间,快速斩出两剑瞬间解决两个敌人,接着一猫腰缩到一个变种人的身后,果然灰人开火了,一枪打中了变种人的尸体然后躲了起来。

  袁木也钻到掩体后盘算着下一步的行动。凯瑟琳他们距离有点远没办法一下子冲进来,周围似乎没有其他敌人,这应该是最后一个,想到此处袁木便放下心来慢慢躲着。

  灰人探了探头,袁木开了一枪,打的掩体碎片横飞。突然袁木觉得有些不对,好像有什么东西钻进自己的大脑,脑子有些昏昏沉沉,“精神攻击!?”袁木陡然一惊,也开始凝聚注意力抵抗,谁知刚刚开始凝聚起精神灰人那边就出现了啪的一声,接着袁木觉得脑子一清,压力瞬间消失。

  袁木好奇的露出半个脸张望了一下,心里嘀咕着“出什么事了?是不是有阴谋?”又过了几秒,凯瑟琳他们已经抵达门口,正准备进入。

  “木,里面什么情况?我们准备进来了。”凯瑟琳的声音从耳麦中传出。

  袁木又伸头看了看灰人的方向,一个矮小的灰色尸体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袁木回道“我去看看,你们先别进来。”

  慢慢的靠近灰人,袁木的视线越过掩体看清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灰人的脑袋炸了。

  袁木看了看四周,再无敌人,朝门口招了招手对着麦克风说道

  “没事了,敌人清除。”

  凯瑟琳走过来,疑惑的看着地上灰人的尸体,又看了看袁木。袁木用一副不关我事的语气对凯瑟琳说道

  “你别这么看我啊,我也不知道,它肯能长脑瘤了吧...”

  凯瑟琳没多什么,直接跑到一个电脑终端旁边掏出一个小盒子连进数据终端,然后转头命令道

  “小黑去安装炸药,由香找个安全的地点准备呼叫‘鸵鸟’。木,你去门口警戒。”

  袁木得令跑回门口,一边放风一边偷偷看着正在专心入侵终端的凯瑟琳。

  不一会儿小黑也装好X4也跑到门口和袁木一起警戒。袁木还在心不在焉的想着刚才灰人脑袋炸开的事情,由香没有任何射击角度,灰人也不肯能自杀,难道是自己的灵魂力量还在?有机会试下好了,如果是真的那可就是开挂了,再也不用为失去强化身体而担心咯。

  天上传来一阵运输机的轰鸣,袁木奇怪的朝天上望了望嘀咕道

  “鸵鸟这么快就到了吗?”

  接着袁木神情一怔扭头对着凯瑟琳大声喊道

  “敌人援军!”

  凯瑟琳头都没抬只是沉声答道

  “再给我几分钟。”

  袁木转身跑向屋外,埋伏在靠近正在悬停的敌人运输机附近。

  小黑则是在门口举起了电磁加农炮瞄准了运输机的方向。由香已经在不远处的空地上丢下信号弹,一股红色的浓烟正从地上升起。

  运输机上很快跳下来两个变种人士兵和一台MEC,其中一个变种人手持一把电弧长剑,另一个则是举着盾牌。三个敌人刚一落地,三十米外的袁木便开火了,砰砰连续两枪,但都被持盾的变种人士兵挡下。

  袁木暗骂一声赶紧转移阵地,接着MEC的加农炮便扫过袁木刚才隐蔽的大树,顷刻间大树被拦腰切断,巨大的树干轰然倒下,木屑四处乱飞。

  袁木扑倒了另一处巨石的背后,抬起头露出一只眼睛观察情况,就见建筑物的门口突然飞出一条橘黄色的尾焰,然后便是轰隆一声巨响,一团火光伴随着冲天的浓烟升起,在空中化作一团迷你的蘑菇云。

