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你请睁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第一章 福祸将至

你请睁眼 非我思想不纯 883 2019.12.03 14:37

  王文静意犹未尽的关上平板电脑的时候,脑海中似乎还盘旋着身为rapper的不加糖高喊着收官大吉的声音。新一季的《凶手要认罪》在千呼万唤中终于宣布定档,不过时间飞速的流过,弹幕的状态在一个个紧张又刺激的案件下逐渐趋于平淡,于是身为铁粉的观众们就知道已经到了收尾阶段。

  “有种还没开始就结束了的感觉!”不甘不愿的在满屏的弹幕上打下一行文字,王文静开始搜寻《凶手要认罪》的片花和clacla上人才们鬼斧神工的剪刀技术来慰藉自己受伤的的心灵。

  “想要重新开始吗?”平板上突然弹出来一个广告,一下子打断了王文静看的津津有味的状态,要命的是连续按了几次否都无动于衷,又找不到叉出去的符号。

  “真烦!”王文静有点暴躁,放下平板用手机在一起抓凶手的群里开始吐槽“现在的视频软件真的没下限,老无缘无故跳出来一个广告,还故意让你点几次都点不掉,要么就是一点就转换到别的链接上,真的烦!”

  一起抓凶手的群是个有着几百人的大群,在《凶手要认罪》第一季开始播放的时候就存在了,一开始只是寥寥几人,不知不觉就壮大起来,大家平时没事的时候就在群里猜测剧情走向,票选凶手。王文静作为几朝元老,和大家都熟悉的不得了,自然一吐槽就有一帮人开始附和。

  猫的梦:“真的,现在VIP都没用了,还要被迫看广告!”

  你的狮子:“那算什么??我看个《未来没有沙雕海》还要钱解锁大结局,这走向我是真的越来越不懂。”

  我睡了:“我还是怀念从前的人,真诚、可爱,广告时间就是广告时间,结束了就是剧情,而不是结束了,剧情里面还有硬性广告!”

  我是鱼:“别说了,以前上个厕所还要着急忙慌跑回来,毕竟广告就那么点时间,现在你坐公交去外面绕一圈再回来都不一定已经在接着放剧情。”

  众人一顿唉声叹气。

  “你们收到的,是什么广告?”抱怨之后,突兀出现的这个疑问一下子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想要重新开始吗?”王文静转头看着平板上这个还不消失的广告,一字一句的打在上面。

  “那你们想要重新开始吗?”

  “想!”

  “不想!”

  “怎么走向歪了?”

  “不想!”

  “怎么就想不想了?”

  一顿千奇百怪的回复又刷屏,王文静看着这帮沙雕网友,心情也逐渐平复下来,转头看着还在打广告的平板,鬼使神差的按下了想。

  “叮,欢迎来到亡灵世界!”页面一下子跳转到一个类似乙女游戏的画风上,王文静内心翻了个白眼,再试着叉出去却是立马成功了。

  “无语!”

  “无语!”

  “什么鬼?”

  “xswl,牛油果APP快倒闭吧!什么破广告的钱都赚!”

  群里又开始刷屏,有人截屏了这个页面开始新一轮的疯狂吐槽“亡灵世界???怎么不说魔兽世界,现在的广告真的有病病!”

  “啧,乱扯!”王文静关闭了平板躺在床上轻轻吐了一口气。

  

第二章 梦境使然

你请睁眼 非我思想不纯 1005 2019.12.03 15:48

  “小静儿,有你的快递。”门一下子被打开,室友张琪风风火火的闯进来把快递往王文静床上一扔“就放在门口,我帮你拿进来了。”

  “我最近没买东西啊!”王文静拿着快递一头雾水“双十一之后已经穷到吃土,我现在买个五块钱的饮料都要做半个小时的心里斗争,怎么还会有快递?”

  “不知道,看到什么欢迎来到亡灵世界的封面”张琪啃了一口苹果“你不会玩什么恐怖游戏了吧?”

  “亡灵世界?”连忙翻过快递,王文静就看到欢迎来到亡灵世界几个大字,看着倒是干干净净,没有任何恐怖元素“恶作剧啦!”

