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魔王殿下饶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第五十三章:牛头马面

魔王殿下饶命 坐井要观天 2085 2019.12.25 19:07

  这里的天永远都是灰蒙蒙的,这里的空气永远都漂浮着一股死寂的味道,这里脚踩的土地永远都是灰黑色的。

  黑雾翻腾,两道身影出现在一条笔直的大道上。

  吴小六扫视着死寂沉沉的周边,嘟囔道:“鬼界,可真是阴沉沉的”。

  上官云没好气说道:“我说不来,你偏要来”。

  吴小六瞟了一眼,狡黠地笑道:“你怕啦?”

  上官云浓浓的眉毛一扬,昂首挺胸道:“怕?我堂堂魔界大皇子会怕”目光望向前方,无畏地说道:“区区鬼界的魑魅魍魉我还不放在眼里”。

  吴小六似笑非笑地颔首道:“那就好”。

  突然,一只惨白干瘪的胳膊搭在吴小六肩头。

  吴小六吓的跳了起来,手忙脚乱地将胳膊甩了出去。

  上官云嘴角勾着笑意:“区区一只死人胳膊就把你吓成这样啦,待会进了鬼界,还不得尿裤子”。

  吴小六又羞又怒,怒吼道:“上官云”抬手,打了过去。

  上官云脚底抹油,转身便跑。

  吴小六紧追了出去,边追边骂:“别跑,给我站住”。

  两人一前一后追赶着。

  过了一会儿,上官云摆手道:“算了算了,别闹啦”。

  吴小六不管不顾,早早握好的拳头击向他的胸口。

  上官云身体灵活地躲避开来,呵斥道:“吴小六,你疯啦,都说不闹啦”。

  吴小六驳斥道:“你说不闹,就不闹”

  很快,觉得这句话不对劲,立马改口道:“明明就是你先挑衅我的”

  一个飞毛腿踢了过去。

  上官云手一捞,抓住她的脚裸:“来劲了是吧”。

  吴小六冷哼一声,面无惧色,用力地蹬着腿,骂道:“快放开我,放开我”

  上官云抓着她的脚裸,往自己这头一送,吴小六身体重心不稳,朝着自己这边撞来。

  上官云张开双臂,以慈父般的胸怀接纳了她。

  被抱在怀里的吴小六奋力反抗,边反抗边骂道:“放开我,快点放开我”。

  上官云无动于衷。

  吴小六索性张开嘴巴,一口整齐洁白的银牙咬在他的肩头。

  上官云俊美的脸庞微微抽动,凑到她的耳旁,威胁的口吻说道:“吴小六,最近胆子是不是越来越大啦”。

  温热的呼吸随着说话声吐进吴小六的耳朵里。

  吴小六不禁打了寒颤,仍然要紧牙关,底气十足地说道:“对啊,我胆子就是越来越大了,难道还任由你欺负不成”。

  上官云狡黠地笑道:“欺负?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你啦,我看明明是你欺负我才对”。

  一股温热气息再次吐进吴小六的耳朵里。

  吴小六咬牙骂道:“不要在对着我耳朵说话啦,痒死啦”。

  上官云道:“可以,不过你要亲我一下”。

  闻言,吴小六脸立马红了,抬脚踩在上官云的脚背上,狠狠一拧。

  力道十足,足足将吃奶的劲都使出来啦。

  上官云脸色微变,眉头皱起,但锁合的手臂依旧没有松开的痕迹。

  他佯装着愤怒地说道:“好你个吴小六,想谋杀亲夫是吧”。

  听着近在迟尺的愤怒语气,吴小六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心底是一万个胆惧,但是,表面依然是强装镇定:“谁叫你不松开?自作自受”。

  这句话刚一落下,鲜嫩的唇压了下来,堵住吴小六的嘴。

  吴小六灵秀的双眼睁的老大,精致的小脸蛋涨得通红。

  吴小六伸手奋奋地推了出去。

  上官云双手死死地抱紧,堵住的唇没有丝毫松动,恰有一副咬定青山不放松,任而东西南北风的大无畏姿态。

  吴小六却是不好受,嘴唇长时间的被堵住,导致呼吸不顺畅,脸色涨成紫红色。

  上官云瞧着她脸色变化,这次松开了口。

  吴小六连连咳嗽,骂道:“上官云,你要死啊”。

  上官云傲娇地说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咬我”。

  吴小六瞪着他,怒吼道:“放开我”。

  上官云也瞪着她。

  吴小六妥协地说道:“我憋得难受”。

  上官云这才慢慢地松开手。

  吴小六赶忙后退了几步,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上官云表情自然地看着她,脸上隐隐可见一丝幸灾乐祸的意味。

  吴小六狠狠地瞪着他,但鉴于武力值悬殊太大,只能咬着牙,用力地跺着地面。

  上官云像是没有看到一般,双手负后,踱着步,悠悠地从吴小六的身旁经过。

  看着对方一脸得意的表情,吴小六心中的愤怒更甚,胸口剧烈地起伏,银牙咬的咯咯作响。

  “快点跟上来”上官云的声音悠悠地传来。

  吴小六转身,瞪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

  “这里不知道会不会突然冒出什么妖魔鬼怪,不跟紧点,到时候,我可是爱莫能助哦”有点幸灾乐祸的善意提醒再次传来。

  吴小六瞪着他,呼呼的风声刮起,像是鬼吼,又仿佛是幽灵在哭泣,吴小六眼一扫,好像瞧着一片虚幻的白影晃晃悠悠地飘荡而来。

  她咽下一口唾沫,双脚不听使唤地朝着上官云奔去。

  上官云故意地放慢了脚步,等到她追上了自己,眯着眼,笑道:“怎么,遇见鬼啦”。

  吴小六白眼道:“遇见一个大头鬼”。

  上官云也不反驳,抬头,隐隐地看见一座漆黑的大门。

  吴小六望了过去,由于距离较远,并没有看清楚那几个字。

  上官云淡然地说道:“鬼门关到啦”。

  吴小六倒吸口冷气,喃喃道:“鬼门关”。

  上官云从怀里掏出两枚黑色药丸隐形丹,自己服下一粒,递给吴小六一粒。

  两人的模样还是同之前一样,只是寻常鬼界的侍卫和幽魂都是看不到的。

  行至漆黑大门前,吴小六总算看清楚了那三个猩红大字:鬼门关。

  大门两旁各站着一名守卫。

  一个马面人身,一个牛头人身,都穿着黑色劲服。

  马面人胸前绘有马面图饰,手持狼牙棒,牛头人胸前绘有牛头图饰,手持单刃长柄斧。

  吴小六吃惊道:“牛头马面”。

  上官云笑道:“你倒是挺见多识广的”。

  吴小六瞪眼道:“你以为我跟你一样白痴啊”。

  上官云挑着眉,身体前倾。

  吴小六以为他又要动手,赶忙同他拉开一段距离。

  看着她受惊的模样,上官云嘴角上扬,心头得意。

  

第五十四章:黑白无常

魔王殿下饶命 坐井要观天 2065 2019.12.26 14:52

  鬼门关。

  牛头唉声叹气道:“兄弟,最近日子不好过呀”。

  马面叹了口气:“是啊,老兄,最近的工薪比往年要少很多啊”。

  牛头纳闷道:“今年的业绩还不错啊,工薪怎么就下降了呢?”

  马面道:“何止是工薪,现在连油水都捞不到了,以前每逢清明,中元,寒衣都可以从一些幽魂的身上捞些金银来花,现在怎么捞都捞不到啦,好像都他吗的成穷鬼啦”

  牛头开口道:“我觉得奇怪的很,有时候甚至会怀疑是不是全被阎王老儿给刮走啦”。

  马面郑重地说道:“在清明,中元,寒衣这些节日当天,我都会去找那些幽魂,可他们都说自己儿孙烧来的金银全没了,我问是不是没烧,他们说烧了,就是突然间就没了,好像不翼而飞般”。

  牛头挠了挠头,困惑道:“你说除了阎王,还有谁有这么大的能力?”

  马面皱眉道:“五方鬼帝?”