  硝烟还未散尽,持剑的变种人突然从浓烟中冲出直奔小黑而去,身上遍布伤痕,但看起来都是些轻伤,甚至并不影响对方的速度。

  小黑开火了,加农炮炮弹像密集的雨点遮住了变种人前进的路线。

  袁木也趁机从隐蔽处扑出来将剩下的一颗EMP手雷丢向MEC,然后趁着MEC瘫痪直接冲到持盾者身边将剑用力劈下,剑居然被持盾者再次挡住,持盾者转身迅速后退,袁木来不及追赶手里剑身一转又斩向MEC,不同于变种人的灵活,MEC只能选择硬抗,被劈中一剑之后MEC明显停顿了一下,看来是剑上的高压电流起了作用,袁木不敢耽搁,取出碎片散弹枪插进MEC的装甲缝隙中扣动扳机。

  接着便是砰的一声闷响,伴随着一阵乱窜的蓝白色光弧,那一枪连袁木持枪的手也被震的有些发麻。干掉MEC后袁木便扭头看向小黑,小黑压制不住灵活的持剑者,被对方突入近身一剑刺穿右胸,袁木见状急忙不妙急忙向门口奔去,背后又右传来持盾者的枪声,袁木下意识的一弯腰,接着左肩膀感到一阵滚烫,掠夺者护甲肩部被打掉了一个缺口,肩上一片血肉翻卷焦黑还冒着一股青烟。

  袁木一个踉跄脚步却未停,转身将右手指向掩体后的持盾者,然后是“啵”的一声轻响,掩体后散出一团白色的光点,袁木又是一个踉跄,觉得脑袋有些发沉,一股眩晕感袭来。

  正在从小黑胸口抽剑的持剑者身上似乎出现一阵微不可查的闪烁,立刻扭头看向袁木。没有继续结果掉垂死小黑,而是抽出剑转身朝着袁木跑来。

  袁木晃了晃脑袋,眼前有些重影,不知道是刚才精神力使用过度还是肩上的伤口所致。眼见一柄萦绕着电弧的剑向他劈落,袁木立刻举剑格挡,脚下突然一软单膝跪在地上,持剑者一脚踢出将袁木踹了个跟斗,袁木心里有些憋屈,要是有精神补充药在就好了。

  持剑者再次向袁木刺出一剑,空中出现一道亮色的细线,随后枪声才珊珊到来。持剑者应声倒地抽搐了两下彻底死去。

  袁木一屁股坐在地上长舒了一口气,突然又想起小黑,急忙又爬起来朝门口跑去。凯瑟琳正努力将小黑抱起来。袁木跑到跟前蹲下,掏出纳米医疗喷雾给小黑的伤口进行紧急处理,完毕之后才又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凯瑟琳这时突然一把夺过喷雾,袁木不由得一愣,以为又出现什么意外,接着见到凯瑟琳默不作声的用喷雾处理着他肩上的伤口,这才回放松下来继续休息。

  由香拎着枪也跑了过来,看见袁木肩上的一片血肉模糊突然心底升起一股愤怒和心痛。咬紧嘴唇尽量保持着平静,将袁木扶起来朝着骆驼运输机的方向走去。凯瑟琳也扛起小黑的身体跟了上来,娇小的身躯和小黑庞大的身躯比起来是那么的纤细。袁木看得有些不忍,便对由香说

  “你去帮帮凯瑟琳,我这边没事…”

  看到由香不想动,袁木又瞪了一眼,由香这才轻轻放开袁木跑去帮凯瑟琳。

  先将重伤的小黑绑在绳索上,三人也跟着抓住绳索登上飞机,由香抱着袁木,怕袁木受伤的肩膀使不出力气掉下来。袁木脸上有些微红,虽然隔着盔甲,但那种熟悉的异样触感…

  “嗨,伙计们,欢迎搭乘鸵鸟航班,准备好,我们回家咯。”扬声器中传来驾驶员的声音,大家都没有开口,没有完成任务的轻松和喜悦,由香还在帮袁木检查伤口,凯瑟琳则是默不作声,低头看着沉睡中的小黑不知在想着什么。