  “难道是隔壁的那个周敏敏故意来吓你的?”张琪仿佛有八卦可寻一样,一下子来了激情“自从她哥哥周晔去世,她整个人就神神叼叼的,跟个神经病一样。老说看到周晔和你在一起,是被你害死的,是不是她想吓唬你!”

  张琪提到周晔,王文静就感觉心头一颤,连忙低头掩盖住自己的情绪“你别老话里话外周敏敏是个神经病,再说了周晔是自己跳楼自杀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张琪啃完苹果拍拍手“反正你小心着她点儿,我要出去兼职了,你外卖快到了吧?吃完也出去走走,今天太阳这么好反正也没课,正适合出去玩呢!”

  “我要睡一会儿,你先走吧!”

  “叮咚我有一个秘密,悄悄告诉你。叮咚有人在按门铃,是谁在外面把恶作剧当一种游戏。听啊谁在哭泣,看啊谁在窃窃私语。窗外有双眼睛,它在时刻注视着你。”

  “叮咚我在这里等你,你在等我吗?叮咚你会藏在哪里,别想要逃离,想逃出手心已来不及。被遗忘的记忆。被你藏起来的秘密,不要大声呼吸,你已暴露了你自己!”

  “周晔!!!”王文静挣扎着叫出声音,梦里面那个场景却挥之不去。

  周晔跳楼那天是面朝王文静所坐着的教室窗外,王文静不经意的转头刚好看到周晔经过窗外时候露出的诡异笑容,等到被吓得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躺在血泊中的周晔紧盯着自己坐着的这个窗户,那个被盯着的感觉如影随形,导致王文静后续还去看了很久的心理医生。

  但是梦境里的周晔不仅在掉下去的时候说了一句“欢迎来到亡灵世界”,躺在地上的时候还唱起了这首歌“叮咚我有一个秘密,悄悄告诉你。叮咚有人在按门铃,是谁在外面把恶作剧当一种游戏。听啊谁在哭泣,看啊谁在窃窃私语。窗外有双眼睛,它在时刻注视着你。叮咚我在这里等你,你在等我吗?叮咚你会藏在哪里,别想要逃离,想逃出手心已来不及。被遗忘的记忆。被你藏起来的秘密,不要大声呼吸,你已暴露了你自己!”这首歌随着血泊的放大甚至逐渐变得空灵,周晔的面容也慢慢凝固,整个面皮仿佛被冻住了一样,僵硬的不行,只有那张嘴还在开开合合。

  王文静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个梦了,周晔的死亡顺着时间的流逝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却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又开始出现。

  

第三章 前言后语

你请睁眼 非我思想不纯 1307 2019.12.10 15:30

  “人总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不是吗?”周敏敏靠在门边上,脸上的表情特别难看“王文静,终于良心不安了吗?”

  王文静控制不住的发抖“我什么都没有做!”

  “那你害怕什么?”周敏敏突然地就出现在王文静床上,双手捧着王文静的脸,仔细的抚摸着“越漂亮的女人,越狠毒,可是你也没有那么漂亮啊?怎么这么恶毒呢?”

  “那你呢?”王文静狠狠的瞪着周敏敏“你很清白吗?你敢发誓说,你很清白吗?!”

  “闭嘴!”仿佛被触到了什么逆鳞,周敏敏双手瞬间往下紧紧抓着王文静的脖子“去死吧!”

  王文静使劲拍打周敏敏却发现对方纹丝不动,呼吸开始困难“我死了......你也不好过!”

  周敏敏不屑的一笑“你别忘了我可是精神病。”

  “不!”王文静满头大汗的张开眼睛,就看到头顶的遮光帘在伴随着窗外吹进来的凉风缓缓律动着,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蚊帐上,被扯开的一半遮光帘与外面生机勃勃的草地对应在一起,一派岁月静好的样子。

  “周晔”王文静抱着胳膊,突然很委屈“我真的好想你。”

  “想我?”床下突兀的传来一声回应。

  王文静低头就看见周晔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面上是一派吊儿郎当。

  “王文静,你想我为什么不来见我?”

  “我无法接受你去世的消息”王文静说着说着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我也忘不掉你自杀时候那个诡异的笑容。”

  周晔耸耸肩“那你要跟我走吗?”

  “我......”

  “王文静!王文静!王!文!静!”