  牛头摇了摇头:“应该不可能,没有特允,他们是不能离开自己辖区的,跟何况他们一旦动了,老阎老头是一定知道的”

  马面道:“这么说,最大的可能性就是阎王啦”

  牛头怒吼道:“他要是刮取了这么多,还敢私扣我们的工钱,我就摘了他的头上官帽”。

  马面赶紧嘘嘘道:“老牛,小点声,如果传到阎王的耳朵里有你一顿好果子吃”

  牛头冷哼了一声。

  马面皱眉思索道:“阎王老头好像也不是那样的人,况且他做这样的事,只会搞得大家都忿忿不平,不利于鬼界的稳定”。

  牛头冷静下来,想了想:“听你这么一说,好像几分道理”。

  马面脑中灵光一闪,猝然间,想起了一人。

  牛头也想到了一人。

  两人双目对视,异口同声道:“崔判官”。

  牛头咬牙道:“绝对是收银粮的崔判官搞的鬼”。

  马面点了点头道:“有可能”。

  隐形的吴小六踏进鬼门关,从牛头马面的身旁经过,听着他们的对话,感觉既好笑又新鲜,鬼界里的人也要工钱。

  上官云看着她脸上带起的笑意,似乎是知道她心中所想,笑道:“无论是人是鬼都要吃饭,都要享受,当然得需要钱啦”。

  吴小六纳闷道:“那他们吃什么,玩什么”。

  上官云笑道:“那就要看阳间的人烧什么,送什么呢?”

  吴小六拧着眉,沉思着。

  看着她深思的模样,上官云忍不住伸手抚平她拧紧的眉头。

  吴小六拍开他的手,瞪了他一眼。

  上官云不恼怒,微微一笑。

  两人径直地走过鬼门关,沿着黄泉路一直往前走,阴冷的风吹来,更加令人毛骨悚然,后脊发凉。

  吴小六眨了眨眼,前方突然有两道黑白身影晃晃悠悠地飘了过来。

  吴小六有些胆战心惊:“那是什么东西?”

  上官云笑道:“那不是东西,是两个人”。

  吴小六皱眉道:“两个人?”

  上官云淡然地说道:“而且你还认识?”

  吴小六吃惊道:“我认识?”

  上官云点了点头。

  黑白身影越来越近。

  一个穿着漆黑长袍,面黑似炭,头戴黑色高帽,双手拿着锁链手铐。

  一个穿着雪白长袍,面白如雪,头戴白色高帽,双手持着锁链脚铐。

  吴小六倒吸了冷气,脱口而出道:“黑白无常”

  上官云笑眯眯道:“记性不错”。

  看着朝自己飘来的黑白无常,脑海中不禁想起当日他们抓饿死鬼的情景,心底泛起疙瘩,赶忙退让到一旁。

  上官云一只手搭在她的肩头,温和地说道:“放心,他们既看不见我们,也听不见我们说话”。

  尽管如此,鉴于饿死鬼的悲惨结局,吴小六还是心底犯怵。

  黑无常缓缓说道:“这个月的工钱,你发了多少?”

  白无常叹一口气:“别提了兄弟,一连三个月都比以往少发了不少,都不够我进牌坊搓几把的”。

  黑无常晃了晃脑袋,无奈道:“自从发生了饿死鬼的那件事情后,我们的日子就一天不如一天”。

  白无常眨了眨雪白的眸子,困惑道:“我也觉得奇怪,这每个月抓进来的幽魂也不少,怎么我们的业绩不仅提不上去,还下降了呢”。

  黑无常接口道:“就算跑了一个饿死鬼,那也不全怨我们呢,更何况现在也把他抓回来啦,阎王爷就算惩罚我们,扣我们工薪也该有个限度啊”。

  白无常郑重地说道:“这事,我问过阎王啦”。

  黑无常瞪大黑溜溜的双眼,惊讶道:“你问过?”

  白无常点了点头。

  黑无常急切地问道:“阎王怎么说?”

  白无常坦然地说道:“阎王说从来都没有因为这件事而扣过我们的工薪,之所以我们的工薪会降低,那是因为整个鬼界的业绩都不好”。

  听到阎王没有惩罚我们,黑无常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那就好,那就好”。

  后知后觉的他,想到了白无常的后半句,立马张大嘴,万分震惊道:“业绩不好,怎么可能,我们这三个月来,抓获的幽魂可不比往月少吧,工钱不升还反而降呢”。

  白无常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

  黑无常眼珠子转了转:“我们去问问牛头马面”。

  白无常点头道:“好”。

  两道黑白身影越过吴小六和上官云,晃晃悠悠地朝着鬼门关飘去。

  吴小六咂舌道:“怎么,他们也讲工薪的事”。

  上官云道:“因为这是一件大事啊”。

  吴小六眨了眨眼,有些懵懂的样子。

  上官云搂着她的肩头,靠的自己更近一些,可亲地说道:“你想想看,你辛辛苦苦干了一个月,可是工薪却领了那么一点点,还不够自己花的,你说苦不苦逼”。

  一生锦衣玉食,从未出门干过事的吴小六,想起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的对话,下意识地说道:“那就让阎王爷多发一些啊”。

  上官云拧着她精致如瓷娃娃的脸蛋,讪笑道:“你想叫阎王爷多发,阎王爷就会多发啊”。

  吴小六纳闷道:“为什么不多发”。

  上官云顺着黄泉路,遥望向了地府深处,意味深长地说道:“这个问题,就得去问阎王爷本人”。

  

第五十五章:拔舌地狱

魔王殿下饶命 坐井要观天 3020 2019.12.27 15:54

  拔舌地狱。

  凡在世之人,挑拨离间,诽谤害人,油嘴滑舌,巧言相辩,说谎骗人,死后被打入拔舌地狱,小鬼掰开幽魂的嘴,用铁钳夹住舌头,生生拔下,非一下拔下,而是拉长,慢拽,慢慢地拔下。

  入眼处,尽是幽魂哀嚎的场景,一个个幽魂被绑在柱子上,或被埋在土地里,只露出一个头,或几个幽魂背对背捆绑在一起。

  一个个小鬼手拿着铁钳,将幽魂的嘴巴撬开,用铁钳夹住舌头,慢慢地拉扯出来。

  幽魂在哭泣,在哀嚎,在怒骂。

  但,都是无济于事。

  铁钳仍然夹住猩红的舌头慢慢地朝外拉,软软的舌头越拉越长,最后整个舌头连根拔起,完整地拽了出来。

  幽魂在哀嚎,在痛苦,不过下一秒,小鬼手一伸,抓着舌头塞进了幽魂的嘴里。

  猩红舌头落地生根,很快,一切恢复如初。

  哀嚎痛哭的幽魂不再哭泣,身上的痛苦慢慢地消失。

  下一秒之后,小鬼再一次撬开幽魂的嘴,铁钳伸入他的嘴中,夹住他猩红的舌头,慢慢的拉扯出来,幽魂再一次发出杀猪般的哀嚎声。

  周而复始,永不厌倦。

  吴小六看的是心惊肉跳,舌头都开始发麻,颤声道:“这是什么地方?”

  上官云淡然地说道:“拔舌地狱”。

  吴小六皱眉道:“拔舌地狱”。

  上官云接口道:“十八层地狱的第一层”。

  吴小六怔了怔,恍然大悟道:“我们到了十八层地狱”。

  上官云点了点头。

  看着前面惨状,听着在耳边不停回荡的哀嚎声,吴小六浑身起鸡皮疙瘩,忙问道:“我们不是去找阎王吗?怎么跑这里来啦?”

  上官云迟疑几秒,坦然地说道:“我也不知道”。

  吴小六张大嘴,讶异道:“你也不知道,不是你带的路吗?”

