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天气冷暖逐秒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第一章 初次见面

天气冷暖逐秒变 夏汩汩 1764 2019.12.18 12:00

  繁华的闹市,总在不经意的时候发生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人来人往的瞬间,吵杂纷扰的世界忽然被什么控制了,或是我们自己眼花了,意识不够清醒,有那么几秒,甚至是一秒的时间,脑海一片空白,总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自己是否生存在这一个世界……

  电台用着性感而又磁性的声音播读着演讲稿,向电台另一端的听众分享自己的生活感悟。

  时扬一边听着电台主持人的声音,一边熟练的有节奏的倒弄着自己的茶具。

  而此时他对面正坐着一男一女,他们的头发有不同程度的鬓白,女士的双手不断地互相摩擦着,表现略微紧张。

  根据坐姿的亲密程度,这女士身边坐着的应该是她的丈夫,对方脸颊两边明显的颊骨,穿着一身笔直深蓝的套装西装,脚上穿的鞋子,锃亮的发光。

  “请问两位怎样称呼呢?”时扬主动打破沉闷的局面,手上倒茶的动作并没有停下。

  坐在对面的两人突然被点名,不由紧张地吞了吞口水。

  “我姓张,名军,她是我太太,叫徐怡。”张军紧张地从自己的口袋里抽出自己的名片,双手递给对方。

  时扬单手接名片,看了一眼,就放在一旁装得满满的名片盒子。

  茶壶里的矿泉水这时候刚刚滚开了,浓浓的水蒸气向上冒,时扬熟练地把茶水倒进茶壶,把所有茶具冲洗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冲刷干净,他才满意地把杯子用镊子夹到两位客人面前。

  新一轮的矿泉水滚开了,时扬熟练地把水倒进半满茶叶的茶壶,重复刚才的动作,把茶叶冲洗了一遍,两遍,三遍,他才把茶倒给对方,“这个茶是我特意从云南挑选回来的,好好品尝一下它独特的口味。”

  张军和徐仪的心肝仿佛一直掐在嗓子眼里,哪有这么多心思喝茶呢,但他们还是礼貌地把茶杯举起来,并且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谁也不愿意先开口。

  时扬举着茶杯,轻轻碰了碰嘴边,“张先生,张太太,这个茶温度有点高,小心点喝。”

  张军夫妇一听,反而紧张地捧着杯子喝了一小口,徐怡直接被烫到了,假装镇定,并立马把杯子放下。

  时扬看着他们紧张的模样,淡淡地笑了一下,“你们不用紧张,大家初次见面,你们是顾客,而我只是提供服务的商家,这只是一宗普通的买卖,并且是一次性的买卖。所以大家可以开心见诚的聊聊这桩服务的具体内容。”

  张军明白地点点头,“规矩我们都初步了解过,但你真的只是做一次买卖吗?”

  时扬扬了扬眉头,每次那些客户总会对于这个条件提出意见,他也知道每一个人的欲望总是无法满足的,所以他特意的把这条规矩放在每一次的合同协议,并且作为第一点,就是希望他们能重视这次买卖的。

  “是的。”他点了点头。

  “但如果服务不满意,我们不是亏大了。”张太太皱着眉头问道。

  张军假装不舒服,在旁边咳嗽了一声,不知是否也暗示这是一桩不公平的买卖,还是示意妻子不要乱说话。

  时扬冷冷地扯了扯嘴角,“其实如果贵夫人和先生还是不了解或者不赞同我的合同条约,我真诚地建议二位回去认真地在商量商量再过来。”

  “这……”徐怡一听,突然有点不知所措,她没想到对方的态度这么强硬,她无助地扯了她的丈夫的衣袖发出求救的信号。

  “不好意思,时先生,我太太太紧张了,所以不小心说错话的。”张军立刻站起来,真诚地鞠躬道歉。

  时扬冷淡地看了他一眼,把玩着手上的杯子,“张先生,你也不用这么紧张,我们只是顾客和提供服务的雇佣关系,而且这买卖已经支付了订金的,我还是会继续的,我是一个诚实守信的人。”

  “是的,是的。”张军紧张的连忙点头赞同。

  时扬继续道,“我让你们商量,是真诚地让你们认真思考这买卖的意义和服务内容,毕竟这样的机会只是拥有一次,至于你们所说的售后服务或者质量问题,这些真的不是在我考虑的范围,毕竟我只是按协议完成我的任务。”他故意一字一字的说得清晰。

  听了时扬的话,徐怡忍不住扯了扯丈夫的裤子,她觉得不能失去认真思考的机会。

  张军明白地点了点头,“我们夫妇两想在那边在认真商量一下,可以吗?”