3.04时间暂停

梦是灵魂的旅行 黑肉馒头 893 2019.11.04 12:44

  回到复仇者上,小黑被医务人员抬走,听说性命保住了,这得多亏袁木的及时赶到,但右侧肺部损伤严重,好了以后也无法重回战场,只能在后勤部门待着。袁木肩上虽然看着恐怖,但实际上并不严重,只是被持盾者的高能激光器擦了点边,高温将袁木的盔甲爆裂融化,刺破血肉,一部分碎片和肌肉融在了一起,所以虽然伤势不重,但却非常痛苦。由香在旁边紧咬着嘴唇,自己也有些疑惑,为什么自己这么关心前辈?难道是一见钟情吗?想到这里连突然刷的一下变得通红,低着头找了个借口跑了。

  凯瑟琳依旧沉默不语,就那么沉默的坐着。袁木看着有些担心,抬起没受伤的一只手对凯瑟琳打着招呼

  “嗨,凯瑟琳长官,这事儿不怪你,你别放在心上,大家这不都活着回来了吗?而且任务完成的很完美,至于小黑...不是挺好吗?以后又不是见不到了,只是不能上战场了而已,这对他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凯瑟琳慢慢走到袁木的身边坐下,她的眼镜有些发红,似乎在竭力压抑着内心的痛苦。袁木轻叹了一声

  “哎...麦琪,你又何必将责任都背在自己身上...”

  凯瑟琳用手捂着脸,眼泪终于掉了下来,她用力的擦了擦,她不想将自己脆弱的一面表露出来,可是不知为何,当她见到袁木就忍不住,仿佛那就是她的依靠。

  凯瑟琳话中带着一丝哽咽

  “是我的自私害了大家,差点害死你们,我不该...”

  “住口。”袁木平静的说道“我不知道其他人的想法,但就我个人来说,找到线索救出缇娜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也是我的,所以你不要总是将所有的问题都自己承担。”

  凯瑟琳捧着袁木的脸吻了一下,确立刻被推开,袁木皱着眉说道

  “我说过了,这不是交易,我不希望你这样。”

  凯瑟琳苦笑一声,问道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帮我,为什么你不要求回报?是因为我老了吗?”

  袁木舒展眉头,微笑中带着一丝温柔轻声的对凯瑟琳说

  “麦琪,以前你给过我许多帮助,我都记得,我会帮你找到缇娜,不是为了报答你,我是喜欢你,但这都不是我帮你的理由...”

  袁木有些说不下去了,这种只有自己知道别人都不知道的感觉真难受。停了半晌才继续道

  “以后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凯瑟琳只当是袁木在说以前在她手下时发生的事情,虽然最后还是有些不明白,但也没有继续去想,点了点头又在袁木脸上吻了一下才站起身走了。

  ......

  袁木的房子里,伍德正急得团团转。沙发上的凯瑟琳也是愁眉不展,刚子突然打出一排字

  “已经接通信号,开始播放。”

  随后刚子的屏幕上出现袁木的身影。看到肩膀上裹着绷带躺在床上的袁木,凯瑟琳担心的手里撕扯着自己围裙,围裙已经变成一条条碎布,凯瑟琳问伍德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两个人都醒不过来?木怎么受伤了?”

  伍德摸着下巴也在思考这个问题,稍后有些不确定的答到

  “难道是那个茧?老板和由香都近距离长时间接触过,而你没有,这是唯一的区别。刚子,将画面回放,看看有没有其他讯息...”

  画面上开始出现袁木最初进入那个世界的画面,当放到凯瑟琳和袁木二人的对话时,凯瑟琳脸上有些发红,同时又对袁木的选择感到欣慰与感动。当看到袁木受伤的时候紧张的用双手捂住了嘴巴,眼眶里也有些湿润。

  “让我进去,我去把他们带回来!”凯瑟琳焦急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对伍德喊道。

  伍德抓了抓头,为难的说道

  “我也在想办法,目前虽然能定位他们的位置,但如果我们就这么传送过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以前没出现过这种情况,他们现在只是灵魂投影到平行世界的自己身体里,如果本体也过去了...况且老板不醒过来我也没有权限进行位移啊,老板不在的情况下我只能防御。”

  凯瑟琳脸上全是担忧,急道

  “那怎么办?我也去睡觉,看看能不能进去。”

  伍德翻了个白眼摆着手说道

  “哪那么容易,你以为想做梦去哪里就去哪里吗?不过问题既然出在茧上,还是我去在茧上找找线索。”

  “我也去...”凯瑟琳刚开口就被伍德打断

  “你不行,别问为什么,不行就是不行,在这里等着,我会尽快。”

  说完伍德一溜烟就跑了,刚子还待在原地,稍后打出一排字

  “还继续看吗?”