  上官云道:“我迷路啦”。

  吴小六一怔,心底是一万个草拟马奔腾而过,没好气地说道:“那你还带路”。

  上官云坦然地说道:“我又没说在前面领路,是你跟着我走的,而且,你也没讲要去见阎王啊”。

  吴小六一时语噎,愤怒积压,胸膛剧烈的起伏。

  上官云一只手搭在她的肩头,安慰道:“好啦,消消气,既来之则安之”。

  吴小六忿忿地甩开他的手。

  上官云一怔,心中暗叹道:“这样就生气啦”。

  吴小六往前走了几步,看着前方的惨状和痛苦的哀嚎声,心底顿时打起了鼓,咽了口唾沫,步伐踌躇了起来。

  一个幽幽的声音传来:“跟着我”。

  吴小六别过头,忿忿道:“凭什么叫我跟着你”。

  上官云耸了耸肩:“不跟着我也可以,只是,我怕到时候你被这些小鬼发现的话,可能也会把你舌头…”右手佯装朝嘴里抓,舌头吐出,翻了白眼。

  吴小六瞧着遍体生寒,不过,能嫁给魔界大皇子的女人,也绝非等闲之辈,挺起胸膛,气势十足地说道:“你少吓唬人,本姑娘可不是吓大的”。

  上官云颔首道:“有理”

  转身,迈开步伐,往前走去。

  看着独自往前走的挺拔身影,吴小六鼻子哼气,不以为然道:“难道本姑娘就非要靠你不成”。

  痛苦,哀嚎的惨叫声接二连三地回荡在吴小六耳畔,看着一条条猩红舌头被拔出,然后又塞回去,接着再拔出来的可怖场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回过头,看向上官云的方向,刚刚还在的人影,恍惚间,不见踪迹。

  吴小六擦了擦眼,不相信地瞧了瞧,往前奔去,站在上官云刚才站的地方,好好打量扫视着。

  周围全是小鬼拔幽魂舌头的场景,上官云却想凭空消失了一样,不见踪迹。

  吴小六有些慌了,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一时间,天旋地转,摸不着南北。

  突然,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响起。

  “小姑娘,你怎么进来的”。

  吴小六循声望去。

  一个蓝衣襟,绿色脑袋,瞪着两大眼的小鬼,直直地看着他。

  吴小六吓得长吐出一口气,刚想找个辩解的理由溜走,猛然间想起,自己服下隐身丹,对方是看不到我的,提着的心悄悄放下,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

  小鬼刀:“你是谁”

  吴小六一怔,强装着没听见。

  小鬼道:“问你话呢,快说啊”。

  吴小六深吸了口气,心里打起鼓,难道他看得见我。

  小鬼不悦道:“你哑巴了吗?”

  吴小六不相信地望了望四周。

  绿头小鬼继续道:“就是你”。

  吴小六两眼顿时瞪大,牙齿打战,自指着鼻梁,讶异道:“你看的见我?”

  小鬼怒道:“肯定看的见你,你是谁啊,快点回答我”。

  吴小六有些六神无主,脑中急速思索对策。

  小鬼吼道:“不回答是吧,待会我抓着你,把你舌头给扯下来”

  吴小六捂着嘴巴,惶恐道:“不要扯我舌头”

  “那你快说”。

  吴小六眼珠子转了转,狠下心来,开口道:“我是被一个人带进这里来的,我是无辜的,是他硬逼着我进来的”。

  小鬼道:“是谁?”

  吴小六道:他叫上官云”。

  小鬼皱眉道:“上官云?”

  他摇了摇硕大的脑袋:“没听说过,他什么来头,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将你带进来”。

  吴小六支支吾吾。

  小鬼怒吼道:“快说,不然我就要把你舌头扯下来”

  双手做了个抓扯的动作。

  吴小六吓了一大跳,赶忙开口道:“他是魔界的人”。

  小鬼吃了一惊:“魔界”。

  吴小六点头道:“对,就是魔界的人”

  小鬼道:“魔界的人,怎么会突然踏入我们鬼界呢?”

  两个硕大的眼睛瞪向吴小六。

  吴小六被看的直发毛。

  小鬼道厉声道:“你是他什么人?”

  吴小六沉思片刻,毫不犹豫地说道:“我不认识他,是他强行把我抓进来的”。

  小鬼皱眉,瞧着她。

  吴小六双手合十,装着无辜的扮相,哀求道:“大爷,你行行好,把我放了吧,你放了我,我就带你去抓他”。

  小鬼冷笑道:“放了你?”

  吴小六似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小鬼道:“放了你,也不是不行”。

  吴小六眼中闪过希望的曙光。

  小鬼一步一步地向他走近,两只碧绿的手掌互搓,露出猥亵的笑容:“不过,要把你的舌头先扯下来”。

  吴小六心惊肉跳:“为什么?”

  小鬼阴冷地笑道:“因为我喜欢扯舌头”。

  闻言,吴小六如坠冰窟,全身打战。

  小鬼哈哈笑道:“又白又嫩的女人舌头我可是从没有扯过,一定很鲜嫩的”。

  自己伸出猩红细长的舌头,舔了舔嘴巴。

  吴小六一步一步后退,警告道:“你别过来,别过来”。

  小鬼没有听她任何的辩驳,一个纵身,扑了上去。

  吴小六跌倒在地,眼睛闭起,只觉得有一个很重的物体压在身上。

  好久好久,紧闭双眼的吴小六状着胆子,睁开一条缝,打量四周。

  一个穿着黑色衣襟的挺拔身影映入眼帘。

  吴小六眼睛瞪大,总算是完完全全地看清楚来人,惊掉了下巴,脱口而出道:“上官云”

  上官云坐在她的身上,双手搂着她的后背,笑眯眯地看着她。

  吴小六眨了眨眼,疑惑道:“刚才那个小鬼呢?”

  上官云眯着眼道:“跑啦”。

  吴小六不相信道:“跑了?”

  上官云点头道:“被我赶跑的”。

  吴小六睁着眼,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目光朝着周边打量着,确实是不见小鬼的踪迹。

  上官云笑呵呵道:“怎么样,你相公厉害吧”。

  吴小六翻着白眼,质问道:“刚才你跑哪里去了,我怎么找不到你”。

  上官云苦着脸,作着无辜的表情:“我在前面呢,你走的太慢了,落在后面,所以没有看到我”。

  吴小六喃喃道:“是吗?”

  上官云肯定地说道:“当然是这样,我一发现你没跟上来,就赶紧跑回来,恰好看到一头绿毛小鬼往你身上扑,我眼疾手快,一脚踹飞了他,双手护住了你”。

  上官云身体前倾,关心地问道:“怎么样,没受伤吧”

  吴小六看着逼近自己的脸庞,扭头道:“离我远点”。

  上官云叹了一口气:“我费尽心力的救你,想不到你居然这么嫌弃我”。

  看着他伤心的语气,吴小六心里落不忍:“行了,这次是我莽撞啦”。

  上官云恢复神色:“你还知道是你莽撞啊,要不是我及时赶回来,恐怕你这舌头就要被扯掉啦”。

  吴小六皱眉道:“你怎么知道我的舌头会被扯掉”。

  上官云愣了愣,肃然道:“这是是拔舌地狱,当然是扯舌头啦”。

  吴小六眉头微蹙,突然小脸红了起来。

  上官云急忙问道:“怎么啦,那里不舒服?”

  吴小六红着脸,很不好意思地催促道:”赶紧从我身上下来”。

  吴小六跌坐在地上,上官云坐在她的身体小腹处的位置,两只手抱着她的后背,女在下,男在上,姿势引人遐想。

  

第五十六章:十八层地狱

魔王殿下饶命 坐井要观天 2071 2020.01.04 16:31

  上官云和吴小六一路向前深入,十八层地域一路逛到底。

  剪刀地狱,铁树地狱,孽镜地狱,蒸笼地狱,铜柱地狱,刀山地狱,冰山地狱,油锅地狱,牛坑地狱,石压地狱,舂臼地狱,血池地狱,枉死地狱,磔刑地狱,火山地狱,石磨地狱,刀锯地狱。

  看着刀锯地狱里的情形,吴小六立马羞红了脸,赶忙别过头,闭着眼,嘟囔道:“这最后一层地狱怎么是这副德行?”

  上官云唇角勾起一抹不嫌事大的笑容:“那副德行?”。

  闻言,吴小六脸颊的涨红之色直接红透到耳根子,狠狠地踩着他的脚背。

  上官云眉头皱起,神色依然不变。

  吴小六低着头,不敢再看。

  刀锯地狱的幽魂全部脱光了衣服,呈大字形捆绑在四根的木桩之上,由裆部开始至头部,用锯锯毙。

  这么羞耻的动作,虽然吴小六已成人妇,但依旧还是个小媳妇,见到这种场景,肯定是心惊肉跳,难为情。

  上官云不以为然,悠悠地开口道:“凡偷工减料,欺上瞒下,拐诱妇女儿童,买卖不公之人,死后便会打入刀锯地狱,受此极刑”。

  他看着低头的吴小六,含笑道:“这可是十八层地狱的最后一层,你不抬头欣赏一番”。

  吴小六骂道:“欣赏你个大头鬼”。

  上官云欣然受之。

  吴小六眼角一瞟,见上官云依旧站在原地,双眼微眯,坦然地欣赏着前方的场景,一声声的惨叫声,撕心裂肺声回荡在整个刀锯地狱。

  这样的叫声映衬着刀锯地狱的场景,倒真是有些紧张刺激又热血的感觉,当然,吴小六可是浑身都不自在。

  她转过身,催促道:“走吧,快离开这”。

  转身,便要原路返回。

  上官云拉住她的手臂,笑道:“你还想走一遭”。

  吴小六怔了怔,纳闷道:“不是原路返回吗?”