  耳边传来聒噪的叫喊声,王文静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到周围来来去去的病号和医护人员,旁边还有张琪甩手的声音。

  “你梦魇了”没等王文静询问,张琪就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我回寝室的时候怎么叫都叫不醒你,去你床上才发现你气若游丝的流汗,吓得我赶紧给你送医院来了。”

  王文静摸了摸脸,才一碰到就觉得疼得不行“那你打我干嘛?”

  “他说的啊”张琪赶紧把身后的男人推上前“他说要阳气极重的人呼回来才行,要没有我,你可就嗝屁了啊!”

  “我们路上遇见的”男人微微一笑“我叫周晔。”

  王文静一挑眉“你叫什么?”

  “周晔”张琪坐了下来,一脸扇巴掌扇的很疲惫的样子“神奇吧!他也叫周晔。”

  “目的是什么?”王文静看着眼前的周晔,感觉脑子很痛“你们想怎么样?”

  周晔也不奇怪,反而微微一笑拿出王文静扔在床上的快递“拆了它就知道了。”

  王文静拿起快递,转头看向张琪“你先出去吧。”

  张琪识趣的消失。

  王文静转头看向面前的男人“我不管你到底叫不叫周晔,也不管你想干嘛,总而言之,我不拆。”说完就把手中的快递撕碎了。

  周晔也不气恼,反而是微微一笑“那么之后的大礼,希望王小姐承受的住。”

  “你走吧。”

  周晔微不可查的点了一下头“王小姐好运。”

  

第四章 光怪陆离

你请睁眼 非我思想不纯 1383 2019.12.16 14:22

  王文静躺在床上,假装不知情似得转过了身,于是也错过了看见快递面上的文字随着被撕碎,一点点消失,过了一会又突然出现,只是逐渐呈现出了红色,然后又恢复如常。

  王文静再次回到校园的时候,课程内容陡然增加了很多,于是班里同学一片唉声叹气,知道最爽的那几周已经是过去式了。

  大学的生活说自由也自由,课上做什么一般老师是不会来管的,但是以讹传讹说可以帮忙点到,然后蒙混老师的行为,却是难上加难。

  为了制止这种欺骗行为,也可能是正好那天老师心血来潮,绝大多数时候,有的老师会在开始上课的的时候点到,然后上课途中不知何时会再次点到数人头,或者提问回答问题之类。这是王文静最难以忍受的事情,因为这代表着她再也无法大摇大摆,万事不怕的让别人帮忙点到而必须自己去上课了。

  张琪坐在王文静旁边兴致盎然的刷着手机,王文静微微转头,就看到窗户那边的周敏敏在安安静静的记录着笔记,好像在高中时期一样,自律、好学、上进,就像她哥哥周晔一样。

  其实说起来,也许是兄妹的原因,周敏敏虽然比周晔小一岁,但是两个人上学年龄一样。学霸之间的共同话题很多,对于学习的热忱态度又特别相似,所以理所当然的在周晔和王文静关系非比寻常的时候也加入两人的友谊,成为共友。

  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件事情。

  王文静眼神一暗,思绪开始扩散开来。

  “鬼节前一天你们真要去冒险啊?”当时还是大一新生的喜剧创作社社团团长盯着一个纸灯笼有点犹豫。

  “当然!”

  “这不叫冒险,这是实践!”

  “而且又不是鬼节你怕什么呀!”

  “对呀!对呀!再说了这首歌现在可火了,这种日子最好用啦!”

  “万一吓到人呢?”

  “你怎么不说吓到鬼?”

  社团队友们此起披伏的声音回荡在耳边,喜剧创作社社长还是有点害怕“不告知别人就重现可怕的场景来恶作剧,我真的觉得不太好。”

  “不会的!”当时还保持着探索精神的王文静一脸无所畏惧的靠在已经是男朋友身份的周晔旁边,毫不在意的挥挥手“大家肯定都知道是整蛊,到时候我们摄像头一放出来,就完美ending啦!这么好的创意,肯定会掀起一股热潮。”

  周晔宠溺的看着自己的小女友,也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喜剧创作社社长还是觉得不太妥帖,就不想答应下来。

  “社长,别磨磨唧唧的了,那些人本来也是街头混混,我上次还看见敲诈同学了呢!我们这是警告一下他们,顺便帮校友出出气!”

