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山难忘负情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第一章:公子眉间朱砂

千山难忘负情人 撂担子 2206 2019.11.22 14:46

  时是四月,春花落尽,绿叶渐生。宫里的桃花也落尽了,留下生了些许嫩叶的枝干。暖阳渐升,阳光透过层层绿叶在青石板上落下斑驳的光圈,一圈一圈,空空的,圈不住什么。

  青石板的那一边是凤鸾宫的主殿,朱栏红柱,雕梁画栋,入目尽是繁华。蓦地,步声在空里轻荡,一个红衣的女子从殿里走出,只见那女子肤胜雪,眉似黛,眸如水,倾城之姿宛若画中人。虽美倾城,一双凤眸无一丝神采,黛眉间隐隐藏着轻愁淡绪。这一个是凤鸾宫的主人,落雪。

  落雪瞧一眼沉闷颜色的宫墙,又瞧殿前落尽了花的桃树,枝上的新绿在阳光下尤是刺目,来到一株桃树下,伸出纤细的手,轻触枝间的嫩叶。暖暖的阳光落在她脸上,更映得雪肤莹润。

  凤眸一敛,落雪轻声道:“自我来后,这花落了几回?”随行的宫婢道:“回皇后娘娘,奴婢记得,今儿已是第三回了。”听得答,落雪长睫微颤,又一年桃花落尽,飞叶落絮间,已身在大佚皇宫三年了。宫婢看落雪一张倾国倾城的脸,不尤出了神。落雪美得恍若神仙妃子,气性又好,是最亲和不过的。只不知怎么不顺心,三年不曾笑语。待那一张脸笑起来,不知该怎样动人心弦。

  “皇后娘娘,宫外来了个公子,皇上在清和宫摆宴。咱家特地来问娘娘,娘娘可有兴去瞧瞧?”公公轻轻走进来,低声道。三年间,大佚皇子桑薄野从未进凤鸾宫,落雪也从未出过凤鸾宫。每每有宴,子桑薄野总着人来请,落雪从未应过。只这一回,落雪看这一堵宫墙外扑棱着翅膀飞掠过的麻雀,应了。

  “走罢。”落雪轻轻说了一句,往宫外走去。宫婢们相看几眼,忙跟了过去。凤鸾宫外的阳光刺耳得很,却有淡淡的温暖。落雪抬起头,看得天边飞过的麻雀,如水的眸子还是无一丝神采。

  大佚皇子桑薄野在清和宫宴请天下第一富商无玉公子。落雪到清和宫时,笙歌已奏,满殿酒香萦鼻。殿上红衣舞者水袖轻扬,刹那红花自水袖飞出,落了满天。

  “皇后娘娘驾到。”清和宫外的太监高高喊了一声,满宫的人起身福了身子。首座上的子桑薄野一双幽深的墨眸紧紧盯着宫门,俊逸天成的面容却清冷得无一丝温意。

  末一会,落雪来了。一袭红衣,容颜倾国又倾城,天上人间,芳华无双。一殿的人瞧着落雪的惊世容姿不由得生了痴,一时满殿寂静。落雪一双水眸静静看着子桑薄野,眸光淡若水雾,无关悲喜,浅冷无情,未有一丝烟火温意。

  子桑薄野看落雪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心猛地刺疼了。三年了,她终出了凤鸾宫,他终见了她。她还是如以往一般,见他不恨不怨,他无喜无欢。

  落雪来到殿上,行了一礼,道:“见过皇上。”子桑薄野站起身,缓缓来到落雪身前,看她如同羽毛一般柔软的长睫,墨眸一荡,低声道:“皇后请起。”说着伸出修长的手,欲扶她起来。

  落雪凤眸一敛,避开子桑薄野的手。子桑薄野的手一时悬在空里,又看落雪一张无甚神情的脸,默默收回了手。转身回到首座坐下,道:“皇后坐罢。”落雪应了一声,在子桑薄野旁的座位坐下,移眸不再看子桑薄野一眼。

  子桑薄野看落雪无情的侧脸,墨眸一荡,偏了脸不敢再看。子桑薄野知晓她不厌恨他,因他是子桑无玉的皇弟,她怎么也不会恨他、怨他。

  “无玉公子到。”不一会,宫外的太监又声高呼。落雪听得无玉二字,身子猛地一颤,手握紧成拳,凤眸紧盯着殿门。子桑薄野听了,转头瞧落雪,看她别样急切的神情,心不由一沉。她却不知子桑薄野在看自己,一心只盯着殿门。

  但见阳光下来的一个公子,着一袭墨衣衫,身形修长。近了,尤见公子眉间一点殷红朱砂,轻笑芳华,当真是如画谪仙,俊美无俦。落雪瞧着眉间朱砂的公子,瞬时心如刀割,疼痛万分,不觉间红了眼眶子。这个公子生得与子桑无玉一模一样,只是多了眉间一点朱砂。子桑薄野瞧殿上的无玉,修眉一皱。无玉公子的模样太像子桑无玉,连着名字,也是一样的。

  “南山无玉拜见皇上,皇后娘娘。”无玉礼了身子,轻笑道。落雪听他言语,那声音竟与子桑无玉无甚出入,猛地站起身,慌乱动作间,扫落一桌玉杯子。她的泪珠猛然滑落,颤着声问他:“你道……何处来……”

  “无玉自南山来。”无玉看落雪倾国倾城的脸,轻笑道。

  “南山……”无玉竟自南山来。听得答,落雪一双眸子盈满了水光,瘦弱的身子摇摇欲坠。子桑薄野看落雪失魂落魄的模样,墨眸一荡,冷声道:“皇后身子不适,送回凤鸾宫。”说罢,再看殿上的无玉公子,墨眸渐冷。

  落雪痴痴呆呆瞧着无玉,凤眸一片萧清水光。无玉见了,展颜同她一笑,温雅无双,墨玉般眸子里却无半分烟火情谊。她看他一张俊美无俦的脸,泪珠猛地落下来,不止不休。

  宫婢应子桑薄野的令,来扶着落雪。宫婢扶着落雪走过了无玉,落雪回首看他,可他不曾来看她,如画的侧脸浅笑盈然,纵然笑意无情也惑人。她心间一窒,垂下了眸子不再看他,泪落得更凶。略有些暖意的阳光落在发上、脸上,她却未觉半分暖。

  回到宫里,落雪遣散了宫人,静静倚在榻上,凤眸呆呆的,一滴眼泪也没有了。那一张脸纵使倾国倾城,现下也苍白得没有颜色,失了神采生气。无玉,子桑无玉。落雪三年里日日念着的温润如玉的子桑无玉,早便没了。她曾愿舍命追随的子桑无玉,独独丢下她一个,征战西北,未再生还。她愿食噬魂红花中噬魂毒,以此保子桑无玉一命。雪山上的圣姑告诉她,子桑无玉只是一魂,寄魂红花只能保这一魂不在人间破散,而魂魄的主人或一世也无缘见得。她亦无悔。

  子桑无玉的骨灰,被落雪亲手葬在了南山。而后,她被迫入主凤鸾宫。或许灭了心思,三年不曾踏出宫半步。她还未想,今生还能见到那一张脸。只是清和宫上那一个墨衣的公子,看似温雅无双,实则无心无情。他不是大佚的摄政王子桑无玉,是天下第一富商,无玉公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