  上官云微微笑道:“如果你想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吴小六听着他的语气,知道有近路,退后俩步,并没有转身,而是站在上官云身旁。

  上官云温和一笑,牵着吴小六的手,走向一处幽静的小道。

  过了一个拐角,却是个死胡同,吴小六纳闷道:“这个是死胡同,那有路?”

  上官云不说话,拉着她的手,径直地向前走去。

  眼前便要撞墙了,吴小六急忙大喊道:“快停下”。

  上官云不管不顾。

  没有撞墙的声音,两人径直地穿墙而过,一道波浪涟漪荡漾开来。

  吴小六眼一睁,打量着四周,赫然发现自己居然站在黄泉路上。

  她眨着眼,满脸困惑之色。

  上官云微微一笑道:“每一层地域都有一面通道,可以从黄泉路自通任何地狱”。

  吴小六默然半响,呆呆地看着他。

  上官云曲指弹了她光洁的额头,含笑道:“倘若没有直达通道的话,倘若羁押第七层幽魂还要从第一层按着顺序一路押到第七层啊”。

  吴小六微微颔首。

  上官云开口刚要说走,忽然,他眼神一瞟,锁掉到一缕转瞬即逝的金色光芒,这缕光芒很细小,速度也很快,迅速如闪电,但是,却逃不过上官云的双眼。

  他拉着吴小六追了出去。

  吴小六惊魂未定,困惑道:“干嘛?”

  上官云也不说话。

  不多时,两人站在一栋庞大暗沉的殿宇外,黑金匾额上,写着三个遒劲大字:森罗殿。

  上官云皱着眉,喃喃道:“居然跑到这里来啦”。

  他看着吴小六,回答她原先的问题:“刚才,我发现了一缕黯淡金光飞过,心中好奇,便带着你追了过来”。

  吴小六皱眉道:“金光?”。

  上官云面色凝重:“没错,而且并非鬼界之物”。

  他望向前方的高耸殿宇,语气带着几分不解之色:“只是我没想到那道金光居然会跑进这里”。

  吴小六望向鬼气森森的殿宇,喊出声:“森罗殿,这不是阎王殿吗?”

  上官云颔首道:“没错”思索片刻,沉声道:“那道金光很暗沉,不像仙佛之物,也一定不是鬼界之物,怎么溜到这里来呢?”

  吴小六看着他皱眉沉思的模样,提议道:“光想有什么用,倒不如咱们进去问一问,不就知道啦”。

  上官云嗯了一声,微微一笑,简短地说道:“好”。

  两人跨进殿门,鬼气森森,空气漂浮着几团蓝色幽火,沿着碎石小道向前走,跨过一道铁锁拱桥。

  看着大殿之中,端坐着一名戴着平天冠,墨黑锦袍,虬髯黑须的中年男子,他正埋首案桌,目光凝视着翻开的案卷,神情焦灼。

  他的旁边站着一名黑袍短须,手捧一根怪异长毛笔的中年男子,目光停留在翻开的案卷上,神色紧张。

  虬髯黑须的男子焦急地问道:“崔判官,这个月的进账额怎么又少了”。

  崔判官道:“阎王爷,这个我也不清楚,但是,每一个月的进账钱款都在这里,一分不差”。

  阎王爷道:“是一分不差,可是越来越少,却是为何”。

  崔判官神经一绷紧,语气竭力地保持平静,道:“这个下官不清楚?”

  阎王爷颇有怒意,厉声道:“不清楚,在这样下去,鬼界就恐怕就要出大乱子了,牛头马面,黑白无常那些鬼差是不是都来我这里哭诉,说发的工薪少了,不够花不够用,刚开始,我还能推脱,说什么行情不景气,可现在你看,居然下滑到这个地步啦,你说该怎么办”。

  崔判官打了寒颤,诚惶诚恐。

  阎王爷厉声道:“崔判官”。

  崔判官心底深吸了一口气,保持坦然淡定的脸色,道:“阎王爷,这个情况属下正在严查中”。

  阎王爷冷冷道:“可有结果?”

  崔判官沉默片刻,轻声道:“没有”

  阎王爷脸色难看:“还有多久才能查明原由”。

  崔判官默然。

  阎王爷冷哼了一声。

  崔判官跪伏于地,诚恳地说道:“属下定当尽心尽力”。

  阎王爷斜瞟了他一眼,目光看向案卷,翻过一页,重新扫视。

  崔判官跪伏于地,默默不言。

  许久,阎王爷面无表情道:“起来吧”。

  崔判官恭声道:“是”。

  两人的目光同时望向殿外。

  

第五十七章:森罗殿

魔王殿下饶命 坐井要观天 2019 2020.01.05 15:52

  阎王和崔判官的目光同时望向了殿下方。

  看着他们一直凝视自己这头的凛凛目光,吴小六吃了一惊,失声道:“难道他们发现我们啦”。

  上官云点了点头:“应该是”。

  吴小六皱眉道:“我们不是服用了隐身丹吗?”

  上官云淡淡道:“是服用了,但是,仅仅是对于一般鬼怪有效”。

  平静的目光望向了前方的阎王和崔判官:“可对于他们就没有多大作用”。

  吴小六沉吟片刻:“我们说话他们也听得到”。

  上官云道:“那是自然”。

  崔判官面色阴沉,冷冷道:“两位还不现身”。

  上官云拂袖一甩,两人同时献出真身。

  吴小六打量着恢复本来面目的自己,瞟了眼前方两道闪电般凌厉的光芒,浑身不禁打了个寒战。

  上官云和煦一笑,抱拳作揖:“侄儿拜见叔父”。

  阎王爷肃然的脸庞陡然缓和了一分,语调带着一丝可亲的之色:“原来是上官侄儿,你父亲可好”。

  上官云恭敬地说道:“父亲很好,谢叔父关心”。

  吴小六心底震惊,犹如翻江倒海:“叔父”眼神一直在阎王和上官云之间徘徊。

  阎王爷平和地说道:“不知侄儿到鬼界何事?”

  上官云道:“只是出来游玩一番,不想叨扰叔父,所以便服下了隐身丹”。

  阎王爷绕过案几,走了下来:“侄儿,太见外啦”。

  凌厉的目光望向了吴小六,疑惑道:“这位是?”

  上官云介绍道:“这是我内人”。

  阎王爷黝黑沉沉的脸庞展露出意一丝笑容:“原来是侄媳妇”。

  望着跟前这个肃穆冷脸的阎王爷,吴小六有些胆寒,不过出于礼节,她还是施了万福,恭敬道:“拜见叔叔”。

  阎王爷笑了笑:“好好好”。

  他望向上官云,歉意地说道:“你大婚之日,公务繁忙脱不开身,老夫没能赶去参加,实在是憾事”。

  上官云和顺地笑道:“叔父不必介怀,侄儿不正是来看叔父了吗?”

  阎王爷和蔼一笑,虽然是笑容,但在吴小六看来却很瘆人,就像一只森森白骨在对你笑。

  阎王爷突然皱起眉头,叹了一口气。

  上官云道:“叔父为何叹气?”

  阎王爷望向案桌上摊开的案卷,再次叹了口气:“近日,鬼界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让叔父很苦恼”。

  上官云关心地问道:“什么事,叔父讲出来,侄儿也可以为你分忧啊”。

  阎王爷摆了摆手:“这件事,叔父会处理妥当,侄儿不必挂怀”。

  上官云眉头一挑,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叔父,刚才我沿途追着一道金光而来,进入这森罗殿之后,便不见了,恳请叔父告知”。

  阎王爷粗眉皱起:“金光”。

  他望向了崔判官。

  崔判官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阎王爷皱眉思索了一会儿,急问道:“那是道什么样的金光”。

  上官云回想着,缓缓地说道:“挺黯淡的,很细长,就好像一根头发丝,速度飞快”。

  阎王爷皱起眉,思索着。

  上官云道:“会不会同叔父你讲的那件的怪事有关”。

  阎王爷双眼陡然瞪大,目露冷电。

  崔判官看着阎王爷投来的目光,点头道:“极有可能”。

  阎王爷默然半响,沉思道:“如果真有道金光进了森罗殿的话,我们不可能没发觉啊”。

  上官云想起在鬼门关和黄泉路上听到牛头马面和黑白无常的对话,心底思虑,百转千回,望向阎王爷道:“叔父,鬼界发生的怪事,是不是同银钱有关?”