  “就是,有些还天天开着个破车,放着饮料在车顶,羞辱我们学校的女孩子!”

  “那......”社长咬咬牙“那你们去,我就不去了!”

  “其实我们都不该去的......”思绪回笼的王文静垂着头,心情一下子变得很低落。

  远处的周敏敏面无表情的盯着低着头的王文静。

  于是课程就在大家的各怀心思之中度过。

  

第五章 鲜血淋漓

你请睁眼 非我思想不纯 1114 2019.12.16 16:25

  伴随着下课铃响,大家三三俩俩收拾东西准备去食堂吃晚饭。

  张琪再次确认了一下课表,发出哀嚎“为什么上完这个课程结束,晚上还有选修课要来上?”

  不敢置信的摇摇头,另一个室友很无奈“那我们还要去寝室吗?爬六层,不!一层空心,总共七层?然后休息一下再下七层回来上课????窒息!”

  张琪眼睛一亮“或者我们要不吃完饭去垃圾街逛一逛?”

  “你们去吧”王文静摇摇头“我想回寝室休息一下。”

  “也行”说到去玩已经跃跃欲试的其他三人看向王文静,异口同声道“那你别忘记定闹钟来上课哦。”

  王文静点点头,看着三个人背影越来越远,才叹下一口气“跟着我没用的,周敏敏。”

  转角那边的周敏敏抱着手臂,也不说话的看着王文静。

  王文静转身看着周敏敏“自从周晔去世之后,你再也没有开口和我说过一句话。”

  周敏敏盯着王文静,突然开口“跟我来。”

  王文静醒过来的时候,还没有搞清楚自己是在哪里。

  四周黑漆漆的一片,除了月光散发出来的些许光亮,倒像是被墨水掩盖了一般。夜色仿佛一只饥饿已久的野兽,掩盖在月色照不到的地方,等待给人致命一击。

  王文静站起来的时候就感觉丝丝凉意逐渐侵入身体,于是打了一个寒颤。忙不迭的打开手机,才算是了解了周边环境,只是还没等到王文静多思索,手机就直接黑屏,怎么按开机键都再没半点反应。

  深吸了一口气,脑海中过滤了一遍刚才的场景,才算是初步勾勒出来现在的情况。

  这是大一时候的新校区,一模一样的栏杆,一模一样的楼层,一模一样的瓦砖。

  周敏敏带着王文静到的只是老校区的一块读书角而已。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醒来却是在新校区的这一层楼。

  王文静内心很抗拒,毕竟不论是谁,看到曾经商议过一切起源的地方,总归是有点不舒服的。但是明明应该是灯火通明的地方,却毫无声响,整个空间仿佛被一层保护膜盖住了,连风都没有。

  但是在这安静诡异的地方,却逐渐逐渐有东西拖着地面的刺耳声音传出来,并且有越变越清晰的感觉。

  “不要”王文静扶着栏杆,整个人开始冒虚汗“不要!”

  “我找到你咯,嘻嘻”月光下似乎有个小女孩的身影在挪动。

  王文静闭着眼睛开始发抖。

  “我呀背着洋娃娃,走到花园去看樱花。娃娃哭了叫妈妈,树上的小鸟在笑哈哈”小女孩突然停下了哼哼声“嘻嘻,我来抓你咯姐姐!”

  那是一个没有双眼的面孔,黑漆漆的两个洞突兀的镶嵌在上面,在夜色的衬托下,好像可以将人的灵魂吸收进去。拖到地的头发将小小的身躯整个吞没,每走一步好像就有红色的血滴在上面。双腿也是不自然的纤瘦,仔细看才会发现整个身体都是干瘪枯竭的状态,于是在这个对比下,头部反而大的出奇。与之相反的是被拖着的洋娃娃,像放大版的sd娃娃,如果不是那诡异的笑容若隐若现,王文静相信这个模样的会卖的很畅销。

  

第六章 绝处逢生

你请睁眼 非我思想不纯 1060 2019.12.17 10:40

  闭着眼睛定了定心神,王文静转身往楼上跑去,脸上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娃娃啊娃娃为什么哭呢?是不是想起了妈妈的话。娃娃啊娃娃不要再哭啦,有什么心事就对我说吧!”歌声逐渐放大,小女孩拖着一个破碎的洋娃娃慢慢往楼层上爬。