  凯瑟琳咬着嘴唇吐出一个字“看!”

  ......

  袁木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叫醒,上次任务回来已经三天了,可喜的是这里的医疗科技还不错,基本上恢复的七七八八,这当然和外星人带来的科技有关。

  揉了揉脑袋,袁木睡眼惺忪的起床开门,凯瑟琳正站在门口不等袁木说话,一把拉住袁木就往外跑,嘴里快速的说着

  “走,上次的情报解码了,可能是关于缇娜的。”

  袁木很想先洗个脸刷完牙再去,可是看着凯瑟琳急切的样子也只好一起跟过去先看看咯。

  由香早就起床了,听见门口的喧闹声也打开门,看到凯瑟琳正急匆匆的拉着袁木也二话不说跟了上去。

  来到作战指挥室,白胡子大叔还在认真研究着这份情报,凯瑟琳跑到门口突然站定,轻轻走了进去忐忑的问道

  “长官,情报核实过了吗?是不是缇娜?”

  白胡子大叔抬头看了凯瑟琳一眼,然后站起身敲了两下控制台的按键,大屏幕上显示解码完毕的情报。

  大叔轻咳了一声介绍道

  “请报上说外星人正在转移一个样本到阿拉斯加的一个实验室,请报上看,它们对这个样本很重视。我们知道,外星人一直将人类的DNA当做粘合剂组建各种生物模板,所以才有了变种人,但这个样本似乎很特别,情报中提到了‘灵力’,我们从其他的情报上也得到过关于灵力的信息,比如灰人的精神控制在它们认知中就是一种灵力的运用。总之理事会也决定全力夺取这个样本,完成任务之后直接将样本带到复仇者上来研究。这是样本的照片。”

  凯瑟琳看着屏幕上一个年轻女子沉睡的照片激动的双手捂住了嘴,喃喃道

  “是她,是她,是缇娜...”

  白胡子大叔皱了皱眉,说道

  “凯瑟琳,你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这次任务很重要。可喜其他小队都有任务,空闲的又都是刚训练的新兵。这次由袁木指挥吧。”

  说着白胡子大叔赞赏的看了看袁木继续道

  “你上次的表现很精彩,虽然开始做了些违反计划外的事情,但取得了更好的战果,这次破例晋升你为少尉,你和凯瑟琳现在平级,所以这次由你来带领任务。还有,你们现在人数不够,我给你们补充了一个新人...”

  说完大叔按下一个按钮,对着麦克风说道“进来吧。”一个亚裔帅哥走了进来对着众人敬了个礼。“长官好,西条范二报到。”

  袁木嘴角有点抽抽,刚刚还沉浸在连升三级的喜悦中,下一秒就来个人给他添堵。至于凯瑟琳她根本不在乎,只要能救出缇娜怎么样都行。范二则是兴奋的站到由香旁边不停的嘘寒问暖。

  白胡子大叔问袁木

  “袁队长打算给范二安排什么位置?”

  袁木摸着下巴故作认真思考,稍后答道

  “我们还缺个火力手。”

  范二急了,赶紧找借口

  “我没那么大的力量...”

  袁木走到范二面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没事,我们有EXO外骨骼装甲,火力强大,装甲也很棒。”

  范二愁眉苦脸的接着说

  “机动性也很差,我会成靶子的。”

  袁木正色道

  “这是命令!你这是对你的队友没有信心吗?”

  由香在也鼓励范二

  “加油,西条桑,你一定行的,我就靠你保护了哦。”

  范二马上来了精神拍着胸脯拼命表现。他不知道由香的心里却在说“我就靠你保护了,这样我就可以专心保护前辈了。”(范二,你一定要振作。)

  袁木嘴角挂起一丝冷笑,心里念叨着“小鞋已经穿上了,回头再慢慢炮制你。”

  凯瑟琳心里还在忐忑“一定要救出缇娜...呃范二是谁?”