  阎王爷怔怔地看着他,面露沉思之色,颔首道:“不错”。

  上官云道:“而且,银钱还越来越少”。

  阎王嗯了一声,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你怎么会知道?”

  上官云看了眼吴小六,道:“我们在黄泉路上听到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吐槽工薪越来越少,所以便想了起来”。

  闻言,阎王长叹了一口气,颇为无奈道:“怨不得他们”。

  崔判官突然开口道:“要想查明银钱不断减少的原因,看样子是一定要找到这缕金光”。

  上官云和阎王循声望去,远远地看着恭敬站在案桌旁的崔判官。

  阎王肯定道:“没错”。

  崔判官沉声道:“可那道金光究竟在那里呢?”

  众人环顾四周,殿两旁,幽冥蓝火烛徐徐燃烧,蓝色的光芒映照大殿每个角落,丝毫没有金色光芒的踪迹。

  一团疑云弥漫在诸人的额头。

  吴小六干站在上官云旁边,看着殿中的摆设,感受着阴森森的气氛,心头一跳,突然,想起一人,小声念叨了出来:“饿死鬼”。

  上官云望向了她,喃喃道:“饿死鬼”。

  他看向了阎王,问道:“叔父,那个饿死鬼现今关押在何处?”

  阎王爷纳闷道:“哪个饿死鬼?”

  上官云道:“就是那个跑到凡间作乱的饿死鬼”。

  阎王爷道:“失踪了”。

  上官云吃惊道:“怎么会失踪了呢?”

  阎王爷道:“当初黑白无常将他羁押回来,关在火山地狱,第二天,鬼差向我报告说饿死鬼不见了,我将鬼界搜寻了个遍,却一无所获,我猜很有可能是逃出鬼界啦”。

  上官云眉头紧锁:“逃出鬼界了?他一个被打回原形的饿死鬼怎么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逃出去?阎王皱眉道:“确实是不太可能”

  上官云直截了当道:“一定是有谁帮助了他”。

  阎王爷道:“侄儿猜的出是谁?”

  上官云道:“同这次银钱缩减事件有关的某物”迟疑了几秒,道:“有可能还是始作俑者”。

  阎王爷神情凝重:“或许便是那道金光”

  上官云道:“没错”

  阎王爷道:“既然所有的矛头都指向那道金光,侄儿又说那道金光进了森罗殿,那恐怕只能将那道金光找出来啦”。

  上官云眼中迸发出光亮:“叔父,可有办法?”

  阎王爷面不改色,望向崔判官。

  崔判官手持乌黑判官官走到大门口,侯立在大门口。

  阎王道:“侄儿,瞧仔细了”。

  

第五十八章:吞金鬼

魔王殿下饶命 坐井要观天 2255 2020.01.10 17:20

  阎王爷宽大的袖袍甩起,两股无形的涟漪波动朝着四周席卷而去,所过之处,周边的环境变得更加明亮,恍若被海水冲洗过一般。

  忽然,在大殿的穹顶上,出现了一抹金色幽芒,就好像是一盏吊灯悬挂在穹顶上。

  上官云眯着眼道:“原来在这里”。

  那抹金光动了动,竟挤出一个模糊的五官,嘴巴微张,嘶哑道:“阎王爷,当真是好手段”。

  身体一蹿,如飞鼠般贴着穹顶,蹿向大殿门口。

  严阵以待的崔判官,手中判官笔急速挥动,黑色笔墨连连挥洒,顷刻间,勾画出一张黑色巨网,扑上急蹿过来的金光。

  那道金光不仅口吐人言,而且还有灵智,身体扭转,从巨网侧沿钻了出去。

  巨网扑了个空,落在地上,变成一滩黑色墨汁。

  崔判官面不改色,手中笔急甩,密密麻麻的笔画绘刻出一面黑色大门,生生堵住了殿门。

  金光哼了一声,像野兽般不管不顾地冲了过去。

  殊不知,黑色大门异常坚韧,即使像牛皮糖一样冲撞的老长,可就是没有撞破。

  崔判官眼疾手快,判官笔对着黑色大门交叉划了两下,黑色大门四个角折起,犹如包饺子般将金光包裹在里面。

  “放开我,快放开我”金光在里面乱冲乱撞,不停嚎叫。

  吴小六听着这声音皱起眉,沉吟道:“这声音怎么听起来有点耳熟”。

  上官云看着吴小六,点头道:“确实是有几分熟悉”。

  “放开我,快点放开我”嚎叫怒吼声接二连三地响起。

  吴小六眉头一挑,脱口而出道:“饿死鬼”。

  上官云望向她,点头道:“没错”。

  崔判官纳闷道:“饿死鬼?”神情困惑。

  阎王爷道:“的确是饿死鬼”。

  吴小六望着上官云,皱眉道:“他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呢?”

  上官云苦笑道:“这你得问他呀,我怎么会知道?”

  吴小六看向在地上挣扎,被漆黑物包裹成一团的金光,好奇地问道:“你是饿死鬼吗?”

  那道金光毫不犹豫地说道:“不是”。

  吴小六反驳道:“怎么不是,我听你的声音跟他很像”。

  金光嘿嘿一笑:“你说那个倒霉鬼啊,他已经被我吃了”。

  吴小六吓了一跳,失声道:“吃了?”

  阎王爷缓缓地开口道:“你就是饿死鬼”。

  金光嘻嘻笑道:“阎王爷,你可不要乱扣帽子哦,我可不是那倒霉蛋”。

  阎王爷沉声道:“你就是那倒霉蛋”。

  金光迟疑一秒,嘿嘿笑道:“阎王爷,如此肯定?”

  阎王爷脸色肃然道:“错不了”。

  那道金光忽然反问向崔判官:“判官,你认为我是不是饿死鬼”。

  崔判官怔怔地看着被自己黑网包裹,静静躺在地上的金光,叹了口气,没有回答。

  那道金光长长叹息了一声:“果然还是瞒不过阎王爷呀”。

  吴小六震惊道:“你真是饿死鬼”。

  那道金光坦然地说道:“没错,我就是饿死鬼”。

  吴小六追问道:“那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饿死鬼满足地笑道:“这个模样不好吗?”

  阎王爷抢先说道:“不好”。

  饿死鬼叹了口气:“那里不好”。

  阎王爷没有回答,而是冷声问道:“你是怎么从火山地狱逃出来的,又是怎么变成这副模样?”。

  饿死鬼嘿嘿笑道:“阎王爷法力无边,难道猜不出来”。

  阎王爷寒声道:“少给我打马虎眼”,递了个眼色给崔判官。

  崔判官手中大黑毫笔对着地面交叉两挥,包裹的巨网越拉越紧,最后变成拳头般大小。

  饿死鬼哎哟道:“疼,疼,疼,太紧啦,松点”。

  阎王爷沉声道:“还不快从实招来”。

  饿死鬼苦闷道:“阎王爷,小的也不知道啊,我莫名其妙地从火山地狱里被救了出来,然后又莫名其妙地变成这副模样,最后,又莫名其妙地被你们捆住了”。

  上官云问道:“那你为何跑进森罗殿?”。

  饿死鬼声音委屈道:“你们一路追着我,我就一路跑到这里来喽”。

  上官云暗笑道:“那你为何躲在森罗殿里”。

  饿死鬼道:“阎王爷和崔判官在这里,我怎么敢现形?”

  上官云冷笑道:“倒是挺合情合理的”。

  饿死鬼真诚地说道:“本来就是事实吗”。

  阎王爷厉声问道:“你什么时候被救出来的”。

  饿死鬼沉默了。

  阎王爷嗤笑道:“你不会连这个也忘了吧?”

  饿死鬼打着哈哈道:“不会,不会,也就是半年前”。

  阎王爷喃喃念道:“半年前”沉炽的目光望向崔判官。

  崔判官若有所思道:“工薪的减少也是从半年前开始的”。

  阎王爷厉声问道:“鬼界工薪减少之事,你可知晓?”

  饿死鬼怔了怔,一本正经道:“不清楚”。

  阎王爷道:“不清楚?”