  “从前我也有个家,还有亲爱的爸爸妈妈。有天爸爸喝醉了,面无表情走向妈妈”王文静默念着这个歌词,捂着耳朵努力不让自己去想以前的事情。

  “爸爸啊爸爸真可怕,红色的血啊染红了墙。妈妈的身体滚到床底下,她的眼睛啊还望着我呢”仿佛听到了王文静的心声,小女孩跳过了那一段接了下去“姐姐,我已经上二层咯。”

  四周黑的看不太见环境,王文静只能依靠着过去熟稔的记忆慌不择路的奔跑,从前亮堂的教室、热闹的走廊,这一刻都消失了,在这份寂静的对比之下,显得更加让人害怕。

  歌声还在继续“爸爸妈妈,为什么呀?为什么呀?然后啊爸爸,叫我帮帮他。”

  这个为什么陡然升高,回荡在空旷的教学楼,好像魔音一样在王文静的脑海里盘旋。

  “我们把妈妈埋在树下,然后啊爸爸,又看向我了。”小女孩哼哼两声“姐姐,我已经到四楼咯。”

  教学楼总共楼高就只有五楼,王文静一口气跑到五楼,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按照格局,教学楼总共有两层楼梯可以选择,但是跑下楼梯显然不太现实。因为是圆弧形的设计方式,所以楼梯与楼梯之间的距离不远,甚至可以说几步路而已。王文静觉得这个小女孩太过诡异,这么点距离下楼梯的时候万一遇见她,这份危险太过于未知。

  “痛啊痛啊!爸爸不听啊,让我埋在树下变成了娃娃!”小女孩哼完这两句,语调变得欢快“嘻嘻,姐姐,我到五楼咯。”

  空旷的环境让这份嬉闹的语调变得更加空灵,再配上缓慢而冗长的拖地声,硬生生将五分的恐怖气氛提升到十分。王文静摸索着往两幢楼互通的长廊那边跑过去,终于算是有点远离了小女孩如影随形的歌声。

  “没有用的哦,姐姐”小女孩没多久就发现了跑到对面的王文静,凝固了一般的脸上缓慢的扯出一个微笑,语气里面一派天真“我呀背着洋娃娃,走到花园去看樱花。娃娃哭了叫妈妈,树上的小鸟在笑哈哈。”

  王文静有点崩溃“不要再唱了!不要再唱了!”

  “她当时也是这么求你们的吧?”机械式的歪过头,小女孩空洞地眼眶里面沁出血来“可是你们说什么?”

  王文静摇着头,脑子里面一片混乱。

  歌声仍旧在断断续续的传来“娃娃啊娃娃为什么哭呢?是不是想起了妈妈的话。娃娃啊娃娃不要再哭啦,有什么心事就对我说吧!”

  “既然要拍这个素材,自然要有头有尾”小女孩掰正了自己的头,明明是两个洞的眼睛位置,却好像浮现出了明确的恨意。

  王文静听着两处声音交叠,终于发现了主操控者,不是那个小女孩,而是一直掩盖在夜色里面的娃娃。

  “抓到你了!”近在咫尺的声音突兀的出现。

  

第七章 亡灵世界

你请睁眼 非我思想不纯 171 2020.01.09 16:20

  王文静全身鸡皮疙瘩开始递进,一动不敢动的站着。

  对面的小女孩被吸干灵魂一般,瞬间变成软绵绵的一坨,拢在一起,在夜色的衬托下,明明是小孩子的形体,却出现一股褶皱干瘪的错觉,双方交替在一起有种别样的恶心。

  王文静吓得连呼吸都停止了,那一瞬间灵魂也似乎随着小女孩的异样而消失了。缓缓低下头,果然就看见那个放大版的sd娃娃贴着王文静的腿,仰着头看着王文静,那原本闭合着的嘴巴一上一下,被人操控一般开始发出声音“从前我也善良啊,乐于助人又奋发。有天不小心走错路了,可怕恐怖包围我呀!同学啊同学真可怕,红色的血啊染红地面。小小的身体落到天台下,他们的眼睛还望着我呢!你说你说,为什么呀?为什么呀?然后啊你们,说我是自杀。你们把证据烧成灰啊,然后啊娃娃,就找上我了。怕啊怕啊!大家不听啊,让我藏在砖下变成了娃娃!”