  来到装备室,大叔递给袁木一外表光滑的黑色紧身盔甲,笑着介绍道

  “这是实验室刚刚研究出来的‘幽魂’护甲,可以隐形十秒,五分钟使用一次,可以避过光学和热能探查,只有生物扫描仪能发现它,目前只有一件样品,你在这次实战中试试。”

  袁木接过幽魂护甲,心情有点复杂,这是要当小白鼠吗?不过隐形十秒啊,真的很诱人。

  其他的装备和以前差不多,范二装备了EXO外骨骼装甲,配备腕部的粉碎炮和背部的微型火箭发射器。范二得瑟的在准备室转了两圈,怎么看都是在由香周围转悠。由香投去了鼓励的眼神,范二自信的摆了个pose。为什么曰本人总喜欢摆POSE?

  白胡子大叔等大家准备完毕才说道

  “这次没有任务简报,敌人情况不明,只知道对方车队的行进方向,骆驼运输机会将你们送到他们途经的一座大桥,桥上会有游击队提前设置障碍,等到他们被堵住的时候你们从后方发起进攻。另外对方的一个基地距离不远,你们要注意敌人的援军,尽快完成任务。”

  想了想大叔又补充道

  “上次出现的两种新型变种人我已经将资料存入你们的终端,路上看看,可惜上次的持盾变种人消失了,不然到时可以将残骸带回来给实验室研究一下。”

  袁木心虚,赶紧叉开话题

  “我看我们出发吧,赶紧的,早点干完早点收工回家。”

  凯瑟琳早就急不可耐了,一听袁木的话也微微点头,觉得袁木的确比她更适合当队长。

3.05

梦是灵魂的旅行 黑肉馒头 3392 2019.11.10 22:42

  到运输机上,扬声器又穿出熟悉的声音

  “呦,伙计们,欢迎再次搭乘鸵鸟号,这次和上次一样,只等两个小时,请各位坐好,我们出发咯。”

  袁木系好安全带,打开手持终端。强袭兵,近身战斗变种人,反应速度非常快,力量优秀,没有远程攻击能力。持盾者,防御型变种人,没有样本,具体情况不明,根据战斗视频分析很可能有增幅其他变种人防御的能力,具体范围不明,携带武器为激光步枪,其他不明...

  袁木看着一堆的不明有点后悔,看样子这个持盾者的功能很不错啊,可以范围增加友军的防御力,不知道是能量供应还是精神力供应,这次要是再碰到一定抓一个过来。

  范二还在那里找由香搭讪说着各种废话,由香有一句没一句的应和着,眼镜偷瞟袁木。凯瑟琳还在努力平复心情,让自己以最好的状态完成这次任务。

  飞机这次降落在地面,众人等了一会,飞机上转来敌人已经进入伏击圈的信息,接着飞机起飞,四人开始顺着道路两边向着桥的方向前进。

  桥上此时到处都是残破的汽车残害,桥中间已经被彻底堵死了,一队变种人正在联系基地,另一队正沿着道路警戒。

  袁木爬在一辆火车的车顶上拿着由香的狙击步枪观察这敌人的分布,敌方车队七八辆车,长度大概在一公里左右,看来不止运送样本,可能还有不少军火。最前方第二辆车有些特别,车体非常宽大,四周密不透风,车厢四周贴满了厚重的装甲。至少有十个变种人士兵和一个军官,还有两个持盾者和一台MEC,强袭兵似乎没有见到,不过有四个变异者在。

  最后方还有一个巨大的集装箱车,车里不时传来几声咆哮。袁木皱了皱眉,外星人抓的野兽吗?这是准备开动物园?