  突然,提高嗓音,肃声喝道:“这半年来,你一直逗留在鬼界,现在跟我讲不清楚?”

  地上,包裹成拳头状的漆黑物体抖了抖,显然,也是被阎王爷突然提高的嗓音给吓了一跳,竭力保持镇静地说道:“确实不清楚”。

  阎王爷冷笑道:“你还跟我讲不清楚?”

  崔判官手中大笔再次交叉一挥,拳头状的漆黑物,这次彻底缩小成弹珠般大小。

  饿死鬼一直在嚎叫:“痛,痛,好痛呀,阎王爷饶命,阎王爷饶命”。

  上官云道:“还不快从实招来,倘若实话实说的话,阎王爷自会饶了你的命,而且还少遭些罪”。

  饿死鬼哭诉道:“我所言句句属实,没有一句假话”。

  阎王爷冷笑了一声,铜铃般的双眼流露出早已看透一切的神情:“饿死鬼,你可真是演了一场好戏呀”。

  饿死鬼愣了愣,疑惑道:“阎王爷,这话从何说起”

  阎王爷同崔判官互看了一眼,讽笑道:“从一开始你就在逢场作戏,除了那半年前被救出,其他的话都是假的,全都是你信口开河编出来,糊弄我们的”。

  饿死鬼嘻嘻笑着,诚恳地说道:“阎王爷,你可不要诬蔑小的,小的所言句句属实,如有半句假话,天打雷劈,堕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阎王爷道:“誓言不要随便发,小心很容易灵验的,吞金鬼”。

  饿死鬼嘿嘿笑道:“我说的全是真话,不怕”忽然,它沉默了,问道:“阎王爷,刚才叫我什么”。

  崔判官道:“叫你吞金鬼”。

  饿死鬼有一瞬间的恍惚,镇定地笑道:“阎王爷,说笑了吧,我明明是饿死鬼,怎么变成吞金鬼”。

  崔判官平静地说道:“没有说笑,因为我也认得,你是吞金鬼”。

  饿死鬼这次彻底沉默了,没有开口,或者在思索着怎么开口。

  

五十九章:吞金鬼(二)

魔王殿下饶命 坐井要观天 1475 2020.01.10 21:12

  饿死鬼嘿嘿笑了起来:“果真什么事都瞒不过阎王爷”。

  上官云疑惑道:“叔父,吞金鬼是何鬼物”。

  阎王爷叹了口气,正色道:“吞金鬼,不属于五行中,不在三界内”

  上官云问道:“那他究竟是何物?”

  阎王爷面色凝重地看着地上凝聚成一坨细小弹珠的物体,沉声道:“它来自阿鼻地狱”。

  上官云皱眉道:“阿鼻地狱?”

  阎王爷道:“阿鼻地狱隶属于第十九层地域,确切来讲是在鬼界的边缘处”。

  吞金鬼咯咯笑道:“阎王爷当真是广闻多识,佩服佩服”。

  阎王爷厉声问道:“这次鬼界银钱的不断减少是不是与你有关?”。

  吞金鬼笑嘻嘻道:“没有关系”。

  阎王爷冷笑道:“没有关系,你是吞金鬼,无时无刻都需要靠吞噬银钱来满足自己的食欲,怎会与你无关”。

  吞金鬼索性不辩解,承认道:“就是我干的”。

  崔判官长呼出一口气:“总算是找到源头了”。

  吞金鬼嘿嘿笑了起来:“崔判官,你以为抓住我就万事大吉了”。

  崔判官一对粗眉皱起:“你还想怎样?”

  吞金鬼咯咯笑道:“我不想怎样,只是想出来罢了”。

  话音落下,他的身体节节膨胀,初时如碾盘般大小,最后涨的如屋宇般大,嘭的一声巨响,束缚的黑色巨网炸裂成碎末。

  通体金灿灿,四肢齐全,五官清晰,巨人般高大的吞金鬼对着阎王做了个鬼脸,跟着迈开步伐,急速奔了出去。

  崔判官手中毫笔急速挥动,黑色弓箭应然画出,张弓搭弦,嗖的一声,一箭射了出去。

  急速狂奔的吞金巨人,在其背后竟长出一张嘴,大嘴张开,漫天银钱飞出,幻化成一柄长枪,掷甩了出去。

  巨大的碰撞声响起,一滩黑色墨水洒在碎裂的银钱,化作黑色的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

  背后生出的嘴,咧着嘴,露出两排尖利的牙齿,嘲讽着前者。

  抓着这点空隙时间,吞金巨人已然跑出森罗殿,马上就快没影了。

  上官云身体骤动,化作一股红云急追了出去。

  吴小六吃了一惊,刚要喊出:“等等我”。

  脊背上莫名地生出一股冷意,她眼角一撇,发现阎王爷双目如冷电,紧紧地盯着溃逃的吞金鬼。

  下一个瞬间,吴小六眼前一花,阎王爷连同崔判官凭空消失在原地。

  没什么修为的吴小六,只得凭着两条腿,徒步追了出去。

  还没追过久,便听到激烈的打斗声。

  上官云双手红云翻腾,连续抛甩出数十个红色火球。

  崔判官大声呵斥道:“不可用火”

  但是,数十个火球已然抛甩了出去。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庞大到让人心惊胆战的大手抓住了数十个红色火球,手掌一捏,火球湮灭。

  崔判官急忙解释道:“他是吞金鬼,肚子里有很多银钱,可不能烧坏了”。

  上官云默然颔首。

  那只庞大的手捏灭火球后,速度不减,继续追击着吞金鬼。

  吞金鬼嘿嘿笑道:“阎王老儿,想抓我”。

  后背长出的嘴,大嘴张大,一柄柄由银钱凝聚成的长枪快速飚射了出去。

  庞大的黑手来者不拒,统统收归于掌心,五指轻轻一捏,化作银钱的本来面目,滑落袖口,大手的速度依然不减。

  吞金鬼骂道:“真他妈难缠”。

  背后又长出了两只手,双手节节生长,抓住了追击的庞大黑手,一根根长枪依然不停地暴射向黑手。

  庞大黑手的追击速度有了一秒滞缓。

  吞金鬼得意地笑道:“走喽”。

  “想走”厉喝声响起,还有一只庞大黑手从天而降,手中拿着一枚猩红印章,从吞金鬼的头顶盖落下来。

  吞金鬼嚎叫道:“怎么会这样”。

  猩红印章拍打着吞金鬼身上,一拍到地,拿起印章时,一抹金光贴在印章底部。

  吞金鬼急忙求饶道:“阎王爷饶命,阎王爷饶命”。

  上官云眯眼笑道:“你可真是软骨头”。

  阎王爷沉着脸,将猩红印章交给崔判官,郑重地说道:“让他将肚子里吞吃的银钱全部给我吐出来”。

  崔判官双手接过,认真地说道:“是”。

  接过印章,转身离去。

  上官云疑惑道:“这么着急啊”。

  阎王爷叹了口气,无奈道:“马上就到发月钱的时候了,不急点不行啊”。

  上官云深以为然地赞同道:“没错,是得快点”。

  

第六十章:阿鼻地狱

魔王殿下饶命 坐井要观天 2143 2020.01.11 17:25

  吞金鬼被捉,肚子里的银钱全部呕吐出来,所有鬼差都得到了自己应得的工薪,不仅如此,半年来少发的工薪,也是一并补齐。

  自此,鬼界一片其乐融融,欢欣叫好。

  鬼门关。

  马面道:“老牛,这个月的工钱不少吧”。

  牛头鼻孔出气,嗯哼一声:“是有不少”。

  马面看着牛头一本正经的表情,哈哈大笑:“少装蒜了,我还不知你心里在偷着乐”。

  牛头昂首挺胸,傲娇道:“你呢?绝对也不少吧”。

  马面拍了拍鼓鼓的钱口袋:“不仅这个月的工钱,连前几月拖欠的工钱也一并补齐”

  牛头道:“听说,我们的工钱都是被一头吞金鬼给吞了”。

  马面嗯了一声:“好像是阎王爷和崔判官,还有他的侄子,几人联手将其制服”。

  牛头皱眉道:“他的侄子?”

  马面道:“就是魔界大皇子”。

  牛头想了想,了然道:“是他呀”。

  马面道:“你认识他?”