  时扬明白的点点头,“那边有个休息室,你们可以进去慢慢商量,如果这次谈不拢的话,可以下次再过来的。”他体贴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哦,好的,谢谢,我们先去休息室再商量商量一下。”张军手拉着徐怡的手,走进休息室。

  时扬悠闲地喝着他的茶,对于这些场景,他已经司空见惯了了。

  “喵”一声,一只雪白的小猫咪休闲的走过来,撒娇似的蹭了蹭它的主子的衣服。

  时扬这才温柔地抚弄着小猫咪的下巴,“雪宝。”

  雪宝满足地回蹭它的主子,时扬挖出藏在背靠椅后面的逗猫棒,雪宝开心的把弄着小毛球,一人一猫快乐的逗弄着,似乎忘记房间还有其他人。

第二章 商量

天气冷暖逐秒变 夏汩汩 2489 2019.12.19 19:10

  张军和徐怡走进房子后,马上关上门,他们两人真正的才放松下来。

  徐怡压着声音说,“这买卖不是亏大了,我怎么确保这个事情到底有没有办妥。”

  张军皱着眉头,“你说你自己说的是什么话,你以为这样的事情很容易办得到吗,我可以托了不少关系,才能把这个买卖弄下来的。如果当初这个事情我俩能办成的话,你以为我愿意托关系找别人帮忙吗?”

  “老公啊,我也不想啊,但这桩买卖的确花得不明不白啊,现在在这里,我的心还是虚的。”徐怡说出自己的心底话。

  张军无奈地擦了擦脸,“老婆,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计较这钱的问题,到底钱重要还是儿子的前途重要。”

  “但这个事情不是小买卖啊,而且或许我们还能再劝劝儿子呢。”

  张军挥挥手,“不要再说了,说到底你还是心疼那个钱。”

  徐怡一听立刻闭上嘴,无奈地看着自己的丈夫。

  张军见状,马上抱住自己的妻子,“小怡,既然你真的觉得还是有回旋的余地,那我们这次买卖做罢吧。”

  “再尝试一下吧,我心疼的不是这个钱,我还心疼这次机会,我听你的朋友说,那个时扬的那个规矩,目前还没有人打破过的。”徐怡说出自己的担忧。

  张军看着她的眼睛,“我明白你的意思,但将来谁能说得那么肯定呢,我们不知道将来什么时候能用得上啊,你想一下时扬只能在未来的时间改变那么一点小事情,将来我们真的没有什么地方会需要他的。”

  徐怡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我们将来确实不需要他的帮忙。”

  “同意?”张军小心翼翼地问。

  徐怡纠结地点点头,“暂时同意。”

  “暂时?”

  “同意了,只是那个谈判的细节怎么谈,我们怎么能确保他有没有完成任务呢。”

  张军认同地点点头,“我听老胡说,外面的那个人的确有点脾气的,但任务应该是完成的,不然我们不可能找到他的帮忙啊,他在这些事情在老胡的圈子里出了名的,真的不是左拜托右拜托,我也不会找到这里找他帮忙的。”

  徐怡说道,“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只能放手搏一搏了。”

  “那我们现在出去了。”

  对方点点头。

  “等一下让我说,你在一旁坐着就好。”张军吩咐道。

  “我尽量吧。”徐怡笑着说。

  张军无奈地笑了笑,“真的忍不了,就先跟我说一下悄悄话,不要这么刚的怼人家,我真的听老胡说,那个时扬的脾气还挺倔的,我们是有求于人,只能放下自己的姿态。”

  “好了,我知道怎么做的。”徐怡认真的回道。

  终于获得妻子的肯定,张军才放心的走出去。

  “时先生,我们商量好了,那个条款我们会执行的,不论结果怎样我们都会接受的。”张军诚恳的看着坐在对面的时扬。

  时扬回道,“好的,跟我做买卖的确是只能委屈你们委托方,毕竟你们要求的事情,我也没有百分百的保证,但我还是承诺,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完成你们托付给我的任务,毕竟承载着你们最大的希望。”

  张军一听,心里的大石也放下了一半。

  时扬继续道,“你们的任务只是让我修改你们儿子的意愿即可?”