  将高斯狙击步枪还给由香,袁木翻身下车找凯瑟琳要了一颗战场扫描仪,慢慢靠近变种人士兵警戒线五六十米的地方顺着车底下将扫描仪滚了出去,扫描仪滚出去大概二三十米撞上了一个破损的轮胎停了下来,接着自动开始工作。袁木看着左手腕上的手持终端,上面清晰的显示出集装箱里一个巨大的身影,一根锁链困住,正在挣扎咆哮,车里还有一个变种人士兵,似乎正在拿着一支什么东西打算让怪兽平静下来。

  这是狂战士?上次任务看过介绍,但可能是情报失误,并没有在工厂里见到,这个是失控的样本吗?将终端上的信息发送给众人,凯瑟琳表情明显变得有些严肃。

  袁木想了想,安排范二在由香车前二十米的地方防御,如果发生意外,叫由香利用EXO装甲当做临时掩体。本以为范二会拒绝,谁知道这货竟然显得有些兴高采烈,使劲打着手势表示都包在他身上。

  范二此时的确非常感激袁木,本以为袁木对他多少有些敌意,看来是错怪队长了,“就让我范二当做由香酱坚实的盾牌吧”范二脸上泛着激动的红光。

  “由香优先攻击持盾者,范二准备火箭,接收坐标,凯瑟琳你去这个地点埋伏,等我的信号再开火...”

  发送完命令,袁木猫着腰接近变种人的警戒线附近隐蔽起来。

  “范二,三秒后火箭发射,由香等火箭打中再开火。”

  第二道命令发送完毕后,袁木一弯腰,将自己严严实实躲在掩体后面。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由香几乎是在爆炸响起的一瞬间瞄准持盾者开枪。袁木捂着脑袋迎接天上掉落的各种碎片,依然没有暴露,只是一直盯着手持终端。

  一声痛苦的咆哮声响起,接着几声闷沉的声音传来。还有零星杂乱的枪声。艳母看着终端上代表变种人的红点不断的消失心里不免升起一丝得意。

  但随即电浆步枪那古怪的声音再次传入袁木耳中,是变异者。袁木从掩体的缝隙向外看去,狂战士似乎已经被变异者控制住了,正在转身向自己的方向走来。

  “由香,再给狂战士一枪,别打要害。”

  随着袁木的命令空中再次划过一条明亮的直线,接着又是一声惨嚎。狂战士再次暴动,和身边的两个变异者打成一团,另外两个变异者则是各自找好掩体向由香射击。

  见鬼,袁木有点郁闷,为什么没跑过来送死?袁木抽出电弧剑,给凯瑟琳下达命令“麦琪右侧慢慢靠近准备攻击,等我这边开枪...”

  说完袁木启动幽魂护甲的隐形功能,无声无息的窜了出去。“1、2...”心里默数到当数到5的时候袁木已经出现在左侧变异者的身后,关闭隐形的同时手起刀落,直接将变异者的脑袋削成两半。然后一个翻滚向左侧躲避。

  右边的变异者立刻转身射击,将身体转到掩体的右侧,防止袁木从左侧攻击。凯瑟琳抓住机会在十来米外用碎片散弹枪将变异者的脑袋轰的稀烂。两个正在试图控制狂战士的变异者也转身攻击,接着其中一个变异者被狂战士一掌拍飞。

  由香的枪声再次传来,留在原地的最后一个变异者被打的一个踉跄。接着它的背后凭空出现一个人影,电弧剑带着蜂鸣再次斩落,袁木直接弃剑抓起碎片散弹枪顶着狂战士的脑袋就是一枪。又是一团血肉的碎块飞溅。袁木弯腰将地上的电弧剑一抄脚下不停的往回跑,一边还喊着“麦琪,撤退...”

  没错,占了便宜就跑,等下再找机会解决剩下的敌人。反正敌人在那里一时半会儿也跑不掉。袁木像阵风似的跑了七八十米直接跳进路边的石头后面气喘吁吁的躲了起来。

  “呼呼...报告情况...敌人有没有追过来...”