  “啊!!!!!!”王文静狠踹一脚依靠着自己的娃娃,惊慌失措之下好像踩到了什么台阶,于是就以非常怪异的姿势的滑下了栏杆。

  放大版的sd娃娃露着头靠在栏杆上,面上发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王文静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个狭小的甬道里。

  慌忙地爬出甬道才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就像loft一般的房间里。不同的是,这个房间的格局仿佛望不到头,只有一个半透明的甬道连接全场,起到每一层的一个停留作用。与甬道背对着的就是一个弯弯曲曲的楼梯。

  四周不算黑暗,但是光的亮度很低,依稀还夹扎着几抹蓝光。

  王文静赶紧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全身没有一处受伤的。

  唯一没变的,就是手机依旧是黑屏状态。

  终于不用摸索着前行,王文静虽然心里还是没底,但是sd娃娃的消失多少还是让心里安稳了一点。

  “你终于醒了?”上方楼梯传来声音。

  王文静转头就看见之前医院见到的那个周晔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

  “亡灵世界的请帖,这是最后一份”从怀中掏出出一份请柬,周晔缓缓往下走“如果这份你还要撕掉,那么神仙也就救不了你。”

  王文静稳了稳心神“那个小女孩和洋娃娃就是你送的大礼?”

  周晔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轻轻摇了摇手里的请柬“不接吗?”

  王文静低头想了一会儿“我总得知道,什么是亡灵世界。”

  “洗涤灵魂?”话一出口,周晔自己都觉得好笑。

  王文静之前跑得有点脱水,索性大咧咧的往地上一坐“和郑素然有关系?”

  周晔有点意外“你刚才那么害怕,我以为至少有一份愧疚之心。”

  “事到如今任何情绪都已经没有用了”王文静低着头,整个人隐藏在光照不到的地方,声音有点沙哑“一命还一命。”

  “你的命还有待商榷”周晔蹲下身子,看着王文静“你那个小男友,周晔替你还的。”

  王文静脸色一白。

  周晔有点奇怪“你不是知道吗?”

  

第八章 探索前夕

你请睁眼 非我思想不纯 501 2020.03.14 15:24

  “我不知道”王文静抖着嘴唇,心底骇然“我一直以为,是每个人轮过来的。”

  “你的灵魂太肮脏了”周晔摸摸下巴“所以那么多人先你死了,也不过换了一个你可以求生的机会。”

  王文静摇摇头,完全不懂周晔的意思。

  “喜剧社的拍摄计划,是你提出来的吧?”周晔收回亡灵世界的请柬,掏出一份报纸,上面详细的记录了一系列事情。

  郑素然的死其实是个意外,本来喜剧社搞这一出是为了吓唬一下周边偶尔会出现的不法分子和一些猥琐男,但是那天晚上迎来的却不是这些意料之中的人,而是一个人走在路上面容沉寂的郑素然。

  王文静闭上眼睛不愿面对。

  “不愿意面对也要面对”周晔轻笑出声“你应该很好奇,为什么所有人都先你死亡,但是罪魁祸首的你却安然无恙吧?”

  王文静瓮声瓮气“你不是说他们换了我一个求生机会?”

  “你接吗?”周晔拿出亡灵世界的请柬“其实这个和你看的那个综艺构造差不多,不想体会一把自己偶像综艺的真人模式吗?”

  王文静接过请柬,暂时没有打开“如果我不去,是不是大礼还会出现?”

  周晔笑着点点头“是源源不断才对!”

  王文静认命的低下头“我接!”