  “是的,能办到吗?”徐怡冲口问道。

  时扬看着她,“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完成你们托付给我的任务。”

  张军马上接话,“好的,我们明白的。那我们要提供什么资料或者东西吗?”

  “这是肯定的,我希望你们把你们儿子的名字和数张生活照,学校,志愿的学校,尽可能多的,或者相关的资料整理一份给我。”时扬说完,轻轻的喝了一口茶。

  “生活照,学校,志愿学校,这些资料我们可以马上报给你。”张军一边说一边看着手机找资料。

  时扬抬起手,示意对面的人,“张先生,请不要把这些资料直接发送到我的手机,我希望你还是详细的发到我的邮箱,整理一份完整的档案,发到我的邮箱就可以了。”

  “哦哦,不好意思,我太心急了。”张军诈笑道。

  “没关系的,但我还是有义务提醒你,我能把你的任务完成后,后面会产生什么不好的的情况,我这里是不负责的,我这里拒绝售后服务,我也再提醒你们,你们只有这一次机会。”

  “我记得合同说是一人一次机会,我和我妻子是不同的个体啊。”张军提出新的问题。

  时扬挑了挑眉,“是的,准确说是一人一次机会,你们来的是两个人,按合约是分开不同的两次机会,但你们这次来的就为了同一个目的,而我们这次也是互相沟通和互相接触了,所以在限定的时间内,我还是不能和你们合作第二次的。”

  张军和徐怡相互看了一眼,徐怡首先开口问,“限定的时间?”

  时扬看了他们一眼,“三年,限定的时间就是只要过了三年我和张太太才能合作的。”

  “就是说,如果将来再找你合作,三年后我们还是能找你。”张军认真的问。

  时扬点点头,“理论上是可以的,但将来是否合作还是看我的意愿,毕竟每一次工作,我都会认真审查过,我才决定是否把这个工作接下来的。”

  张军托着下巴思考着。

  徐怡已经按奈不住继续问道,“那你不接工作的标准是什么?”

  “没有的。”时扬邪魅一笑。

  “我们有困难才找你的,你怎么一句不想接就不想接呢。”徐怡明显的被气到,生气的抱怨。

  张军紧张的拉了拉妻子的衣服,示意她冷静,“小怡,我们现在求人家办事的。”

  “什么求?我们这是真金白银买的服务呢。”徐怡气得扯回自己的衣袖。

  张军咬牙彻齿,“小怡,我们刚才谈好的,你要听我的。”

  徐怡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但看着自己的丈夫气成这样子,选择生气的转过头。

  时扬笑着看着他们的吵闹,“张太太说的没错,你们是真金白银买的服务,而我也是有权利拒绝把这个钱放进我的口袋。”说完,他就站起身离开座位了。

  张军紧张的跟着站起来,想拉对方的衣服。

  时扬冷漠的看了他一眼,“你们请回吧,把资料发到我的邮箱即可,这次的任务我已经收了订金,我也会尽最大的努力完成你们的期盼。”

  张军无奈的看着他走出去了,他只能把怨气撒在旁边的人。

  被瞪着心慌的徐怡,假装镇定地弄了弄衣服,“怎么嘛,我,我只是一时冲动啊。”

  张军生气的一跺脚,“你每次都这么冲动。”

  徐怡一听,火冒四丈,“什么每次!”声音也不由大了好几个分贝。

  张军气得手指着她,“你跟儿子就是这样的态度,在家里你是这个模样,在外面也是这个模样,你说你怎么时候才能改一下你这嚣张跋扈的态度。”

  徐怡气得直接对着那根手指头一口,“找死啊。”

  张军被她的动作弄得又想生气又觉得好笑,“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你了。”

  “不可以说我,我不喜欢。”徐怡低声说着。

  张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们回去吧,把资料准备一下。”

  徐怡应道,“嗯,我们回去。”