  牛头摇了摇头:“不认识,听说过”。

  马面突然感叹道:“幸亏这次把吞吃银钱的贼子抓到了,不然的话,某些人就要大打出手喽”。

  牛头面不改色,瞧了马面一眼,大声道:“我现在就要大打出手”,提起斧头,劈了过去。

  马面一个闪身躲过,笑道:“你这头老牛,我又没说你”。

  牛头不管不顾,依然举斧劈来。

  马面扬起狼牙棒,迎击上去。

  黄泉路上,押解着幽魂赶往铁树地狱的黑白无常,神情愉快地交谈。

  黑无常道:“这次的工薪发了挺多的”。

  白无常道:“听说我们工薪减少的罪魁祸首找到了”。

  黑无常接口道:“是头吞金鬼”。

  白无常道:“整个鬼界半年来的许多银钱全都被这个畜生给吞吃了”。

  黑无常道:“幸亏咱们阎王爷和崔判官盖世神勇,将这头畜生给揪出来,不然,整个鬼界都没有好日子过”。

  白无常道:“听说阎王爷的侄儿也帮了很大的忙,就是他最先发现吞金鬼,并一路将其赶到森罗殿的”。

  黑无常疑惑道:“阎王爷的侄儿”。

  白无常道:“就是魔界大皇子”。

  黑无常愣了愣,道:“有点印象”。

  森罗殿。

  阎王看着殿下方的上官云和吴小六,和蔼地说道:“侄儿,这次可多亏了你,不然,鬼界涣散的人心就不会像今天这样凝聚了”。

  上官云温和笑道:“叔父,客气了,小侄理所应当的”。

  阎王爷哈哈笑了起来:“侄儿,莫要谦让,说吧,你想要什么,叔父只要能做到,就一定满足你”。

  上官云温和一笑:“侄儿没有什么想要的,小侄,在此谢过叔父美意”。

  阎王爷狡黠笑道:“你没有,不代表你媳妇没有啊”。

  上官云看向身边的吴小六。

  面对众人投过来的目光,吴小六低着头,看着脚尖。

  阎王爷可亲地笑道:“侄媳妇,但说无妨”。

  吴小六思索好一会儿,浅浅笑道:“没有”

  阎王爷默然不语。

  崔判官开口道:“如果现在没有,等以后想起的时候,再说也不迟”。

  吴小六灵光一闪,急忙说道:“我想到了”。

  崔判官道:“什么要求?”

  吴小六眨了眨眼,认真地问道:”那只吞金鬼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什么我总觉得他跟饿死鬼很相像”。

  崔判官道:“这就是你的要求?”

  吴小六眼珠子转了转:“一半吧”。

  崔判官愕然道:“一半?”

  阎王爷表情肃然地说道:“吞金鬼就是饿死鬼”。

  吴小六咂舌道:“什么?”

  阎王爷缓缓说道:“饿死鬼原先是被关押在第七层地狱的,凭他自己是不可能逃出来”。

  吴小六接口道:“有人救了他”。

  阎王爷点了点头。

  吴小六皱着眉,困惑道:“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能把他救走呢?”

  上官云伸手,细心地抚平她皱起的眉头,慢慢地吐出四个字:“阿鼻地狱”

  吴小六推开他的手,喃喃道:“阿鼻地狱”。

  阎王爷沉声道:“没错,就是阿鼻地狱里的鬼物救走了他,并将其变成吞金鬼”。

  吴小六疑惑道:“阿鼻地狱在哪里?”。

  上官云将她额前的一缕头发锊到耳后,和煦地说道:“在鬼界的边缘地带”。

  吴小六怔了怔,继续问道:“他为什么将饿死鬼救走,还将其变成吞金鬼”。

  阎王爷冷声道:“为什么?阿鼻地狱里鬼物想搞乱我们鬼界,然后趁乱破开封印,蹿逃出来”。

  吴小六困惑道:“搞乱鬼界?蹿逃出来?”

  崔判官道:“阿鼻地狱都是历代一些十恶不赦,罪不容诛,永世不得超生的鬼物,他们不得轮回,投胎转世,只能永远禁锢在阿鼻地狱当中”。

  吴小六倒吸了口冷气:“永世不得轮回?”。

  一个悠悠的声音传人耳畔:“如果以后你对我不好的,也有可能这样哦”。

  吴小六伸手,拍走他凑过来的脸,斜瞪了他一眼。

  阎王爷善解人意地呵呵笑道:“这倒不至于”。

  吴小六脸一红,垂头不语,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那头饿死鬼,不,吞金鬼现在怎么样了?”

  崔判官道:“我已经将他重新变回饿死鬼,打入火山地狱”。

  阎王爷厉声道:“这帮混账,胆敢想搞乱我鬼界,是该对他们好好清洗一番”。

  崔判官小声道:“阎王爷,是想?”

  阎王爷道:“重整阿鼻地狱”。

  崔判官点了点头,赞同道:”时过境迁,一千年过去了,也该清洗一回”。

  吴小六眼睛一亮,神采飞扬道:“你们要去阿鼻地狱,可不可以带上我啊”。

  崔判官好心劝告道:“阿鼻地狱危险重重,处处都是穷凶极恶的恶鬼,你去太危险了”。

  吴小六神色一黯,呢喃道:“整个鬼界我都逛遍了,就差那里没去”。

  上官云温和地说道:“那里可怖不好玩,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吴小六默然,表情有些沮丧。

  阎王爷突然开口道:“侄媳妇想去,就让她去吧,老夫送她一个避鬼手镯,保证万鬼不敢入侵”。

  吴小六猛地抬起,眼神陡亮,兴高采烈道:“真的?”

  阎王爷道:“当然是真的,我堂堂阎王,怎会骗你”。

  吴小六兴奋地跳了起来,欢呼道:“谢谢阎王爷”

  阎王爷摸着长须,哈哈大笑起来。

  上官云脸上表情有些复杂,心底无奈地叹息了一声。

  

第六十一章:阿鼻地狱(二)

魔王殿下饶命 坐井要观天 2029 2020.01.12 13:57

  望不到尽头的天地,天空黑云滚滚,压迫的很低很低,地面上缭绕着黑色雾云,偶尔的一处地面雾云散去,露出的地面也是乌黑色的。

  厉鬼恶魂的嚎叫声,怒骂声此起彼伏。

  一行人站在那里,显得很突兀。

  吴小六看着脚底不停逼涌上来又不停逼退出去的雾云,还有不停在耳边回荡的恶鬼嚎叫声,忍不住地打了寒颤。

  上官云一只手搂到她的肩头,温柔地说道:“别怕,我在这里呢”。

  吴小六一把推开他的手,昂首挺胸道:“我才没有怕呢”。

  上官云微微一笑,也不反驳。

  阎王爷望着低空的黑云,高声厉喝道:“你们这些恶鬼,到底是谁将饿死鬼从火山地狱里救出来并将他变成吞金鬼的”。

  一头青面鬼,露出两排尖锐的牙齿,嘶吼道:“好久都没闻过人味啊,好香啊”。

  纵身,朝着吴小六扑了过来。

  吴小六大惊失声,拧身,扑到上官云怀里。

  牛头大吼一声:“放肆”。

  身体节节生长,手中长柄斧头也是跟着变大,身高三丈,手握巨斧猛地一挥,纵身扑来的青面鬼发出凄厉的悲鸣声,拦腰斩断,烟消云散。

  “咯咯咯”的笑声传来,笑声阴冷,狠毒,让人不禁毛骨悚人。

  空中的乌云,地面上的黑云剧烈翻腾,几百头青面鬼露出他们的身躯,咧嘴咯咯地笑着,带着咯咯笑声,如千军万马猛扑了过去。

  马面的身躯节节暴涨,同牛头并驾齐驱,挥舞狼牙棒横扫开来。

  两头青面鬼被横扫出去,呜咽一声,烟消云散。

  哀嚎遍野,呜呜咽咽。

  扑在上官云怀里的吴小六回头瞟了眼,几百头青面鬼猛扑上来的情景,身体颤抖。

  一只温软的手摸着她的脑袋,将她按会自己怀里,温柔地说道:“放心,有我保护你呢”。

  吴小六抬头,看着对方明亮宠溺的眼神,脸蛋有些发烫。

  上官云抱着这具柔软的躯体。

  看着近在迟尺,红彤彤的脸蛋,上官云忍不住地俯身低头。

  见势不妙,吴小六赶忙地挣脱开来。

  上官云哪肯,两只手臂如铁箍一般牢牢地束缚住她。

  吴小六两眼瞪大,一口薄薄的嘴唇已经贴在自己的脸上,本是红彤彤的脸蛋,这次烫红的好像火烧云一般。

  上官云舔了舔嘴唇,对自己的战绩很满意。

  吴小六见挣脱不得,索性俯下身,张开嘴,一口银牙咬在坚实的胸膛上。

  上官云眉头皱起,没有反抗,也没有挣扎,静静地看着吴小六肆无忌惮地咬着自己的胸膛。

  吴小六仰头看着他,小心翼翼地问道:“疼吗?”