  亡灵世界是一个以亡灵为主要线索的世界,类似于真人模拟,但是所有发生的场景都是真实的。在这个世界里,不论你是受伤还是死亡,都会变成事实。

  王文静本以为这个地方应该是特别灰暗或者特别高科技的两极分化,通过很隐晦或者很高端的手法才能进入。没想到却是非常草率的一帮人在一个空地集合,然后九曲十八弯的进入了一片枯黄的树林,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驴友外出踏青。

  一同进入这个世界的总共有十个人,王文静除了认识周晔之外,对其他人毫无所知。不过另外的人和王文静的情况也是一样的,除了知道周晔之外,对其他的人完全陌生。

  不同于一开始见到的文质彬彬的周晔模样,现在站在所有人面前的周晔仿佛增加了一抹神秘的色彩。别具一格的上挑眉眼,配合着薄情寡义的双唇倒是显示出一股子凌厉的气场。按理说这样帅气的男生,女生怎么样也会有点小悸动和讨论,但是在场的几个女孩子都神色平静,部分还有点慌张和惶恐,甚至在看到周晔之后转化为了惊惧。王文静想了想自己的遭遇,也是万分理解大家对于这个男人的惧怕。

  林中本就安静,每个人又都各怀心事,这也就导致明明看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却鸦雀无声。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王文静总觉得这个林子越走越荒凉,天色似乎也随着几人的深入而逐渐逐渐的暗沉下来。

  几个人兜兜转转的终于算是结束了这场无声的行走。

  “我是你们的侦探”周晔似乎没注意到大家的不适,表情想要展示平易近人却不知为何反而更加显得怪异“接下来祝大家好运。”

  队伍中看着十分儒雅的男子随即问道“你不去吗?”

  

第九章 一波未平

你请睁眼 非我思想不纯 1162 2020.04.01 15:53

  这个男子看着样貌不下三十,一副金丝边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白皙的皮肤就算在暗沉的林子里也显的吹弹可破。一件平凡无奇的衬衫和贴合身形的西装裤,手上戴着一块男士腕表,算是最标配的精英着装。但是通身的衣服品牌都是世界排名前十的,只是款式都比较低调的,如果不是王文静学的服装设计需要知道各个服装的品牌以及价位,根本不会想象得到这一身居然要个上百万。

  “侦探不去的话,怎么破案呢?”另一个看着特别娇小的女孩子弱弱的开口,王文静本以为是因为女生比较内向才这么柔弱的语气,看过去才发现声音微弱只是因为女生本身的声音就比较小。这个女生看着就比较像江南水乡出来的南方姑娘。鹅蛋脸上配合着水汪汪的一双眼睛,好像一汪温泉,柔和又包容。如果要说气质方向更偏向谁的话,王文静脑海里立马出现经典版林黛玉拿着本书眼睛含泪的样子。这种女生显然就是让男人保护欲暴增的那一类,就连王文静一个女孩子都觉得和她说话要温声细语一点,不然会吓着人家。

  但是周晔明显不是常人。连个眼神都没给那个女孩子,表情反而变得冷若冰霜“这个世界,对你们几个,我说了算!所以不要质疑我,也不要问我为什么,懂了吗?”

  于是大家又安静下来,王文静扫了一眼,发现那个女孩子和那个儒雅男人面上也并没有什么不满的表情,反而有些发白。

  周晔走着走着忽然停了下来,目光堪堪滑到王文静“到了,你先进去。”

  “我?”王文静有些诧异的看向周晔,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极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了,还是被一下子拎出来。

  周围的眼神都仿佛浇了漆一样黏在王文静和周晔的身上,王文静都能感觉出大家些许的松了口气和幸灾乐祸。

  周晔微不可见垂了一下眼睑,如果因为王文静感到诧异而正对着他的脸,这点变化大概谁都不能发现。

  无奈地叹了口气,王文静鼓起勇气往前直行。站在林中的时候因为树叶的层层叠叠和光影的斑驳交错,倒是使得各个路段看上去都差不多。但是不知为何,现在也只是往前走了几十米而已,王文静却感觉自己仿佛踏入了另一个世界。

  不同于前期的树叶交叠,面前就是一个空空旷旷的小筑,在平静的湖面上映出倒影。王文静还在奇怪哪来的湖面,就发现原来这湖面只是由一整块的镜子组成,也不知道是不是怕引发火灾,所以小筑上方还遮天蔽日般的盖了一层灰蒙蒙的类似于布一样的东西,倒是显得这个本该雅致的居所变得不伦不类。

  “欢迎玩家王文静入场”耳边突然出现一个热情的女声,明明是空旷的环境下一下子出现了几个人,除了刚才发出声音的女孩子还保持着微笑,其他几个都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