  张军和徐怡打开刚进来的那一道门就离开了。

第三章 资料研究

天气冷暖逐秒变 夏汩汩 1532 2019.12.22 21:00

  时扬从刚才出来以后,一直看着屏幕上的情况,雪宝仿佛懂得主子的心思,叫了一声“喵”,它敏捷的跳到门那一边,看着它的主子。

  时扬笑了笑,“雪宝,等一下,他们虽然走了,但我关店的时间还没有到啊,现在还早着呢。”说完,他还指了指挂在墙上的大挂钟。

  雪宝顺着他的手看过去,“喵——”发出长长的喵叫声,表达它的不满。

  “好了好了,我开门你先回去睡,好不好?”时扬妥协的走到门那边。

  雪宝似乎听懂主子的话,它优雅的走着,突然一跳,跳到收银台,走了一圈,找了一个老位置蜷缩起来,独个儿睡起来。

  时扬见状,报复性的随意抓弄着它身上的毛,“你怎么越来越淘气,到底什么时候我才能征服你啊。”

  雪宝半眯着眼看了他一下,继续回到自己的梦乡里,不愿其他人打扰自己的美梦。

  自从张军和徐怡的事情,已经过了好几天,时扬才接到那些信息,他把所有的文件都打印出来,认真的一张张放到桌面。

  “雪宝啊雪宝,你看这个小伙子长得还挺帅的,怎么就不愿听从父母的安排,当一名医生呢。”时扬手指点着那张照片。

  雪宝回应似的喵了几声,似乎不容易主人的说法。

  “怎么,你不同意吗?”

  “喵”

  “哟,你还真的应我了,看来你真的超级不认同我的话。”时扬戏谑的刮了雪宝的鼻头一下。

  “喵”雪宝又回应的叫了一声。

  时扬直接把相片放到雪宝的面前,“他叫张家宝,跟你你的名字一样,都是人家的宝贝,听他们的父母形容,他的成绩能上A类任一所医学学院的。长得这么帅不当医生好像有点可惜啊。”

  “喵喵喵”雪宝似乎对他的结论非常不认同。

  “哈哈哈,知道了,我也是胡说八道,只是长得这么帅当医学生的话才能吸引更多的学妹从事这一个行业啊,想当年,我也是一名令人骄傲的医学生。”时扬开心的回忆过去的身份。

  雪宝满不在乎的走了一圈,就直接把整个身体躺在那些纸上,看着自己的主子。

  “雪宝,你看来不是很满意我接受这次的工作啊,我也无奈啊。我再不接工作,别说我们住的地方的租金我交不起,我快要穷的连你都养不起了。”时扬无奈的抚摸着雪宝,“我也是没有办法,谁叫那个姓张的小子不听从父母的意见,硬要选择电竞专业,电竞专业这个东西不就是打游戏嘛,我也是为了他的前途才接的工作。”

  雪宝眯着眼看着他。

  “雪宝啊雪宝,你怎么好像每次都能看穿我的想法的,这次我真的没有办法啊,修改人家的志愿这个工作真的比较容易啊,而且如果他真的不喜欢,他还是能转专业的,我相信有志者事竞成的。”时扬努力的为自己辩解。

  雪宝喵了一声。

  “当然是真的,其实是他们的父母太天真了,以为随便改一下他的志愿,他们的宝贝儿子会服从他们的安排吗?雪宝啊雪宝,我跟你说古往今来,人的意愿不可更改的,除非他是自愿的,否则谁也撼动不了,我真的不理解那些人为什么总是自以为是能改变别人的意愿。”时扬讨喜的逗弄雪宝的下巴。

  雪宝享受的眯着眼,似乎认同主人的话。

  “滴答滴答——”手机这时候刚好响起来了,时扬一看这个熟悉的号码,马上接了起来,“李私,有消息了吗?”

  电话的另一头叹了口气,“小扬,不好意思,我今天跟你打这个电话是告诉你一个坏消息的。”

  时扬一听眉头一皱,“怎么了?”

  “其实,小扬,你听了不要激动。”李私安抚着对方的情绪。

  “说吧,现在这个时候了,我还有什么不能接受。”时扬皱着眉头。

  李私支支吾吾的,“小扬,你有时间还是过来工作室,大家坐下来聊一聊吧。”

  “好的。”时扬答应了,但他心里还是一肚子的疑问,这次怎么弄得这么神秘呢。

  “明天下午三点,能过来吗?”李私提供了一个时间点。

  “可以。”

  “那我明天等你过来啊,一定要过来啊。”李私再次嘱咐着。

  “知道了,总是啰里啰嗦的,烦不烦。”时扬厌烦的挂了电话。

  “喵”一旁的雪宝乖巧的蹭了蹭主人的手。

  “没事的,都这么多年了,我还有什么消息不能接受呢。”时扬的这句话看似安慰一无所知的雪宝,同时也安慰了自己内心焦躁的情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