  上官云咧嘴笑着:“不疼”。

  近距离之下,嘴角若隐若现的梨涡,此刻分外清晰,宠溺亲切的眼神,还有英俊的脸庞。

  吴小六的脸又红了,这次,索性趴在上官云的胸膛上,不说话,也不看着他。

  牛头马面不愧是镇守鬼门关的鬼界第一猛将,三下五除二便将那些青面鬼统统给扫灭干净。

  牛头举起斧头,大呼道:“痛快,痛快啊,好久没这么动过斧子啦”。

  马面狼牙棒一戳,将妄图逃蹿的青面鬼钉在地面上,一声哀嚎,青面鬼烟消云散。

  马面拿起狼牙棒,扛在肩头,笑道:“好久没这么痛痛快快地打一场了,舒服痛快”。

  黑云滚滚,一道阴狠,不屑的声音传来。

  “那就给你来点更痛快舒服的”。声音没有方向,仿佛是从四面八方传来。

  空中黑云和地面黑雾剧烈翻滚,黑云下垂,黑雾上涨,衔接在一起,像刮龙卷风般迅速地旋转,不一会儿,两个三丈之高巨人出现了。

  一个牛头状,手握巨斧;一个马面状,肩扛狼牙棒。

  牛头马面相互对视一眼,眼神中都是诧异之色。

  崔判官失声道:“又一对牛头马面”。

  阎王爷目光深沉,表情凝重。

  牛头也是被激起火气,踏着巨大步伐,提斧奔了过去。

  那头浑身乌黑色的牛头也是提斧迎了过来。

  “砰砰砰”一连串巨斧碰撞声响起,乌云震荡,风卷残云般朝着四周席卷开来。

  乌黑色的马面扬起狼牙棒朝着牛头腰间扫去。

  一根狼牙棒挥了过来,挡住了扫向牛头的狼牙棒。

  马面厉声道:“你的对手是我”。

  狼牙棒一震,将乌黑色马面手一抖,狼牙棒朝着自身荡了回来。

  马面箭步追上,狼牙棒对着他的头顶劈了下来。

  乌黑色马面反应也不慢,横挥起狼牙棒,挡了下来。

  阎王爷面色凝重地看向前方对战的双方,对着满天黑云,高声道:“你到底是谁”。

  乌云翻滚,没有回应。

  紧接着,滚动的乌云又凝聚出了一个身影,面色冷厉,方脸短须,手持一杆黑色毫笔。

  崔判官失声笑道:“居然连我都能复制一个出来,当真是厉害”。

  那乌黑色崔判官,手中毫笔挥动,十根长枪凝聚而成,带着凌厉风声,直刺出去。

  崔判官手中动作也不减,毫笔挥画,十根长枪迎击上去。

  剧烈撞击声,长枪变成齑粉。

  乌黑色判官手中毫笔连续挥动,咆哮声响,一头斑斓猛虎放声高吼,四蹄奔走,扑了过去。

  崔判官手中毫笔刚落,龙吟声响,一头青龙摆动身躯,滚滚向前。

  龙虎相斗。

  阴冷,狠毒,得意的笑声传来。

  “还有一个呢?”

  乌云翻滚,身材健硕,长须及腹,目露冷电的男子露出真容。

  吴小六失声道:“又一个阎王爷”。

  乌黑色阎王爷望着阎王,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阎王爷面无表情,冷冷地看着他。

  阴冷,狠毒,得意的声音再次传来,这一次,他的对象是吴小六和上官云。

  “你二人不属于鬼界吧”。

  上官云嘴角勾起,不急不缓道:“你猜”。

  “我才懒得猜,不过既然来了,我也送你们一份大礼”。

  乌云翻滚间。

  两个人影显现,一男一女,观其面貌,赫然便就是上官云和吴小六的模样。

  

第六十二章:告一段落

魔王殿下饶命 坐井要观天 1214 2020.01.12 15:56

  看着前方相依相偎的两人,吴小六吃了一惊,相貌同自己一般无二。

  上官云唇角勾起冷笑,淡淡地说道:“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

  阴冷,狠毒,得意的声音再次传来。

  “是吗?”

  乌黑色的上官云和吴小六纵身攻了过来。

  吴小六想要挣脱开来,上官云将她搂的紧紧不放,静静地站在那里。

  右手伸出,掌心红色火焰蹿出,迎风暴涨,漫天大火,呼涌了出去。

  攻来的上官云和吴小六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直接被大火焚烧的销声匿迹。

  狠毒的声音传来。

  “我倒是小看你啦”。

  一人抢先道:“何止是小看了他”。

  哀嚎声响起。

  阎王爷手中印章,黑芒暴涨,犹如漩涡急速旋转,暴涨的吸力瞬间将乌黑色阎王爷吞没掉。

  崔判官手中黑色毫笔急忙挥动,竟然同时画出三个崔判官,四个崔判官同时挥毫,千余根长箭齐齐刺了出去。

  乌黑色崔判官挥毫画出的长箭被射穿了,自己也是直接被千根长箭穿体,灰飞烟灭。

  牛头狂吼,狂风肆虐,腾身而起,一斧头从乌黑色牛头的头顶劈下,一分为二。

  马面左手抓住对方横扫过来的狼牙棒,右手狼牙棒挥起,直接从脖颈入手,一击将其脖颈劈断,瞬间也是灰飞烟灭。

  阎王爷手中印章抛至空中,印章底部,黑芒大涨,吸力狂涌,天上地下所有的乌云全部吸引过来,如泥牛入海,钻进印章中。

  漫无边际的天地,一团异常浓厚乌云盘旋高空,两只如碾盘般大小的眼睛露了出来,像是两道月牙般大嘴一张一合。

  “不愧是阎王,居然有这等本事”。

  阎王沉声道:“看来,你便是所有事件的始作俑者”。

  那乌云嘴巴张合:“你以为你赢了”。

  阎王冷声道:“我不仅要赢,还要收服你”。

  那乌云五官哈哈大笑起来:“好好看看吧。

  乌云五官的身后涌现出一大堆黑云,黑云裂变,蜕变成一个个青面獠牙的恶鬼,数量上万,发出阵阵哀嚎细嬉笑声。

  乌云五官笑道:“怎么样?我这阵仗还可以吧”。

  阎王面色刚毅,厉声道:“乌合之众”。

  乌云五官讪笑道:“乌合之众,我就让你看看乌合之众的威力”

  “去”。

  一字落下。

  万头青面獠牙的恶鬼张牙舞爪地,如决堤之水,呼涌了出去。

  阎王爷面色平静,冷眼旁观。

  牛头马面出手了,一个斧头劈过,一个狼牙棒横扫,崔判官也出手了,大毫笔挥洒,数百只长箭飚射了出去。

  牛头马面都被掀翻,长箭被啃咬的粉碎,崔判官额头冒着冷汗,体力开始不支。

  上官云将吴小六放开,眸中带着光芒,微微笑道:“等着我”。

  纵身掠出,双掌翻飞,红色火焰翻腾,漫天大火,席卷而去。

  哀嚎声,哭诉声,不断地传来。

  乌云五官变色道:“红莲业火”。

  不一会儿,万头青面獠牙的恶鬼焚烧殆尽。

  更加凄厉的不甘声,惨叫声传来。

  “不不不”

  阎王爷手中的黑色印章不知何时已掠到乌云五官的头顶,吸力暴涨,黑色漩涡疯狂旋转,乌云五官瞬间被吸没进去。

  鬼门关。

  上官云微微一笑道:“叔父,告辞了”。

  阎王爷道:“这次事情,可多亏你,这个人情叔父记下了”。

  上官云笑道:“侄儿应当做的”。

  阎王爷看向吴小六,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侄媳妇,可常来玩啦,下次叔父好好招待你”。

  吴小六礼貌一笑:“谢叔父”。

  阎王爷笑道:“说谢,就太见外啦”。

  吴小六浅浅一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