  袁木气喘吁吁的发送完信息然后又探出头警惕的张望了下四周。是自己太紧张了吗?总是有种不妙的预感。

  凯瑟琳和由香报告,并没有敌人追来,看来剩下的变种人和MEC是打算固守待援了。

  袁木掰着指头算了算,还剩下4个变种人士兵和一个军官,一台MEC还有个持盾者。不管怎么说,大头已经被吃掉了,可是剩下的敌人都围在那辆装甲卡车旁边,不好下手啊。

  仔细琢磨了一下,袁木叫大家向前推进到敌人方位圈外一百米左右的位置各自找好位置。自己则是又偷偷的向前潜入五十米,结果敌人一串子弹打过来吓得袁木赶紧又后撤了十米。

  袁木恨恨的看着前面龟壳似的防御对由香命令道

  “由香给我一个一个敲,我就不信它们光挨打不还手。”

  由香收到命令后开始一枪接着一枪的向这敌人射击,结果十多枪过去就死了一个变种人士兵,其他只是受了点伤,该死的持盾者。

  袁木爬在地上灵机一动,命令道

  “范二,趴下!用粉碎炮。”

  袁木想法是挺好的,因为路上大部分掩体都是横七竖八的汽车,所以贴近地面的防御相对薄弱一些,粉碎炮打的是扇形,虽然也会有部分碎片打在上面,但装甲运输车应该能顶得住。

  范二刚准备趴下突然耳边传来凯瑟琳愤怒的声音

  “不行!会伤到缇娜!木,我去。”

  说完凯瑟琳竟违抗命令开始独自行动,袁木不及叫住凯瑟琳,急得命令由香掩护,让范二向前推进准备接应,自己迅速跃出掩体消失在空气中。

  剩下的变种人和MEC发现正在一边闪躲一边向前突进的凯瑟琳,顿时所有的火力向她倾泻过去,凯瑟琳被压制在在桥边低矮的水泥护栏后根本无法移动。

  正在凯瑟琳抱着头蜷着身体努力让自己不要被密集的火力击中的时候,外面枪声突然停止,凯瑟琳疑惑的将头探出去看了一眼

  袁木出现在变种人队伍的中央,刚砍翻持盾者正准备扑向变种人军官。一个企图转身的变种人士兵因为身体抬高了一些,被由香抓住机会一枪干掉,范二也趁着停火的间隙冲向MEC。

  变种人军官侧身勉强避开袁木的刀锋,绕到车厢后躲了起来,剩下三个变种人士兵也藏在掩体后瞄准袁木拼命射击,MEC开始发射火箭,袁木缩在一个金属箱后面急得大吼

  “由香!”

  由香在MEC发射的时候就已经翻身下车,接着继续滚到另一辆汽车底下。但大家都没看见,只看见由香原先待着的卡车被炸成一个火球。范二眼睛都红了,抡起机械臂砸的MEC一个踉跄,接着用安装粉碎炮的机械臂将MEC自下而上挑了起来,直接开火,MEC从中间被粉碎炮炸成两截,范二的机械臂也震得粉碎,接着EXO被爆炸的气浪掀翻。

  袁木以为由香出事了,一时间觉得心如刀绞,从掩体后面突然跳出来,三个变种人士兵经验老道,没有跟着袁木的身影向上射击,而是瞄准袁木的落点开火,然而什么都没落下来。所有现场的人都吃惊的看着这诡异的一幕,冲入战圈解刚刚决掉变种人军官的凯瑟琳也楞住了停在原地。

  袁木飞起来了,就这么从空中直接飞过三个变种人的头顶,接着空中传来三声连续的枪响。

  扑通一声,袁木耗尽精神力直接掉在地上,凯瑟琳冲上去将袁木抱起来,拼命摇晃着袁木给他看战术终端,喊着

  “由香没事,她躲开了。”

  袁木觉得脑袋一阵剧痛,接着一股倦意袭来,勉强抬起手指了指装甲卡车,呢喃道“缇娜…”然后就睡了过去。由香此时才匆匆赶到,丢下枪检查袁木的情况,又在终端上敲了半天,才兴奋的喊道

  “太好了。前辈没事,只是睡着了。”

  范二还趴在地上,心中无限委屈,你们把我忘记了吗?EXO好重,我爬不起来…

  凯瑟琳听到袁木没事,这才露出了笑容,转身跑向卡车,悄悄用手抹了一下眼睛。

  不远处变种人基地,一个变种人军官正在对着屏幕上的人影敬礼,屏幕上传来命令

  “取消增援部队的支援,取消灵能单位的进攻。注意监视这个人,搜集关于他的情报。”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